北域荒洲,崇元帝国,北郡萧家,后山地牢。

    唔……

    伴随一声微弱的吟声,躺在冰冷地面上的萧辰幽幽醒来。

    空气中,腐臭的味道钻入鼻腔,顿时响起一阵剧烈咳嗽。

    腹部随之传来阵阵剧痛,让他倒吸一口凉气,猛然惊醒过来。

    下一刻,萧辰脸色一惨,心中顿时升起了无穷恨意。

    他本是萧家少主,未来萧家家主唯一的继承人。

    十年前,他的爷爷,也就是当时的萧家家主萧擎天在北漠失踪,苦寻无果。

    父母带领家族精英子弟前去寻找,从此一去不返,再没了消息……

    仅仅不到半年,大长老萧天罡趁势而起,培植羽翼,诛杀异己,成功坐上了新任家主之位。

    萧辰虚与委蛇,默默修行,渴望积蓄力量,有朝一日能够重夺家主之位。

    不曾想,萧天罡竟然觊觎上了他的青龙灵台!

    萧辰天赋异禀,十二岁就觉醒了青龙灵台。

    本身能够觉醒灵台,就是这世间百里挑一的存在。

    而拥有此等上古神兽烙印的灵台,百万中无一!

    灵台觉醒之日,天降异象,整个北郡为之震动。

    世家豪强纷纷备下厚礼前来道贺,想要与之结为*之好。

    各大宗门学宫,也纷纷为他抛来了橄榄枝。

    萧辰因此被誉为萧家宝树,承载着这个姓氏所有的希望,且是毫无争议的萧家家主候选人。

    所有的资源都倾注在他的身上。

    在年轻一代之中,风头一时无两。

    萧辰也不负众望。

    在十四岁时,他就突破了凝丹境,成为整个崇元王朝乃至北域荒洲有名的天才。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本以为有此修为和身份,萧天罡会有所忌惮,不敢乱来。

    却不料,他成功当上家主后不到三个月,就设计诬陷萧辰欺辱长嫂,将他打成重伤,扔入地牢。

    就在一周前的月圆之夜,萧天罡带人来到这暗无天日的地牢,与子时之际用灵台夺舍之术,强行将萧辰体内的青龙灵台挖了出来!

    并成功的将其移植到了他的孙儿萧宏飞身上。

    那一夜,萧家地牢中神龙哀鸣,经久不息!

    念及此处,萧辰已是怒火难当,青筋暴露。

    想到自己十多年的苦修竟是为他人作嫁,他布满血丝的眼中杀意盎然。

    “萧天罡,萧宏飞!此仇不报,我萧辰誓不为人!”

    萧辰用尽全部的力量发出一声凄厉的咆哮。

    然而,下一刻他仿佛就被抽空了力道,脸色惨白,胸口剧烈起伏,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眼神之中写满了绝望与不甘。

    没了灵台,他已然沦为一介废人,根本不是这对父子的对手。

    我好恨,好恨!

    气血上涌,再加上伤势颇重,萧辰身子微微一颤,重又晕死过去。

    就在他昏睡过去之际,原本空空如也的丹田内,突然浮现出点点金芒。

    这些光芒逐渐汇聚在一起,俨然星河浮沉,浩渺无际。

    不知过了多久,漫天的金光骤然耀眼。

    吼!

    伴随一声响彻云霄的长啸,重新化为了一头金龙,在他的丹田里盘旋嘶吼,搅动风云。

    然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随着第一头金龙出现,金色光芒并未停下,竟然再次汇聚成第二头金龙!

    接着,第三头,第四头……

    直到所有的金光化为了九头金龙,盘踞在萧辰丹田的不同方位。

    龙吟阵阵,雷声滚滚。

    好似天降神罚,雷霆震怒!

    “啊——”

    头,好疼!

    萧辰感觉下一刻就要炸裂一般,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

    下一刻,他猛然睁眼,整个人再次苏醒过来。

    “九龙不灭,生生不息!”

    一道虚无缥缈恢弘大气的声音响彻在灵魂深处。

    吼!

    九条金龙如同相互应和一般齐齐发出一阵嘶吼,全部化作点点金光,融入萧辰体内。

    光华散尽,一个全新的灵台出现在丹田之中!

    说是灵台,更像一尊高塔。

    上有九龙环绕,光华璀璨,气势恢宏,仿佛蕴含着无穷力量。

    萧辰脸上浮现出一抹愕然。

    自己的灵台,不是被挖了吗?

    怎么又出现了一个!

    最重要的是,灵台之上赫然从原来的一头青龙变为了九头金龙。

    栩栩如生,声势骇人。

    之前尚未完全成长起来的青龙灵台与之相比,便如荧光之于皓月,不可同日而语!

    随着灵台被夺,萧辰实力大减,从凝丹境硬生生掉到了炼体五阶,与普通武夫无异。

    可现在,他感觉自己身体里有着无穷的力量在涌动,仿佛星河浮沉。

    “呦!我们萧家的天才总算是醒了。还以为你挺不过来呢!”

    就在萧辰默默感受这股力量的时候,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响了起来。

    寻声望去,精铁打造的牢笼外面一个少年背着双手,慢悠悠地走了过来。

    他的目光落在萧辰身上,立即发出一声充满戏谑的冷笑。

    萧辰抬起头望过去,眼神寒彻,冰冷如刀。

    萧木!

    萧宏飞的跟班,当初冤枉他奸淫兄嫂一事,此人也是帮凶!

    曾经,就连萧宏飞在自己面前也要卑躬屈膝。

    更别提身为狗腿子的萧木了。

    现在,自己神台被夺,成了阶下之囚,这家伙终于也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萧家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萧辰直直的看着得意洋洋的萧木,冷冷说道。

    “你一个人没了灵台的废人,更没资格说话!”听到萧辰的冷漠语气,萧木忍不住发出一声嗤笑。

    事到如今,他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惧怕萧辰,战战兢兢了。

    萧宏飞跟他说过,如今的萧辰,灵台被废,再也无法*,一辈子都会停在炼体五阶,与废物无异。

    他虽然未曾觉醒灵台,可也是炼体七阶的存在!

    “告诉你吧,宏飞少爷今天一大早就前往崇元学宫去了,他已经是今年的崇元院生,相信很快就能成为某位巨擎的入室弟子。”

    萧木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仿佛成为院生,前途无量的是他自己。

    “什么!”

    听到这话,萧辰冷若寒霜的脸上第一次有了变化。

    崇元学宫,乃是北域荒洲九大圣地之一,整个王朝的最高学府。

    只有各地一流的天才才能进入其中,是为天子门生,前途不可*。

    不少其他王朝帝国的天才也争相到此深造,培养了无数赫赫有名的强者。

    是无数武者心中的殿堂。

    这也是萧辰向往的地方。

    只不过,萧辰渴望以首席弟子的身份进入学宫,这样就能获得更多的资源。

    到时候,不论是重夺家主之位,还是借助学宫之力寻找爷爷和父母,都能游刃有余。

    所以,他准备等突破到凝丹境九阶,甚至踏入炼气境之后再去进行入学考核。

    至于萧宏飞,以他自身的天赋和实力,断然不可能通过崇元学宫严厉的考核。

    此番成功,必然是借助了他的青龙灵台!

    这对恶毒的父子,真是该死!

    萧辰死死地拽紧了拳头,指甲都嵌入了血肉,浑身颤抖不已。

    看到萧辰这副怒不可遏的模样,萧木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狞笑。

    “萧宏飞少爷临走之前,特意跟我交代了要好好关照你!”

    “你放心,咱们好歹相识一场,我也不会太过为难你。”

    “只要你每天给我把鞋子舔的干干净净就成。”

    “不然的话……呵呵!”

    说着,萧木真就掏出钥匙打开牢房,大瑶大摆的走了进去。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地上的萧辰,将自己沾了一些腐臭积水,还附着不少淤泥的鞋子伸到了萧辰的面前。

    萧辰冷笑了一声,手掌微微一撑地面直接站起身来,一脸平静地看着对方。

    被萧辰的眼神盯着,萧木莫名有些忐忑,下意识往后面退了两步,身体都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怎么回事?!

    这家伙如今不仅实力倒退到了炼体五阶,而且还重伤未愈,自己为什么还会生出这种畏惧的感觉?

    可是自己干嘛要怕他!

    萧木随即就反应过来,目光之中闪过一抹阴狠,恼羞成怒地冲着萧辰吼道:“废物,看什么,还不快给爷爷我……啊!”

    嘭!

    下一刻,一只铁拳出现在了萧木的面门上。

    巨大的劲力,让他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砸在水坑里。

    萧木闷了几秒才如同落汤鸡一般挣扎着爬了起来,晃晃悠悠站定。

    整个人脸色惨白,愕然的瞪大双眼,声音颤抖。

    “你……你明明已经个废人,怎么……怎么还有如此实力?!”

    萧辰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拳头。

    他也没想到,凭着重伤之躯,还能一拳击飞对方。

    虽然巅峰时期也能做到,可是刚才出拳的时候,那种游刃有余的感觉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初,他可是凝丹境五阶,刚才那一下,恐怕就算是比起同境界的九阶高手也不落下风。

    萧辰刚才分明感觉到,在他出拳的时候,自己腹部有丝丝暖流蔓延,出拳的瞬间则如同江河涌动,排山倒海。

    难道是……

    萧辰猛然想起了自己重铸的灵台!

    “震山拳!”

    萧木回过神来之后,气急败坏的一声咆哮,施展出自己最得意的武技,直直的朝着萧辰打了过去。

    “震山拳?你也配用!”

    萧辰淡淡的说了一句,随后竟然也是使出跟对方一模一样的拳法,猛砸过去。

    嘭!

    两拳相撞,狂暴的气势骤然之间席卷开来。

    最后竟然是炼体九阶的萧木再次倒飞出去,而萧辰半步未退,气定神闲。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萧木倒在墙角,满嘴是血,脸上充满惊讶和恐惧,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不过,萧辰并不打算留他。

    一只臭虫而已。

    碾碎便是!

    咔擦!

    萧辰直接冲了上去,一脚踩断了萧木的脖子。

    萧木在临死之前,愕然瞪大的双眸之中,充满了不解。

    萧辰面无表情,在萧木身上一阵摸索,想要找到逃出地牢的钥匙。

    萧木身死,身上的灵气开始逸散。

    就在这时,萧辰猛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