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药刚一入腹,药效在一股奇怪的力量作用之下自动化开,随着经络迅速蔓延到全身。

    强大的药力改造着他体内每一处,仿佛有无数的暖流涌动,玄奥无比。

    不过盏茶工夫,他周身的皮肤上出现一些黑色的杂质。

    他不禁抽动一下鼻翼,隐约有一股恶臭袭来。

    身体微微一震,这些杂质便化作齑粉,纷纷抖落。

    萧辰感觉自己整个经脉都顺畅了几分,舒爽无比。

    不愧是九转聚灵丹。

    直接就完成了突破,而且一点感觉都没有。

    想当初,以萧辰的天赋,从炼体九阶突破到凝丹境也足足用了三月工夫!

    其中的艰辛,没有经历过的人,根本无法想象。

    这毕竟是大境界的突破。

    每一次大境界的突破都等于一次破茧重生。

    眼下的萧辰虽然只是凝丹境一阶,但也稳固无比。

    只要给他一个合适的契机,萧辰就有信心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正式步入凝丹境二阶。

    但这还不是让他最感到惊喜的。

    真正让他惊喜的,还是之前得到的天阶上品*,九龙霸体诀!

    虽然只看了一遍,但其中的内容已经深深地印刻在他脑海里。

    像是呼吸一般,一直在悄无声息的自行运转,不断吸收着周围的天地灵气……

    通常情况下,即便是九转丹药,在吸收的时候,也往往不完全。

    能够吸收九成药力已是非常完美。

    可是现在,因为有九龙霸体诀的存在,他竟然完整地吸收了这一枚九转聚灵丹的药力,半点没有浪费!

    也正因为如此,才会轻易突破到凝丹境不说,而且还异常稳固,处于第一阶段的巅峰状态。

    否则,正常情况之下应该是刚好突破到凝丹境一阶,还需要一些时间来稳定这种状态。

    因为这属于外力*,稍有不慎还有境界跌落的可能。

    正当萧辰为这个发现感到兴起万分的时候,脑海里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正是在九龙塔匾额上见到的那位神秘少女。

    “喂喂喂!你这家伙千万别兴奋的太早,从今往后,你提升一个阶段,都会付出九倍的努力。”

    少女的声音之中带着一股子幸灾乐祸的味道。

    “九倍的努力?”萧辰顿时就愣住了。

    难道,跟那九头金龙有关?

    仿佛是知道萧辰心中所想,少女咯咯娇笑起来。

    “你这小子力量和天赋虽然不太入流,但是毅力不错,脑子也转的挺快,总算有点可取之处。”

    “没错,别人的灵台之中,往往仅有一只神魂庇护。而你的有九只,自然要付出九倍的努力!”

    “那我岂不是等于同一阶要突破九次?”萧辰震惊的瞪大了双眼。

    少女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起来:“咯咯!虽然繁琐了些,但收益与风险并存,你的实力也会比同阶强上数倍不止。所以从此以后,老老实实努力吧!”

    萧辰这才稍微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样的话,倒还能接受。

    难怪之前少女说他能够登上第八道台阶,只需要三日就能复仇。

    萧辰觉得自己此刻的状态,就算是立即遇到萧天罡,也有一战之力。

    嘎吱!

    这个时候,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直接将萧辰拉回了现实。

    推门而入的是一个衣着普通的农家少女。

    年纪比萧辰还小,只有十一二岁的模样。

    少女外表清秀,十分可爱动人。

    即便是穿着最普通的衣服,也掩饰不住浑身的钟灵毓秀。

    “萧辰哥哥,你醒了。”少女端了一碗药走了过来,小心翼翼的放在木桌子上,唯恐洒了。

    “小月?这是你家?”萧辰躺在床上,惊讶的问道。

    名叫小月的少女点了点头,满脸笑容。

    小月和他的母亲秋月是他们城中的一对孤儿寡母,非常可怜。

    萧辰身为萧家少主,受母亲影响,乐善好施,平时的时候没少救济穷人。

    小月母子二人就受到过他不少照顾。

    “是啊,我和娘亲在后山采药看到少爷你昏迷在小溪旁,就把你带了回来。幸好没事!”

    “我娘听说你和你家里人吵架了,就悄悄把你带回来了。”

    “真乖。”萧辰有些溺爱的摸了摸她的头。

    同时心里有些感慨。

    没想到秋月一个妇道人家,还是挺有勇有谋的。

    幸好没有直接把他送回萧家。

    不然,他现在可能就直接没了。

    指不定还要再被人夺走一次灵台。

    “大少爷,你醒了啊!赶紧趁热把药喝了吧!都是能治疗伤势的草药。我这就去做饭。”

    门外走进来一个身材动人的*,衣着极为朴素,手上提着一个木蓝子,里面还有带着泥土的野菜。

    “谢谢你救了我,秋月姐。不过,我现在已经不是什么萧家少主了,你叫我萧辰就好。”萧辰说道,同时端起碗就把药给喝了。

    虽然眼下伤势已经痊愈,但他不想让这对好心的母子担心。

    “没关系,他们都说你做了不伦之事,但我相信大少爷肯定是被冤枉的。你是好人。”

    秋月说着,脸颊微红的走到灶台前生火做饭去了。

    她很相信萧辰。

    要他真是那种人,早就对她下手了。

    不会这么多年,每次送食物和钱来的时候,总是为了避嫌连门都没进过。

    萧辰喝完药之后,干脆直接就下了床。

    虽然境界只有凝丹境一阶,但是萧辰感觉自己此刻的状态甚至比巅峰时期也要强上许多。

    小月虽然人小没力气,但也连忙跑过来扶着他,脸上满是兴奋。

    因为没有父亲,所以小姑娘没少被同龄人欺负。

    唯有萧辰,喜欢偶尔陪她玩,教训那些欺负她的同龄人,还给她买些好吃的。

    甚至连现在身上的衣裙都是萧辰给买的。

    小月心思单纯,虽然口里叫着萧辰少爷,但实际上在她的内心之中一直把他当哥哥。

    很快,秋月就端上来了三碗菜。

    凉拌野菜、炒河虾以及用刚找邻居换来的鸡蛋做了个韭菜炒鸡蛋。

    “家里简陋,大少爷别嫌弃。”秋月端上来碗筷,有些歉意的说道。

    “看起来都挺好吃的。”萧辰微笑着说道。

    三个人坐在桌上吃饭,秋月和小月两个人却只夹野菜。

    小月看着鸡蛋咽了咽口水,还是没有夹那一盘韭菜炒鸡蛋,努力的埋头扒饭。

    萧辰微微一笑,给她赶了小半碗,说道:“小月,秋月姐你们也吃啊!”

    小月连忙给她夹回来,道:“娘亲说,萧辰哥哥受了伤,要多吃点养身体。”

    “我的伤都要好了,别推了,快吃吧!小月不吃,那我也不吃了。”萧辰态度坚决的说道。

    小月在看到妈妈点头后,才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开心的吃了起来。

    “谢谢秋月姐救命之恩,吃完饭之后,我就走了。”萧辰突然说道。

    “我只不过找了一些草药而已,也不知道究竟管不管用,说不上救命之恩。都是大少爷吉人自有天相,才有惊无险。”

    突然秋月收起了笑容,一脸忧心忡忡地问道:“只是……大少爷,你要去哪儿?眼下萧家上下到处找你,而且发了百两黄金的赏格,可千万要小心!”

    “暂时还不确定,但我不能留在这里,会连累你和小月的。”萧辰微微摇了摇头,表情严肃的说道。

    他当然不会告诉秋月,他其实是打算找个地方适当再提升一下修为,然后就去找萧天罡复仇。

    至于萧宏飞,如今身为崇元学子,萧辰想要复仇,恐怕需要一些时日才行。

    毕竟到时候击杀萧宏飞,就等于是与崇元学宫为敌。

    想到萧天罡父子的所作所为,萧辰真是一刻都不愿多等。

    “怎么会呢?我和小月承蒙你那么多恩惠,你想住多久都行。只是平时的时候尽可能待在屋里不要被人看见。”秋月赶紧说道。

    咚咚!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隐约还在催促和谩骂。

    “我去看看,小月乖乖吃饭。”

    秋月脸色微微一变,然后又镇定下来。

    她赶紧朝着萧辰使了个眼色,萧辰则是微微点了点头。

    “是谁呀?”

    秋月推开门,忽然一道掌风拍了进来。

    嘭!

    秋月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木墙上。

    随即,鲜血喷出,洒在她的粗布衣裳上面。

    “听你邻居说,你竟然敢私藏我们萧家的要犯!真是该死!”

    呼啦啦闯进来两个人,其中一人冷笑着说道。

    不好!

    听到声音,萧辰连忙放下筷子,飞快的冲到门口,便刚好看见秋月倒地*。

    再一抬头,两个身着萧家服饰的打手正站在门口面露惊喜的看着他。

    “呦,萧辰少爷,你还真的在这里。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废功夫!合该咱们兄弟立个大功。”

    右边一个剃着光头的打手兴奋的说道。

    “你记错了,他现在已经不是什么大少爷了,是萧家的犯人,人人得而诛之。”另一个眉角有一条刀疤的打手一脸不屑的提醒道。

    萧辰没理会两人,一个闪身冲到秋月的面前,将她抱在了怀里。

    “秋月姐,你怎么样?”萧辰揪心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