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脸色惨白,浑身微微颤抖。

    嘴角的血止不住的往外冒,五脏六腑都已经被击碎,气息极为紊乱。

    她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但血液堵在喉咙,根本就说不出来。

    萧辰感受到她的生命力迅速流逝,已经到了垂死的边缘,脸色一时之间阴沉到了极点。

    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哪里能受得住两个炼体八阶的一掌。

    “两个畜生,该死!”

    萧辰目光一寒,看向二人的双眸之中已是杀机毕现。

    “呵呵,萧辰少主发怒了,真是快吓死我们两个下人了。”

    两个打手有恃无恐的说道。

    他们两个的实力在炼体境八阶,对付区区一个炼体五阶,据说还身受重伤的人可谓是易如反掌。

    唰!

    忽然,萧辰脚步一踏,身形化为一道黑影,眨眼间冲到了两个打手的面前。

    这是他在九龙塔石阶上获得的玄阶上品身法《九霄雷云步》。

    这套*被他看过之后便已经刻进了他的脑海,如今自然而然的施展出来。

    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他们竟然都没能看清萧辰的动作,连忙往后退。

    萧辰哪里肯让他们走,迅速提起右拳。

    “云卷八荒!”

    萧辰怒吼一声,拳头之上缭绕着缕缕青色拳劲,顿时风云涌动,气势骇人。

    那两个人反应过来后,脸上闪过一抹骇然之色。

    慌乱之际连忙使出各自最擅长的拳法,狠狠的砸向萧辰。

    嘭!

    三拳相对,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

    两个打手脸色一白,如同断线风筝一般直接倒飞了出去,狠狠砸在地上。

    嘴角流血,拳头碎裂,哀嚎不已。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萧辰这一拳竟然霸道如斯,一拳就震碎了他们的整条手臂,半边身体都直接麻了。

    不是说萧辰触犯家规被废掉一声修为,实力只有练气五阶的吗?!

    两个人根本来不及细想,萧辰的身形已经卷起一道风雷,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他居高临下看着两人。

    阳光之下,他阴沉的脸上尽是冰冷的杀意。

    萧辰伸出右脚,狠狠的踩向刚才对秋月出手的那个光头打手。

    咔擦!

    随着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骨折声,那人胸前的肋骨立刻断了好几根。

    他张了张嘴,发现被鲜血堵住了喉咙,只能发出几声呜咽。

    而鲜血也从他的嘴角不断的冒出。

    眼神中充满了恐惧与绝望。

    断裂的肋骨插入胸腔,窒息的感觉袭来,他意识到自己就快要死了。

    “萧辰少主,我们也只是受了家主的命令,求你放过我,放过我。”另一个打手直接吓破了胆,连忙讨饶。

    一时间,他们仿佛又对上了当初拥有青龙灵台,实力恐怖的萧家少主。

    “滥杀无辜也是命令?”

    萧辰怒吼一声,脚下力道加重,直接碾碎了光头打手的胸膛。

    剧烈的喷了几口鲜血,他的瞳孔便随之扩散,僵硬的脸上写满不甘。

    刀疤脸惊呼一声,扭头就想逃跑。

    “雷震六合!”

    萧辰一声断喝,强劲的拳风呼啸而出,卷着风雷之势。

    咔嚓!

    刚跑出两步,一声骨骼断裂的声响。

    背后凹陷,胸口一突,刀疤脸整个人以极为扭曲的姿势飞出六七米,头部触地,血肉模糊。

    连吭都没吭一声,直接暴毙。

    “娘!娘!你怎么了?!你不要死不要死!不要丢下小月一个人啊!呜呜……”

    身后,传来少女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挥手间结束两条人命的萧辰,眼神冷漠,可是听到这个声音,顿时心胆一颤,连忙返了回去。

    萧辰扶起秋月的身子,抱在自己的怀里。

    “秋月姐,对不起,我对不起你。”萧辰哀声说道。

    同时,一缕灵力源源不断地透过他的掌心渡入秋月体内。

    以他的修为,虽然没法挽救秋月流逝的生命,但至少让她没那么痛苦。

    这一刻萧辰充满了自责。

    都是因为他的原因才会如此。

    “大少爷,你不要自责,这都是命。”

    原本已经昏迷过去的秋月在这股精纯灵力的*之下,突然转醒过来。

    此刻她脸颊绯红,但萧辰心里很清楚,这是在灵力*之下回光返照的迹象。

    “大少爷,我应该活不了了,你能……能帮我照顾小月吗?”

    秋月呼吸突然变得急促起来,用尽全部力气说道。

    “娘,你别这么说!娘——呜呜!我不要你死。”小月趴在她的怀里,身体却在逐渐变得冰凉。

    “我答应你!从此以后,小月就是我的亲妹妹,我一定会拼死保护好她!”萧辰连忙答应道。

    “谢谢你,大少爷。”

    秋月伸出无力的手,从怀里取出一样物件,想要递给萧辰。

    可惜她已然到了生命的尽头,想要再抬起手臂都十分艰难。

    萧辰连忙接了过来。

    入手温润,非金非玉,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制成。

    不过萧晨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上面流淌着一股玄奥的力量。

    也幸亏他提前阻止,否则这股力量直接就被吞噬掉了。

    这可是小月身份的信物,出了问题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这个是小月父亲的……遗物,你能把小月送到正阳学宫吗?那是我丈夫……以前潜修过的学宫。”秋月断断续续的说道。

    “好,我一定将小月安全送到,你放心吧!”萧辰忍住泪水奋力地,用力的点了点头。

    这一刻,他突然改变了计划,先把小月送到安全的地方,然后再谈复仇的事情。

    按照他原本的计划,最多再等一天,将三种*适当的练习一番,便直接上门找萧天罡复仇。

    至于如今已然身为崇元学子的萧宏飞,就必须从长计议了。

    萧宏飞或许不足为虑,但是他背后的崇元学宫底蕴无比深厚。

    一旦杀了他,就等于是与整个学宫来自于崇元帝国为敌。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现在,萧辰就算再渴望复仇也只能暂时打消这个念头。

    得到了萧辰的承诺,秋月的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

    她扭过头来,一脸平静看着自己的女儿。

    “月儿,别怕,以后都跟着你萧辰哥哥,要听话,妈妈就在你身边,你要乖乖的……”

    交代完这一句,秋月脸上挂着一抹轻松的笑容,缓缓闭上了眼睛。

    萧辰看着自己怀里的秋月逐渐失去温度,眼泪终于止不住落了下来。

    他隐约觉得,秋月是在用这种方式保护自己,让自己不至于太过冲动……

    如此聪慧的女人,萧辰突然有些好奇她真正的身份。

    他没有想到,这对母女还有这样的身份。

    正阳学宫虽然不及崇元学宫那么有名,但论实力和底蕴也绝对不能小觑。

    秋月的丈夫身为正阳学宫弟子,绝对不是一般人。

    也不知道这对母女身上藏着怎样的秘密……

    小月趴在母亲怀里嚎啕大哭,无论萧辰如何劝说,都无济于事。

    等小月哭够了,萧辰才背着秋月的尸体,到后山找了一处地方下了葬。

    给她竖了一块木牌。

    小月在坟前哭了许久,眼睛都哭肿了,才被萧辰扶了起来。

    “要坚强一些,妈妈也想月儿好好的活着。”萧辰安慰道。

    小月点点头,听话的擦眼睛,但泪水怎么也止不住。

    萧辰拉着止不住啼哭的小月,来到秋月他们的木屋,找到了他们的邻居门前。

    随后,一脚猛的踢飞木门。

    里面的壮汉,看到小月的瞬间顿时一阵的骇然。

    随即又看到萧辰,赶紧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大少爷,我也是没办法。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们。”

    萧辰让小月背对着屋内,然后一言不发的走上前,一拳打破了他的头颅。

    拿下墙上挂着的布衣,擦擦手,便牵着小月走了出去。

    这壮汉的妻子和儿女,捂着嘴巴,在看到萧辰走远了之后,才敢呼天抢地的嚎哭起来。

    “萧大哥,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小月一只手死死地拽着萧辰的衣角,可怜巴巴的抬起头问道。

    自从她母亲交代她之后,也就直接改口叫萧辰大哥了。

    小姑娘内心也是在害怕萧辰会弃自己而去,自己成为孤零零的一个人。

    “去正阳学宫,让小月成为院生。这是你母亲的心愿。”萧辰解释道。

    他的手中正捏着秋月临死前给的精致木牌,上面写着正阳两个字。

    代表着正阳学宫,是整个崇元帝国东面最大的学宫。

    号称有上万的院生。

    崇元帝国以武立国,非常重视武道教育,鼓励办学。

    经过千载的发展,大大小小有几百座学宫,但最出名的还是五座。

    分别是分布在东西南北四个方向最大的学宫,以及崇元帝国皇室大力扶持的,被誉为帝国最高学府的崇元学宫。

    “小月,你姓什么?”萧辰忽然问道。

    他一直照顾母子二人,不过也从来没问过这些私事。

    “我娘说不能告诉别人,不过你是我的哥哥了,当然没问题。我爹爹姓东方,我叫东方月儿。”小月解释道。

    “东方……”萧辰点点头道。

    反正天下姓东方的也不少。

    他们萧家本来在崇元帝国的南部,正阳学宫在东部的中心地带,相差足有数千里。

    他们仅靠步行的话得走很长时间。

    最重要的是眼下萧辰还在被萧天罡的人搜捕,必须得走近可能偏僻的地方。

    不过,小月很是听话,虽然道路崎岖,但一直也没说累。

    倒是萧辰一直劝她多休息。

    无奈之下,萧辰只能用自己需要停下*的借口,才让小姑娘乖乖停下脚步休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