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话,台下的众人纷纷激动起来。

    尤其是洛城各大家族、组织的首领,全都眼冒金光。

    玄境下品呐,这可是一般小家族能接触到的最高等阶了。

    平时的时候能够拿到一本黄境上品的,都足够让他们欣喜若狂。

    有了这个,他们家族的势力至少得扩大一倍。

    之后成为洛城一霸都是有可能的。

    不少人已经在衡量自己家族的家底了。

    有人甚至暗下决心,哪怕拼光家里甚至跑去借贷也要拿下。

    *的好处,可是细水长流的。

    长远来看,效果肯定比一次性的天材地宝要好。

    “卫姑娘,快点开始吧!”

    最激动的莫过于几个只有黄境上品*的家族族长。

    一个个手掌紧握着木椅把手,甚至紧张的捏出了印子。

    “起拍价,五十万两银子!”卫梦瑶大手一挥,笑着说道。

    台下的萧辰听见之后,都是微微咂舌。

    这起拍价,就直接是他估的最高价了。

    这卫梦瑶,真是好大的胃口。

    “五十一万!”有人喊道。

    “张族长,加一万你也好意思,五十五万!”

    “六十万!”有人双眼通红,毫不示弱的喊道。

    ……

    坐在椅子上的萧辰都看呆住了。

    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这么疯狂。

    “区区玄境下品也抢,你们这里也太落后了。”玲珑微微感叹道。

    萧辰摸摸鼻子没有说话。

    以玲珑那高出天际的眼界,这里没有一件拍卖品是她不嫌弃的。

    看着台下疯狂的众人,卫梦瑶嘴角也是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不时的挑唆两句拱火,让价格更高。

    短短时间,价格甚至已经被顶到了一百万。

    喊价的人似乎都喊出了火气,双眼通红的瞪着对手。

    显然三位数的价格已经到了他所能承受的极限。

    估计如果谁再敢出价格,回头出了拍卖场就得大打出手一番。

    当然这都不是藏珍阁方面需要关心的事情。

    他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帮助卖家卖出最高的价格,拿走属于他们的佣金。

    “一百一十万!”

    最后喊出口的是一个刀疤脸,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牙齿都快咬碎了,一脸的狰狞之色。

    他是洛城众武馆的馆主,馆内只有黄境上品的*。

    如果能拥有玄境下品的*,说不定能让他们武馆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跻身一流势力,在这洛城一亩三分地上拥有足够的话语权。

    至于得罪了什么人,他才懒得去管。

    这个世界上只有力量才是永恒的。

    萧辰看着,心中略有几分高兴。

    有了这么多钱,或许后面拍卖的物品,他也有能力插手了。

    之后,卫梦瑶又将他的那两本武技身法拿来拍卖,又卖了一百二十多万两银子。

    就算除去藏珍阁的抽成,萧辰还能得到二百万出头的白银。

    “什么时候拍卖压轴宝贝啊!”台下有人没抢到刚才拍卖的玄境*,不耐烦的喊道。

    他们这里的所有人,几乎都是为了最后一件压轴宝物才来的。

    为了保存实力,很多人之前甚至都没有出手。

    就算偶尔有出手的,也不是真心想买,而是*对手,消耗其手中有限的资金。

    “张族长,别着急,再拍卖一件,就是最后的压轴物品了。”卫梦瑶微笑着说道。

    “下一件,五阳珠,黄境上品灵物,品相完好,起拍价四万。”卫梦瑶说着,台下便有人端上来一颗红色的圆珠,灵气磅礴。

    人们都兴致缺缺,鲜有人出价的。

    几乎所有人都在等着最后压箱底的宝贝。

    这东西虽然品阶不错,但也是一次性的。

    也就是几个有点闲钱的人,看在这位美女拍卖师的面子上将价格顶到了六万,就已经没有人加价了。

    “乖徒儿,把那个珠子拍下来。”玲珑忽然说道。

    “不就是一颗五阳珠吗,买来干嘛?”萧辰不解道。

    五阳珠对于*有所增速,不过他以他如今*的*速度,完全不需要。

    “那是血精珠,快点拍下来。”玲珑有些极其的说道。

    一听到这话,萧辰顿时就愣住了,随后脸上露出笑意,兴奋的舔舔嘴唇。

    与五阳珠相比,血精珠强了不知道多少倍,至少值一百万两白银。

    是极为稀有的灵物,而且往往有价无市,可遇而不可求。

    只不过两者无论是外形还是散发出来的气息,都非常近似,很容易被弄混。

    看来,这卫梦瑶也着了道。

    “七万!”萧辰举起木牌道。

    听到这话,其他人都微微震惊了一下。

    这东西并不珍贵,竟然还会有人一次加一万。

    这东西本来就没几个人买,之前之所以叫价,也是冲着卫梦瑶面子去的。

    萧辰开口,直接就没人说话了。

    只是众人看他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棒槌,无不带着戏谑之色。

    倒是卫梦瑶显得有些诧异。

    萧辰能够拿出那么多的宝贝,怎么会突然看上这么一件东西?

    难道也是想给自己捧场吗?

    她看到萧辰平静的眼神,又联想到之前独处的时候那种态度,立即就打消了这种念头。

    “八万!”

    这个时候,在拍卖场的二楼,忽然有人说道。

    萧辰随着皱起眉头往二楼望去。

    只见那里坐着一个衣着华丽的男子,怀里抱着妩媚的女子,显得极为潇洒。

    二楼是包间,有权有势的人才有资格坐在那里。

    下面有不少人抬头望去,认出了这开口的男子后,又连忙收回了视线,如鼠见猫。

    这人是洛城里最大家族,林家的长公子林山。

    平日里飞扬跋扈,是洛城一霸,凶名赫赫。

    “柳妹妹,我把这五阳珠送给你,当作你生辰的礼品。”林山朝着怀里的女生,故意大声的说道。

    “谢谢林山哥哥。”女子露出兴奋的神情,眼底的媚意更加诱人,贴在男子的胸膛上说道。

    萧辰并不认识此人,只是淡淡的开口:“九万。”

    其他人见到萧辰竟然还敢加码,不禁在心中暗暗咂舌。

    竟然还有人敢和林山竞拍。

    这件事,曾经也有人做过。

    后来被林家的人毫不避讳的抛尸在了城门外。

    二楼的林山,微微眯了一下眼睛,透露出一丝怒气。

    竟然还有人敢触他的霉头。

    “十万。”林山再次举牌。

    他既然已经答应了送人,自然是要拿下的。

    “十一万。”萧辰立即开口道。

    若是在以前,他肯定没钱和人这么抬价。

    但刚刚的三本书籍可是卖了两百多万。

    钱对萧辰并没有多大用处。

    能够换来*资源,提升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咔擦!

    这个时候,二楼的林山捏碎了一个茶杯,全场寂静。

    “十五万!”林山这几个字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咕嘟……

    人们都不禁咽了咽唾沫。

    然后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向萧辰。

    看来这个不懂规矩的外乡人要倒霉了。

    “十六万。”萧辰没有半点犹豫,再次说道。

    林山的脸色忽然阴沉了下来。

    对他来说,眼下能不能送礼物给这个女子开心已经不重要了。

    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竟然敢当众折他的面子,真是该死!

    “公子,冷静一点,老爷交代了,这次我们来是为了压箱底的东西。”旁边的下属忽然颤颤巍巍的提醒道。

    “老子要你多嘴!”林山忽然起身,身上的戾气轰然炸开,一脚将下属踹飞倒在墙边。

    他在踹完人之后,眼神中充满了杀意,看向台下的萧辰,咬牙切齿的对属下吼道:“去,叫人在外面候着。”

    之后,他就继续躺在椅子上,手上摩挲着茶杯,并没有继续开口加价,旁边的那妩媚女子自然不敢多说什么。

    台下的众人见林山没有说话了,顿时明白了萧辰的下场。

    看来,林山见萧辰不过是无依无靠的外乡人,已经准备杀人越货了。

    “乖徒儿,看来你有麻烦了。”

    玲珑感受到外面的情况,有些幸灾乐祸地提醒了一句。

    萧辰苦笑着摇摇头,没有说什么。

    他现在境界是凝丹境二阶,已经完成了三次突破。

    如果拿到血精珠,他有把握一口气完成剩余的六次突破,直接晋升到凝丹境三阶。

    他如今既然能拿,就没有理由被别人吓得缩手。

    台上,卫梦瑶看到这样的情形,明艳双眼不禁微微蹙起。

    这林山实则可恶!

    每次都会做些有损他们藏珍阁声誉的事情。

    偏偏又拿他没办法。

    林山每次只在别人出城之后,才出手抢夺,根本不会在藏珍阁的地盘上出手,这让藏珍阁也就没有理由介入。

    要是林山明着来,卫梦瑶早就叫家族来人解决他们了。

    区区一个洛川地方上的家族而已,以藏珍阁的底蕴,还不必放在眼里。

    嘭!

    卫梦瑶气愤的敲下锤子。

    这血精珠,彻底算是萧辰的了。

    同时,卫梦瑶心中不免闪过一丝怀疑。

    两个人这样抢,莫非自己看打眼了?

    这珠子其实是血精珠不成?!

    可是她之前仔细看过很多遍了,是确定不会认错的。

    卫梦瑶收敛心神,缓缓开口道:“呵呵,各位,接下来的物品,就是本场压箱底之物……”

    听到这话,下面的众人纷纷坐正了身子,眼神之中露出金光。

    就连刚才还懒洋洋的林山,此刻也坐直了身躯。

    很显然,他们都是为了这件物品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