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丁子安还是固执的摇摇头。

    萧辰的实力他可太清楚了。

    自己哪怕是最好的状态之下,都不敢接他的拳头,更别说眼下经历了车轮战,体力早已不支,而且还受了点伤。

    既然已经知道了结果,他也没有必要跟萧辰打下去。

    主要还是不希望这些家伙在下面看戏。

    “那行,丁子安弃权,正气门萧辰进入决赛。”台下的教谕有些无可奈何的看了丁子安一眼,随即宣布道。

    围观的众人之中,不少的人发出欢呼声。

    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正仪门的女院生们。

    萧辰的实力,与干脆利落的战斗风格,让他一时间收获了一群人的崇拜。

    关键人还长得如此帅气,更是让不少的女弟子春情激荡。

    在宣布结果之后,萧辰和丁子安两个人同时走下了台。

    萧辰转过头看向丁子安,不解的问道:“你干嘛弃权。”

    “不弃权能干嘛,我又打不过你。”丁子安笑了笑说道。

    随后,他的表情又稍微严肃了一些,道:“萧辰兄弟,希望你能够帮正气门拿到第一,让若妍开心一下。可别让我失望。”

    萧辰点了点头。

    丁子安的投降确实给他腾出了一点时间,让他有时间休息一阵,也能够转有时间关注一下另一边范修文的战斗。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只见范修文以凝丹境七阶巅峰的实力,对付对面的凝丹境六阶,十分的轻松。

    最后,仅仅用了三招,范修文便将对手给震飞到了擂台之下,前后也就不过十息的时间。

    范修文并没有走下台,而是看向不远处的萧辰,朝着比划了一个挑衅的动作。

    “萧辰,我可是一直想和你打一场,之前你不会是被吓得躲在正气村里吧!”范修文毫无顾忌的大声说道。

    台下围观的众多血气方刚的少年,立刻大声囔囔起来。

    之前萧辰的战绩实在是太过耀眼,盖过了所有的人。

    尤其当正仪门那群女生不断为他欢呼的时候,不少人更是心生嫉妒。

    现在有人跳出来挑战萧辰,大家自然是兴奋不已。

    甚至都希望范修文能够杀一杀萧辰的威风。

    萧辰对此却不为所动,表情依旧淡然无比,似乎根本就没把出言挑衅的范修文放在眼里。

    见到萧辰这个反应,碰了一个软钉子的范修文,神情一阵尴尬,下一刻他的目光之中就闪过一抹怒火,然后愤怒的走下擂台。

    “等会儿,看你还能不能这么令人厌恶。”范修文目光有些狰狞的看向萧辰的身形,咬着牙冷声说道。

    “萧兄,不要大意,范修文是范家的人,他们家族有一项闻名东阳郡的武技。”丁子安凑过来,压低声音在萧辰耳边说道。

    “是什么?”萧辰转过头来,有些好奇的问道。

    “腿法,被称为逐日风神腿,是玄境上品的武技,威力十分强悍。而且,他使用这腿法时,总是会在出其不意的时候偷袭,我就着过他的道。”丁子安正色说道。

    闻言,萧辰微微点了点头,但内心却是异常的淡然。

    玄境上品而已,再强又能够强到哪里去?

    “萧辰师弟。”

    这个时候,萧辰的后边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萧辰闻声转过头一看,愣了一下,竟然是宇文飘雪走了过来。

    在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俊郎男子,正是她的追求者南宫棋。

    “宇文师姐,南宫师兄?”一旁的李若妍赶紧凑了过来,兴奋的朝着二人打招呼。

    这两位可是内院的大人物,平常见一面都很不容易。

    宇文飘雪微笑着跟李若妍打完招呼,便径直来到萧辰面前,一脸感激的看着他:“萧辰师弟,多谢你那天在横断山脉帮我发烟花示警。”

    萧辰摆摆手说道:“小事而已,飘雪师姐不必挂在心上。”

    “萧辰师弟,我们正气门好久没得过新院生的考校第一了。就靠你了。”南宫棋则是在一旁满是欣赏的看着萧辰说道。

    “本次月初考校决赛,正气门萧辰,对阵正衡门范修文!”

    时间到了,台下的教谕大声宣布道。

    听到这声音,萧辰站起身来,朝着众人微微一抱拳,便转身朝着擂台跳了上去。

    这一次的擂台,虽然外型相同,但比之前那个大了有一倍不止。

    而且在周围也开启了防御阵法,避免打斗的乱流波及到周围。

    擂台之下站满了教谕,不仅是其他几个擂台的教谕都凑了过来,甚至有一些干脆就是闻讯而来的。

    他们听说正气门的另外一个新院生回来了,而且表现出来的实力还相当的恐怖,于是纷纷赶了过来想要一探究竟。

    看看是不是真如传说中那么强。

    “李教谕。”

    宇文飘雪看向对面,忽然举起手说道。

    一众观战的教谕之中,站在最前排的中年男子转过头来,随即微笑着朝她和身边的南宫棋招了招手:

    “是小雪和小棋啊,来的正好,过来一起看。”

    这个教谕名叫李锦,实力不凡,在一众教谕之中,也是拔尖的存在,气度很好,待人也和善,很受学宫弟子的尊敬。

    宇文飘雪和南宫棋欣然走上前去,跟他见了一个礼之后,宇文飘雪突然眼珠一转,微笑着说道:“李教谕,要不要咱们打个赌玩?”

    “赌什么?”李锦抬起头,有些好奇的说道。

    “就赌萧辰和范修文究竟谁会赢。”宇文飘雪笑了笑说道,脸上露出狡猾的神情。

    “哈哈!我才不赌。你们正气门这个叫萧辰的小子,境界实际上已经突破到八阶了。”

    “范家的那小子,虽然有玄境的逐日风神腿腿法作为底牌,但我看萧辰的武技也不差。”

    李锦只是看了一眼便给出了判断,笑着摇摇头,拒绝了宇文飘雪的建议。

    见想要坑一笔钱没有坑到,宇文飘雪尴尬的撅了撅嘴。

    倒是另外一边,丁子安玩得不亦乐乎。

    有人当场开了一个盘口。

    范修文作为连任了两个月考核第一的高手,赔率自然要低些,只有一赔零点四。

    而萧辰的赔率自然要大上很多,买一赔二。

    “快来,快来,买定离手了诸位!”

    那开设盘口的人大声喊道,似乎根本就没什么避讳。

    这也难怪。

    反正只要不过分,学宫方面也不会太管。

    君不见之前那些教谕也私下设置了盘口。

    他这么一嗓子,大部分的人都凑了过去,纷纷将身上的钱压到了范修文的身上。

    虽然赔率并不高,但毕竟蚊子腿再小也是肉。

    而萧辰那边就要冷清多了,基本上就没有买他的。

    开盘的人一看,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似乎也没有想要加大赔率吸引注码的意思。

    这个时候,丁子安忽然挤进了人群,来到开盘口的这个人面前,从自己的储物锦囊之中拿出了一大叠的银票,重重的拍在了萧辰那边。

    “五十万两白银,买萧辰胜!”丁子安大声说道。

    见此情形,众人当场都愣了一下。

    这个人疯了吧?

    竟然一次就押了这么多给萧辰。

    萧辰除了进门那天,都没当众出过手,而范修文已经蝉联过两次第一了。

    虽然刚才的萧辰表现的非常强势,但大家只会觉得还是对手太差。

    当真正遇到强大的范修文,萧辰必败无疑。

    不过,有人在看到下注的人是正气门的人之后,不禁迟疑了一下。

    有几个人心念一动,也跟着丁子安一样,在萧辰那边下注。

    在他们看来,丁子安毕竟是和萧辰一个门的,他敢压这么多,一定有他的道理。

    当然,也没人敢真的跟多少,只有几百几千白银而已。

    他们的朋友也都劝道:“别发疯了,那个萧辰在入门的时候只有三阶,这才多久,肯定也是用了手法才强行提升到如此境界。而且必然不能长久!”

    “就是就是,这丁子安直接投降,说不定就是为了吸引大家的目光,跟着他投萧辰,别上当。”

    众人窃窃私语起来,丝毫不避讳旁边的丁子安。

    丁子安什么也没说,只是淡淡的冷笑一声,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开盘口,此刻正一脸纠结的那人。

    随后便不再理会对方,拿到了下注凭票,看向台上。

    没有人注意到,此刻开盘那人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仿佛已然是预见了结果。

    擂台之上,萧辰和范修文各自站在擂台的两边,注视着对方。

    范修文表面上风轻云淡,但内心之中,此刻却不敢有半点的掉以轻心。

    刚才他偶然听到了几个教谕的议论,之前萧辰的确是隐藏了自身的等级,实际上至少在凝丹境八阶。

    而且之前他也看了萧辰的对战。

    虽然每次都是一招制敌,但从萧辰的招数之中,他也看出了一些端倪。

    运用的心法固然是正一气诀,但是施展出来的招式却非同凡响。

    大家修为相当,比拼的就是招式*甚至是装备方面的底蕴。

    老实说,面对此刻的萧辰,他已然没有一开始的乐观。

    “比武,开始!”

    随着教谕的声音落下,众人立刻发出热闹的欢呼声。

    台上这两个人代表着这一年新院生中最强的战斗力,所有人都在期待着接下来的这场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