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众人想象中的激烈场面不同。

    这两个人在一开始,都没有贸然行动,而是静静的站在原地,似乎在等待出手的时机。

    唰!

    几个呼吸之后,萧辰突然动了。

    轰——

    脚步一踏,九霄雷云步瞬间催动,身形化为一道黑影,直直的冲向范修文,决定来个先下手为强。

    见萧辰充满无数幻象的一掌狠狠拍了过来,范修文脸上不但没有任何的惊慌失措,反倒是露出一抹喜色。

    他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只要找到时机使出来逐日风神腿腿法,同阶之中,就没有能接住的。

    哪怕萧辰真的比他境界还高,他也有把握凭借逐日风神腿腿法越阶胜过对方。

    嘭!

    面对萧辰的第一掌雷震六合,范修文以自己并不熟练的拳法迎了上去。

    就是为了先示弱,趁萧辰大意之际,再偷袭使用出逐日风神腿腿法。

    萧辰带着劲风的一掌狠拍过去,拳掌相交,范修文直接被震退了七八米远。

    范修文艰难的稳住身形之后,满脸震惊。

    萧辰这一掌释放出来的威力完全超过了他的想象。

    甚至让他原本蓄势待发的逐日风神腿都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台下众人更是一片寂静,脸庞之上的表情极为精彩。

    众人原以为能看到一场势均力敌的比武。

    没想到,萧辰竟然直接一掌将对手震飞如此远。

    而萧辰则是矗立原地,表情更是云淡风轻。

    高下立判。

    这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

    “这还用打吗?”

    正衡门之中,不少院生震惊的说道,看向范修文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惋惜。

    围观的几个教谕,在看了两人第一次交手之后,在心中就已经清楚了这场比试的结果,不由得啧啧称奇。

    萧辰的表现实在是太亮眼了。

    不久前刚刚入学的时候,才凝丹境三阶而已,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成长到凝丹境八阶,成了新院生中最强的存在。

    如此快速的成长速度,纵观整个正阳学宫两千多年的历史,无人能出其右。

    “逐日风神腿腿法!”

    范修文站稳身形之后,很快就稳住了心神。

    他立刻将灵力灌入双腿,等积蓄了足够的力量之后突然大喝一声,朝着萧辰猛踢过去。

    玄阶上品武技,逐日风神腿腿法。

    经过了刚才那一掌之后,他已经彻底的认识到了彼此之间的差距。

    他害怕如果现在不将自己的家传绝技施展出来,后面就没有机会再用了。

    萧辰目光微微一凛,矗立原地不动,只是简简单单的举起右手,然后伸出两根手指,轻描淡写的刺了过去。

    这地境武技使出来表面平静,但内中暗合大道,蕴含的力道极为恐怖。

    谁也没有想到,面对玄阶武技,擂台之上的萧辰竟然还是这么一副轻松模样,出手也毫无力道。

    其他人见此情形,都认为萧辰实在是太过托大,必然要吃个暗亏。

    “九劫惊雷指!”

    然而,很快众人就意识到,他们还是远远的低估了萧辰。

    就这么看似简单的一指,萧辰竟然硬生生将范修文这一腿打了回去。

    范修文在半空之中转了好几个圈,这才勉强卸去力道,在擂台边缘处险之又险的稳住身形。

    “怎么,还要打吗?”萧辰收回了探出的手指,双眼平静的看着对面的范修文,淡淡的说道。

    范修文此刻气血翻涌,惊骇莫名。

    这是什么鬼?!

    他们范家引以为傲的腿法,而且刚才他已经使出了逐日风神腿最强的杀招,九阳凌天。

    虽然受到境界的限制,他至少已经发挥出这一招五成的力量,竟然还是这样的结果。

    要知道,同样的招式,即便是遇到炼气境初期的对手,也不可能如此轻松化解。

    只有另外一个可能!

    萧辰这所谓的九劫惊雷指乃是等级更高的*。

    地阶下品,甚至是地阶中品?

    这怎么可能呢?!

    就在范修文还没回过神来之际,萧辰却再次动了。

    如同鬼魅一般,从原地消失。

    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在他跟前一米。

    又是一掌,狠狠的印在了范修文门户大开的胸口之上。

    噗!

    喷出一口老血,范修文便如同断线风筝一般倒飞出去,直接冲破了擂台边缘的灵力护盾,狠狠砸在了青石地面之上。

    范修文只感觉浑身如同散架一般,想要动弹一下都是奢望。

    可知道此刻,他甚至都没搞清楚自己究竟是怎么输的。

    擂台之上,萧辰云脸上挂着云淡风轻的笑容,轻轻弹了弹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擂台之下,几个分门的院生们,此刻都是愣在了原地,不少人嘴角忍不住抽了几下。

    三招。

    最终的决赛,竟然是以萧辰干脆利落的三招结束。

    而且看得出来。

    如果萧辰愿意的话,恐怕仍然可以一招制敌。

    毕竟赢的真是太轻松了。

    整个过程没有半点的悬念。

    完全就是那种一边倒的碾压。

    范修文恐怕都没有回过神来,就已经落败。

    而他之前放的狠话,此刻,就是一个大大的笑话。

    这种程度,恐怕只有内院的院生才能做得到吧?

    在人群之中,宇文飘雪也是忍不住发出一阵啧啧的称赞。

    以她练气境三阶的境界,已然能够看出来,萧辰从始至终仍然有所保留,未尽全力。

    丁子安和李若妍则是兴奋的振臂高呼。

    连带着那些正气门的弟子们也加入了这个行列。

    擂台数百米之外,一个中年男子和一老者并肩而立,静静的看着萧辰出手的整个过程。

    萧辰如果在场,必然会认出这两人。

    张恺之以及那个在贡献堂睡觉的老头。

    这位老头一般人不知道他的名字,只是被院生们尊敬的称呼为李老。

    “恺之,恭喜你,又来了一个天赋很强的院生。”李老脸上挂着笑容,朝着身旁的张恺之道。

    “天赋很不错,是我正阳学宫三百年来仅见的好苗子。就是还不知道他的秉性如何?”张恺之摩挲了一下下巴,思量道。

    “我和他接触过,这孩子很讲礼数。”李老给出了一个肯定的评价。

    “哦,敢问祭酒大人,是要收他做入室弟子吗?”张恺之有些好奇的说道。

    祭酒,是一座学宫的统领,也是崇元王朝给予的官职。

    当然只是个荣誉性的称呼,也有称为山长的。

    学宫内部的管理独立于王朝。

    这老者的身份,便也呼之欲出。

    正阳学宫祭酒,李不为,排在崇元王朝前十的顶级高手。

    “再看看吧,至少也要到练气境再说,前期天赋惊人,之后泯然于众人,这种人,也不在少数。”

    李不为原本浑浊的双眸之中闪过一抹犀利之色,随即又恢复了平静,语气淡然。

    张恺之欲言又止,随后点了点头,便也不再多说什么。

    ……

    “获胜者,萧辰!”

    随着宣布比试结果的声音落下,萧辰便走下了擂台。

    “兄弟,厉害啊!”丁子安凑过来,满脸兴奋地竖起了大拇指。

    萧辰摆摆手,并没有多说什么。

    对他来说,对付一个跟自己同阶的人,确实算不上什么。

    他一路走来,真正遇到的对手,境界基本都要比他高出一些,但最后都被他击杀了。

    “我现在能够进那个灵气塔了吗?”萧辰有些迫不及待的对执裁的教谕问道。

    “能,当然能!这原本就是对你的奖励。”教谕立即就给了他肯定的答案。

    萧辰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

    在他的对面,有一群人走了过来。

    为首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精神矍铄的干瘦老头。

    在他的身旁,还有萧辰的两个熟人。

    “恭喜你了,萧辰师弟。”南宫棋满脸笑容的走过来,诚恳的朝他抱了抱拳。

    “这次你可以进灵气塔了。”宇文飘雪看了一眼萧辰,也是欣喜的说道。

    听到这话,萧辰知道宇文飘雪是在说当初他偷偷潜进内院的事情,朝她微微眨了眨眼睛,露出一抹会心的微笑。

    “萧辰。”为首的中年男子突然喊了一声。

    萧辰愣了一下,随后在丁子安的提醒下,拱手道:“见过李教谕。”

    “哈哈!不必拘泥,这是灵气塔的令牌,按照规矩,你可以进去七日。”李锦从怀中取出一枚青色的玉质令牌,递给了萧辰。

    萧辰道谢之后,立马双手接了过来。

    入手处,这令牌一片冰凉的感觉。

    倒是跟之前小月父亲那块灵台的气息有些类似。

    萧辰心中异常欣喜。

    他此行来的目的也是为了进塔,搜索玲珑口中的源符。

    “你还不熟悉路吧,正好让小雪和小棋两人带你去。”李锦善解人意道。

    宇文飘雪和南宫棋两人欣然领命,随即告别了李锦,带着萧辰朝着内院而去。

    “萧辰师弟可是对内院的门路很熟悉,不用旁人带路。”宇文飘雪忍不住开了一句玩笑。

    “师姐,你就别调侃我了。”萧辰苦笑着说道。

    南宫棋原本还有些懵逼,可是听完宇文飘雪的解释之后,不禁笑着说道:“竟然刚来第一天的时候,就触犯规矩跑到内院来了,不愧是我们正气门的人。”

    萧辰微微有些诧异。

    听他们的语气,触犯学宫规矩,反倒是个光荣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