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坏规矩可是我们正气门的传统,你以后就会熟悉了,师弟我先请你下山喝酒去吧!”南宫棋显然是看出了萧辰的心思,笑呵呵的解释道。

    “炼气塔只有七天时间,我想还是先去*之后,再陪师兄师姐去喝酒吧!”萧辰赶紧说道。

    此刻的他早已是迫不及待想要进塔一探究竟。

    “哎,那个时间,是从你进塔之后才开始算的,不用也可以一直留着。走吧,今天正气门扬眉吐气一回,怎么说你也得陪我去喝酒。”南宫棋热情的劝说道。

    “是啊,*可不能一直苦练,容易走火入迷,要劳逸结合啊!”丁子安也在一旁帮忙帮腔。

    接着,南宫棋几人飞快交换了一下眼神,便不由分说得将萧辰给架下山去。

    就这样,五个人一齐往山下城镇而去。

    萧辰眼见着拒绝不了,只能乖乖的跟上。

    嗖!

    一道劲风吹过,随后一股强悍的危险气息直逼萧辰而来。

    宇文飘雪反应最快,上前一步,双掌一推,灵力激荡,将此人硬生生的拦了下来。

    轰!

    两股力量对撞之下,散发出来的强烈劲风吹拂过四周,带起无数的落叶。

    那人被震退半步,随即冷哼一声,另一只手劈出一道强悍掌风,直接打在萧辰的胸膛之上。

    劲风呼啸,伴随一声闷响,萧辰被震的后退了半步。

    体内灵力瞬间翻腾,足足两息之后,方才稳定下来。

    他抬头看向对面那人,不由得心中一凛。

    灵气外显,犹如实质!

    此人的实力至少在炼气境四阶。

    比自己整整高出一个大境界,如果不是宇文飘雪限制了他的发挥,就这一下,恐怕自己就有些难以招架。

    “范正清?”宇文飘雪看向此人,眼底闪过一丝诧异。

    听到这个名字,萧辰等人也隐约猜到了此人的身份。

    恐怕正是范修文家里的人。

    范家作为东阳郡有名的家族,枝繁叶茂,人才辈出,当然不止范修文一人在正阳学宫。

    而范正清正是内院中人,范家这一代最杰出的子弟之一。

    “你为何偷袭我师弟?”南宫棋目光冷漠地看着对面的范正清,厉声质问道。

    “小子天赋不错。”范正清却连看都没有看南宫棋,双眸死死的落在萧辰身上,淡淡的说道。

    “需要你多管闲事?我看,你弟弟范修文输了,你心中不快,才来以大欺小吧?范正清,你们范家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吗?!”宇文飘雪可是一点也不气,冷声挤兑道。

    她们宇文家族,同样是整个东阳郡三大家族之一,根本不怵范家。

    “我们走,这等人当作路旁野狗就是了。”宇文飘雪也不想跟对方太多废话,直接一把拉住萧辰的手,撇了撇嘴道。

    萧辰知道,自己眼下的修为想要强行跳出来跟对方硬刚的话,胜算不大。

    而身边的宇文飘雪显然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这才打算拉着自己走人。

    萧辰抬起头看了范正清一眼,将此人的样子深深记了下来,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然后便跟着宇文飘雪一起下山去了。

    等到正气门一伙人离开之后,旁边的草丛中走出来一人,正是范修文。

    “大哥!”范修文有些不甘心的喊了一声。

    “这小子眼下有宇文飘雪和南宫棋两个人护着,看来是没办法教训他了。”范正清微微眯着眼睛看向正气门几人迅速走远的背影,淡淡的解释了一句。

    “大哥,你可得为我报仇。”范修文急忙说道,看向萧辰的背影,眼神充满了怨毒。

    “别着急,洪飞阳那小子不是和他有梁子,我将咱们范家的秘药给那小子一份,必然能稳胜。到时候借洪家的手,砍掉萧辰一只手就好。”范正清幽幽地说道。

    一听这话,范修文顿时兴奋起来。

    “大哥说的对!让这小子抢我灵气塔的名额,斩断他一只手也是活该!”

    他们范家的三合秘药,能够让服用者以燃烧潜力为代价,使境界短暂的提升至少一阶。

    ……

    “萧辰师弟,我听说你和洪家的那小子,立了赌约?”宇文飘雪问道。

    萧辰点点头,算是承认了。

    “那你可要小心,洪家的作风向来不怎么样。”宇文飘雪好心的提醒道。

    萧辰虽然并不在意,却也都应承下来。

    宇文飘雪显然也是为了他好。

    这份情谊他得记住。

    之后众人在学宫下面的城镇好好游玩了一番,吃了饭,乘着月色,方才回了正阳学宫。

    丁子安和南宫棋两人倒是喝得酩酊大醉,称兄道弟的各自回去睡了。

    萧辰拦住了准备回内院的宇文飘雪,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师姐,晚上能够去灵气塔吗?”

    “灵气塔日夜开放,随时都能去。”宇文飘雪好奇的问道,“怎么你现在要去?你今天比了一天的武,还是休息一日明天再去吧!”

    “毕竟进一次灵气塔不容易,最好不要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

    “好的。”萧辰点了点头道。

    不过他在看到宇文飘雪回内院之后,自己转身便朝着灵气塔而去。

    他在这里已经三个月了,好不容易有机会接触到目标,自然迫不及待。

    更何况白天的几场比武,对手实力太弱,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获得了胜利。

    即便是范修文,萧辰也未尽全力。

    实在是这样的对手,根本就让他提不起太多的兴趣。

    “师傅,七天时间够吗?”萧辰在心中对玲珑问道。

    “看情况吧,我估计是不够了。七天的时间,地洞都不一定能挖出来。总之先去看看,具体是什么情况吧!”玲珑思索了一下,语气稳重的说道。

    萧辰点点头,抬起头便发觉已经走到了那座灵气塔的面前。

    门口依然是有两个凝丹境九阶的护卫。

    不过与数月之前,看见对方只能跑不同,如今的萧辰自觉有了与之对抗的能力。

    “站住,灵气塔是学宫重地,禁止通行。”护卫伸出长戟,拦住了萧辰,神色冷峻的说道。

    萧辰随即将那块玉质令牌从黑玉扳指的空间之中拿了出来。

    那护卫接过来查验了一番,诧异地打量了一番萧辰,然后推开了大门。

    末了,他还不忘提醒一句:“从现在开始算起,七日之后的这个时间,你就必须出来,否则会被重罚。”

    另外一人则是说道:“去吧,你只能在丙区,也就是最外层的石室中选一间。”

    听见两个护卫的提醒,萧辰朝着二人抱拳拱手,什么也没有说,随即走进了灵气塔。

    在他推开门之后,脚步一踏入塔内。

    这塔内是逼仄的通道,两边石壁上面则是挂着可以发光的玉石,将这里照的透亮。

    萧辰微微一阵吐息,脸上便显出惊讶的神情。

    这里面的灵气之浓郁,几乎有外界的几十倍。

    普通人在这里*七天,只怕比得上在外面苦修将近两个月。

    难怪有不少人,挣破了头也想进入到这灵气塔之中*。

    不愧是五大学宫之一,果然底蕴深厚,常人难以想象。

    不过,萧辰在进来之后,并没有急着*,而是四处查看起来。

    这里除了灵气浓郁一些,并没有别的什么发现。

    当然他也并没有着急。

    进来之前,玲珑也跟他说了,一般化灵境都没有办法发现那件宝贝。

    “你先找间石室,然后我出来查看一下。”玲珑突然说道。

    萧辰点点头,找到丙区一间空的石室,然后反手将门关好。

    很快,从萧辰的体内,灵魂状态的玲珑飞了出来。

    自从萧辰实力逐渐上升之后,玲珑受到灵气滋润,灵魂也逐渐强大起来。

    不再像一开始那样虚无缥缈,有了几分凝实的迹象。

    玲珑蹲在地上,用手触摸着地面,然后整个魂体变得光芒四溢,一股灵气源源不断的从她身体里拓展开来,探入地下。

    “怎么样,能看出什么吗?”萧辰问道。

    玲珑摇了摇头。

    “难道是你感应错了,这里没东西?”萧辰皱起了眉头。

    “不可能!我是借助你的九龙塔感应的,源符必然就在这下面。”玲珑笃定的说道。

    “这源符到底是什么东西,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吧?”萧辰满是好奇的问道。

    在此之前,他只知道这源符是连眼界比天还高的玲珑都十分看重的宝物。

    “源符,是此方世界八大至宝之一。”玲珑一面探查地面,一面漫不经心的淡淡说道。

    “什么?!”听到这话,萧辰整个人都是一惊。

    这方世界的八大至宝之一,这是什么概念?

    那就意味着,哪些?传说中的天境灵器在这个源符面前都得靠边站。

    得到这东西,那真就如同玲珑所说,崇元国没有任何人或者势力能够阻挡他萧辰的崛起了。

    “快找啊,在哪里,我帮你一起找。”萧辰一脸兴奋。

    别说是他,要是旁人知道有此等宝物在这灵气塔地下,用不了一个时辰,四面八方来的高境武者,就会把这整个正阳学宫的地面都给翻一遍。

    别说正阳学宫,整个北域恐怕都会因此陷入到一场浩劫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