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拳头与萧辰的手掌狠狠撞在了一起,强悍的灵力顿时炸裂开来。

    萧德浩袖子都在这瞬间被震成齑粉,整个人吐出一大口鲜血,直挺挺得倒飞了出去,撞到了路中间的石堆上面。

    过了好几秒,萧德浩才算是稍稍缓过劲儿来,吃力的想要抬起手臂,但下一刻就放弃了。

    扭过头看去,只见整个手臂都是通红无比,已然肿胀了几分。

    最可怕的是,骨骼和经络都受到了巨大的损伤,这根手臂已然废了!

    “你……你什么境界?”萧德浩抬起头来,声音颤抖不已,脸庞之上布满了震惊的神情。

    “凝丹境八阶!”萧辰淡淡的说道。

    “什么?!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萧德浩一阵错愕,显然不相信萧辰只有凝丹境八阶而已。

    他感觉刚才这一下,至少是凝丹境巅峰。

    数个月前,萧辰可是被夺了灵台,成为了废人,被丢在萧家地牢里,不过是一条随时都会死的丧家之犬。

    现在,竟然拥有了如此恐怖的实力。

    这是何等骇人的*速度啊!

    萧德浩慌乱之中准备挣扎着起身,萧辰哪里还会再给他机会。

    之所以没有直接将其秒杀,无非是这个家伙实在太坏,萧辰不想他死得如此容易。

    萧辰突然一个闪身,如同鬼魅出现在他的跟前,直接一脚,只听到咔嚓一声,赫然踩碎了他的左手。

    啊——

    伴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萧德浩痛苦的浑身痉挛。

    萧德浩此刻心中充满了惊骇。

    不是同阶么,怎么萧辰此刻展现出来的力道,竟然比他强上数十倍不止。

    萧辰此刻面若寒霜,仿佛在他面前痛苦挣扎的二长老就是一头畜生罢了。

    当初萧天罡派系的人打压自己,萧天罡排第一,萧德浩一脉就得排第二。

    “都愣着干什么,一起上啊!”萧德浩突然意识到萧辰这是打算要虐杀自己,惊骇的吼了起来。

    听到这话,周围几个人才算是反应过来,立刻施展各自的绝技朝着萧辰一拥而上。

    不过,萧辰玄阶身法九霄雷云步一开,一招直上青云,直接以他们看不清的速度,冲天而起。

    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萧辰赫然已经出现在了萧德浩身旁,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别动,不然我就拧碎你的脖子。”萧辰冷冷说道。

    萧德浩果然不敢再挪动分毫,瞳孔因害怕而猛烈颤动。

    他根本就不敢赌。

    之前派出去遇上萧辰的追兵,都被杀了个干净。

    萧天罡这才会让他一个长老亲自出来搜寻。

    “萧天罡如今是什么境界?”萧辰问道。

    “半步炼气境,只差一层窗户纸就能突破了。”萧德浩连忙说道。

    “萧宏飞呢?”萧辰又问道。

    “萧少……他似乎已经突破到炼气境。”萧德浩紧张的说道,不敢有半点的隐瞒。

    生怕一句话不对,惹恼了这个杀神。

    萧辰在听完之后,只是表情平淡的点点头。

    萧德浩愣了一下。

    他忽然惊觉,萧辰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成长到凝丹境八阶,而且展现出不逊于炼气境的实力,这个天赋比起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恐怕根本就不会害怕萧宏飞。

    “这小子,拿了我的灵台,*的倒挺快……”

    萧辰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同时手上微微一用力。

    咔!

    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轻响声传来,萧德浩脖子被折断,当场绝了气息。

    他似乎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脸上还带着生前的恐慌。

    嗡!

    萧辰伸出另外一只手,放在其天灵盖上,九龙塔的强大吸力传来,将其体内的灵气一扫而空。

    片刻之后,萧辰轻轻吐出一口浊气,炼化这股灵气之后,他的境界在凝丹境八阶巅峰状态又更进一层。

    *一途,越到后面突破的难度便越大,这么多灵气要是放在之前,至少能够突破一阶。

    可是现在,仍然在累积底蕴,准备着这个阶段最后一次突破。

    旁边几个人吓得杵在了原地,萧辰扫视了他们一眼,道:“回去告诉萧天罡那老狗,过几个月,我就去亲自回去看望他的。”

    “还不快滚!”

    随着萧辰的一声冷喝,几个人立刻一哄而散。

    至于什么二长老,萧辰不离开的话,根本就没人敢帮他收尸。

    看着这些狼狈萧家的萧家子弟,萧辰表情冷漠。

    他就是要让萧天罡在恐惧中,度过最后的日子。

    萧辰这几个月以来,虽然日夜都想着报仇,但以如今的实力回去复仇,确实有些冒险。

    以他如今的实力,拼着受伤杀死萧天罡不难。

    但萧家还有一群凝丹境七八阶的高手,到时候他独自一人,如果被围攻的话,未必能讨得什么好处。

    为今之计,最为稳妥的还是先赢了外院大比,进到灵气塔,拿下源符,有了绝对碾压的实力,他便可以毫无顾忌的回去杀了萧天罡这老贼。

    快半年的时间都忍耐了下来,不急在这最后一个多月。

    萧辰收拾了一下,便重新跨上浮云,继续朝着淮扬城奔驰而去。

    前前后后用了两天时间,他总算是抵达了这座崇元国东部数一数二的大城市。

    丁府位于北城区,占地极大,足足独占了一条街。

    整个大门为三进式,气派辉煌。

    在门口站着的两个护卫,都是凝丹境三阶。

    萧辰随便问了一下路,便很轻松的来到丁府面前。

    他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又将丁子安的书信拿了出来,让人递了进去。

    很快,那递信的门房便急匆匆的走了出来。

    一改之前看似和善但实则冷漠的神情,热络的将萧辰引荐给身后的丁府大管家。

    在管家带领之下,直接来到正厅的位置。

    大厅之中,一名身着明黄袍服的中年男子稳坐在最上面的太师椅上。

    他面容坚毅,眉宇之间有着一股子威严之气。

    在他的身旁,还有一位淡青色常服的美妇。

    娇躯纤细,容貌清丽而秀美,偏偏又有一点雍容华贵的气息。

    “老爷,夫人,贵带到了。”丁府管家恭敬的说道。

    那中年男子点了点头,丁府管家便自觉的走到旁边,垂手而立。

    “萧辰贤侄,安儿已经将事情都告知于我,你放心,我丁家愿意竭力帮助一位*人才。”中年男子说道。

    此人正是丁子安的父亲,丁远。

    “在下就先多谢丁伯父了。”萧辰拱手说道。

    “只是我丁家最近灵草短缺,实在拿不出什么好的东西赠予小友。不过,我丁家有一个灵池洗礼的名额,可以赠予小友。“丁远轻轻摩挲着茶杯,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萧辰微微一愣,不明白这灵池洗礼为何物。

    显然是看出了萧辰的疑惑,丁远继续说道:“这灵池,位于我淮扬城与另外两座邻城的交界处,每年产出的灵液,极为珍贵。”

    “武者浸泡之后,可以起到洗筋伐髓的作用。如若吸收得当,效果不亚于完全吸收一件玄阶中品的天材地宝。”

    听到这话,萧辰立刻拱手道谢。

    他之前原以为是丁远小气,现在看来,他果然如传闻之中的那般乐善好施。

    不过想到丁子安的为人,萧辰随即又释然了。

    看来是丁子安很好的继承了他父亲的性格,否则也不会将自己推荐到这里来了。

    真如他所说,那可是相当于玄阶中品的宝物,简直都无法用大方来形容丁远了。

    “萧辰贤侄来的正是时候,明天就是灵池洗礼的日子,今晚设宴款待贤侄,如何?”丁远笑呵呵的说道。

    其实,对于一般武者,丁远虽然同样乐善好施,但不至于如此的大方。

    这也是全看到萧辰是丁子安的同窗,而且按照儿子所说,彼此关系极好的份上。

    况且,在他看来,丁子安所言非虚。

    眼前这个名为萧辰的少年,如此年轻就能达到这个境界,日后绝非池中之物。

    如果给予足够的资源,恐怕能达到化灵境级别,成为坐镇一方的高手。

    能用一个灵池洗礼的名额,跟往后的化灵境高手交好,也是笔十分划算的买卖。

    “全听丁伯父的。”萧辰拱手说道。

    待到晚宴之时,丁远让下人,在丁府之中摆了四大桌。

    丁家人来了五六十人,围满了饭桌,旁边甚至还有一个戏班,搭台唱起了大戏。

    敲锣打鼓,锦绣华服,好不热闹。

    “萧辰贤侄,来我旁边坐。”丁远笑呵呵的挥手道。

    萧辰走过去行了一礼,也没有推辞,随之稳稳坐下。

    “萧辰贤侄,我安儿在正阳学宫过得如何?课业如何?”

    一落座,丁远旁边的妇人,便忍不住笑着问道。

    这是她第一次有机会跟萧辰说上几句话。

    “你看你,人家还没吃饭,就问东问西。”丁远假装怒斥道,不过眉宇之间也有一丝牵挂的意味。

    萧辰淡然一笑,善解人意的将丁子安在正阳学宫的事,都事无巨细的给两人说了一遍。

    丁氏夫妇听完之后也算是放下心来。

    “对了,萧贤侄可有婚配?”

    心中石头落地的丁远,随即便想到了另外一事,双眸之中闪过一抹精芒,有些期待的看向萧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