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暂且还没有……”萧辰愣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

    “那很好,我二弟有一女儿,名叫丁嫣然,模样标致,是城中有名的美人。而且,她*天赋也不弱,不到十八岁,已经是凝丹境七阶了。不知贤侄意下如何?”丁远笑着说道。

    “这……”萧辰有些哭笑不得。

    就在萧辰不知该如何作答时,旁边有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传来。

    “大伯,大伯!”

    只见一个模样可人的女子,手持一截赤红色长鞭,风风火火的走了过来。

    她虽然年纪尚小,但身材已经出落的凹凸有致。

    举手投足之间竟然有种动人心魄魅力。

    看到此人,丁远脸上不禁有些挂不住了,微微蹙起眉头,无奈的说道:“又怎么了?”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今年这个灵池洗礼名额我要了,你怎么能给别人呢?”持鞭少女嘟着小嘴,愤愤不平的说道。

    “胡闹!大伯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你之前已经泡过一次,凡事都有度,灵池洗礼去第二次会伤损经脉的。”丁远一脸的无奈,但还是耐心的解释说。

    “我一定要去!不然,我肯定就进不了崇元学宫了。”女子气鼓鼓的说道,眼眶都有些泛红,眼看泪珠儿都要顺着美丽的脸庞落下。

    她眼神一瞥,正好看见端坐在丁源身旁,萧辰陌生的面孔。

    女子随即指着萧辰说道:“你就是今天的人吧?是你拿了我的灵池洗礼名额?让出来吧!等我丁嫣然进了崇元学宫,之后会重谢你的。”

    听到这话,萧辰一怔。

    原来眼前这个漂亮的少女就是丁远说要许给他的丁嫣然。

    没想到脾气这么火爆。

    还好他现在没有这方面的心思,不然还真着了丁远的当。

    一旁的丁远立刻眼观鼻鼻观心,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这丁嫣然实际上是自己去世弟弟留下来的爱女,虽然身为大伯,但一直以来都视为己出。

    她的婚礼大事,始终是丁远一个无比头疼的问题。

    只不过以她火爆的脾气来看,只怕以后都不一定能嫁出去。

    现在看到萧辰,自然而然动起了心思。

    仅仅给点好处,当然不如联姻来的实在。

    “嫣然,人在这里,你不要胡闹。”丁远故意板起脸来,沉声说道。

    现在看来,萧辰是肯定不会答应这婚事了。

    这让他不禁心中叹了一口气。

    “不行,你今天必须让给我!”丁嫣然看向萧辰,表情严肃的说道。

    “抱歉丁姑娘,这个名额对于我也很重要。一个月之后,在下跟别人有场生死之约。”萧辰缓缓说道。

    听到这话,丁嫣然脸上流露出一丝失望,随后轻咬贝齿,说道:“那这样,我们来打一场,谁赢谁就去灵池洗礼。”

    她的年纪已经过了入学宫的年纪,当年差一点就能进崇元学宫。

    没通过考核的她,也不愿意去其他四座学宫,一直固执的想要寻找机会,进入崇元帝国最好的学府。

    所以,她就准备等着十八岁时,竭尽所能提升自己的实力,最后一次冲刺崇元学宫。

    对于她而言,这次机会太重要了。

    所以即便是萧辰说出了理由,她也不想放弃。

    丁远刚想开口劝说,萧辰却是站起身来,目光看向丁嫣然说道:“好。”

    “爽快!我们就在这园中比武吧,正好让大家做见证。”丁嫣然满是欣喜的说道,全然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萧辰点点头,随即跟女子走到了院子中央。

    在座的丁家众人,也都将目光投了过来,一副很有兴趣的模样。

    丁嫣然算是丁家年轻一辈的天赋很强的,否则,也不会以崇元国第一学宫作为目标。

    他们倒想看看,这赫赫有名的正阳学宫院生,与他们丁家的年轻一辈比,到底孰强孰弱。

    丁远见状,只能跟夫人对视了一眼,无奈苦笑。

    “你先出手吧!”丁嫣然伸手说道。

    “你先。”萧辰一脸淡然。

    唰!

    丁嫣然也不废话,直接就挥动了手中赤色长鞭,卷起一道灼热的热浪,朝着萧辰凶狠的砸了过去。

    这一鞭,她没有留丝毫余力。

    进入崇元学宫,是她从小的目标。

    机会摆在面前,她自然会拼尽全力!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之中,萧辰的身影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他忽然出现在丁嫣然背后,同时一掌拍出。

    云卷八荒!

    丁嫣然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直接就倒飞了出去。

    坐在地上,尽显狼狈。

    见此情形,院落之中,顿时想起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

    一道道望向萧辰的目光,充斥着对其恐怖战力的震惊。

    丁远和其夫人都是咽了一口唾沫,面面相觑,皆从对方眼中寻出一抹骇然。

    丁远可以轻易看出萧辰的境界,知道后者并没有说谎。

    也就是说,两人的境界确实是同阶的。

    但萧辰却能够一掌击退丁嫣然,而且还明显留了余地。

    否则刚才那一掌,恐怕就不仅是拍飞丁嫣然那么简单。

    只是一招,高下立判。

    最震惊的,莫过于丁家的小辈。

    在他们眼中,丁嫣然在丁家年轻一辈之中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结果在这个同龄人面前,连一招都扛不住。

    丁嫣然坐在地上,美眸忍不住微微颤动,小脸之上,满是震撼。

    “你……你到底什么境界?”丁嫣然双眼直直的看着萧辰,声音都有些颤抖。

    “凝丹境八阶。”萧辰淡然的重申了一遍。

    周围的丁家人听见之后,心头又是一阵猛颤。

    丁嫣然感受到周围的目光,心中闪过一丝不甘,擦了擦眼角,一把抓起掉落的鞭子,朝着院外跑去。

    “萧贤侄不必自责,嫣然她自幼目中无人,正好让她长个教训。”丁远在一旁笑着说道。

    这显然是他的肺腑之言。

    自家这个宝贝侄女儿的性格实在太傲,现在萧辰这个同龄人能够给她一点教训,让她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当然是一件好事。

    与此同时,在他心中也更加坚定了要交好萧辰的信念,甚至可以不惜代价倾注更多的资源。

    就是刚才那一招,丁远已经真切的意识到,萧辰的潜力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巨大。

    随后,萧辰被热情的丁远强行留下继续喝酒吃饭,直到深夜才算结束。

    第二日吃过早饭,就有丁家的下人过来请萧辰启程前往西郊的灵池。

    “萧少爷,家主让我提醒你,到时候,还会有一场争斗。”丁家下人说道。

    “我知道了。”萧辰微微点头。

    昨晚喝酒的时候,丁远就交代萧辰,所谓灵池洗礼,就是人坐在灵池之中,吸收其中的灵液。

    届时,他还需要和另外两座城中的人,一起泡进去。

    吸收的多少,全靠自己的本事。

    “放心,就你那九龙灵台的吸收速度,我估计另外两个人连汤都喝不到多少。”

    就在这时,脑海之中想起了玲珑略带戏谑的声音。

    萧辰微微一笑,他也是这么想的。

    萧辰拒绝了丁家管家的安排,放弃了马车直接跨上浮云,直奔西郊而去。

    大约一刻钟之后,萧辰便已经抵达了西郊五十多里外的一处植被异常茂盛的山林之中。

    隔得很远他就已经能够感觉到这里的灵气萦绕,而且极为精纯。

    果然是一个灵气充裕之地。

    就在此时,还有另外两架极为精致的马车从不同的方向而来。

    想必就是另外两座城中的人选。

    一个是周家的公子,名为周齐。

    另一个是洪家的三公子,名为洪山。

    萧辰询问了一下早就等待在此处的丁家下人,那洪山果然就是洪飞阳的堂弟。

    还真是冤家路窄!

    三队人马凑在一起后,朝着同样一条逼仄山道前行,来到了一处山洞面前。

    山洞门口有不少的护卫,泾渭分明。

    他们是这三座城中各大豪门共同派遣的人,专程镇守此地。

    这灵池每天只产生很少的灵液,一整年的量,也只够三个人吸收。

    三个家族最后也只商量出来,让选出来的三个人一起下去吸收。

    吸多吸少,全都看自己的本事。

    这样倒也不失公正,避免了过大的冲突。

    “萧少爷快进去吧,别让其他两人占了先机了。”

    听到丁家下人的话,萧辰点点头,随即跳下浮云,将缰绳交给家丁之后,径直走进了山洞之中。

    这里面别有洞天,空间极大。

    一踏入这山洞之中,浓郁的灵气顿时扑面而来,带着一股子令人心旷神怡的特殊香味。

    与元阳学宫灵气塔不同,这是一种类似于灵草的香气。

    周奇和洪山两人,进了山洞之后,只是困惑的看了一眼陌生的萧辰,随后一句废话也没说,冲到了那池水旁边,跳了下去。

    萧辰也是迅速跟了上去。

    这说是池水,倒不如说是一池牛奶更贴切。

    整池水都是乳白色,透露着温和的灵力气息。

    与人体极为契合,甚至都不需要花太多心思进行炼化,直接就能吸收。

    萧辰学着另外两个人的模样,也下潜到灵池之中。

    他的周身被池水包围,不过并没有丝毫的窒息感。

    再说到达他们这样的境界,采用龟息之法,长时间闭气也是完全不在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