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趁此机会,立刻拉起丁嫣然朝着外面跑去。

    萧辰眼*内灵力蒸腾,全力催动九霄雷云步之下,即便是带上一个丁嫣然,速度也是快到极致。

    洪山两人虽然使出了浑身解数,可惜距离还是越拉越远,最后坚持了几息工夫之后只能无奈放弃,在后面一阵破口大骂。

    此次,萧辰倒是没有杀了两人的心思,毕竟还是在别人的地盘上。

    斩杀二人并非难事,可两家人必然不会放过他。

    这二位显然是两家重点培养的对象。

    同时,也会给丁家带来无尽的麻烦。

    可以说第二个原因才是萧辰选择离开的真正原因。

    萧辰带着丁嫣然出来之后,赶紧让丁嫣然上了马车,自己则是翻身跨上浮云,一行人没有片刻停留,直奔临奉城而去。

    其他两家人看着里面窜出来两个丁家人,一脸的不解。

    不过看到萧辰等人走的那么着急,一群下人纷纷脸色一变,全都急忙涌进山洞之中。

    ……

    萧辰骑着浮云,丁嫣然坐着马车,一行人路上也不敢有半点的耽搁,很快回到了临奉城。

    进入丁府之时,恰巧遇见了丁远。

    丁远看到躲在后面的丁嫣然,和蔼的脸色微微一变,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

    “嫣然,你是不是去萧公子那捣乱去了?我跟你说了,过犹不及!你再去吸收会损伤经脉,影响后续修行……”

    看着躲在自己背后的丁嫣然,萧辰微微一笑,随口说道:“萧伯父,丁姑娘没有捣乱,只是充当向导,和在下一同游玩而已。”

    丁远叹了一口气:“你就不必替她求情,这妮子的性格我太了解了。哎,说了也不听。也罢,萧辰贤侄,这次可有收获?”

    他毕竟只是关心自己侄女,并非真有心责骂,也就顺坡下驴了。

    “哦,说起这个,我在那个山洞之中阴差阳错发现了一些万年灵髓,这些还请丁伯父笑纳!”

    萧辰一边说着一边从黑玉扳指之中拿出两块碎开的万年灵髓,合在一起大约有三两左右的样子。

    一来,算是还丁远一个人情。

    二来,也是借此告诉丁远,他在灵池之中发现了万年灵髓这样的宝贝。

    好让他多多少少有个心理准备。

    当然,这东西太过宝贝,他手上虽然不少,却也不好拿出太多。

    否则一旦消息传了出去,可不仅仅是那两家要红眼,其他人恐怕也不会放过他。

    只等回到学宫之后,想办法再给丁长安一些好处就是了。

    “这等宝物,贤侄还是自己留着吧!”

    丁远眼神露出一丝惊讶,但随即就将目光从萧辰手上那两块万年灵髓上面收了回来,推辞道。

    万年灵髓虽然极为难得,但还不至于让他这位堂堂的丁家家主失态。

    丁家也是底蕴丰厚,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宝也见过无数。

    而且,想来萧辰恐怕也没有得到多少,他作为长辈也不好占对方便宜。

    最后,在萧辰的坚持之下,还是把那三两万年灵髓留下了。

    丁远见到盛情难却,最后朝着萧辰恭敬的施了一礼。

    以丁远的见识,当然知道,这万年灵髓的价值足以比得过灵池洗礼。

    而且,刚才他也注意到了丁嫣然身上的修为,显然也是在里面得到了不少的好处。

    不过丁远却没有多问。

    丁远摩挲着下巴,脸上流露出一抹得意之色。

    没想到自己这次帮人,反而还赚了。

    最关键的是,刚才萧辰明显有些护着丁嫣然……

    一时之间,他的心思又活络起来。

    平心而论,眼前的萧辰实在是太优秀了。

    也就是自家没有女儿,否则的话,他说什么也要抓住萧辰这个乘龙快婿。

    萧辰自然不知道丁远此刻心里在盘算着什么。

    他只是在想,不知道丁远在知道那个被三家重视,严防死守的灵池从今往后会日渐枯竭,最多能够延续个三五年时光便会彻底报废,又会是怎样的一番表情。

    萧辰之后便准备告辞。

    他打算回正阳学宫潜心修行,准备接下来的学宫外院大比。

    至于另外两家,未必能够猜到他究竟拿到了什么东西,即便是逼迫丁远,想来也能应付过去。

    到时候就算想要找他的麻烦,他人已经在正阳学宫之中,就算他们再嚣张,也不敢找上门来。

    可惜架不住丁远一直热情相留,而且丁嫣然也在旁边不停附和,希望他留下多住些时日。

    盛情难却之下,萧辰最后同意继续待上一阵。

    反正对他来说,在哪里*都一样。

    至于洪山那些人,他压根也没放在心上。

    时间有些紧,萧辰晚上的时候直接拿出半两万年灵髓,逐渐炼化吸收起来。

    否则的话,他都准备打那株地火玄参的主意了。

    虽然里面的气息极为暴躁,但如果多费一些手脚,还是能够逐渐将其炼化的。

    万年灵髓特有的芬芳弥漫整个房间,后面的日子里,萧辰都沉浸在*之中。

    无论是境界还是实力,都在迅速提升。

    就这样,萧辰一开始每日吸收半两,用了足足五天的时间,萧辰方才成功的来到了凝丹境九阶。

    虽然随后的八次突破,都一路顺畅,可是等他到达凝丹境九阶的时候,无论如何吸收万年灵髓,始终都无法完成第九次突破进入到炼气境。

    凝丹境九阶到炼气境一阶之间对他来说就仿佛遇到无法逾越的鸿沟。

    为此他一口气消耗了足足三斤的万年灵髓。

    不过玲珑告诉萧辰,这些万年灵髓之中的力量非常温和,他正好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尽可能多的储存一些。

    因此虽然前后总共消耗了三斤多的万年灵髓,也并不算浪费。

    至于突破到炼气境,也没必要太过于执着。

    反正以萧辰眼下的修为,结合本身那些*和身法,即便是面对炼气境一二阶的对手,也没有多大问题。

    不出意外的话,在外院大比之中获得最后的胜利,以第一身份进入内院已然没有什么悬念。

    正当萧辰准备继续吸收之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萧少爷,萧少爷?”

    萧辰闻言,猛然从*的状态之中恢复过来。

    微微挥手,紧闭的门直接开启。

    平时,除了时不时过来探望一下的丁嫣然,很少会有人来打扰他。

    像这样敲响房门,还是第一次。

    门口站着的正是丁家的大管家张福。

    “福伯,有什么事吗?”萧辰气的问道。

    张管家神情有些为难,犹豫了一下说道:“是洪家和周家,说你上次在灵池独吞了宝物,来兴师问罪了。”

    “前两天都被老爷挡了回去,可是这一次他们表示不见到你就不走了。此刻正赖在大厅之中。”

    萧辰微微蹙起眉头。

    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

    这事因他而起,还是亲自去处理好了。

    当萧辰在张管家的引领之下走到丁府前厅时,看到了不少的生面孔。

    坐于最上方的,便是丁远。

    在他下方的位子上,分别坐着萧辰眼熟的两个人,洪山与周齐。

    在他们两人的后面,立着四个中年男子。

    气息惊人,皆是炼气境级别的高手。

    最高的竟然已经拥有炼气境四阶的水准,不容小觑。

    萧辰走过去,朝着丁远行了一礼,不失恭敬的喊道:“丁伯父。”

    “你不必担忧,这事我帮你处理……”

    丁远说到这里的时候,微微一愣,随后眼神扫视了一遍萧辰,满脸的惊讶。

    “你,突破到九阶了?!”

    萧辰淡然的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下来。

    丁远脸庞上的那股难以掩饰的焦虑,也早已经被震撼所取代。

    洪家和周家两位嫡子带着实力强悍的长老前来兴师问罪,即便是丁远也有些顶不住。

    不过,以萧辰的这个年纪,短短时间就晋升到此等境界,已然远远超越了东阳郡那些顶级天才。

    恐怕即便是在五大学宫之中,也是绝无仅有的存在。

    洪山原本正和丁远争执不下,看到萧辰进来之后,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他破口大骂:

    “臭小子,老实交代,那天你从灵池那边究竟拿到什么宝贝了!”

    萧辰冷声一笑,毫不气的说道:“我拿到什么,与你何干?!”

    “好你个小子,看来老子不教训你,你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洪山面目狰狞,怒吼道。

    他这几天打听清楚了,萧辰根本就不是丁家人。

    甚至连表亲都不是。

    就是丁家少爷丁长安的一个同学而已。

    虽然有着正阳学宫学子的身份,不过就是区区一个外院弟子罢了。

    以他洪家的势力,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

    更何况,还要加上一个周家。

    “洪山侄儿,丁府可不是你们洪家的地盘,可以让你胡作非为。”丁远一拍桌子,冷冷的警告道。

    萧辰这么一个不世出的*天才,倒是很值得他不遗余力的保护和结交。

    有了这份情谊,以后对于丁家,尤其是自己的儿子丁长安,定然大有好处。

    尤其是这些年,洪家和周家通过联姻,关系越发密切。

    两家联手之下,其实已经隐隐蚕食了不少原本属于丁家的利益。

    丁远之所以如此重视结交才俊,也是为了丁家的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