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萧辰原地不动,半步未退。

    反观洪岚,蹭蹭蹭后退了三步才算是稳住身形。

    她哪里知道,萧辰本身拥有九龙霸体诀护身,加之不断用灵力锤炼,如今步入第二重战龙于野,已然具备二龙之力。

    像这种纯粹力量的碰撞,别说是她区区一个炼气境一阶,即便是面对一个炼气境三阶,也不至于太过吃亏。

    总共算是对了三招,洪岚骇然发现,自己竟然还是半点好处都没有讨到。

    不过,她并没有想要罢手的意思,今天必须得分个胜负。

    “长虹落日!”

    洪岚目光一凛,口中一声暴喝,毫无保留的使出了玄境上品武技,百炼赤虹掌之中最强的杀招。

    萧辰淡然一声低喝,体内灵气喷涌而出,再次一掌迎了上去。

    轰!

    掌力相对,气劲汹涌。

    总共四招。

    除了第一次偷袭,剩下三次都是正面抗衡的路子。

    尤其是最后一招,洪岚已经发现,萧辰就是平淡无奇的一拳,纯粹以力量为基,与自己对拼灵气底蕴。

    最恐怖的是,她感觉萧辰体内的力量如同大江大河,绵延不绝。

    眼下,她已经与萧辰纯粹以灵力对抗了十息。

    如此强悍的输出之下,萧辰体内的力量不但没有半点的衰减,反倒隐约在不断的提升!

    这是要……突破了?!

    在战斗之中突破,这种情况不是没有。

    可是,任何一个具备如此能力的人,都在历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类妖孽般的存在,已经不能用天之骄子来形容。

    他们从来都是愈战愈勇,在战斗之中把潜力尽数发挥,从而完成突破。

    这种人平时的*往往也是一路绝尘。

    丁嫣然看着这一幕,并不知晓其中的厉害,焦急的拽紧了拳头。

    “萧大哥也是,疯女人不躲,他也不屑躲,对方明明比你高一个境界啊,会吃亏的!”

    不过,二人的力量对抗又持续了十息之后,丁嫣然突然发现,自己的担忧是多余了。

    她明显看到,萧辰依旧是那种气定神闲的样子,呼吸极为匀称。

    反观对面的洪岚,胸口微微起伏,额头也沁出了汗珠,身体也在微微颤抖。

    嘭!

    突然,一声闷响。

    洪岚整个人倒飞了出去,脸色惨白。

    反观萧辰,缓缓收回拳头,神色淡然如故。

    “佩服,我认输!”洪岚忽然说道。

    听到这话,旁观的众人都惊住了。

    这个境界更高的少女,最后竟然在纯粹力量的比拼之下反而败下阵来!

    就连丁嫣然,都愣在当场。

    她虽然看出萧辰肯定是赢了,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女疯子竟然会直接认输!

    要知道,洪岚之所以被她叫做女疯子,实在是因为这个女人不服输的性格。

    但是,只有身为当事人的洪岚才知道,她与萧辰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对面的萧辰简直可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

    他此刻展现出来的实力,仿佛已经不受境界的限制了。

    洪岚完全有理由相信,即便是一个炼气境三阶的高手,面对萧辰,也不敢说有必胜把握。

    因为,她刚才已经亮尽底牌,还是没有能试出萧辰真正的底蕴!

    围观的众人在惊叹之余,都卖力的呐喊着。

    毕竟,住在这边的人,对于较近的正阳学宫,有着天生的亲近感。

    尽管不得不承认崇元学宫第一学宫的地位,但是在内心深处,还是渴望正阳学宫有朝一日可以反过来压它一头。

    “正阳学宫,不愧是跟崇元学宫齐名的学宫,佩服。连我都打不过,洪山和周齐输得不冤。”

    洪岚脸色有些发白,等彻底缓过劲儿来之后才朝着萧辰规规矩矩地抱了一拳,由衷的说道。

    她这话虽然听着不气,但作为第一学宫内院弟子年轻一代之中出类拔萃的存在,自然有着相当的傲气。

    连她都甘拜下风,其他人当然不在话下。

    “过奖!”萧辰气的说道。

    然后,他一个闪身出现在她的面前,淡然伸出手。

    洪岚无奈,只能肉疼的交出许诺的地境下品灵根七色玄参。

    不过她忽然说道:“你让我想起一个人,我们崇元学宫,也有一个叫萧辰的。他天赋也是极高。”

    “不过那个家伙每次比武赢了之后,格外的趾高气昂。这点倒是与你不同。”

    听到这话,萧辰的眼皮猛地跳了一下,抬头道:“他,很强吗?”

    “很强!”洪岚认真的点了点头,“在入学之时就直接破格入了内院,而且被祭酒大人收做了入室弟子。”

    “据说在崇元秘境洗龙池中十日破炼气,受到了皇帝的特别嘉奖,赐予一枚皇室秘宝九龙丹。如今已经在冲击炼气境三阶了。”

    “他最厉害的当属他的青龙灵台,万中无一,*速度极快,我们这些人根本就比不了。”

    “而且战斗的时候,由青龙灵台作为呼应,每一招每一式都有龙气萦绕,威力惊人。”

    “即便是与炼气境五阶的内院教谕对练,三十招之内也不落下风。”

    “不出意外的话,估计今年年底的内院大比,他有望成为崇元学宫内院首席!”

    萧辰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随即便明白过来。

    洪岚之所以说这么多,是看自己输了,怕自己因此轻视崇元学宫,方才说出这番话来。

    眼前这位终究还只是一个少女而已!

    无非是想要说出几个厉害的同门吓吓他,顺便在这些旁观者之中找回一点面子。

    毕竟,刚才为了挑战自己,她可是拿出了崇元学宫的名号。

    现在也算是一种补救。

    出乎洪岚意料的是,自己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萧辰非但没有半点敬佩的表情,始终平淡的表情突然多了一丝厌恶。

    洪岚甚至能够捕捉到萧辰目光之中那一抹杀机。

    一个念头突然从她的心底冒了出来。

    这二人该不会是有什么渊源吧?

    “疯女人,你说那么多干什么,输了还不快走,等着丢脸?”丁嫣然走了上来,冷冷的看着洪岚,有些醋意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她看见别的女人和萧辰多说一些话,心中就极为不爽。

    “多谢告知。”萧辰深吸了一口气,恢复了平常神情,笑着说道。

    “嗯,期待之后的百宫大比能够再遇见你。”洪岚倒是极为大气的拱手说道,随后便转身离开。

    丁嫣然对着她的背影扬了扬拳头,以示威胁。

    可惜别人根本就没有回头,自然也看不到了。

    等她悻悻的转过身来,见萧辰已经朝前面走了几步,狠狠跺了跺脚,连忙跟了上去。

    萧辰此刻改变了主意,准备直接去寻找其他四种玄境中品的灵草,来炼制玲珑所说的六味玄参丸。

    他暂时没有能力炼制丹药,但是玲珑可以。

    两人来到集市。

    一路上,丁嫣然一副欢快的样子,蹦蹦跳跳,不断的跟萧辰说着话,还买了不少当地特色的零嘴请他吃。

    可惜,萧辰对什么零食之类的根本就没有兴趣。

    最后,这些东西自然而然都落进了丁嫣然的肚子里。

    萧辰没想到,她看起来如此苗条的样子,竟然这么能吃。

    就在丁嫣然又抓了一把糖葫芦在手里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打趣了一句:“要是比吃饭,你少说能排进崇元学宫前十。”

    岂料,听到这话之后的丁嫣然,当即就把手里的几串糖葫芦扔了,气得嘴巴鼓鼓的,脸上写满了委屈。

    之后,原本叽叽喳喳的她直接就陷入了沉默之中,对周围各种美味的零食也视而不见。

    见状,萧辰微微摇了摇头,或许之前自己的话是真的伤到了她。

    只可惜,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人,只是沉默着走到了售卖灵草的集市中。

    放眼望去,两边到处都是摊贩,各类灵物就这样随意的摆在外面售卖,跟普通的地摊没啥区别。

    乍一眼看,好像品类很多。

    但萧辰仔细观察了一番,市场中的东西实在是良莠不齐。

    甚至还有许多人都拿一些低级灵物经过特殊的方式处理之后,充当高级灵物来售卖。

    当然,卖东西的人也有时会看走眼,将真正的宝贝低价卖出来,加一点价销售。

    这就给了不少行家捡漏的机会。

    也因此聚集了不少人。

    当然这些人之中究竟是行家还是棒槌,那就很难说了。

    这些情况,都是由于北域历史悠久,地大物博,名山大泽无数,各种灵物数不胜数导致的。

    没有人敢说自己认识天地间的所有灵物。

    当然,真正的好东西从来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亏得这里基数够大,所以时不时就会冒出个幸运儿。

    “六味玄参丸,还差金牙参、血木参、水灵参,还有地仙参。你目前手上只有半根七色玄参,所以其他的东西要尽可能多收集一些。”

    玲珑将所需的材料再一次提醒了一遍。

    萧辰点点头。

    东西比较多,想要一口气收集完,还是非常困难的。

    他甚至都不指望能够一次把所需要的四种灵参全部都收集成功。

    毕竟这四种也只是相对前两种比较常见一些而已,但本身还是相当珍贵的。

    同样可遇而不可求。

    果然,从路口的摊位一路仔细寻找过去,足足用了一个时辰,萧辰才兜兜转转的找到一株金牙参和一株血木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