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株灵参的年份都只是差强人意,保存的也不算太好,但勉强可以用了。

    走了快大半的药市,萧辰还在兴致勃勃的继续寻找。

    玲珑告诉他,只要凑齐了六种灵参,将这个六味玄参丸炼制出来,让他突破到炼气境将会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虽然已经不担心外院大比,但对于实力的提升,萧辰重又变得迫切起来。

    自己的敌人眼下在那崇元学宫之中可是如鱼得水呐!

    他当然要更加努力一些。

    否则,如何报仇?!

    而且,家里那位也是虎视眈眈。

    之前派来的人铩羽而归,想来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自己势单力薄,必须尽可能的增加一些底牌才行!

    “你找什么?”

    生了一路闷气的丁嫣然忽然说道。

    萧辰看到她总算开口了,脸上也不禁露出一抹笑容,然后告知了她自己此行的目的。

    得知萧辰竟然是打算炼制能够帮助自身突破的丹药,丁嫣然眼中先是闪过一抹惊异之色,却也没有多问,随即便拦住了一小队巡逻的士兵。

    她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其中一人立刻找来了这个街道上的管事。

    管事不敢怠慢,恭敬的把他们带到了一处在街道末尾处,比较偏僻的店铺之中。

    萧辰一看,柜台上面赫然陈列着七株灵参。

    其中三株正是久寻未果的水灵参和地仙参。

    水灵参一株,地仙参两株!

    其他两种的品质都要比自己刚才寻到的要好。

    这下总算是够了!

    他不由得举起拇指,对一旁的丁嫣然赞叹道:“不亏是丁家大小姐,果然有面子。”

    丁嫣然双手叉腰,也不说话,故意扭过头等着萧辰来哄她。

    但等了半天,却没有萧辰的回应。

    她转头一看,萧辰竟然正蹲下,脑袋埋在柜台之上,对放置在水晶盒之中的灵参一阵品头论足。

    丁嫣然独自在后面气得直跺脚,蹙起眉头一阵咬牙切齿。

    萧辰没有理会她,仔细看了一遍,东西的确不错。

    刚欲抬起头问价格,脑海之中突然响起了玲珑的声音。

    带着一丝惊喜。

    “买下那块铜片!”

    萧辰一愣,循着她指引的方向看了过去,疑惑道:“这是什么?”

    萧辰一眼就看到了那块放置在一堆各种金属或者矿物原石之中,不到巴掌大小,浑身红斑绿锈的小铜片。

    这些虽然是金属或者矿石之类,但常常作为炼制丹药的添加物,也被当做药材的一种。

    “买回去就知道,我感觉可能记载了一项品阶不低的武技。具体是什么,还要买回去再仔细研究一下。”玲珑飞快的说道。

    萧辰没有迟疑,抬头看向柜台上满脸堆笑的中年男子,指着七株灵参道:“这些打包一起怎么卖?”

    中年男子早就注意到了管事带过来的丁嫣然,心里充满了不小的期待。

    现在又听萧辰这么一问,更是大喜过望。

    这可是妥妥的大户啊!

    关键一旁还有丁家大小姐丁嫣然作陪。

    指不定是哪家公子!

    丁大小姐什么性格大家可是心知肚明。

    萧辰此刻的态度,恰好说明了他身份不凡。

    他连忙竖起根大拇指夸赞道:“公子实在是好眼力啊!这可是上好的灵参,都是来自于名山大泽,洞天福地之中。”

    “比如这其中的三株,便是来自于钟灵毓秀的青鸾谷,另外四株,其二则是……”

    萧辰看到老板有喋喋不休的趋势,摆了摆手:“老板,赶紧打住,这些东西透着地火之气,就没有一株来自充满水泽之气的青鸾谷。干脆点,就说多少钱吧?”

    “公子果然好眼力!”老板诧异的看了萧辰一眼,再一次竖起大拇指,由衷的赞叹了一句。

    随即他又摆出一副肉疼的样子,狠狠一咬牙,竖起四根手指。

    “七株一起,一百八十万两白银!您也就是大小姐的朋友,若是换了其他人,少了这个数就甭谈了。”

    萧辰还没来得及说话,丁嫣然顿时就皱起眉头,怒气冲冲的看向了店铺老板。

    “奸商!你这都比别人贵三四成了,竟然还敢说便宜?!这不睁着眼睛说瞎话吗?哼!你明明知道我的身份,还打算把我们当棒槌?你这铺子是不是不想开了!”

    她刚才可是注意到了,之前萧辰一番砍价之后,分别用十六万两和十九万两买了那两株灵参。

    现在一口气买这么多,每一株灵参的均价却要二十五万两还多。

    这老板分明就是把他们当冤大头!

    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份,又是在自家地盘上做买卖,这奸商竟然还敢如此狮子大开口,分明就是不给她丁大小姐面子。

    正当老板一脸纠结,有松口迹象的时候,萧辰却是直接一口答应了下来。

    老板顿时喜出望外,可是看到丁嫣然杀气腾腾的眼神,张了张嘴却不敢说话。

    那样子要多纠结就有多纠结。

    萧辰也不理他,又凑过去在那堆金属和矿石之中漫不经心的拿起了三样东西,其中就有那块铜片。

    “这些小玩意儿算一起吧!就当是你给个优惠。”萧辰把它们轻轻的放在桌面之上,淡淡的说道。

    “公子好眼力!这绝对是好东西,我从……”

    药铺老板故技重施,刚欲再胡吹一顿。

    可是看到丁嫣然怒气冲冲的小眼神,立刻干咳一声,转而说道:

    “既然公子看上了,那我吃点亏,您再给二十万,恰好凑个整数,咱们就当交个朋友吧!以后还望多多照顾。”

    “你知道这是何物?”萧辰微微一挑眉头。

    闻言,药铺老板微微一怔,脸上露出尴尬的神情,半天说不出话来。

    旁边几个同行显然跟这个老板不太对付,刚才就守在门口看戏了。

    这时候,他们总算是看不下去了,其中一人出声说道:“公子,你别被这家伙骗了!他经常骗人卖些无用的唬人玩意儿,都被别人找上门好几次了。店铺也是一换再换,都被挤兑到了这深巷之中。”

    听到有人断自己的财路,药铺老板立刻转过头,恶狠狠的看向那人。

    眼睛里刷刷飞着刀子,就像要吃人似的。

    要不是眼下买卖还没谈成,他恐怕就要冲上去打人了。

    另外的摊贩也随即起哄道:“就是,一个铜片和两块破石头能有什么用,说不定是这奸商随便撒点灵草汁液或者灵石粉末上去骗人的。”

    “这位公子,您虽然不差钱,可是跟这种奸商打交道千万要谨慎啊!”

    几个小摊贩或者店主你一言我一语,纷纷提醒道。

    他们一来跟这店铺老板关系差。

    二来,也眼红这上百万两银子的进项。

    药铺老板一身的火气,对着几人凶神恶煞的说道:“你们就是嫉妒我的货好,买的人多,就开始胡说起来,还要脸不要。”

    萧辰忽然点了点头道:“我觉得他们说得不错,还是不要冒险的好。算了,那我就只要两株灵参好了,总不会错的。反正买多了暂时也用不上。老板你重新说个价吧!”

    见萧辰谈好的价格突然只买两株了,药铺老板顿时就急了。

    他给其他几个人投去杀人的眼神,然后连忙转过身来,换上一副笑脸说道:

    “公子,别别,这样吧,这些东西就算是添头,我送给公子了。还望您笑纳!”

    那两块石头自然不用说,虽然值点钱,但比起小一百万的利润,根本不值一提。

    至于这铜片,他也研究了许久,而且还请过高手看过,自觉没什么用,所以便扔在了里面。

    原本打算等遇到那种自以为是的冤大头,能够狠狠敲上一笔。

    可惜都整整一年多了,始终无人问津。

    他都快要忘掉了。

    好不容易遇到这么大的一单买卖,要是因为这玩意儿给黄掉了一多半,他得后悔死。

    就在他眼巴巴看着萧辰,希望他能够点头答应的时候,萧辰的目光落在了另外一边。

    在那里放置了几个鼎炉,都是炼丹之用。

    萧辰直接指向其中一尊双鹤青铜鼎,淡淡的开口:“再加上这个。”

    老板一脸肉疼,刚要开口,萧辰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要得发,不离八!一共一百八十八万。若是老板觉得不满意,那也就算了。”

    萧辰说完,一脸微笑的看着药铺老板。

    药铺老板短暂的犹豫之后,狠狠一跺脚:“成交!”

    萧辰也不废话,直接从黑玉扳指之中拿出了银票。

    看着萧辰直接拿出这么多的银票,还一脸神情淡然的样子,一干商贩看得眼睛都红了。

    “乖徒儿,你可杀得一手好价。”玲珑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也没有想到萧辰还有这样的一面。

    “萧大哥,你疯了,这不得亏死吗?”丁嫣然忍不住说道。

    其他几个摊贩看向萧辰的眼神,也跟看*似的。

    这些灵参的品质虽然不差,而且经过了精心的保存,不过正常情况下也就贵个一两成就顶天了。

    现在买贵了三四成,怎么着也要拿点别的好东西啊!

    结果就拿了一块破铜片和两块不值什么钱的石头以及一个破药鼎。

    他们怎么就遇不到这么傻的冤大头!

    有几个摊贩已经琢磨着,看来以后也得多花点钱租家店铺。

    摆摊是没有前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