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我,咱们的仇,该好好算算吧!”萧辰的后面,又出现了尖锐的声音。

    正是周齐带着自己的下属,阻断了他的后路。

    萧辰脸色一沉。

    这两个家伙倒是处心积虑。

    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

    他扫视一圈,略微松了一口气,还好只有一个炼气境三阶在此。

    “让我来。”

    面对这种情况,玲珑直接说道。

    萧辰也没有半点的迟疑,随即让出身体,灵魂归于九龙灵台之中。

    掌控了身体的玲珑,没有丝毫的废话,直接冲向了面前的洪山。

    速度之快,即便是萧辰全力施展九霄雷云步,也是拍马不及。

    那洪山显然没有料到萧辰突然对自己出手,而且速度又快到极致,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抓住了脖子。

    别说他,就连站在他身边那个炼气境三阶的老者都没来得及阻止。

    他瞳孔微微一缩,脸上浮现出一抹惊骇之色。

    因为他分明感觉到,刚才萧辰展现出来的身法,别说炼气境一阶,哪怕是五阶的人都未必能够做到。

    玲珑控制着萧辰的身体,掐住洪山的脖子,看向那个炼气境三阶的老者冷声道:“那个炼气境三阶的,自己封住你的灵神二脉,不然我就杀你家主子。”

    听到这话,那高个老者瞳孔微微一缩。

    没想到此子年纪轻轻,天赋堪称妖孽也就罢了,行事竟然如此干脆老辣。

    灵神二脉乃是*者的重中之重。

    被封住之后,人就会极为虚弱,实力十不存一。

    不过,数个时辰之后就会恢复,不会有任何损伤。

    一般威胁人,都会让其封住这两处经脉。

    “怎么,你主子的命,还不如你封脉几个时辰?”玲珑冷冷说道。

    她知道自己要求别的,这炼气境一定不会答应。

    但这个要求,有很大概率成功。

    因为,在这个炼气境三阶老者眼中,就算他暂时废了。

    其他几个手下合力之下,也肯定能够控制住仅有炼气境一阶的萧辰。

    萧辰手上力道加大,逼迫洪山开口。

    洪山吓得肝胆俱裂,带着哭腔说道:“王叔,你就照他说的做吧!”

    嘭嘭!

    那高个老者无奈,只能抬起手往自己身上戳了两下,身上灵气迅速溃散。

    玲珑的眼神何等毒辣,一眼就看出来,对方没有耍花招,确实是死死封住了灵神二脉。

    下一刻,玲珑手上力道加大。

    咔!

    随着一声轻响,洪山脖子折断当场毙命。

    萧辰掌心一股强大吸力出现,玲珑直接将洪山的灵魂和力量一卷而空,化为了自己的养分。

    那周齐看到眼前的景象,顿时吓得目瞪口呆。

    洪山就这么死了?

    他可是洪家的少爷!

    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死了……

    周齐*的一瞬间,忽然感觉到一股寒意突然袭来。

    抬起头一看,不由得满脸恐慌,失声大叫起来。

    玲珑控制着萧辰,以鬼魅般的身法,直接绕过了一大堆保镖,冲到了周齐面前。

    然后,在后者掺杂着惊恐与后悔的眼神之中,按照洪山那样直接捏断脖子,吸收了他的灵力和灵魂。

    “不!”

    看到这一幕,那高个老者双眼喷火,绝望的大喊了一声。

    两个少爷在他面前夭折,哪怕回去了,也根本无法交代。

    其他几个打手,同样是从头顶凉到脚底,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此刻玲珑展现出来的实力,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想象。

    原本萧辰已经突破到炼气境一阶,就让他们心中充满了惊异。

    心中已然抱定了必杀的信念。

    此子不除,必然会后患无穷!

    可此刻萧辰展现出来的身法,即便是炼气境三阶巅峰的老者,也自觉难以应对。

    就更别说其他人了。

    “别急,马上就轮到你们了。”玲珑转过头来,嘴角扯出一抹笑容,淡淡的说道。

    她虽然在笑,眼神之中却透露出一抹如同实质一般的凉薄杀意。

    让几个炼气境的打手都忍不住浑身一个哆嗦。

    话音落下,玲珑的身体直接在原地消失,化作一道残影,掠过周齐带来的那些手下。

    只不过是眨眼之间,六个人的心脏部位发出一声炸裂的闷响。

    等反应过来之后,鲜血从喉咙之中喷涌而出,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了。

    在不远处,来自于洪家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

    尤其是那个炼气境三阶老者,眼神之中更是闪过一抹绝望之色。

    此刻他才意识到一个问题,萧辰刚才展现出来的手段根本就不是炼气境一阶能够拥有的!

    就是不知道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玲珑用同样的手段将六人的力量和灵魂席卷一空,然后便扑向了洪山那边的人。

    看到玲珑动了,其他人都是奋力反抗,然后一个照面就被击杀。

    倒是那个高个老者,虽然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表情却是异常平静。

    他的灵神二脉被封,根本没必要做无谓的反抗。

    而且,他就算活着回去,受到的家族惩罚,不会比死轻松。

    他只恨自己在一开始心软,没有果断出手。

    玲珑一口气解决掉这些人,照例将他们身上的力量和灵魂吸收一空。

    让出身体的操控权回到九龙塔时,她还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

    而且萧辰还注意到,玲珑的魂体明显又凝实了许多。

    显然是吸收了这些人的灵魂所致。

    萧辰回到身体,看着面前的场景,双眼都有些发直。

    手段如此狠辣,这玲珑以前的身份,不会是什么魔头之类的吧?

    萧辰检查了一下自己眼下的情况。

    发现就在刚才玲珑操控的时候,竟然又完成了两次突破。

    玲珑收刮了这些人的力量和灵魂,萧辰自然也不会气。

    他直接上前搜索了一番,将几个人身上的储物灵器尽数拿走,然后跨上浮云,快马加鞭赶回正阳学宫。

    ……

    正阳学宫。

    作为学宫的主峰,正阳山今日张灯结彩,几千人汇聚一堂,人山人海的样子显得极为热闹。

    今日,是正阳学宫的外院大比。

    这可是正阳学宫一年一度的大事,重要程度仅次于内院大比。

    甚至连学宫祭酒李不为都亲自来到现场观摩。

    还有内外院的教谕,大多都早早的来到了此处。

    毕竟,这外院大比的前十,会获得进入内院的资格。

    内院弟子,代表着整座学宫的脸面。

    日后在百宫大比中,还要与整个崇元国所有学宫里的天才过招。

    其遴选过程,向来都是相当严格,务必选择出真正的人才。

    因此虽然是外院弟子的比拼,但是无论内院弟子还是教谕,但凡有暇,都会过来旁观。

    台下的众人分成了四大块,分别代表着四大分门。

    其中正气门这边人最少。

    而且全门上下,都急成了一锅粥。

    “萧辰呢,萧辰那小子呢?”张恺之看向众人,不禁连声问道。

    “不知道啊,萧师弟一直没见人影。”李若妍道。

    “我让他去我家*去了,现在还没回来。”丁子安挠挠头说道。

    “这小子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这样下去,咱们正气门岂不是又得憋屈一年!哎!”张恺之叹气道。

    丁子安无奈的摇摇头,突然有些后悔让萧辰跑那么远。

    万一错过又要等明年了。

    “正气门丁子安,对阵正仪门……”

    “李若妍对阵正源门……”

    “萧辰对阵正衡门秦英。”

    很快便有教谕下来,给正气门的众人通报之后的比试名单。

    张恺之只能先接过来,笑着将人打发走了。

    他看了看李若妍,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他们这一门外院如今能拿出手的,也就只有这个女弟子。

    可她的实力,即便是最好的情况,恐怕也很难挤进前一百。

    实在让人憋屈得很。

    原本,那个叫萧辰的小子,或许可以给人惊喜,打破这个耻辱,偏偏到了关键时刻不见人影。

    难道是因为那个赌约害怕了?

    越想他就觉得越是生气,却又无可奈何。

    很快便轮到了众人前往擂台参赛,李若妍和丁子安各自上场比武去了。

    张恺之走到萧辰那个擂台旁边,对手已然站在上面等着了。

    秦英此刻的目光之中既有惊喜又有不屑。

    实在是之前萧辰的表现太过亮眼,发现自己被分配到跟萧辰对决的时候,难免忐忑。

    他已经在外院之中待了四年,如果今年无法通过考核,那就只有最后一次机会了。

    哪怕是拥有凝丹境九阶的实力,可是面对妖孽一般的萧辰,他多少还是有些担忧的。

    可现在一看,萧辰竟然都没来,心花怒放之余,又忍不住露出了不屑之色。

    面子总还是要的。

    他可不愿意让人看出自己真正的想法。

    张恺之看向那边的教谕,陪笑道:“温执事,我分门的院生萧辰暂时有些事,你看,这一轮能否轮空?”

    “不行!最多等一刻钟,否则视为落败。”被唤作温执事的教谕声音冷漠,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

    张恺之闻言,脸色闪过一抹尴尬,也只能悻悻的退了下来。

    他还是有些不太死心。

    萧辰的小兔崽子怎么就跑路了?

    他心里虽然咒骂着,心里却又怀着一丝期待。

    不时伸出头看向外面,期盼着萧辰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