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正气门的张教谕,莫不是你那院生吓得不敢上台来了?”

    就在这时,旁边响起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

    张恺之皱着眉头看过,冷声说道:“王风,你这张臭嘴闲不住是吧?”

    此人是正衡门外院的总管,王风。

    他与张恺之有些私人恩怨,两人向来不对付。

    王风冷声笑道:“我看你们正气门还是解散的好。天天侵占学宫的资源,门下院生却是吓得连比试都不敢来。简直是个笑话!”

    当初,正气门确实有过院生被吓得不敢来比试,在学宫内被当过笑话传过许久。

    话音落下,旁边围观的正衡门院生纷纷发出讪笑声,来捧自己总管的场。

    旁边的温执事看见张恺之一个人被群嘲,虽然有些于心不忍,但碍于规矩也没有办法,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时间一点点流失,只剩最后一点时间。

    王风脸上的轻蔑神情愈发的浓郁。

    台上作为萧辰的对手秦英更是得意洋洋。

    他可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赢过萧辰那个怪物,现在却因为对方避而不战直接晋级,没有比这更爽的事情了。

    张恺之满是失落的叹了一口气。

    他原以为,萧辰或许有希望成为第一个入门第一年就进去内院的天才,让正气门扬眉吐气一回。

    现在看来,又是一个笑话。

    估计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整个正气门都要像上一次一样沦为笑话了。

    “我看你们正气门还是早点解……”

    王风见状,也是抓住机会再次出声嘲讽。

    “正气门,萧辰报道!”

    可他的话刚说了一半,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声音,张恺之立刻转过身,满脸的惊喜神情循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

    映入眼帘的,果然是萧辰!

    只见萧辰翻身下马,淡然的脸上却挂着一缕风尘,看样子就是赶了许久的路。

    “张教谕,不会迟到了吧?”萧辰上前问道。

    “不,来得刚刚好,来的刚刚好。”张恺之大笑着说道,挑衅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王风。

    此刻的萧辰并没有压制身上的气息。

    张恺之一眼就看出来,他已然拥有了炼气境一阶的修为,而且十分稳固,不禁喜出望外。

    刚才对于萧辰那一点埋怨也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之前萧辰就表现出那样恐怖的实力,越两阶挑战对手,还能轻松取胜。

    现在他已然突破到练气境一阶,不知道又会给自己怎样的惊喜?

    “嘁!来了又如何,不过是个凝丹境八……”王风话说到一半,不禁愣住了。

    “什么,炼气境一阶?!”他愕然的瞪大了双眼,脸上充满了震惊,说话都有些不太利索。

    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但凡经历过的人都知道,一个大境界的提升有多么困难。

    可是这才多久,这个怪胎一般的家伙,赫然已经突破到了炼气境!

    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萧辰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之中,缓缓点点头,算是承认下来。

    周围的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只是没想到真的就发生在了他们身边。

    “怎么可能,炼气境?!”

    “他这才入门不到半年吧,这简直就是不人……”

    “不可能,绝对是假的!”

    “就是,肯定有诈!等一下一打就露馅了!”

    “炼气境啊!这还打个屁!内院之中也有好多人还停留在半步炼气的状态,没有真正突破到炼气境吧!”

    ……

    台下,正衡门众人纷纷惊叹的议论起来,完全不敢相信。

    他们之前可是一向以鄙视正气门为乐,现在对方的人忽然比他们强上万分,他们自然都是不敢也不愿相信。

    “到上场时间了,再拖就视为弃权。”负责评审的温执事脸上同样露出震惊之色,但还是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提醒。

    萧辰随即在张恺之的鼓励声中,缓缓走上了擂台。

    那作为对手的正衡门秦英,看见萧辰之后,已然无法掩饰自己的畏惧。

    萧辰的骇人战绩,早已经传遍了外院。

    他自然也有所耳闻。

    在一开始知道对手竟然就是这个怪胎之后,他其实只是有些担心而已,并非失去了对决的勇气。

    可是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萧辰竟然已经突破到炼气境一阶,在他心中只剩下了绝望。

    不过打还是要打的。

    直接弃权的话,同门那些师兄弟肯定会鄙视自己。

    未来一年的日子恐怕就不好过了。

    “萧辰兄弟,还望手下留情。”

    秦英调整好了心态,赶紧朝萧辰大大方方的抱了抱拳。

    不过此刻在他心中,已经将到处挑衅的王风骂了无数遍。

    但愿萧辰能够手下留情。

    不然他就真是太冤枉了。

    “比武开始!”

    随着温执事的声音落下,萧辰的身形几乎在同一时间冲了出去,化为一道模糊黑影,朝着对方暴掠而去。

    秦英见此情形,心中震撼的同时,知道自己没有办法躲开,于是身势下沉,准备硬接这一下。

    台下的张恺之眼中大放异彩。

    萧辰果然还是那个萧辰。

    虽然是炼气境一阶,但展现出来的气势,却远远超过了此刻的境界。

    不过,正衡门的这小子因为躲不过,而选择与萧辰正面对抗,反而是更愚蠢的决定。

    嘭!

    下一刻,萧辰的拳头与秦英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起来,爆发出一声让人头皮发麻的声响。

    之后,众人便看见秦英的身形,宛如断线的风筝倒飞出去,直接落下擂台。

    幸亏旁边负责警戒的教谕及时出手,否则恐怕会非常狼狈。

    台下围观的正衡门院生,都是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王风更是脸色难看至极。

    以他的修为,自然能够看出萧辰这一拳的奥妙。

    秦英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凝丹境九阶,竟然连萧辰纯粹以肉体力量为基的一拳都没有接住!

    “获胜者,萧辰!”

    作为裁判的温执事大声宣布道,看向萧辰的目光已然变成了震惊。

    他同样注意到了萧辰刚才这一拳。

    没想到秉除了灵力的加持之后,纯粹与肉体的力量都能够做到这一步。

    这种人不是没有。

    但都是那种有着特殊血脉,*炼体之术的强者。

    可是萧辰看起来身体瘦削,并无任何特异之处。

    萧辰瞥了王风一眼,随即便走下台去。

    秦英也很快的站了起来,脸上并没有什么难看的表情。

    别人不知道,但他很清楚。

    萧辰刚才已经手下留情了。

    人家放弃了灵力的输出,让他可以利用自身的能力将纯粹的肉体力量化解掉。

    虽然将他击飞,但他却没有任何的不适。

    看来,这萧辰并非如传闻中那般凶戾,反而是个挺好说话的人。

    “小子打得好啊,干脆利落,却又不失丈夫本色。”张恺之拍了拍萧辰的肩膀,欣慰的说道。

    萧辰淡然一笑,并未多说什么。

    张恺之转头看向面容尴尬的王风,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王教谕,你刚才说什么,一掌就倒?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啊!”

    王风脸皮抽搐了一下,脸颊涨得通红,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忽然,他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身后走出来一个男子,表情冷漠。

    正是洪飞阳。

    他看了一眼萧辰,表情虽然平淡,可眼神之中却有掩饰不住的震惊。

    “炼气境?!小子,倒是小看了你。”

    萧辰这个妖孽一般的*速度,哪怕是作为对手的洪飞阳,也不得不承认。

    “不过……”洪飞阳忽然话头一转,随后露出一丝狞笑,道,“这不会就是你全部的依仗了吧,那你今天,无论如何,都得被砍掉一只手了!”

    说到这里,洪飞阳突然转动了一下左手无名指上一枚红宝石戒指。

    嗡!

    伴随着一声猛烈的震颤,他浑身的气势释放开来,强悍的气息席卷了周围。

    众人的脸上尽皆显现出惊愕,不时有几声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

    炼气境的气息!

    最关键的是,这家伙竟然还是一个拥有血脉传承的体修。

    如此年轻,这等天赋,哪怕是放到学宫内院之中,也是佼佼者一般的存在。

    萧辰的脸上也是第一次露出了凝重的神情。

    大家境界相同,但对方还有血脉加持,那就不能不引起重视了。

    “还想要我的玉佩吗?”洪飞阳摇了摇自己腰间的玄境上品灵物天元玉,眼神盯着萧辰说道,“东西你就别想了,先想想之后一只手的日子怎么过吧!哈哈哈!”

    洪飞阳给王风使了一个眼色,后者点点头道:“放心,按照规矩,教谕们会尊重你们的赌约,不会有人插手,你说是吧,张教谕。”

    他们二人定下了赌约,按照*界的规矩,哪怕是教谕也不能插手其中。

    一个武者被废去一只手,就算天赋再强,实力倒退一半也是必然的。

    未来就算再努力,成绩往往也是有限。

    王风心中对于萧辰是视为眼中钉的。

    萧辰的天赋强悍,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可惜,不在他的分门之内。

    相反,萧辰的实力越强,便越让正衡门的地位会有所影响。

    分门实力的排名在学宫之中意味着资源的多少。

    所以,打压萧辰,王风和洪飞阳是站在一条战线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