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你作为新入院生,能够进入前一百,已经足以证实你的天赋,千万不要为了一时的逞能,造成无法弥补的损伤。”张恺之表情严肃的告诫道。

    “是。”

    萧辰知道他说的是自己受伤的事情,却也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微微拱了拱手。

    之后,萧辰又经过了三场对决,都毫无悬念的赢了下来。

    前两个只不过是勉强到了凝丹境九阶,第一个是靠着身上的装备,第二个则是依靠本身的*,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倒也可圈可点。

    可惜的是,他们偏偏遇到了萧辰。

    即便是萧辰未尽全力的情况之下,两人皆是没能走过三招。

    第三场,萧辰遇到了一个凝丹境九阶的对手。

    此人拥有天赋血脉,展现出凝丹境巅峰状态的实力。

    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守,甚至是速度方面,都绝对无可挑剔。

    萧辰微微来了兴趣,纯粹以肉体的力量与之对拼。

    将一套八荒六合掌尽数施展出来,于最后一招云卷八荒将其震退下场。

    那人看出端倪,输的心服口服,恭恭敬敬的朝着萧辰抱了抱拳。

    接下来,经历了一番混战,便只剩下了最后实力最强的四个人榜上有名。

    “半决赛四人,分别是正衡门洪飞阳,正仪门赵若彤,正源门方展鹏,正气门萧辰!”高台之上,祭酒大人李不为大声宣布道。

    听到这个名单,台下纷纷发出惊诧的声音。

    前三个人,他们倒是并没有感觉多少意外。

    毕竟,他们在此之前,就已经是外院排行榜上的人了,能够走到这一步并不奇怪。

    洪飞阳是外院首席,自然不必说。

    那方展鹏和赵若彤,分别是之前外院排行榜上的第三和第六。

    可萧辰是谁?

    除了外院新生,很多人,根本都没有听说萧辰这个名字。

    他们在问过自己身边的人之后,一个个脸上都不约而同的出现了一抹错愕之色。

    竟然是今年的新入院生!

    听到这个解释后,不少人目瞪口呆。

    倒吸凉气的声音,顿时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刚入学宫,进入前一千的大有人在。

    偶尔冒出个进入前百的天才,也不算稀奇。

    但一进学宫,直接就杀进前四!

    这是人能做的事情?

    能够考核进入这五大学宫的人,哪个不是天赋极高之辈。

    能够从这里面杀出,天赋和实力都是自不待言。

    更别提像现在越学年晋级了。

    “才第一学年,就进内院?”

    “之前,有这样的人吗?”

    人群之中,忍不住发出一道道惊叹声。

    有人调侃道:“有啊,我翻了翻学宫的记载,一千多年来,怎么说也能找出几个,而且无一例外都成为名垂青史的强者。”

    作为众人目光的焦点,萧辰此时却淡然的坐在休息区域,正盘坐着调整气息。

    他昨晚的伤虽然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不过接下来的比试如此重要,他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趁着这段时间正好将状态调至最佳。

    张恺之见状,径直走过来,双手贴在其背后,用化灵境的实力,帮助他将体内灵气快速理顺。

    只不过是盏茶功夫,萧辰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算是将上午的积劳都一扫而空,整个人变得神采飞扬。

    “多谢教谕。”萧辰起身感谢道。

    “不必多言,好好比试吧!这是你第一次参赛,如果能够再赢一场,必然会有内院的高人愿意收你为入室弟子。这对你以后的前程,有莫大的好处。”张恺之微笑着提醒道。

    “弟子知道了。”萧辰恭敬的施了一礼。

    “以上念到名字的四人,前来抽签,择出对手!”李不为站在高台之上,大声道。

    听到这话,萧辰随即朝着台上走去。

    其实,他抽到谁做对手,面对的困难都差不多。

    这三人,都是在学宫已经待过三年以上的人,个个都是出类拔萃的存在,并且各有倚仗。

    这才在众多好手之中脱颖而出,站到了最后的擂台之上。

    除了洪飞阳属于炼气境一阶的天赋体修,其他两人竟然也隐藏了实力,早已经是炼气境一阶巅峰状态的高手。

    再加上*或者武技甚至装备的加持,即便是炼气境二阶的高手与他们对上,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当然以如今萧辰的底蕴,却都不用太放在心上。

    最后,萧辰抽出来的竹签,上面用朱笔写就的赤色文字,一。

    四个人分别展示出来。

    萧辰半决赛的对手,为那名正仪门的女院生,赵若彤。

    相对来说,身为女性的赵若彤主要与身法和速度取胜,在攻击力方面则是差强人意,明显要比其他两人容易对付一些。

    “萧辰师弟,同门切磋,点到为止。”赵若彤走上前来,抱掌笑着说道。

    萧辰微微抱掌,淡然回礼。

    “两组分别上擂台。”李不为道。

    随后,萧辰便和赵若彤走上了同一座擂台。

    这个擂台比之前的还要大,长宽有十丈左右,勉强够他们这群人施展了。

    随着熟悉的敲锣声落下,萧辰与赵若彤的眼神直接撞在一起,蓄势待发。

    方才还很气的赵若彤,此刻一双眼睛,便如同鹰隼一般,使人心惊不已。

    很快,萧辰抓住机会主动出手,身形猛然冲向对方。

    赵若彤见状,心中不由得一惊。

    她忽然发现,在她引以为傲的身法上,萧辰却丝毫不落下风,甚至还要更快一筹。

    眨眼之间,两个人便进行了第一次的对掌。

    轰!

    炸裂之声响过,两人都同时退了一步。

    张恺之看到这里,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萧辰竟然未出全力,不过已然与对手旗鼓相当,丝毫不落下风。

    只是他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萧辰纯粹与力量比拼,并未施展武技。

    好在萧辰此刻展现出来的速度和力量,即便是比之炼气境二阶也不遑多让,二人倒是斗了个旗鼓相当。

    两个人闪电般的过了七招。

    在第八招的时候,萧辰动作微微一滞,故意露出了一个破绽。

    就是现在!

    原本心生绝望的赵若彤见状,心中暗喜,冒险挺进萧辰身前的内圈,狠狠一拳,直取萧辰门户大开的胸口膻中穴。

    “黑云压顶!”

    萧辰眉头一挑,冷喝一声,直接使出了九劫惊雷指,以极为刁钻的角度避开了赵若彤袭来的右拳。

    汹涌的指力裹着雷霆之势直直的点在她的肩头之上。

    赵若彤猝不及防,身体猛然一晃,踉跄退开。

    张恺之看在眼里,眼中闪过一抹惊异之色,旋即暗暗点头。

    看来刚才之所以不施展武技,乃是有意为之。

    无非是让对手轻敌,然后一击而中,轻松取胜。

    如此年轻,就如此老练。

    这小子,果然不简单。

    正仪门的几个女教谕,都不禁发出惋惜的声音。

    她们自然也能够看出来刚才那个破绽的奥妙,但是碍于规矩,并不能出声提醒。

    犁庭扫穴!

    搬山卸岭!

    惊涛四起!

    逐浪排空!

    翻江倒海!

    雷扫六合!

    云卷八荒!

    萧辰一击得手,迅速跟上,一套八荒六合掌行云流水一般施展出来,却只有招式,并无灵力加持。

    一个失误之后,就再也没有来得及站稳身形的赵若彤,被这一番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招式硬生生逼下了舞台。

    以至于惊魂未定的她落下擂台之后,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耍赖!”

    “卑鄙!”

    “*!”

    正仪门之中,赵若彤的好友忍不住你一言我一语的喊道。

    但很快,就被自己的教谕狠狠的瞪了一眼。

    “人家赢得光明磊落,休得胡说。”正仪门教谕怒斥道。

    虽说萧辰这一招得手不饶人,有失风度,但也算是正常的比武手段。

    萧辰对于这个小插曲并不在意。

    他很清楚,如果他出全力的话,赵若彤同样在他手上走不过十招。

    若是祭出杀手锏万道龙皇拳,只需一招便能取了对方性命。

    当然这一招不到万不得已,他绝对不会施展出来。

    萧辰之后还有最后一场劲敌较量,也不知道对方会有怎样的底牌。

    所以在这一场,萧辰自然而然选择了最省力的打法。

    同时,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迷惑一下对手。

    “承让。”萧辰抱掌,气的说道。

    “佩服。”赵若彤一抱掌,脸上虽有不甘,但也干脆的转身离开。

    她对萧辰并没有太多的怨恨。

    她自己也清楚,就算赢了,也未必能够胜过后面的洪飞阳。

    第四和第二,其实没有多大差别。

    只是萧辰刚才抓住她的破绽,行云流水的一套进攻下来,让她多少看清了自己的一些缺点。

    萧辰点点头,便也走下了台去。

    下了台,丁子安立刻凑上来,竖起大拇指说道:“萧兄弟,你真是神了,新院生进入外院大比决赛,学宫历史上,都没有这样的先河。”

    就连在旁边观战的众人,都在此刻瞪大了眼睛。

    他们甚至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战斗的双方竟然就分出了胜负。

    关键是获胜者仍然是萧辰。

    这怎么说也是半决赛,如此摧枯拉朽的战斗,让之前满怀期待的正仪门的人,都是被狠狠的打击了一番。

    对此,萧辰只是淡然一笑。

    之后,萧辰转过头,眼神微凝,看向另外一边的擂台上。

    只见那擂台之上,两道身影缠斗在了一起,不时爆发出一阵阵灵气碰撞的声音。

    掀起来的劲风,使周围烟尘四起。

    两人虽然看起来打得有来有往,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洪飞阳显得更加游刃有余。

    毕竟,他可是天赋血脉的体修者,境界又与对手相同,天生就占据了力量和速度方面的优势。

    也是因为如此,洪飞阳在此之前的战斗,都没有人能逼他出过第三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