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地境武技不断施展,让洪飞阳完全被压制,只能被动防御,根本没有喘息的机会,真正的实力也无法发挥。

    又是十招之后,洪飞阳步伐一个踉跄,肩膀上中了一指,身体猛然一晃,单膝跪倒在地上。

    萧辰手上的动作不停,各种玄妙的招式如同雨点一般落下,根本不给他站起来的机会。

    他故意收了力道,但每一下都结结实实的落在了洪飞阳的身上。

    洪飞阳身上很快出现了累累伤痕。

    这时,洪飞阳忽然一个懒驴打滚,拼着挨了一拳一脚,总算是从这种窘境之中挣脱出来。

    他从掌心之中摸出一粒浮现出三道黑芒的丹药,毫不犹豫的吞进嘴中。

    三合爆灵丹,以身体经脉受损为代价,强行提升一个小境界。

    当初范正清给他时,他对此还嗤之以鼻。

    以自己的实力,怎么可能需要这种程度的秘药?

    没想到,萧辰竟然能够将他逼到这个地步。

    看来昨晚范正清还真是在他的手上吃了亏。

    “啊啊啊……”

    吞下秘药之后,洪飞阳感觉体内忽然出现了一道极为炽热的气息,瞬间传遍了他的全身,让他整个人如同被放在火焰中炙烤一般,忍不住哀嚎起来。

    萧辰望着这一幕,不禁眉头一皱。

    在他的目光注视下,洪飞阳浑身的气势猛然攀升起来。

    台下众人也注意到这一幕。

    虽然察觉到了一丝异样,但无奈相隔太远,看不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张恺之脸色一变,看向正衡门的教谕王风,怒斥道:“洪飞阳舞弊,这就是你们正衡门的武风!”

    王风拦住了激动的张恺之,笑着说道:“按照规矩,生死擂台之上,底蕴尽出,使用秘法并不算舞弊。张教谕,你可不要破坏大比,这可是大忌。”

    闻言,张恺之一愣。

    他现在总算是明白过来,为何刚才要坚持让萧辰天下那份赌约。

    有了这个前提,他也不敢随意打断比试。

    这确实是学宫规矩里的大忌。

    洪飞阳体内猛然间爆发出一道气息,竟是硬生生的将萧辰给震退。

    之后,洪飞阳猛攻而去,情势直接逆转,萧辰开始被反逼后退,隐隐落入下风。

    吃药之后的洪飞阳,实力已然达到了炼气境三阶。

    相差两个境界,萧辰与之拆了几招之后,很快就*到了擂台边缘。

    不过还差三尺的距离,消沉便纹丝不动了,纯粹与劲力与之硬拼。

    洪飞阳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吃完药,他体内灵气以极快的速度燃烧,很快就要力竭。

    他必须要在短时间内*萧辰。

    “万火拳!”

    洪飞阳怒吼一声,右拳以全身力气猛然狠砸出去。

    他要趁昏迷之前,以他最强的武技,将萧辰解决掉。

    感受到这股狂暴的力量,萧辰体内,九条金龙忽然齐声发出鸣叫声,恢弘无比。

    萧辰目光一厉,抬起右拳,一招万道龙皇拳配合着九龙霸体诀第三重的奥义,朝着洪飞阳狠狠砸去。

    这一拳的气势之足,竟然将地砖都纷纷卷了起来。

    周围漫天都是灰尘,笼罩了整个擂台。

    吼!

    萧辰这汇聚着九龙之力的一拳,隐隐带着龙吟,以无可匹敌的气势,直接将对面洪飞阳的灵气全部卷碎吞噬!

    这一拳,闪电般的砸在洪飞阳的胸口。

    后者浑身经脉剧痛,仿若被震碎了一般,终于支撑不住,直接双目一闭,重重倒在了地上。

    萧辰胸口虽然微微起伏,但表情依旧淡然无比。

    缓缓收回右拳,犀利的目光扫过全场,然后径直走到洪飞阳跟前,凌空一爪,将其腰间的玉佩扣在了手中。

    随后抬起右脚,将洪飞阳的一只手直接碾碎。

    ……

    弥漫的烟尘逐渐散去,一道身影屹立于其中。

    擂台下众人喉咙滚动一下,咽下口水,无不掺杂了震撼与期待的目光,想要看清里面的景象。

    不管结果如何,他们对于这个萧辰的印象,已经深深刻在了脑海里。

    新院生跟首席打成这般情形,无论是输是赢,在学宫的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

    绝对称得上前无古人。

    众人纷纷死盯着那道身影,想要辨别究竟是何人笑到了最后。

    待烟尘散尽之后,那些眼力过人的教谕们先是愣在当场。

    随后,院生们也纷纷惊呆住了。

    大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萧辰!”

    望着那道挺拔的身影,宇文飘雪小手缓缓的掩着红唇,震撼的失声喃喃。

    那道身影,明明那么单薄,可是在这一刻偏偏显得如此伟岸。

    竟然是……萧辰?

    在他的脚边,是满身伤痕,经脉破损的洪飞阳。

    此刻早已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看到这一幕,张恺之老脸紧绷,感觉到一阵牙酸。

    这小子一直以来的表现,远远超出常理,实在是恐怖。

    难怪敢在战书上签下名字。

    “获胜者,萧辰!”

    擂台下,考核教谕愣愣的望着台上的萧辰,脸庞之上已经被震撼所占满。

    众人哪怕看见了结果,但当亲耳听见之后,还是忍不住再次心头巨震。

    他们今天,算是见证了正阳学宫的一个历史。

    以新院生的身份,夺下外院首席的宝座!

    不过谁也没想到,萧辰的身体突然重重一晃,然后栽到在地。

    张恺之脸色骤变,随即脚步一踏,落在台上。

    感受到萧辰体内翻涌的灵力,他没有半点的迟疑,赶紧掏出一粒补气丹塞进了他嘴里。

    丹药入腹,涌动的灵力迅速平复下去,只是萧辰并未醒来。

    张恺之眉头紧皱,又摸了摸他的脉搏,目光之中更加诧异起来。

    不过下一刻他就注意到肖晨的嘴角微微勾起,顿时就明白过来。

    这家伙竟然是装的。

    可是想到洪飞阳的惨状,他随即又释然了。

    ……

    当萧辰再次“醒来”之际,睁开双眼,望着头顶的房梁,全身说不出的舒爽。

    在九龙灵台之中进行锻炼,果然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在他的床边,丁子安正打坐休息,听到动静后,走了过来道:“你醒了。”

    “我赢了吗?”萧辰故意焦急地问道。

    “你放心吧,是你赢了。你昏迷七天了,老张还说最少要一个月呢!竟然这么早就醒了,看来你的体质很强嘛!”丁子安感叹道。

    萧辰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你之后可就是内院的院生了,我原以为咱们怎么说也能当个两年的同窗。”丁子安感慨道。

    谁能想到,一个刚入门半年多的人,竟然能升到内院。

    “之前他们举行了升入内院的仪式,你虽然昏迷没去,但现在已经算是内院的人了,这是你的令牌。还有,这是大比第一的奖励,火阳灵叶。”

    丁子安说着,便将一个崭新的令牌递给了萧辰,是黄金所制,属于正阳学宫内院的标志。

    上面还刻有萧辰的名字。

    然后还有一株火红色的灵草。

    火阳灵叶,玄境上品灵草,极为珍贵。

    服用之后可让人实力大涨。

    这一株尤其完整,应该是生长在地火灵脉附近,药性特别充盈。

    萧辰都一一接了过来。

    他将火阳灵叶直接收进了黑玉扳指,没有急着服用。

    服用这种烈性灵草,最好进行一番炼化,否则发挥不出真正的药力,纯属浪费。

    “内院特意照顾你,给了你两个月的病假,让你恢复之后,就去内院找正气门的教谕。”丁子安道。

    萧辰点了点头,反正都是些老掉牙的繁琐仪式,纯粹浪费时间。

    不过,内院院生这个身份,还是很有好处的。

    可以参阅更高级的*与武技。

    其中最重要的是,每年有二十天可以进入灵气塔甲区的福利。

    也就说,加上外院第一的奖励,萧辰现在可以直接进去五十天。

    这么长的时间,必然足够让他找到源符。

    想到这里,萧辰立刻坐起身来。

    “你起来干嘛,受这么重的伤,还是多休息几日。那洪飞阳可是被抢救了好几天呢,只怕没有三五个月恢复不了。”

    “对了,他服用秘药,被查了出来,此次大比他的成绩作废。”

    丁子安说到这里已是满脸笑容。

    闻言,萧辰点了点头。

    若是别人犯了这等大忌,必然会被学宫除名。

    但洪家毕竟还是有些势力的,想要让洪飞阳因此除名,不大可能。

    不过,萧辰之后并不担心这个人。

    在后者昏迷的期间,萧辰有把握找到源符。

    再说了,洪飞阳根本就算不上对手。

    萧辰目前真正视为对手的,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萧宏飞。

    此人天赋不弱,又比萧辰年长几岁,本身境界就要领超一部分。

    后来又夺走了他的青龙灵台,成为正阳学宫的入室弟子为全力培养,现在的境界必然极高。

    想要早日报仇,只能靠源符。

    不过,如今还有一个难题摆在萧辰的面前。

    想要进灵气塔搜源符,必须得有玲珑的帮助。

    如今她还在沉睡之中,得先想办法将她唤醒过来,才好去找源符。

    萧辰思索了一下,便直接起身,朝着门外跑去。

    “哎萧辰兄弟,你这伤都还没好,你去哪儿啊?”丁子安看见萧辰,不禁问道。

    “在下还有事,不必担忧。”

    萧辰抛下一句话,便直接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