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萧辰立在原地,那道*的符纸,在他的身旁环绕缓缓飞行,如同忠实的下属。

    “你……你跟这灵器认主了?!”灰袍老者一脸惊讶的说道。

    “是啊,刚才滴几滴血,他就认我为主了。”萧辰面无表情,淡然开口。

    “不可能,不可能,你一个炼气境一阶,怎么可能在几秒之内,就炼化这种地境灵器!”老者一脸惊讶的说道。

    像这种拥有自己灵智的神器,想让其认主,是十分困难的事。

    这类灵器,都会选择自己的主人。

    如果那人天赋不高,炼化就非常困难。

    一般少说得好几天,几个月也是正常的事情。

    不止是灰袍老者,就连在九龙塔之中观战的玲珑,看到这一幕,都不免微微惊讶起来。

    “竟然这么快就能炼化神器……难道是因为九龙塔的缘故?还是说,这个小子身上,有我都没有看出来的特别之处……”玲珑低声喃喃道。

    说实话,她感觉自己似乎一直都小瞧了萧辰。

    一个如此偏僻,灵气匮乏的国家,其中的一个小家族,觉醒青龙灵台也就罢了,竟然还隐藏着九龙塔这样的无上神器。

    随后,玲珑陷入了沉思……

    偷袭一次之后的萧辰,立刻转身逃走。

    此刻面对九阶的炼气境,他就算手握神器,但也只是刚刚上手而已,很难对敌人产生实质上的威胁,逃跑还是上策。

    灰袍老者见状,刚欲起身去追,但在起身的一瞬间,一股刺痛感传遍全身。

    他抬起手臂一看,竟然有一缕缕*气息,如同蜱虫一般钻入他的体内。

    “这东西,竟然能绞杀经脉?!”

    灰袍老者感受到体内的变化,露出惊恐的神情。

    这符咒的攻击手段,竟然如此凶猛。

    他不敢再去追萧辰,只能原地坐下,然后运用自己体内灵气,去化解这源符的攻势。

    另一边,萧辰在拉开距离之后,便察觉到了老者的异样,于是暂时缓了下来。

    “他怎么了?”萧辰问道。

    “应该是源符的攻击效果,神器本就无法用常理推断,每一件都独一无二,具体效果,只有作为物主的你能够知道。”玲珑无奈道。

    “这世上,还有你不清楚的事情?”萧辰满是好奇,同时也心生感慨。

    不愧是比天境灵器还要恐怖的神器。

    低一个大境界,还能将人直接打得这样狼狈。

    萧辰闻言闭上眼睛,感受着源符,随后便有一道道文字印刻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源符,天地初始之物,天下万法之宗!

    感受到这这些信息之后,萧辰满腔的惊讶。

    竟然敢说自己是天下所有*武技之宗,这源符真是好大的口气!

    忽然,那道符咒黄纸,在他面前晃了晃,似乎在表达不满。

    萧辰淡淡一笑,然后只去看关键部分。

    他了解到,刚才符咒释放出来攻击老者的气息,名为土灵之气,效果是可以绞杀人的经脉。

    “好强!”玲珑听到萧辰的解释之后,都忍住不惊叹出声。

    经脉是一个武者的根基所在,全身的灵气都要藉此运转。

    绞杀经脉,能伤其根本。

    难怪那老头会第一时间坐下修复伤势。

    这要是受了损伤,是会让他损毁境界,跌入凡尘的。

    萧辰也是感到骇然。

    这么久以来的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

    仔细查看,这源符以五行为根本,一共有金木水火土五道本源气流。

    刚才仅仅只是第一道本源之气,就能让他跨越一个大境界杀人,利害无比。

    后面四道有多恐怖,由此可见一斑。

    只是他如今只能勉强使出土灵之气,后面的四道本源气流需要机缘巧合下,才能唤醒。

    除此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一项能力。

    加快*。

    仅仅只是外泄出去的一部分,就能够让撑起灵气塔这样的建筑,并依此培养出一个学宫。

    如今被他炼化之后的源符,提升*速度的效果更是惊人。

    萧辰试着吸收了一下灵气,速度至少比之前快了二十几倍。

    只要给他一点时间,超过五大学宫的祭酒,那就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萧辰摩挲着符纸,缓缓说道:“可以出去,找萧天罡报仇了。”

    “先别走,杀了这个人。”玲珑突然道,声音很冷。

    “我也想杀啊!但是我的攻击未必能突破人家的防御啊!”萧辰无奈道。

    他当然有想过杀了这个老者,以免自己手持源符的事情被捅了出去。

    只可惜他根本打不过别人。

    刚才是源符攻击,若是他自己上,老者就算站着不动让他打,他也未必能够伤害到对方。

    境界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他能够越两级挑战对手已经是极限,可是相差了八个等级,只能望而兴叹。

    “就用源符!”玲珑冷冷的说道。

    ……

    灰袍老者进行了一刻钟的时间,方才勉强将那些诡异的淡黄气流尽数解决掉。

    然而,当他刚准备起身时,眼前再次闪过一道淡*光芒,不由得吓得连连后退。

    “小子,你竟然还敢回来?”灰袍老者目光阴晴不定的看向萧辰,冷声说道。

    “来杀你呗!”萧辰语气淡然。

    老者瞳孔微微一缩,随即冷笑出声:“呵呵!简直是痴人说梦。就算你有地境灵器,也不可能越大境界赢过我的!”

    “这不是地境,这是天境灵器。”萧辰缓缓说道。

    “什么?!”

    听到这话,老者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了。

    他之前往最大胆的方向想,也只敢说是地境灵器。

    天境灵器什么概念!

    那几乎在整个大陆都能够排得上号的。

    此刻位于九龙塔之中的萧辰都愣住了,玲珑为什么要将家底透露给别人。

    下一刻,萧辰看到老者因贪婪而冒进的身形,便明白这是玲珑在*他。

    现在掌管萧辰身体的正是玲珑,而且还是将最后一颗黄尘之灵也吞了。

    服用了两颗地境灵物的玲珑,灵魂强度达到了之前从来没有过的强度。

    自然,掌控萧辰身体的实力也就更强。

    再加上已然炼化的神器源符,和九龙灵台,方才来与这九阶炼气境进行生死对决。

    此事干系重大。

    如果让老者活着出去,甚至将源符的事情捅了出去。

    那就没人能保得住萧辰的安危。

    只有死人才不会告密!

    “土灵符,缠!”

    见老者冲来,玲珑口中轻念一句,随后地面之中猛然长出来*的游丝,如枯藤一般瞬间将老者双脚缠住。

    其身形也随之一滞。

    玲珑趁此机会立刻冲了上去,同时祭出八荒六合掌,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疾冲而去。

    灰袍老者虽然被牵制住了身形,但还是露出轻蔑一笑。

    这小子以为这样就能伤害到他?

    未免太天真了。

    虽然萧辰这一拳相当于炼气境三阶,已经十分惊人。

    但他可是堂堂的炼气境九阶!

    而且在巅峰状态已经待了快有十年之久。

    就在老者举起手,汇聚起灵气,准备一拳轰杀萧辰之时,却惊骇的发现,对方竟然提前后退了。

    正当老者一脸困惑的时候,身旁却是忽然出现了一股极为强悍的力量。

    随后,灰袍老者满脸惊恐的看向地面。

    不知道什么时候,地面之上竟然布满了*的纹路。

    嘭!

    随着一声巨响,地面上的纹路纷纷亮起,爆发出惊人的威力,将老者身上以及四肢经脉都炸得满是伤痕。

    老者连忙试图去清理这些气流,但玲珑显然不准备给他机会。

    再次操纵源符,故技重施了一遍。

    新伤未愈,又添旧伤,体内灵气运转速度直接下降了三成。

    老者见状,不能再拖下去,干脆直接先冲向萧辰,杀了过去。

    玲珑见状,心中一喜。

    她正是要老者无暇顾及体内情况,望着老者冲过来,她便迅速后撤,随后一挥,老者体内的*气流就立刻大力绞杀。

    “七煞金刚体!”

    老者一声断喝,浑身爆发出一道璀璨金光,身体强度上升了一大截。

    玄境上品体术,这也算是老者的底牌之一。

    能使出来,看来是*急了。

    老者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被区区一个炼气境一阶逼到这个程度。

    不过,这样仍然无法阻挡源符的土灵之气。

    这股力量无孔不入,一旦钻入目标体内,就会如同坚韧的细绳绞杀经脉。

    之后数个时辰之内,玲珑便不断如此放风筝一般消耗掉老者力气。

    到后来,老者甚至只能坐在原地大口喘着气。

    老者心中满腔困惑。

    自己的所有行动都好似被萧辰看穿了一般,这个怪异的年轻人总能提前做出应对。

    殊不知,他的战斗技巧在玲珑看来就如同孩童蹒跚学步一般,当然可以轻易的提前看出来。

    这一次,足足拉扯了十多个时辰,萧辰和老者的身躯都已经是伤痕累累,最终在源符不断的攻击下,伴随着轰隆一声,老者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掌握萧辰身体的玲珑,也随之跌坐在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喃喃道:“两颗地境灵物都耗完了,真是白吸收了。”

    随后,她的灵魂体便退回到了九龙塔之中。

    萧辰愕然的看着她,甚至好长时间都还没有从震惊反应过来。

    直接越过九阶杀人……

    这要是传出去,能惊掉人的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