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让萧天罡再活几天。”萧辰拳头捏紧,一字一顿的说道。

    萧辰在精舍找到了正在院子里打理药田的张恺之。

    那些草药在他的精心打理之下,长势极好,眼见就要到收获的季节了。

    张恺之见到萧辰微微一愣,说道:“你小子最近跑到哪里去了,丁子安说你伤都还没好利落就跑了?”

    “有些事需要处理,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萧辰笑着说道。

    闻言,张恺之打量了他一眼,啧啧称奇道:“才这么一点时间,果然就恢复了,你小子果然骨骼精奇……咦?你突破二阶了?!”

    在张恺之震惊的眼神中,萧辰微微点了点头。

    张恺之瞪大了眼睛,半晌之后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你小子的天赋,或许以后能够冲出我们整个崇元王朝也说不定!”

    “既然你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那就赶紧去内院报道吧,不必特意朝我辞行。”

    萧辰恭敬的对他抱拳行礼:“是,院生此次来找您,是有事相求的。当初您说我只要取胜,就有可能让内院的高人收我为徒?”

    他自己对于内院人生地不熟,只有求助张恺之,会方便一些。

    “你说这件事啊……”张恺之蹙起眉头思索了一阵,随即询问道,“你觉得内院的三门总管如何,化灵境巅峰,勉强能算是崇元国前五十的高手。你要是觉得可以,我帮你去说一下。”

    “祭酒大人不行吗?”萧辰直接问道。

    听到这话,张恺之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神情,苦笑着解释道:“原本以你的天赋,够资格当学宫祭酒的徒弟,只不过,李祭酒他的脾气有些古怪,一辈子都没收过徒弟。哦,他的女儿倒是能算半个。”

    萧辰摩挲了一下下巴,陷入了思索之中。

    他实在拿捏不清,内院总管够不够格,帮他挡下萧宏飞的祭酒*。

    “张教谕,麻烦带我引荐一下祭酒大人吧!”萧辰最后还是决定试一试。

    毕竟萧宏飞的*可是崇元学宫的祭酒,正阳学宫比之本身就稍有不足,所以还是选择拜师同为祭酒的李不为比较保险。

    “行,毕竟你破了学宫挺多记录的,说不定祭酒大人会破例收你为徒。”

    张恺之见萧辰坚持,便点了点头答应下来,随后扔掉了手中的药锄,将其带到了内院之中。

    萧辰跟在张恺之的身后,来到正阳山,又穿过众多的护卫队,走到整个正阳学宫最大的高楼面前停下。

    “二位,我来找祭酒大人。”张恺之气的跟门口守卫说道。

    见状,萧辰都不免有些心惊。

    竟然让两个炼气境三阶作为看大门的,不愧是五大学宫之一,底蕴可见一斑。

    “祭酒大人去习武场检视院生们*情况去了。”那护卫平淡的说道。

    闻言,张恺之点点头,朝对方抱拳行礼之后带着萧辰来到了内院的习武场。

    不得不说,此地要比外院大上许多,各方面的设施也要好上不少。

    光是地面用的砖石,都是更加坚固的黑武岩。

    周围也摆放了各式各样的低境灵器,可以随时供院生使用。

    此刻,这里聚满了许多人。

    大多都很年轻,不超过二十岁。

    不过他们之中的每一个人都在炼气境以上。

    炼气境一阶的都很少见。

    以他们的年纪,个个都称得上是天才。

    练武场之中,不时发出凶猛的打斗声,众人齐声发出一阵阵的喝彩声。

    萧辰和张恺之挤到了前面,只见中间空出来的擂台之上,有一男一女正在打斗。

    动作酣畅淋漓,场面极为炫目。

    那女子明显更胜一筹,一双惊人的修长双腿,以极快的速度,宛如一道狂风,狠狠砸在了对方的右侧。

    嘭!

    随着一声巨响,那早有些败势的男子,随即发出一声闷哼,直接倒飞了出去,落在了擂台之下接连后退三步才算站稳。

    “佩服佩服,李师姐的腿法,果然厉害,不愧是地境武技。”被打飞的男子,非但没有任何不悦的神情,反而在稳住身形之后,有些夸张的一阵吹嘘。

    一来,这李姓女子实力是内院前十,其样貌更是出众,引得众院生爱慕,刚才与之对战的男子当然也不例外。

    二来,其身份也是让众人始终敬畏三分。

    种种原因,让男子输掉比试之后,没有任何的不满。

    萧辰见此情形,也不禁暗自点头。

    这女子的腿法造诣高深,远比玄境武技要强,看来确实是地境武技。

    不过,萧辰倒觉得对方使用的并不熟练。

    如果换做是他站在擂台之上,同样施展出地境武技,这女人最多能够坚持十招。

    在众多鼓掌的人中,站在最前方的是一个白发老者。

    身着白色长衫,外表看起来仿若一个寻常殷实家庭中,养尊处优的老人。

    这个老爷子正是正阳学宫的祭酒,李不为。

    萧辰曾经在外院大比时见过他,但相隔甚远,只记住了对方的容貌。

    第一次离得这么近,萧辰只是稍微感受了一番,强悍的气息,便让他心惊不已。

    仅仅只是看一眼,就让他有这么大的反应,哪怕是之前遇见的化灵境,也没有这般感觉。

    “祭酒大人,本次外院大比第一,萧辰,想拜您为师。”

    张恺之走上前,抱拳施礼,小心翼翼的说道。

    萧辰也在旁边微微拱手。

    李不为低下头,扫视了萧辰一眼,原本想要装出世外高人的做派,却不禁愣了一下道:“这么快就炼气境二阶了?还巅峰?”

    他上一次看到萧辰才炼气境一阶。

    这才相隔多久?

    一个来月吧!

    这小子突破的速度,远比他想象的要快得多!

    李不为一言不发的走上前去,一只手搭在了萧辰的肩膀上,一股灵气霸道的冲进其体内,环视了一遍。

    萧辰心中不由得浮现出一抹紧张。

    这个是堂堂正阳学宫的祭酒大人,实力深不可测。

    万一这一下要是被李不为查出不对劲,或者感受到了源符,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李不为很快点了点头,收回了右手,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如此,竟然是万里挑一的神龙灵台,难怪你的*速度会这么快……”

    萧辰微微震惊的同时,随即松了一口气。

    当初玲珑就考虑到过这种情况,故意帮助他将其他八条金龙隐藏,只留下一条让人感应。

    看来,已经瞒过了李不为自己真正的灵台,而且源符也没有被发现。

    “本来老夫是没想收弟子的,不过,以你的天赋,不收的话,似乎很可惜啊……”李不为一脸惆怅的说道。

    张恺之听到这话,心中也不禁惊讶起来。

    看向萧辰的目光则是充满了羡慕。

    李不为当了几十年祭酒,见过大大小小的天才,可以说是成百上千,只可惜始终没有收徒弟。

    这对于整个正阳学宫而言,都算是一种遗憾和损失。

    毕竟李不为一身修为深不可测,若是无人继承衣钵,实在可惜。

    今天话里的意思,似乎是有些要破例的意味啊?

    这足以可见萧辰的天赋之优秀,绝对罕见。

    “这样吧,你只要在那个女娃娃手下撑过十招,我就收你为徒。”李不为指着台上,刚才胜出的那个长腿女子说道。

    萧辰看了一眼,其境界大概是在炼气境七阶左右。

    其余院生听到这话都愣了一下,瞪大了眼睛看向这边。

    尤其是在知道眼前这个少年,就是新院生拿下外院首席的萧辰之后,就更加震惊了。

    按理说,扛下十招这种赌约,彼此的境界差距最多都不超过三阶。

    如果差距再大,那这种赌约根本就毫无意义。

    基本上一招就能够将人打成重伤。

    甚至想要将对手秒杀也不是什么难事。

    他和这少女可是有着足足五个品阶的差距。

    李祭酒说出这种条件,根本就是在拒绝。

    “可以。”萧辰想都没想,直接点头说道。

    他今天来的目的就是要拜李不为为师,而且是志在必得。

    现在既然他开出了条件,那他就按条件办事好了。

    “小辰,你冷静一点,别逞强。”

    一旁的张恺之几乎脱口而出。

    整整五个小境界的差距,跟招式没什么区别。

    其余内门院生也都看向他,目光之中充满了不解。

    这小子是疯了不成?!

    还真觉得自己赢得了一个外院首席的头衔,就能在内院横着走了?

    要知道内院每一个人都至少曾经当过外院十强。

    进来之后又修行了这么长的时间,区区一个新晋的外院第一,不过炼气境二阶而已,竟敢说自己能够在炼气境七阶手下扛住十招,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众人惊愕之际,萧辰已然独自走上了擂台,朝着对面的少女拱手说道:“萧辰,炼气境二阶,请指教。”

    那少女原本还诧异的看着萧辰,现在听他这么一说,下意识的回了一句:“李凤瑶,炼气境七阶。”

    李凤瑶随即又反应过来,忽然说道:“你就是入院不到一年,成为内门首席的萧辰吧?天赋不错!不过,我劝你还是赶紧下去,等两三年之后再来吧!姐姐我可没有手下留情的习惯。”

    “这个自然,还请赐教。”萧辰一脸诚恳的说道。

    他也没觉得,对方会给他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