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元国北部,云阳城萧家。

    萧家自从族长的孙儿萧宏飞进入到崇元学宫,成为祭酒高徒之后,送回了大量的天材地宝以及*秘籍。

    借助这些东西,族人在短时间之内实力大涨。

    族长萧天罡更是突破多年的桎梏,成为了炼气境一阶。

    整个萧家的势力也因此突飞猛涨,一口气吞并了城中好几个小势力。

    成就了如今在云阳城一家独大的局面,风头正盛。

    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恐怕不出十年,萧家必然成为整个帝国北部最顶尖的豪族。

    “族长,咱们已经将所有中型家族都吸纳了。整个云阳城都是我们的了。”

    萧家大厅之中,一群人围坐在议事厅的长桌旁边,三长老兴奋的说道。

    “是啊,宏飞少主真是上天给我们萧家的宝贝啊!”

    “谁说不是!咱们萧家能够有今天,都是拜族长的领导,以及宏飞少爷的优秀所赐!”

    “今后等宏飞少爷学成归来,我们萧家说不定能够一举成为整个北郡首屈一指的存在。”

    “上天垂怜!族长一脉,必然是受到祖宗保佑了。”

    众多长老,也都纷纷拍上马屁,每个人都是露出开怀的笑容。

    不得不说,他们萧家多年来称霸云阳城的谋划,全靠萧宏飞,才得以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内完成。

    听着众人的追捧,坐在首位上的萧天罡,脸上露出傲慢的笑容,整个人都仿若飘在空中一般。

    这段日子以来,身为族长的萧天罡愈发认为当初移植萧辰的青龙灵台,是一件极为正确的事情。

    若是让那小子发展下去,就算再强,又怎么比得上自己孙子变强来得好处多。

    “家主,不过萧辰那小子似乎是个隐患。竟然能够杀掉老二,不知道身上藏着怎样的隐秘,居然还有如此手段。”下方的一个长老皱起眉头说道。

    听到这话,整个大厅立刻陷入了寂静之中。

    几个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一丝的恐惧。

    他们几个当初可是都亲自守在地牢外面,眼睁睁的看着萧辰的灵台被挖出来,这才放心跟随萧天罡的。

    如此谨慎,就是因为忌惮萧辰的天赋。

    可那小子逃出去的时候,不过才炼体境五阶,连凝丹境都够不上。

    这才多久,竟然杀了凝丹境高阶的二长老。

    如此*速度,比起之前只快不慢,如今又升为正阳学宫弟子,不得不让他们胆寒。

    “大家不要慌张,宏飞他已经跟崇元学宫的祭酒大人禀告过了,再过几天就能去正阳学宫内部抓人。”

    “到时候,萧辰就任由我们处置。这一次,一定要将这萧家叛徒,当众斩首,为二长老报仇!”

    看着人心惶惶的众人,萧天罡连忙出声安慰道。

    嘭!

    其余人听到,刚欲放下心来,门外却传来一阵惊呼声。

    随后,一个下人直接撞开门滚了进来,然后连滚带爬的跑到萧天罡的面前。

    “擅闯议事厅,不知道家法理当剁手的吗!”

    萧天罡正值心烦意乱,见状更是直接拍案而起,怒吼道。

    “不……不好了,大事不好了!萧少主……他回来了。”那惊魂未定的下人气喘吁吁的说道。

    “放你娘的屁!宏飞回来有什么不好的。”萧天罡吼道,随后目光狰狞地瞪了下人一眼,便准备出门去接。

    “不,家主,是萧辰少……”看到萧天罡的脸色,那下人强行将最后一个字给咽了回去,一脸的惶恐不安。

    萧天罡此刻听到这个名字,脸色瞬间阴沉到了极致,体内灵气迅速上涌。

    其他众人也都纷纷站了起来,顿时如临大敌。

    “大家莫慌,萧辰这小子前不久才是凝丹境,绝不可能在这短短几月的时间,突破到炼气境。他敢来,老夫就让他死无葬身之地!”萧天罡赶紧安定人心。

    他说这话时,自己心中都没有底。

    毕竟,当初萧辰的天赋实在太过耀眼。

    他丝毫不怀疑,若是晚动手一两年,萧辰就能直接从他手中逃掉。

    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萧辰被废了灵台之后,*速度竟然还是这么的恐怖。

    简直就是个怪胎!

    “萧族长,不劳大驾了。”

    一道清脆的少年声音响起。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下,那道令他们日夜寝室不安的身影,缓缓走了进来。

    萧辰!

    众人第一时间,连忙去感受萧辰的境界,结果却令所有长老都陷入一阵惊愕。

    他们竟然无法分辨萧辰的境界。

    不过却感受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

    作为萧家高层,他们的实力都在凝丹境高阶。

    连他们都感受不出来,那就……

    只能是炼气境了!

    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所有人的眼神之中,都露出震惊与错愕混杂的神情。

    尤其是已经突破到炼气境的萧天罡,他在跟萧辰照面的一瞬间,就大概清楚了萧辰的境界。

    炼气境二阶!

    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实的。

    他才刚刚突破到炼气境一阶,可眼前的萧辰却已经超越了他?

    这怎么可能?!

    当初自己明明亲手夺走了他的灵台,已然成为半个废人。

    这才短短一年时间,竟然就突破到了炼气境!

    可事实摆在眼前,根本由不得他不信。

    萧天罡愕然地瞪大了双眼,震惊的半晌说不出话来。

    “萧族长和萧少主,你们不是要抓我,我现在来了。怎么,哑巴了?”萧辰看向那张熟悉的老脸,面无表情的说道。

    “老夫当初就该直接杀了你!”萧天罡好不容易才缓过神来了,狠狠咬了咬牙,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现在杀我,也不迟!”

    萧辰目光一寒,脚步猛然向前一踏,身体化作一道残影冲向萧天罡,一拳砸向他的胸口。

    嘭!

    随着一声巨响,萧天罡的整个身形都狠狠的砸进墙内。

    萧天罡猛地喷出一口鲜血,瞳孔剧颤之间,掺杂着众多困惑。

    他刚才明明看清楚了,萧辰也不过是炼气境二阶,实力比他高一个小境界。

    可是面对萧辰,他已经全力格挡,结果却如此不堪一击。

    那感觉,简直就像是跟对方有着一个大境界的差距。

    根本就容不得萧天罡多想,一招得手的萧辰一个闪身,直接逼到他的跟前,浑身灵力汹涌,杀气腾腾。

    “这么不堪一击,看来萧族长是年纪大了,还是赶紧退位让贤吧!”

    萧辰冷厉的双眸逼视着萧天罡,冷声说道。

    萧天罡此刻体内气血翻涌,羞愤的看着萧辰,每一次呼吸都有鲜血从他的嘴角溢出。

    其他几个长老虽然心中害怕,但还是纷纷冲了过来。

    没办法,谋害萧辰这件事,他们几乎每个人都有参与。

    现在他们也只能拼死保住萧天罡,才有活下去的希望。

    否则,萧天罡一死,该死的就是他们了。

    “缠!”

    对于这些只有区区凝丹境的长老,萧辰甚至头都没回,只是轻声低念了一句。

    话音落下,地面之上立刻出现了大量的*纹路,发出光芒,随后直接冲出来,犹如藤蔓一般,缠住几个长老的双腿,让他们难以挪动分毫。

    这几人惊骇的发现,这*丝线虽然纤细,却是异常的坚固,根本不是他们一时半会能解决的。

    而且强行用力,直接就会嵌入血肉。

    萧辰面容冷峻,缓缓抬起右手,虚空一握。

    嘭嘭嘭!

    忽然,几人的体内,土灵之气立刻绞断了他们的经脉,直接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这是目前萧辰所掌握的源符主要攻击手段,土灵之气。

    这种力量对付炼气境九阶的高手都有奇效,更何况几个凝丹境。

    他们如果不死,境界至少会跌到凝丹境一二阶。

    那种根基不稳的,直接打断到炼体境也不是没有可能。

    经脉的损伤,严重程度仅次于灵台被毁。

    他们想要修复,至少需要地境灵物。

    这种级别灵物的价格,把他们几个卖了都买不起。

    那几个长老,有的懵在了原地,有的痛心疾首,之后纷纷跑过来,朝着萧辰跪倒。

    “萧辰少主,我们知错了,求您赐疗伤药吧!”

    “是啊,我们再也不敢了,求您原谅。”

    ……

    一时间,几个萧家长老纷纷拜倒在他的身前,出声哀求道。

    萧辰知道,不管这几个的算盘是什么,此刻他们都是真心求饶的。

    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实力代表着一切。

    别看他们现在在萧家的地位高。

    等到让人知道他们的实力下降如此严重,很快就会被赶出去。

    甚至连曾经最卑微的下人,都未免看得起他们。

    当年,萧辰就曾经经历过这些。

    不过,萧辰并没有救他们的打算。

    这几个虽然不是当初夺他青龙灵台的元凶,但多多少少有些牵连。

    不杀他们,只是为了避免萧家陷入混乱。

    这毕竟是自己的家族,还有一些人一些事让他感到温暖。

    杀人诛心。

    自此以后,没有这些助纣为虐的家伙了,跟废人没有区别了。

    也不知道有没有勇气继续活下去。

    退一万步说,保住萧家,等到自己日后找到了父母、爷爷再回来,至少家还在。

    这几个长老已经毫无战力,萧辰转过头,看向萧天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