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天罡看见萧辰冷漠的眼神,宛如死神一般,心中微微震颤。

    “当年,我父母给我留下了一包东西,你暗中拿走了,还回来吧!”萧辰伸出手,冷声说道。

    闻言,萧天罡心中一惊。

    他原以为萧辰并不知道此事。

    没想到,萧辰虽然表面上不说,心中确实将每一笔帐都记得清清楚楚。

    “我……我带你去。”萧天罡捂住塌陷的胸口,艰难的说道。

    “你最好别玩什么花样!否则,你会生不如死。”萧辰冷声说道。

    随后,他右手虚空一握,地上再次出现土灵之气,侵入萧天罡体内,将其主要经脉尽数弄断。

    “啊啊啊……”

    萧天罡立刻禁不住哀嚎起来,大口大口的吐出鲜血。

    声音之中,透露出极度的恐惧。

    萧辰站在旁边,漠然的看着萧天罡。

    等他好不容易缓过劲儿来,便一把将其提起来,怒斥道:“快点带路!”

    惊魂未定的萧天罡唯恐萧辰故伎重施,连忙忍着巨疼,跌跌撞撞的走在前面,前往自己的家主住宅。

    一路之上,萧家的下人,看到原来的萧辰少主押着犯人一般领着当今家主,都不由得停下脚步,困惑的瞪大了眼睛。

    萧天罡走在前面,脚步虚浮,眼光之中却闪过一抹精明之色。

    他暗暗的给自己运气疗伤,右手悄然伸进了怀中,摸到了一块玉佩,随后将一股灵气灌入其中。

    与此同时,萧家房内,几个黑衣人受到了感应立刻起身出门……

    很快,萧辰便押着萧天罡,来到了他的院落之中。

    走进大厅之后,墙壁之上,挂着的是萧家族长历代传下来的古玩字画。

    这些东西,小时候的萧辰经常在自己爷爷的房间里看到,极为熟悉。

    也是爷爷极为珍视之物,据说都是他早些年辛辛苦苦收集而来,每一件都极为宝贝。

    如今,这些东西竟然放在萧天罡的房间内,让他不免怒火中烧。

    “快点找出来。”萧辰冷声说道。

    父母留下来的东西,或许又能够找到他们的线索也说不定。

    萧辰隐约有些记忆。

    父亲曾说过,爷爷似乎是去了大陆的东面,号称东荒之地。

    距离这里足有万里之遥。

    想到以往三代同堂的乐趣,爷爷与父母对自己的慈爱,萧辰下意识的捏紧了拳头,凌厉的目光落在了前面的萧天罡背影之上。

    等他拿到想要的东西报完大仇,去邪修手中救出小月之后,便找机会前往东荒,寻找父母。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事情,让爷爷与父母相继失踪,甚至连一点消息也无法传回家族……

    “到了,小辰,咱们的恩怨是我们两个的事情,还请你不要迁怒宏飞,此事的谋划,跟他没有关系……”

    萧天罡忽然转身哀求道。

    “呵呵,与他无关?那我的青龙灵台现在在谁身上?”萧辰冷声说道。

    “少废话!你在下面好好等着吧!用不了多久,萧宏飞就会来陪你了。”

    萧辰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萧天罡的脸上闪过一丝怨恨的神情,但隐藏的极好,一闪而过。

    同时,萧天罡不时的瞥着眼睛,焦急的看向四方,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萧辰察觉到了异样,一脚踹向萧天罡,怒吼道:“快点,把东西拿出来!”

    萧天罡被踹之后,暗惊萧辰的力道之强,随后有些艰难的蹲下身子,从床底拖出来一个不大的木箱子。

    “这就是你父母走的时候,留下来的箱子。”萧天罡说道。

    萧辰点点头,缓缓走到木箱子面前,眼神死死盯着这箱子,眼神之中带着一丝凝重。

    或许,父母下落的线索,就在其中。

    萧辰深吸一口,将整个箱子打开。

    随后,脸上露出一丝错愕的神情。

    这个箱子内部空荡荡的,只有一块玉佩静静躺在里面。

    这玉佩色泽斑驳,看起来十分的廉价,仿佛是一块废料制成的,工艺也算不上精致。

    倒像是学徒的练手之作,根本值不了几个钱。

    可能也就一些农家的妇人,会买来佩戴。

    “只有这些?老东西,你敢骗我?!”萧辰上前一步,伸出右手直接掐住了萧天罡的脖子,声音低沉的问道。

    “不,原本是一箱子玄境的天材地宝,我都给宏飞吸收了,不过那些都是一般的灵草……”萧天罡连忙吓得解释道。

    他唯恐萧辰一个不乐意,就直接掐死他。

    以萧辰的性格,是肯定能做出这种事的。

    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反正他的援兵也应该到了!

    听完之后,萧辰暂时将萧天罡放了下来。

    如今萧天罡体内的经脉已经被源符的土灵之丝所缠绕住,实力大减,根本不可能从萧辰手中逃脱。

    萧天罡更是心惊不已。

    自己明明境界只比萧辰低一阶,彼此之间的实力差距却仿佛隔着一道天堑。

    他就像是一只柔弱的鸡仔一般,生杀大权全在萧辰的一念之间。

    萧辰伸出手,将这块玉佩放在手中摩挲。

    仔细查看了半天,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地方。

    如果真的如萧天罡所说,父母留下来的东西除了玉佩外,就只有一些*用的天材地宝。

    那么,线索的关键,自然就在这玉佩身上。

    萧辰一开始以为是件灵器,却发现这玉佩上面,没有丝毫的灵气。

    就连黄境下品都算不上,确实是一件普通的物件。

    “*,你能看出什么吗?”萧辰实在拿不准主意了,随即对玲珑问道。

    “这玉佩确实是一件凡物……”玲珑说道。

    可是随即她话锋一转:“可能是什么信物之类的东西。天下势力不知几何,这玉佩有特殊含义也未可知。”

    萧辰懊恼的咬了咬嘴唇。

    线索竟然断了!

    不过这件事倒是不急。

    还是先杀了萧天罡之后,再想办法解决萧宏飞,救出小月要紧。

    念及此处,萧辰将玉佩收回到了黑玉扳指之中,然后转头看向萧天罡,准备动手。

    但当视线挪过去的一瞬间,萧辰的瞳孔忽然扩大。

    只见萧天罡,迅速跑向门外,还不停的大声呼喊。

    “毕蝎先生,救我!”

    萧天罡边喊边跑,已经逃到了门外。

    萧辰双眼微凝,迅速冲了过去,直接闪身至萧天罡的背后,伸出手便要抓住他。

    嘭!

    忽然,一道声响传来。

    一道黑色的气流,蕴含着极为霸道的力量,狠狠砸向萧辰的胸口。

    劲风袭来,萧辰目光一沉,不得不改变动作,脚步猛然向右侧一踏,身形硬生生向左横移,同时朝着那股黑色气流的方向砸出一拳。

    赫然正是万道龙皇拳!

    轰隆!

    如同滚雷般的声音响起,黑色气流在其拳头之上炸裂开来。

    强悍的反震之力,让他硬生生退出一步半,方才勉强稳住身形。

    与此同时,一道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中的身影从院落外面走了过来,挡在了萧天罡的面前。

    萧辰目光微微一沉。

    仓促之际,他直接用出了万道龙皇拳。

    这算是萧辰目前为止,攻击力最强的招式。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退后了一步半。

    此人的境界,恐怕不低于炼气境六阶!

    “毕蝎先生,此人就是我萧家的叛徒,您若是能帮我们杀了他,我萧家必有重谢。”萧天罡连忙说道。

    “萧族长,这位小友看起来实力不错,可不好对付啊!”毕蝎瞥了一眼萧辰,低沉的笑声徐徐扩散开来。

    闻言,萧天罡连忙陪笑道:“毕蝎先生说笑了,这小子哪里能是您的对手!您若是帮我解决了此人,我萧家每年再多给你们长老上贡十株玄境中品的灵草。”

    “萧族长气了,让我辅佐您,也是长老的意思,我自然会帮你杀了此人。”毕蝎淡淡的说道。

    “是是是。”

    萧天罡一面气的说道,一面暗中腹诽。

    毕蝎一个炼气境七阶,对付二阶的萧辰,竟然还好意思说不好对付。

    这人不过是贪得无厌,想要捞油水罢了。

    不过,十株玄境灵草虽然让他很是肉疼,但今后萧家势力借助毕蝎背后的人逐步扩大,收益自然也水涨船高。

    这个价,倒还算是合算。

    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之下用来买萧辰的命,让他永无后顾之忧,更是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道理。

    “你是何人,正阳学宫行事,不要插手。”萧辰皱起眉头问道。

    “呵呵!小子,你就算是拿崇元学宫的令牌来,老夫也不会在意的。”毕蝎冷声说道。

    话音刚落,他整个人便以极快的速度,迅速冲向了萧辰。

    同时,手中抽出一杆锐利银枪,朝着萧辰的咽喉狠狠刺了过去。

    看着这强悍而刁钻的攻击,萧辰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双手一动,一道*符纸,凭空出现,附着在其右手之上。

    “土灵之气!”

    萧辰一声轻喝,源符立刻散发出三条*游丝,如同一条条水蛇一般,扑向毕蝎的银枪,将其直接缠住。

    咔咔咔!

    随后,在毕蝎惊诧的眼神之中,这*的游丝,竟然直接将他银枪的枪身绞出了一道道缺口,不断有碎屑落下。

    毕蝎心中一惊,实在难以置信。

    他这天武魔枪,可是玄境中品的灵器,极为珍贵,坚毅无比。

    一般的利器,在它面前都如破铜烂铁一般。

    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被破坏掉!

    就算炼气境巅峰,恐怕都很难做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