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嘭!

    忽然,萧辰从怀中取出正阳学宫联络用的烟花,直接升上到了高空,炸出一朵绚烂的烟花。

    与此同时,萧宏飞不再废话,脚步猛踏地面,直接带出一道长长的沟壑,闪电般冲至萧辰的面前。

    万道龙皇拳!

    萧辰引动九龙灵台之中的金龙之力,直接施展自身最为强悍的武技,一拳砸了出去。

    一时之间,劲风呼啸,龙吟震撼。

    可下一刻,萧辰只觉得如同撞上了一道钢铁洪流,整个人的身形如同断线的风筝倒飞了出去,滚落在地。

    半步化灵境的实力,还是极为恐怖的。

    再加上青龙灵台的加持,就更为难缠了。

    当然萧辰虽然看起来狼狈,但实际上并没有受到内伤。

    刚才引动九龙灵台,差不多抵消了七八成的力道。

    萧宏飞也是倒退了一步,方才勉强稳住身形。

    他脸上不禁露出错愕的神情。

    他向来都是越阶对战,从没有遇到这种比低好几阶的人打退的情况。

    “你被废了灵台,竟然还能够这么强?!”哪怕是作为对手,萧宏飞也忍不住惊叹出声。

    其眼神之中,立刻充满了嫉恨之意。

    凭什么这小子在出生之时,就能够拥有万众瞩目的青龙灵台。

    灵台被夺之后,不但没有成为废人,竟然还能够在如此之短的时间里重新崛起!

    现在来看,甚至萧辰的天赋完全不输给现在拥有青龙灵台的他。

    怎么偏偏所有的好事都让他碰到了?!

    “我说过,用不了多久,死的就会是你了。”萧辰冷冷的说道。

    若说刚才萧宏飞还不以为意,但此刻感受到萧辰惊人的天赋之后,这番话就有了底气。

    萧宏飞猛地脚步一踏,再次朝着萧辰而去,预备直接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萧辰这一路以来,数次战斗,再加上一路长途跋涉,未做休整,已然精疲力竭。

    根本就没有余力阻挡这一击。

    “让我来吧!”玲珑忽然说道。

    虽然这一次可能会让她再次因消耗过大,而陷入沉睡,但那也比萧辰身亡好得多。

    只要萧辰不死,就能再去找一些灵草救醒她。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清脆的女性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阁下,在我正阳学宫的地盘,伤害我正阳学宫的弟子,你们崇元学宫未免也太嚣张跋扈了吧?”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萧辰立刻惊喜的抬起头,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了过去。

    数名正阳学宫的院生衣袂飘飘,施展高超的身法正以极快的速度齐齐赶来。

    为首之人,正是宇文飘雪。

    见到正阳学宫的人赶来,萧宏飞脸色一沉。

    他没有料到,一个区区炼气境三阶,竟然真的能够在他半步化灵境的手下硬撑到援手赶到!

    萧宏飞脸色陡然一变,带上了一张笑脸,迎向宇文飘雪。

    “这位师姐,家师乃是崇元学宫祭酒,此次奉命捉拿家族叛徒萧辰,还请行个方便。这玄境下品的灵草权当是见面礼,还请笑纳。”

    抱拳说着,萧宏飞亮出了代表崇元学宫祭酒的令牌,又悄悄递了一株灵草给宇文飘雪。

    然而,宇文飘雪却没有收下。

    “呵呵,张祭酒真是好大的面子!”宇文飘雪感叹道,脸上的笑容有些冷,目光之中更有几分戏谑之色。

    听到这话,萧宏飞脸色微变,不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

    自己已经恩威并施了,这女的怎么如此不长眼!

    为了一个炼气境三阶的小子,而得罪崇元学宫祭酒?

    “敢问姑娘,为何要阻挠崇元学宫行事。”萧宏飞正气凛然的说道。

    “呵呵!我管你什么学宫,想在我们的地盘上,把我们的院生带走,绝不可能!”宇文飘雪冷笑着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得罪了!之后,崇元学宫随时欢迎各位上门请教。”

    萧宏飞见对方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心中一怒,直接脚步一踏,身形暴掠向萧辰,誓要当场将其解决掉。

    之后哪怕再麻烦也没有关系。

    只要能够杀掉萧辰,他就能够睡得安稳。

    否则任由成长,必是心腹大患!

    嘭!

    就在萧宏飞刚走出没有多久,宇文飘雪瞬间跟了上去,直接一拳砸了过去,将他给拦了下来。

    “动手,敢在我们正阳学宫的地盘上撒野,给他个教训!”宇文飘雪说道。

    随后,众多女院生将其给围的水泄不通,萧宏飞实力虽强,但一时之间根本无法突破。

    宇文飘雪则是趁机来到萧辰的面前,低声问道:“怎么样,伤势还好吧?”

    萧辰说道:“还行。”

    “既然如此,李祭酒这段时间一直在找你。你可以现在回去,我们来处理这人。”宇文飘雪说道。

    “多谢师姐救命之恩。”萧辰拱手说道。

    宇文飘雪摆了摆手,笑着说道:“同门之间,不说这些,你快去吧!”

    萧辰点点头,立刻朝着正阳学宫而去。

    在武王翼的加持之下,数里的距离,他几乎眨眼可到。

    那萧宏飞被女院生们围住,根本逃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萧辰迅速离开。

    萧辰踏入学宫的地砖时,心中便放松了一大截。

    就算是其他学宫的祭酒亲自来了,也未必敢在正阳学宫的地盘之上撒野。

    萧辰轻车熟路的来到李不为的房间,敲了敲门。

    在得到回答之后,他便走了进去。

    “小辰,你来了,快过来。”李不为热情的招手说道。

    “祭酒大人,有什么事情么?”萧辰愣了一下问道。

    按照李不为的要求,萧辰还是称呼其为祭酒大人,而非师傅。

    萧辰也看出对方似乎有什么苦衷,也没有多问。

    “学宫大比,这件事情,你知道吧?”李不为开口说道。

    萧辰微微点了点头。

    学宫大比,可以说是整个崇元国规模最大,同时也是规格最高的比试。

    届时,全国数百个大大小小的学宫,都会派出最优秀的弟子前往参加。

    甚至一些门派势力为了参加,也将各自的弟子寄托在学宫名下。

    按照规矩,只要年龄在三十岁以下皆可参赛。

    因此每一届比赛,往往大多数都是往年的参赛者。

    而且都取得了不错的名次。

    当然也别想着作弊。

    皇室自有办法检测参赛者的年龄。

    一旦被发现,惩罚是相当严厉的。

    甚至可能被剥夺修为。

    可以说胜出者,便是整个王朝当今天赋最强的年轻人,受到万众瞩目。

    所得到的丰厚奖励,也极为惊人。

    崇元帝国向来尚武,尤其是当今皇帝更为狂热。

    若非如此,萧宏飞也不会受到如此优待。

    实际上如果仔细一查,萧宏飞真正的身份根本就糊弄不了人。

    想来也是爱其之才,所以未加理会具体的*如何。

    因此,这次的奖励甚至可能让人难以想象。

    “你若是能够进入内院前十的位置,一年之后的学宫大比,你或许可以试一试。要是在大比中取得名次,皇室会册封你一些职位与奖赏。”李不为摸了摸胡须,微笑着说道。

    “有何奖赏?”萧辰问得倒是直接。

    “奖赏倒是其次。我看,你的武技也是地境武技吧,*也很强,根本不缺对吧?”李不为双眼微眯的说道。

    听到这话,萧辰心中微微有些诧异,目光之中也闪过一抹警惕之色。

    地境武技和*,都是他的秘密之一。

    一般玄境武技都经常会有人杀人越货,更别说地境武技的*力。

    这种级别的武技,在整个崇元国都极为稀有。

    李不为纵使是学宫祭酒,据说也不过只有一本家传的地境武技。

    若是要杀了他夺取武技,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因此下意识的,萧辰在暗暗积蓄力量。

    经历过背叛的他,是真的不敢相信任何人。

    哪怕眼前的是堂堂的正阳学宫祭酒,他也不敢有半点的掉以轻心。

    “呵呵,别紧张,老夫不会抢你的。”李不为淡然一笑说道。

    萧辰没说什么,不过还是在暗中警戒。

    李不为想当然的认为,萧辰的*最多也是地境。

    若是被他知道,萧辰的九龙霸体诀是天境*,说不定,还真会直接动手。

    玲珑也说过,她不认为崇元国这样的小地方,会有人能够抵挡天境*的*。

    在九龙霸体诀面前,李不为他们的地境下品*,实在是一文不值。

    “奖赏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若是能够成为学宫大比的前三,就能代表崇元国,参加万国会战!”李不为拍了拍萧辰的肩头,微笑着说道。

    “万国会战?”萧辰一愣。

    李不为点点头然后解释道:“也就是我们北域三千大洲,数万国家的一次比试,约莫三千多个国家,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前去一处,名叫远古神尊道场的秘境,进行比拼。”

    “这有何用?”萧辰疑惑的问道。

    “远古神尊道场,通灵气,如果能够进入到前一百,就会降下莫大的机缘,至少能保住让你未来成为崇元国前十。若是能够成第一,那必然是今后北域的一方大能。”

    “你若日后想成为强者,那么最好也以此为目标。”

    李不为极为耐心地解释说,眼神之中带着一分希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