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白了。”萧辰点了点头说道。

    刚准备转身离开的萧辰似乎想起点什么,忽然又问道:“祭酒大人,请问学宫之中,有姓东方的人吗?”

    “东方?”李不为微微沉吟了一下,“不多,最有印象的,是七年前,有个叫东方旭的人,曾经是内院第一。”

    “后来又成了学宫大比前三,以崇元国的身份参加万国大比,前往远古神尊道场后,就一直没有音讯了。”

    “他在那秘境之中?”萧辰下意识道。

    他可能就是小月的父亲。

    听起来实力应该是相当不错,否则连进去的资格都没有。

    如果能找到他,说不定就能早点救出小月。

    “有可能,约莫是被困在里面了。”李不为说道。

    “不会是已经在里面身亡了吧?”萧辰微微蹙起眉头,目光微微一沉,喃喃自语的说道。

    七年的时间,如果没死,应该早就回来报信了。

    “不,他没有死。这是远古神尊道场的秘石,只要还有光芒,就证明他还活着。”

    李不为摇头说道,从储物戒中拿出一块石头,上面果然散发着微弱光芒。

    “远古神尊道场十年开一次,你若是有心,三年之后,可以帮我们去寻找一下他。”李不为有些好奇的看着萧辰,“怎么,你认识他?”

    萧辰点了点头:“是一个故人让我捎几句话给他。既然如此,也就罢了。今后若是有机会,我会去找找的。”

    说罢,萧辰便朝着李不为拱了拱手,然后退了出去。

    小月的事情,他还是不想请别人帮忙。

    众多周知,邪功一旦*,基本就无法停止。

    否则会被反噬身亡。

    所以,一个人一旦染上邪功,基本就代表着永远无法回头。

    就算借李不为的手,救回小月,只怕也会正道人士当作邪修处决。

    果然,万事还是只能靠自己。

    实力,才是在这个世界上的立足之本!

    当萧辰刚走出这楼阁的时候,一道身影迎了上来,正是宇文飘雪。

    “放心吧,崇元学宫那人已经被我们赶了回去。不过他实力很强,我们几个一起都险些没有打过他。”

    “后来,是附近路过一个教谕过来,那人方才不甘退去。”

    宇文飘雪说道。

    “多谢师姐,麻烦了。”萧辰拱手道。

    宇文飘雪微微一笑,摆了摆手:“这都是小事,你不必放在心上。只是,师弟你如何得罪此人了,他实力可不简单,我自认单独前去,也打不过此人。”

    她如今的境界在炼气境九阶,应该是刚刚突破不久,与萧宏飞的半步化灵境自然是有相当差距的。

    打不过也是正常。

    “我会注意的。”萧辰点头说道。

    “也罢,只要你在学宫之内,也没人能伤害到你。对了,你刚入内院,我们这些老院生准备给你接风洗尘。走吧,一起去。”宇文飘雪邀请道。

    人家刚刚帮了这么大一个忙,萧辰当然不会拒绝。

    再说他也想跟本门的内院院生熟悉熟悉。

    萧辰很快就跟着她来到了一处装潢华丽的院落之中。

    一栋三层的楼阁,雕梁画栋,矗立在他们的面前。

    “这是咱们正气门的住所。”宇文飘雪解释道。

    萧辰点了点头,至少比外院的破旧茅屋要好得多。

    虽然在最后的时间里,他住进了七号精舍,但总体来说,眼前的条件都要好上十倍。

    正阳学宫之中,内院和外院的差别由此可见一斑。

    当他们来到大厅之际,里面已经坐着一男一女了。

    男的萧辰认识,正是南宫棋。

    另外一个女子,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模样,面容艳丽,身材凹凸有致,气质也是极好。

    “赵教谕,萧辰请来了。”

    宇文飘雪不失恭敬的说道。

    随后,她给萧辰介绍一下在场的众人。

    直到此刻,萧辰才惊奇的发现,内院正气门弟子只有他和宇文飘雪、南宫棋三人。

    而那女子是正气门内院的教谕,名叫赵素素。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教谕。

    若不是萧辰入内院,这里的教谕比院生还多!

    几个人随即把酒言欢了一阵,萧辰也在推杯换盏之间,跟他们熟络了起来。

    “师弟,最近一段时间,就最好不要出学宫了,那人说不定还会在外面埋伏。”宇文飘雪语重心长的劝说道。

    看样子还真怕萧辰年轻气盛,真的就跑出门去遇见仇敌。

    萧辰点点头。

    不用旁人提醒,他暂时也不会再轻易离开学宫,将自己置于险地。

    萧宏飞的实力确实是不容小觑。

    拥有他的青龙灵台,论天赋,在整个崇元国内绝对是最顶尖的。

    更何况进入崇元学宫之后,又有了这样的一番际遇。

    竟然以如此年纪,就步入了炼气境巅峰,成为半步化灵!

    “今后有什么打算?”南宫棋忽然问道。

    “努力*吧,以内院前十为目标。打铁还需自身硬,总不好一直龟缩此地呀!”萧辰思索了一下,半开玩笑的说道。

    “你小子的天赋,都够吓死人了!不过你说的也没错,那个家伙实力真的是有点吓人,既然作为仇家,你还真得努力一点。”南宫棋直爽的说道。

    作为最近几年,唯二*正一气诀有所成就,进入到内院之人,南宫棋自觉天赋很不错。

    但也远不及萧辰入学第一年就踏入内院。

    这份成就,不得不说十分耀眼。

    可偏偏却惹上了萧宏飞这样的仇家。

    那家伙最多也只有二十出头吧?

    竟然已经摸到了化灵境的门槛!

    若非亲眼所见,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不仅仅学宫外面,这内院之中,似乎也有人要对你不利。是内院排名第一的柳浩,你小子什么时候得罪过他。”一旁的赵素素忽然说道。

    萧辰闻言,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

    排名第一的柳浩……

    他根本就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此人。

    宇文飘雪解释道:“就是你上次和李凤瑶对战时,台下有一个手持折扇的男子,一直恶狠狠的盯着你。”

    萧辰立刻回想起来。

    自己曾经在城中买青冥果时,有一个男子出来想要抢夺,不过没有得逞。

    两个人在那个时候算是结下了一点梁子。

    原来那人还是内院第一的存在。

    “哎,少说那些烦心事,喝酒喝酒。从此以后,师兄罩着你,不必担忧。”

    喝得有些微醺的南宫棋,大手一挥,搂住萧辰的肩膀大声说道。

    随后,几个人又吃吃喝喝了一阵,到了半夜方才徐徐散去。

    ……

    萧辰回到房间之后,用灵气化解了肚中酒精,恢复了一些清醒。

    “一年之后的学宫大比,还有三年之后的万国会战……”萧辰低声喃喃道。

    不管是哪一样,都需要强大的实力作为基础。

    可惜,现在不知道萧宏飞到底走了没有,他也不能冒险出门去青鸾谷。

    否则,依靠九龙灵台去吸收异兽,可以让他实力在短时间之内尽可能的得到成长。

    甚至有可能的话,萧辰打算跟学宫请个长假,或者看看有没有相关的任务,直接就在青鸾谷常住下来。

    “看来,最近的时间都只能先待在学宫里了。不过,有源符在,倒是能加快*速度。”

    萧辰想到此处,从怀中取出源符,然后轻轻一抛,后者便自动飞到了半空之中。

    下一刻,周围天地间的灵气都疯狂的涌入到了源符的身上,直接凝聚出一层层实质的灵气涟漪。

    看到这一幕,萧辰不免心中微微吃惊。

    他隔着还有一段距离,都能够感受到其中充沛的灵气。

    随后,萧辰心领神会的盘腿坐下,运转起九龙霸体诀,立刻疯狂的吸收着源符之中的灵气。

    被源符吸收炼化过之后的灵气会变得极为精纯,效果如同将天地间的灵气压缩了一般。

    吸收一点,远比萧辰自己吸收一大部分的效果要好,绝对事半功倍。

    这样的情况下,萧辰的境界也飞快的上升起来。

    刚刚突破了不久的炼气境三阶境界,很快巩固下来,开始朝着四阶大步踏进。

    万事开头难。

    随着境界的提升,每一次小境界成功突破之后,想要完成下一个境界的第一次突破,往往是比较难的。

    但是只要经历过第一次,后面的第二到第八次,自然都能水到渠成。

    唯独第九次突破,才会成为一道坎。

    约莫静坐*了两个月的时间,萧辰已然一路通关,完成了前面的八次突破,莫名感觉心中有些燥热的气息。

    微微蹙了蹙眉头,他随即睁开了双眼。

    “*一途,不是靠静坐就能提升的,尤其是到了快突破这种小境界的时候。”

    “偶尔也要活动一番筋骨,方才会产生明悟。否则就算勉强突破,终究也是根基不稳,早晚会出问题的!”

    玲珑不失时机的提醒道。

    闻言,萧辰点了点头。

    他现在的境界,在独属于他自己的炼气境三阶巅峰,还差最后一次突破就能真正停留在炼气境四阶。

    但很多天努力下来,他痛苦的发现自己始终都摸不到那层突破的门槛,整个人都有些烦躁。

    若是让旁人知道了萧辰的心思,只怕要破口大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