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到了炼气境三阶这样的高度,普通人想要向前再迈一步,如果依靠纯粹的*,往往都需要一两年的时光。

    可是萧辰倒好,仅仅只是静坐苦修两个月,就来到了炼气境四阶的门槛。

    关键是它本身突破的难度就是旁人的九倍之多!

    这样的天赋,怎么能不让人嫉妒?!

    “我看最近还是不要出学宫,虽然过去两个月了,但杀父之仇不共戴天,那小子恐怕并没有轻易离去,还躲在暗处想要埋伏你。”玲珑提醒道。

    萧辰微微眯了眯眼睛,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他也没这心思跑出去冒险。

    毕竟,自己杀了萧宏飞的至亲,对方本就是那种睚眦必报的性格,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萧辰走出门,长舒了一口气。

    正气门其他三人都不在此处,他便径自朝着练武场而去。

    *一途,除了吸收灵物*,战斗也是一门快速提升实力的方法。

    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到了一定的境界,哪怕是旁观,也会有收获。

    萧辰来到那日的练武场时,这里充满了喧嚣和呐喊声。

    不时传出战斗之人的激烈碰撞声。

    台上的两个人,实力都不弱。

    激荡的灵气将周围的灰尘都掀了起来。

    看其气势,至少都是炼气境六阶。

    这样的修为对于距离炼气境四阶仅有一步之遥的萧辰而言,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就在他准备观摩一番旁人的战斗,企图从中取长补短的时候,突然看清楚擂台之上那道熟悉的身影,不由得愣了一下。

    那台上之人,显然也是看到了萧辰。

    眼神之中闪过一抹厉色,随即手中力道加大,只不过是数招之内,直接将原本就显现颓势的对手凶悍的打下舞台。

    在众人的喝彩声中,此人缓缓走向萧辰,眼神之中更是杀意流动。

    萧辰愣了一下,目光之中闪过一抹狐疑之色。

    他确定自己从未见过此人,怎么会对他如此敌视?

    “小子,你还敢出面,你当初为何要断我弟一只手?!”

    恰巧这时,旁边围观众人中,走出来一男子,正是范正清。

    他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睛指着萧辰,声音如同雷霆一般,在所有人的耳边炸响。

    “当初我们签了契约,他输了,自然要断手。”萧辰冷冷的说道。

    范正清的目光落在了萧辰腰间的玉佩,眼神一凝,压抑着怒气打量了萧辰一眼。

    下一刻,他脸上怒气未消的同时,涌上一抹错愕,极为精彩,下意识道:“炼气境三阶?!”

    当初他暗算萧辰的时候,后者明明才只是一个极为普通的炼丹境武者。

    这才多久?!

    短短时间就已经步入了炼气境三阶,而且还异常稳固的样子。

    似乎有了突破的迹象。

    这个*速度,还是人吗?

    “怎么,你也要跟我打一场吗?”萧辰眼睛微眯着说道。

    他真希望找机会一报当初范正清暗算他的仇,没想到在这里遇到。

    似乎没有错过的道理。

    闻言,范正清的脸色有些难看。

    当初,他是靠外力,才强行提升到炼气境三阶。

    哪怕如此,当初也没有对萧辰造成多大伤势。

    而且在最后交手之际,他甚至在萧辰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无与伦比的压迫感。

    如今,萧辰的境界已然反超了他,他心中不由的一阵发怵。

    范修文的惨状还历历在目。

    感受到周围投过来的目光,范正清猛然回过神来,顿时有些尴尬。

    他忍不住抬起头来,用求救的目光看向擂台上那男子。

    那壮硕男子随即走下台,来到两人面前,声如洪钟道:“就是他,废了修文堂弟对吧?”

    范正清忙不迭的点了点头,伸手指着萧辰,气氛的说道:“力哥,就是这个狠毒的家伙。”

    这魁梧壮汉,名叫范力,是范家在学宫中最为年长的人。

    他已经在内院待了五年,实力在炼气境六阶,而且异常稳固。

    相信假以时日,就能突破瓶颈,到达炼气境七阶。

    “我跟你打,小子,敢不敢?”范力冷冷的说道。

    此话一出,围观的众人立刻一片哗然,随即窃窃私语起来。

    萧辰的名字最近在学宫之中很是火热,不少人都清楚一些。

    萧辰只不过是一个刚入内院的人而已,范力一个在这里待了五年的人,主动要跟其单挑,未免太过以大欺小。

    不论输赢,都是为人所不齿的。

    “打了小的,大的出来,下次是不是你们范家的家主要出来了?”萧辰声音里充满了嘲讽。

    周围众多院生们,立刻发出一阵哄笑声。

    范力本就不善言辞,顿时语塞,粗糙的大脸憋得通红,瞪着眼睛直直的看着萧辰,半晌说不出话来。

    萧辰淡然的立在原地,眼角微微露出一丝轻蔑之意。

    “你不敢是不是,不敢就给我回去磕头赔罪!”范力最后一咬牙,也顾不上以大欺小的名头了,恶狠狠的吼道。

    “我跟你打,可以,拿点东西出来吧!”萧辰突然一伸手,淡淡的说道。

    “好,爽快!”范力顿时眼睛一亮,当即说道,“你若是输了,就将玉佩还回来,再还我弟一只手。”

    听到这话,其他院生顿时又是一片哗然,议论的声音也大了起来。

    以大欺小,还开出这种条件,一般人必然是不会答应的。

    “你若是输了呢?”萧辰却是反问了一句。

    范力显然没有想到萧辰会这样问,短暂的愣神之后,立即发出一声冷笑。

    他根本就没有觉得自己会输给一个新院生,但还是朗声说道:“若是我输了,便将前往七幻秘境的名额,这块秘境凭证让给你,如何?”

    说着,他便从怀中掏出一个木牌。

    做工精细,上面有着奇异的灵气波动。

    台下再次响起一阵比刚才还要激烈的喧闹声。

    只不过,这一次却是掺杂着众人惊叹与羡慕的意味。

    七幻秘境是整个东阳郡,一个相当出名的冒险之地。

    曾经有不少人在其中捞出过宝贝。

    其中有几次甚至还有地境的灵物。

    如果一个人能进去捞到好处,实力在短时间猛涨也不是什么难事。

    只不过,这处秘境并不稳定,每年只能容纳很少的人进去,十人已经是极限。

    如果再多,往往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

    据说将所有人吞没其中都是有可能的。

    这种事情在历史上有过血的教训。

    所以各大家族和势力,都已经达成默契,然后发放令牌,最多只允许十人进入。

    东阳郡各大家族和正阳学宫以及官府联手控制了此秘境的周围,他们每年每一方各有一个名额,共占据八个。

    之后,则会给其他*者一个机会,通过竞争,可以决出两个人进去。

    那竞争自然是十分激烈。

    因此,范力开出来的这个秘境名额那可是相当的有分量的。

    “行,那就上擂台吧!”

    萧辰点了点头,很是干脆的说道。

    说话间,他已经缓缓走上了擂台。

    范力看到萧辰竟然直接就接受了挑战,不由得愣在当场。

    一股不好的感觉突然从他心底冒了出来。

    他感觉自己有一种进了别人圈套的错觉。

    不可能!

    这小子不过是刚进学宫一年多而已,就算再强,也不可能跟入院多年的他相比。

    范力随即就摇了摇头,坚决的否定了这个念头。

    他深吸一口气定了定心神,然后便一跃而起,重新稳稳的落在擂台之上。

    他刚刚才经过一场战斗,按理说应休息一下。

    不过,他本身就是以大欺小,若是还要休息,只会徒增笑料!

    更何况,在范力心中,也并不认为萧辰就真的能够胜过自己。

    毕竟,境界的差距摆在那里。

    萧辰的天赋就算太高,甚至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底蕴,如此之大的境界差距也足以弥补了。

    他只怕萧辰不应下比武,那样在学宫之内,自己就拿他没有办法。

    但此刻在擂台之上,那就没有这些顾忌了。

    擂台之上虽然说讲究个点到即止,但还有一句话叫做刀剑无眼。

    所以,哪怕是失手击杀萧辰,最多也只是会遭到一些责罚而已。

    扼杀一个跟自家敌对的天才,这样的代价他范力愿意承受。

    再说了,这是萧辰自己找死,根本就怨不得他!

    萧辰静静的望着站在对面的范力,嘴角挂着一抹冷笑。

    看到萧辰面对自己的时候竟然如此镇定,范力的眼神一阵阴晴不定,随即就变成了决绝和狠戾。

    此子绝不能久留,否则必成心腹大患!

    “你不要以为,升到了炼气境三阶就能目中无人。”

    范力声音落下的同时,磅礴的气势顷刻之间爆发开来,明显要压萧辰一头。

    不管萧辰的天赋怎么惊人,他的境界始终要比对方更高。

    自己全力以赴之下,他不相信萧辰还能讨得了好。

    萧辰瞳孔微微一缩,目光之中多了几分认真。

    范力的实力,是炼气境六阶,已然是值得自己重视的对手。

    眼下自己正值寻求突破之际,有如此实力陪着自己练一练手,实在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一时之间,萧辰心中更多了几分跃跃欲试的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