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这一幕,擂台之下的众多院生们,都纷纷讨论起来。

    “你说这两个人,谁会赢?”

    “当然是范力啊!你以为三阶的差距是摆设?!俗话说一境一重天,这里面可是隔着三重天的差距!”

    “就是,萧辰虽然最近名声正旺,但是我可不太看好他。能进内院的,哪个不是天赋超人?范力也不弱,境界高三阶,两人差远了。”

    “我看,这个萧辰应该三十招之内,就会被打趴下。”

    “不,应该十招就能分出胜负!”

    ……

    台下众人的议论中,真正看好萧辰的人实在太少。

    当然,这也只是相当正常的情况。

    毕竟,足足三阶的差距,实在算不上一个小差距。

    “放屁,别忘了,当初萧辰在李凤瑶手里都撑过十招了。”

    有人冷不丁的说道。

    这话一时激起千层浪。

    众人立刻哄吵了起来。

    那些实力不如李凤瑶的人,都在尽力为李凤瑶辩解。

    以没有出完十招,那赌约不算输为由,与人争吵。

    不然,自己岂不是比萧辰低了两个层次?!

    着实有些脸上无光。

    “别吵了,要不赶紧开个盘口吧,有没有人下注。”

    忽然,有一个清脆的青年声音响起。

    那些争吵了许久的众人,正愁没有发泄的地方,于是纷纷附和。

    立即就有不少人拿出银票大声嚷嚷着:“我押范力!范力!”

    不一会儿,那个说开盘口的人面前,便摆放了一大把的银票。

    然后,在众人困惑的眼神之中,那人从自己的储物戒中,拿出一大把银票,押在了萧辰那边。

    “大家看见了,公平交易啊,我押萧辰。”那人大声说道。

    “不好,是正气门的南宫棋!”

    有人认出来了之后,立即扯着嗓子大声喊道。

    众人纷纷一惊,随后便想着将钱拿回来,却被南宫棋凶神恶煞的瞪了回去。

    正气门南宫棋好赌的性格,在整个学宫都早已经传开了。

    尤其这家伙算是个绝对奸商,从来就没有人听说过他会做亏本的生意。

    他选择重金押萧辰,这事肯定有鬼!

    所以,众人认出他的身份之后,方才想着将钱拿回去。

    不过,南宫棋自然是不答应的。

    他一边拦住众人,一边扯着嗓子喊道:“买定离手,愿赌服输!”

    离手就离手。

    众人打不过南宫棋,家世也比不过他,只能吃哑巴亏。

    不过,他们就不信,萧辰境界低了三阶,还真能赢不成?!

    于是,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台上。

    比起之前,显然更加认真了。

    毕竟,场上的输赢,关系到他们的银票。

    唰!

    擂台之上,萧辰也不废话,脚步一踏,身形猛然掠了过去。

    同时,他右手捏拳,大量的灵气汇聚于其上。

    范力见状,眉眼微微一扬,目光顿时闪过一抹不屑之色。

    这小子境界比他要低三阶,竟然还敢率先出手,真是不知死活!

    刚才还真是高估了他。

    也罢!

    索性就速战速决,将这小子押到自己堂弟面前,将其手砍下来,也能把范家的脸面给找回来。

    范力刚准备迎上去,下一刻瞳孔猛然一缩。

    他有些惊骇的发现,萧辰的身形极快,已经快要冲到面前。

    如此速度,可不是区区一个炼气境三阶能够拥有的。

    难怪这家伙如此嚣张,竟然敢接受自己的挑战!

    范力心中多了一份慎重,当即改变招式,双腿微微下沉,同样是一拳砸了出去。

    两人拳头相撞,强大的力道立刻通过手臂传回到了他们的身体之中,几乎将内脏都震荡了一番。

    两个人如同触碰到火焰一般,迅速抽回了自己的手。

    范力脚步一点,身形往后面连退了数步。

    范力感受着手臂传来的剧痛,疼得几乎要龇牙咧嘴,倒吸凉气。

    但为了面子,他还是狠狠咬紧牙关,强忍了下来。

    只是此刻他的心中震撼无比,同时也充满了困惑。

    实在难以想象,怎么萧辰明明比自己低三阶,力道竟如此恐怖!

    这种纯粹力量的比拼之下,甚至占据了上风。

    难不成境界在这个小子面前就是个摆设吗?

    “平地惊雷!”

    萧辰伸出右手,双指并拢,雷电气息隐约汇聚于其上,声势骇人,狠狠的刺了过去。

    如今,经过时间的打磨,他对于这项武技的熟练度越来越高,几乎可以说是炉火纯青,随心所欲。

    望着萧辰这恐怖的一指,范力顿时眉头一紧,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伸出右拳狠狠的砸了过去。

    嘭!

    再次传出一阵巨响,范力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又接连倒退了好几步,甚至差点一*坐在地面上。

    随后,他抬起头,看到萧辰站在原地,竟然没有丝毫的挪动,不禁满脸惊诧之意,口中更是一阵喃喃自语。

    “不可能,这小子怎么可能力道比我更大!”

    萧辰收回右手,手中的源符也隐藏了回去。

    经过短暂的交手,他也已经确定,对付此人还用不到源符。

    范力虽然境界提升上去,而且很稳固的样子,但是就*而言,终究还是有些差强人意。

    像他这样的修为,缺乏高明的*,很显然就是依靠药物或者别的什么*得来的。

    真正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甚至未必都配得上这个境界。

    萧辰根本不想浪费时间,直接施展出九霄雷云步的身法,一招追云逐月,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了范力。

    范力目光微微一沉,顿时便知道厉害,早已经收起了轻视之心,立刻紧绷着神经,全力以赴等待着萧辰的出现。

    然而,当他朝着前方萧辰的身影出拳之后,顿时脸色骤变。

    那一拳,竟然直接穿过了萧辰快速移动留下的虚影,扑了个空。

    范力暗道一声不好,甚至都来不及有所反应,右侧突然传来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道。

    范力几乎是出于本能的想要伸手去拦,但仍然为时已晚。

    那股强悍的拳气,与他的身体已经相隔不过数寸的距离。

    “万道龙皇拳!”

    萧辰的声音如同鬼魅般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随后,强悍的灵气在范力腰间轰然爆发开来。

    轰隆!

    伴随着一声闷响,整个人的身形随即便如同断线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

    范力倒在擂台的边缘处,差一点便要掉下台去。

    他捂着腰间,剧烈的疼痛让他身形弯曲,如同锅中浑身通红的虾米一般,额头更是青筋暴露,沁出了豆大的汗珠。

    萧辰一击得手,没有丝毫的懈怠,身形一闪,再次冲了过去。

    伸出手掐住范力的脖子,萧辰直接将其死死的固定在地面之上,口里淡淡的吐出三个字:

    “你输了。”

    范力脸上虽然尽是不甘的神情,但他在萧辰的手下,如同被小山丘压着,丝毫没有起身的力气,最后也只能无可奈何的闭上眼睛。

    “把木牌凭证给我。”萧辰道。

    闻言,范力瞳孔微微一缩,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肉疼。

    这个七幻秘境的名额异常珍贵,哪怕他这种大家族极力培养的嫡系公子哥,也是看得极为重要的。

    若是平时,他绝不会拿出来的。

    刚才也只是认为自己绝不可能输,方才一时口快将其拿来对赌。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明明数个月前,萧辰还只是外院弟子,现在竟然能够赢下他一个内院老人!

    而这一刻他也意识到,在萧辰的身上,境界真的就如同摆设一般。

    彼此之间明明相差三个境界,自己却偏偏输的如此之惨!

    萧辰眼神扫视了一圈,伸手将那块木牌抢了过来。

    “愿赌服输。”

    拿了令牌,萧辰松开手,往后面退了几步,照例抱了一拳道:“承让。”

    随后,他便头也不回的走下台。

    范力缓缓站起身来,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微微喘着粗气,双眼直直的盯着萧辰渐行渐远的背影。

    好半晌之后,他才懊恼的捏了捏拳头,然后脸色阴沉的转身,跃下擂台,快步离开。

    不管怎么样,今天的奇耻大辱,他是一定要找机会报仇的。

    范正清感受到众人的目光,不由的脸庞通红,飞快离开了练武场。

    他们范家,这一次真是把脸丢到了姥姥家。

    整场最高兴的,莫过于南宫棋。

    他将刚才众人放在这里的赌注,全都笑嘻嘻的收进了储物戒当中。

    “诸位,愿赌服输,愿赌服输!下次有机会再见啊!”

    南宫棋满脸堆笑的拱了拱手说道,随后在众人快要杀人的眼神之中离开。

    他这一次,就直接赚了上百万两银票。

    不得不说,能够在正阳学宫内院修行的弟子,真的是很有钱啊!

    ……

    南宫棋追上了前面的萧辰,拍了拍其肩膀,笑道:“师弟,多谢你了,我这次才能赚这么多。”

    “没什么。”萧辰摇头说道,继续往前走去。

    “来,师哥给你分三成,四十万两,自己出去挣多麻烦啊!”南宫棋笑着说道,随后不由分说的将银票塞进萧辰的怀中。

    对方很是强硬,萧辰也无法拒绝,全都收下了。

    “七幻秘境,你光有令牌,也不好进去。”南宫棋忽然说道。

    闻言,萧辰转过头一脸的困惑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