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发现吗?”萧辰一面走着,一面在心中问道。

    “你当我是万能的!”玲珑无奈的说道,“这地方我又没来过,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萧辰尴尬的摸摸脸,忽然想起来什么,转过身去问:“令尊既然是刺史大人,请问姑娘,知不知道有一个叫周泰的邪修?”

    刺史掌管一郡所有的事宜,对于邪修应该也有不少了解。

    整个崇元国疆域何其辽阔,问一下,远比他自己当无头苍蝇般去找要好。

    闻言,钟海桃愣了一下,疑惑的看着萧辰:“你问这个作甚?”

    “我妹妹被……此人所杀,我要报仇。”萧辰语气停顿了一下,改口说道。

    钟海桃摸摸小脸,摇了摇头劝说道:“你别想着报仇了,那是邪修在东阳郡的堂主,实力应该是在化灵境巅峰!”

    “我父亲当年联合你们学宫的李祭酒,都没留下他。以你的实力去报仇,还不够别人一只手指捏的。”

    “他一般在哪里活动?”萧辰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赶紧追问道。

    深深的看了一眼萧辰,钟海桃也稍微认真思索了一下,这才回答道:

    “大抵就在东阳郡的南面一带活动,他是整个崇元国邪修组织在东阳郡的首领,偶尔也会去别处窜动。”

    听完这番话,萧辰点了点头,便没有再说什么了。

    走了一阵,前面领路的钟海桃忽然停下脚步。

    “到了!”

    闻言,萧辰随即抬起头望过去,瞳孔不禁微微收缩了一下。

    展露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偌大的宫殿式建筑。

    只不过看起来已经荒废了许久,到处都是残垣断壁。

    “这就是我上回临近秘境关闭之前找到的福地!”

    钟海桃的声音之中透露着几分兴奋。

    只听她继续说道:“七幻秘境之中,野外都是一些低阶灵物。想要好东西,只能在这等福地中找。”

    “这十几年内,已经被前人搜刮完了五个福地,这是我找到的第六个,还没有人去过,东西绝对很多。”

    “不过,福地危机也很多,我只能提醒你这一句了,之后就看你自己的。咱们两个各走各的吧!”

    萧辰没有说话,点了点头,伸出手示意钟海桃先走。

    钟海桃也不气,随即走向另外一边。

    她径直来到这栋巨大建筑的正门口,毫不迟疑的从大门直接走了进去。

    萧辰看了一下,于是紧随其后。

    他刚来此地不熟,显然跟着别人会更方便。

    “你跟着*嘛?”

    钟海桃扭过头来瞪着眼睛看向后面的萧辰,略微有些生气的说道。

    如果两个人一起的话,遇到什么宝贝,难免会打起来,不如趁早分道扬镳,也少一些纠纷冲突。

    平心而论,钟海桃是真的不想跟萧辰有什么冲突。

    不过钟海桃似乎也只是气愤,并没有强求的意思,随后气呼呼的拿出火折子,照亮这废弃宫殿的通道,自己走在前面。

    “这是一间废弃的宫殿?”萧辰问道。

    “我已经将你带到这里了,完成承诺了,接下来的事情我是不会再告诉你一丝一毫的。”钟海桃赌气说道。

    她对萧辰的观感并不差。

    但是当时自己快被猿猴打死了,萧辰还一直冷眼旁观,这个画面,一直浮现在眼前,让她对萧辰的好感一落千丈。

    “前面有机关。”玲珑忽然说道。

    “小心,前面有机关。”萧辰随即重复说了一句。

    钟海桃连忙停下脚步。

    嗖嗖嗖!

    下一刻,几十根利箭如雨般落下。

    力道极大,一多半的箭身都刺进了地砖之中,足见威力之强。

    这箭矢的箭头乃是金刚黑岩打造,还是以特殊阵法射出,这力道恐怕就算是化灵境的高手也不敢说能轻松应付。

    “这个宫殿不简单呐!废弃成这个样子,阵法还能够运行,你要小心。”玲珑慎重的说道。

    萧辰微不可察的点点头。

    前面的钟海桃大口喘着粗气,好半晌才回过神来,转过头看向萧辰,由衷的感激道:“谢谢你。”

    倘若不是萧辰事先提醒,这一阵箭雨,哪怕是她有护体法器,不至于被伤及性命,但也足以让她受到不小的伤害。

    一旦如此,这次探险就算告一段落,必须得选择放弃了。

    “小事。”萧辰无所谓的说道。

    在此之后,钟海桃继续走在前面,只不过步伐更加小心了一些。

    后面的一些机关陷阱也都有惊无险的躲了过去。

    很快,两个人来到一处分岔口,面前有着三个不同方向的甬道。

    钟海桃站在原地,从储物戒之中搜出一个罗盘,皱着眉头对比周围的环境,同时手指快速掐算,口中一阵念念有词。

    看来是在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测量宫殿的走向。

    一般宫殿在建筑之时,都会有些讲究。

    靠罗盘配合着相应的口诀,往往能够更加容易的找到主殿。

    那些值钱,有用的东西也大多在主殿之中。

    “走中间这条道吧!按照常理,主殿应该在这个方位。”钟海桃说道。

    萧辰点点头,刚准备跟上去,脑海深处玲珑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只听她满是戏谑的说道:“这傻妮子,还真以为这类还有法阵运转的地方,能够靠一个罗盘推测出来。”

    “就是,哪里能比得上*您,您说该走哪条道?”萧辰一愣,停下来拍马屁似的问道。

    “行了,少吹两句!走左边那条道,另外两条不过是骗人的。”玲珑没好气的说道。

    不过听她的语气,明显是很受用。

    萧辰看着钟海桃的背影隐入中间甬道的阴影中,微微皱了皱眉头。

    她走得很快,唯恐前面有什么宝贝,怕萧辰跟上来给先抢走了。

    “她走那条路不会死吧?”萧辰有些担心的问道。

    “不会,那条路只是迷宫而已,没什么危险的。事不宜迟,快走吧!”玲珑说道。

    萧辰脚步一踏,施展出一招追云逐月,身形化作一道清风钻入左边的甬道中。

    或许是钟海桃给他的观感不错,萧辰虽然不想别人跟他抢灵物,但也不希望对方死在这里。

    走进甬道之后,萧辰拿出火折子照明,通道很大,两边的石壁很平滑,道路两边还有三间石室。

    萧辰在一间石室的门口停住,猛地一拳砸过去。

    原本有阵法护持,但年久失修,阵法已然失效的石门在这股巨力之下轰然破碎。

    萧辰刚一走进去,不由得愣了一下,满眼都是一种蓝色的奇特晶石,如小山一般,堆积了整个房间。

    萧辰走上前,拿了一块在手上,有一种清凉之感。

    而其中所蕴含的灵气,同样十分惊人。

    “这是灵晶?”萧辰愣了一下,随后一脸惊讶道。

    “确实是,不过是下品灵晶,比起你的万年灵髓稍稍逊色。”玲珑说道。

    听到这话,萧辰倒吸了一口凉气。

    下品灵晶可是极为珍贵的东西,能够吸收其中的灵气*。

    更为主要的是,它在整个大陆上是一种通用的货币。

    许多高阶的物品,是不会拿俗世的金银兑换,这灵晶就成了*界的硬通货。

    一颗指甲盖大小的下品灵晶,至少值一万两白银,还未必有人会换。

    灵晶还分上中下三品,每一层的兑换比都是一百颗。

    譬如一颗中品灵晶,相当于一百颗下品灵晶。

    不过,那都是极为稀有的存在,往往可遇而不可求。

    偶尔有人得到,就会毫不气的用于炼化吸收,提升实力。

    很少能在市面上流通。

    崇元国在整片大陆算不上什么大国,甚至只能勉强算是中流,能够找到下品灵晶就已经极为不错了。

    这里少说也有几千颗!

    “真是发达了!”

    粗略的扫视一眼之后,萧辰脸上露出笑意,随即将这些灵晶全部都吸进了自己的黑玉扳指之中,然后满意的摩挲了一下。

    按照重量计算一下,足足有八千多枚灵晶。

    如此多的灵晶,足以换取各种灵物。

    就算是用于自身的*,也绝对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行了,嘴都咧到耳朵根了,不就是一点灵晶吗。一颗上品灵晶都换不到,至于笑成这样。”玲珑撇撇嘴,满是嫌弃的说道。

    萧辰笑呵呵的继续往前走,也没有反驳。

    他才懒得去理会眼界比天还高的玲珑。

    这么多灵晶,在崇元国绝对算得上一笔巨大的财富。

    唰唰!

    就在萧辰脚步踏出房间之时,方才他们走进来的方向,传来细微的声音。

    “有人来了,乖徒儿,加快速度。”玲珑突然提醒道。

    不用旁人提醒,萧辰在听到这个脚步声之后,就运转身法,一朝云淡风轻,悄无声息的冲进了另外一间石室。

    在这个房间里面,摆放的是众多武技。

    将近百本,至少都是玄阶下品!

    外面脚步声越来越近,萧辰也来不及细看,一股脑的将百本都收进了黑玉扳指之中。

    虽然玄阶武技对于现在的他没有多大用处,但是拿出去卖钱,绝对又是一笔巨款。

    最后,萧辰目光投向房间最里面的供台,不由得愣了一下。

    上面供放的只有一本书,竟然是一本身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