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五阶了。”萧辰微微点头道。

    “怪物,简直就是怪物!”见萧辰答应,南宫棋忍不住摇着头,满脸的感叹。

    听到这话,就连宇文飘雪都是一怔,好半晌方才喃喃道:“师弟,我觉得,你的天赋还真不能算是人。”

    上个月升一阶,这个月又升一阶。

    这境界在萧辰面前,简直就像台阶一般,随时能踏上去一阶。

    而且,跟旁人突破不同,感觉每一次萧辰突破之后,境界都异常稳固。

    一旁的李凤瑶想起不久前,萧辰与她交手之时还只是三阶,不由得微微咂舌。

    钟海桃看到几人的神情,不禁满腔的困惑。

    这小子不就是突破一阶么?

    还不是只有区区炼气境五阶,有什么好惊讶的?!

    萧辰笑了笑,就当他们是在夸自己吧!

    “师弟,拿到好东西了吧?”南宫棋问道。

    他嘴中所说的,自然是指在七幻秘境之中,遇到的机缘。

    闻言,萧辰点了点头。

    南宫棋也没有多问,直接说道:“那就好,咱们快点回学宫吧!”

    朋友之间,为表示友好,一般都不会过问宝物的细节,也是为了避免互相猜忌。

    这算是约定俗成的规矩。

    “就是,快走吧,柳江那老小子进去救人了,柳浩若是死了,保不齐这老东西会做出什么事情。”宇文飘雪说道。

    嘭!

    就在此刻,一道剧烈的惊人响声传来,只见柳江抱着一个血肉模糊的男子,从法阵之中冲了出来。

    “你们不能走!”

    柳江脚步一踏,身形直接冲到了众人的面前,浑身怒气的说道。

    他怀中所抱着的,自然就是柳浩。

    被异兽撕咬的衣裳与血肉混合在一起,整个人如同从血池子之中捞出来的一般,看不出来是生是死。

    话音落下,赵管家与宇文飘雪的随身护卫冲了出来,挡在众人的面前。

    他们只有化灵境三阶,在对上化灵境九阶的柳家家主时,没有丝毫的胜算。

    但他们既然能够贴身保护家族的重要子弟,自然都是忠心耿耿,与死士无疑,只要能多拖一步都会上。

    “柳家主,你不会是想要公然杀害我们两大家族的人吧?”宇文飘雪眉头一皱,冷声说道。

    柳江气得脸皮直抽抽,低声道:“你们知道我儿身陷险地,不仅不救人,还对我隐瞒,是何用意?!”

    柳浩对于柳家极为重要。

    他是家族年轻一代中天赋最强的,而且还是正阳学宫内院首席。

    之后只要安稳发展,或许能成为崇元王朝前十的高手,能够带领柳家将势力再次扩张,一跃成为整个崇元国的大家族,也未必不可呢。

    柳江虽有好几个孩子,也因此,最看重这一个。

    “我们可没有义务救你们柳家的人,别忘了,争夺地盘的时候,你们杀了我南宫家不少人。”南宫棋淡然的说道。

    柳江沉默下来,将昏迷的柳浩交给手下带出治疗。

    “你们两个,我可以不动,但此子,今日必须死!”

    忽然,柳江指着萧辰,冷声说道。

    “老东西你疯了!你儿子的死活关我师弟什么事?!”南宫棋急道。

    “他负责断后,为何我儿落在后面,必然是他对我儿隐瞒,这人自然该死!”

    柳江冷声说道,随后缓缓走向萧辰。

    自己最看重的儿子身负如此重伤,柳江正在气头上,只能找一个没有背景的人撒撒气。

    况且,他之前也听柳浩提到过萧辰,天赋极高,且与其极为不对付。

    正好趁这个机会,帮其扫清这个劲敌。

    见此情形,南宫棋和宇文飘雪两个人,立刻冷汗如雨下。

    柳江如果铁了心要杀萧辰,他们这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能够拦住。

    今年是由柳家主持,所以其他家族的人都只带了护卫。

    而之后,南宫棋俩人或许会怀恨在心,但三大家族绝对不会为才炼气境五阶的萧辰开战。

    柳江几乎可以无后顾之忧的杀掉萧辰。

    “甲,上去挡住柳江!”宇文飘雪立刻朝着自己的死士沉声说道。

    “赵管家,快去发信号,让附近南宫家的人都过来!”南宫棋也非常的吩咐道。

    虽然命令下去,两人行动起来,但众人心中都很明白,这在双方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这些连杯水车薪都算不上。

    “乖徒儿,我能拼命将你带出百里,你跟着你师姐俩人,看能不能找到他们家族的据点避一避。”

    此时,玲珑的声音从萧辰的脑海之中响了起来。

    听到这话,萧辰脸庞之上,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神情。

    能够让玲珑说出拼命两个字,也可见现在的局面有多么糟糕。

    两个大境界之间的差距,几乎是无法逾越的鸿沟。

    按常理,柳江能够一掌击杀炼气境四阶。

    这样的情况下,玲珑能够将他带出百里,这已经是当世罕见的程度了。

    “萧辰,你不能杀。”

    就在这时,旁边忽然传来一个女子的淡然声音。

    众人循声望去,竟然是钟海桃,本郡刺史大人的女儿。

    “钟小姐,此事跟你们钟家没有关系吧!”柳江目光阴晴不定,冷声说道。

    刺史钟家在整个东阳郡,算是一股不小的势力。

    众多官员,都是钟海桃那刺史父亲的门人。

    虽然说凝聚力不如三大家族,但胜在人多,又有官府背景,哪怕三大家族对其也是礼遇有加。

    “跟我有关,萧辰救过我的命,你不能杀他。”钟海桃再次重复了一遍。

    与此同时,钟海桃手掌一挥,从暗中立刻冲过来了一个身着黑袍的人,浑身气势爆发开来,竟然是炼气境六阶。

    钟海桃作为刺史的独女,备受宠爱,故才有了一个境界之高,足以在其他家族充当长老的顶尖护卫。

    见此情形,柳江脸色再次一沉,南宫棋等人确实面露喜色。

    炼气境六阶虽然境界还是不够,但足以挡住柳江一时半刻,到时候他们就能赶到南宫家最近的一个据点。

    柳江看向萧辰,眼神之中阴晴不定,体内灵气涌动又停下。

    一时之间,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不该动手了。

    这小子究竟是什么背景,竟然会让这么多大族子弟拼命力保。

    按照从正阳学宫传回来的情报,这小子明明只是*天赋高,但是毫无背景才是。

    “萧辰,是我父亲的徒弟,你若是杀他,就是与正阳学宫为敌。”

    一旁一直沉默的李凤瑶,忽然开口说道。

    听到这话,周围的人群之中,忽然引起了一阵骚动。

    一股怒气没处发泄的柳江,也是一怔,眼中的杀意缓缓减弱。

    与此同时,还有一缕困惑。

    这个少年,竟然还是李不为的徒弟?!

    柳江也曾想让柳浩拜其为师。

    毕竟,那可是五大学宫的祭酒之一,王朝十大高手!

    说不定能借此机会,强强联手,能够慢慢吞并其他两大家族。

    但李不为以宣称不收徒弟为由,多次委婉拒绝了他。

    而且几十年来看,李不为也确实是没有收过一个徒弟。

    可是现在,竟然让这小子得逞了!

    “你先走。”正当柳江犹豫之际,李凤瑶走上来低声说道。

    “多谢。”

    萧辰点点头,随即缓缓后退。

    没想到,最后还是李不为的徒弟名头救了自己。

    幸好外人不知道,自己和李不为,只是随时都能够割断师徒名分的记名师徒而已。

    看着萧辰转身离开,柳江纠结了片刻,终究是松开了拽紧的拳头没有追上去。

    要说两大家族,甚至是钟海桃代表的刺史府,想要保住萧辰,他都可以不在意。

    杀了之后,这些活着的势力,未必会因为一个死了的萧辰大动干戈。

    但他却是李不为的徒弟!

    师徒如父子,那基本是不死不休的仇。

    得罪李不为,他没有这种底气。

    萧辰退去之后,众多人也随即缓缓后退。

    之后南宫棋三人便追上去,与其并肩朝着正阳学宫而去。

    柳江在放弃追杀之后,方才转头看向一旁的王家护卫,说道:“你家少主王应,已经死在了秘境之中,这是他的衣服。”

    听到这话,那名王家护卫眼皮猛然跳起,整个人僵硬的将亡衣接了过来。

    半晌,他才回过神来,对柳江飞快的抱了抱拳,施展身法朝王家的方向疾驰而去。

    ……

    “师弟,你太厉害了!当时你用来拦住赤血猿猴的那是什么东西?”

    路上,南宫棋兴奋的问道。

    “是炼灵傀。”一旁的李凤瑶代替萧辰说出了答案。

    正如玲珑所说,这种东西因为用起来太他娘的亏本了,所以渐渐的失传了。

    是以南宫棋没有见过,才有这一问。

    “让你平时多读点书,连炼灵傀都不知道。”一旁的宇文飘雪则是嫌弃道。

    南宫棋尴尬的挠挠头,随后又和宇文飘雪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明白对方的意思。

    这李凤瑶,竟然会跟他们一起走!

    实在出人意料。

    在学宫之中,李凤瑶可是号称冰山美人。

    平时基本不与人交谈,更别说如此并肩行走。

    他们之前的关系也只是普通同门。

    很显然,这一切是为了萧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