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兄弟,我先入内院,先让你三招吧!咱们点到为止即可。”季云微笑着说道。

    “好。”萧辰笑着点点头。

    *了数月,他早就有点手痒痒了。

    不过对方毕竟是炼气境九阶,他也丝毫不敢托大。

    随后,萧辰手中光芒乍现,一杆长枪忽然出现在他的手中,杀气凌人。

    台下众人看到这件地境灵器,都不由得发出微微的惊叹声。

    “地境灵器?!”

    季云见状,也是微微惊讶了一下。

    萧辰点点头算是承认了。

    这断枪,他根据特性起了名字,名为血煞枪。

    据玲珑所解释,这枪的原主人可能是个邪修。

    此枪杀了不下千人,方才有如此强的煞气。

    出手之时,其中煞气可震慑人心魄,扰乱敌人心神。

    “那看来,我要吃点亏了。”

    季云一边说着一边从怀中缓缓的抽出长剑,玄境上品。

    他虽然也有地境灵器,但为了隐藏身份,并不轻易拿出来。

    “银月霸王枪——残月如钩!”

    萧辰低吼一声,直直的迅猛冲出,同时挥舞着手中血煞枪,在半身前,划出一道猩红的半圆光芒,真如一轮残月。

    感受到其中澎湃的灵气,季云的眼神郑重了几分,随即挥动手中长剑,一道玄境上品剑法施展开来。

    他毫不畏惧,直接上前硬生生的对上萧辰的攻势。

    嘭嘭嘭!

    枪剑一碰撞,便爆发出激烈的声响。

    一连串的灵气震爆声,在此地突兀的响了起来。

    爆炸过后,烟尘当中,萧辰和季云都是各自退了一步。

    “再来!”季云兴奋的说道。

    他没有想到,跟一个五阶对打,竟然能够让他的战意激昂起来。

    看来,这颗玄境灵草用得很值。

    萧辰也是满脸振奋,再次疾冲了出去。

    之后,二人的身影在擂台之上不断对拼,战况异常激烈。

    激荡的灵气甚至将地砖都卷起来了许多碎石,如同箭矢一般激射出去。

    旁观的众人,见到如此凶悍的对决,脸上纷纷露出错愕的神情,不时夹杂着几声惊叹。

    南宫棋目光带着复杂的情绪,盯着那擂台上激战正酣的萧辰,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看来,萧辰的天赋确实出人意料的强悍,远超于他。

    至少,他在炼气境五阶的时候,是绝对无法做到这个地步的。

    擂台之上的两人,几乎是打了整整一刻钟的时间。

    到了临近尾声的时候,萧辰被季云一剑震飞的同时,直接将手中长枪猛力丢了出去。

    长枪如雷霆般悍然刺去,季云也不得不主动跳下擂台,躲开这道攻击。

    那血煞枪猛然刺进地砖,随着一声骇人巨响,在地面之上带出一道长长的裂缝。

    之后,两个人一前一后落在了地面之上。

    咕嘟咕嘟——

    见到这样的结果,吞咽口水的声音在人群之中四处响起。

    许多人的脸色,在这一刻都微微僵硬。

    南宫棋更是毫不掩饰的目瞪口呆。

    竟然打成了平手……

    实力明明差四阶都能打成平手?!

    “萧辰兄弟,果然名不虚传,佩服佩服!今日你我平手,以后有机会再来请教。”

    季云落地之后,爽朗的说道,随后便将那玄境灵草七宝茯苓直接丢给了萧辰。

    差四阶打成平手,可算是一件脸面扫地的事情。

    但季云并没有感受到多大的耻辱感,反倒显得很是兴奋。

    这一次,他并没有使出自己的真正实力。

    让他惊叹的,只是萧辰战斗技巧的精奥。

    总是能够料敌先机,所以才能在面对超越四阶的对手,还能够在战斗之中占据主动。

    不知道是哪位高人传授的。

    不过他感觉不像是学宫祭酒李不为的路数,应该是另有其人。

    看来萧辰表面上只是寻常世家子弟,但实际上已经有了深不可测的背景,已然不可小觑。

    “我先落地,按照规矩,是我输了,佩服。”萧辰拱手说道。

    连最擅长,品阶最高的拳法都没有使出来,萧辰同样是没有出尽全力。

    此次的输赢,并不重要。

    他的目的也只是为了试一下枪法的威力。

    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他还是相当满意的。

    见到萧辰如此的磊落大方,不少围观的弟子都不尽对他高看一眼。

    与此同时他们又一阵感叹。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萧辰入门不过才一年多,竟然能够与前十打成平手。

    众人自然看得出来,固然季云没有动用全力,但难道萧辰就火力全开了?

    他们中有不少人,是看过萧辰一路从外院大比到现在的。

    都知道萧辰最熟练的是拳法。

    这一场当中,却始终没有用出来。

    很明显,萧辰同样未尽全力。

    越四阶,还敢如此!

    念及此处,众人仿佛胸口堵了一块大石头,根本说不出话来。

    萧辰接过玄境灵草,朝着季云再次拱了拱手,便转身准备回正气门。

    “师弟。”

    这时,南宫棋从人群当中走了过来,挥手叫住了他。

    “南宫师兄,有事吗?”萧辰一愣,笑着问道。

    “有大事情找你。”南宫棋忽然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神秘兮兮的说道。

    闻言,萧辰眉毛微扬道:“什么事?”

    “来来,我们回正气门,再跟你细细说明。”

    说完,南宫棋便不由分说的拉着萧辰,一路赶回了正气门。

    当他们来到阁楼大厅的时候,宇文飘雪正坐在椅子上焦急的等待着。

    “师姐,到底有什么事?”看着两个人的模样,萧辰更加困惑了。

    “我们两个家族有事召集弟子回去,所以想来邀请你去游玩一番。”宇文飘雪说道。

    “游玩?”萧辰满脸的狐疑。

    一旁的南宫棋则是笑着说道:“还有些事情,要请你出手……”

    “请我出手?”听到这话,萧辰愣了一下。

    三大家族中,光是化灵境高手就一大堆。

    他们两个,境界上也都超过自己,还能有事请他帮忙?

    南宫棋赶紧解释道:“在我们宇文家与柳家地盘接壤的地方,有一座灵晶矿脉,两边为此打了许久,伤亡无数。”

    “后来为了避免过多损伤,两家规定,每过三年各派出一名二十岁以下的年轻俊彦,以胜负争夺三年的开采权。”

    听到这个说法,萧辰忍不住眉眼微扬。

    灵晶矿脉!

    这可是极为重要的资源。

    灵晶不止是值钱,其对*有益。

    哪怕是炼气境,吸收其中精纯灵气后都有极大的增益。

    最重要的,灵晶也可以用于炼灵傀的使用!

    难怪南宫棋会专门来请他。

    “那条矿脉,每年能产出上万枚下品灵晶。之前柳家派出来的柳浩,咱们南宫家被压一头,已经连续六年没有拿到开采权了。师弟,这一次,可全都靠你了。”南宫棋拍了拍萧辰的肩膀,认真说道。

    “你请师弟,不会让他白帮忙吧,给他分五千灵晶。”宇文飘雪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当然可以!哪能让师弟白帮忙?”南宫棋豪气的说道,“除此之外,还加五株提升修为的灵草。”

    “怎么样,师弟,两次六年,上十万的灵晶,都被柳家拿走了。这一次咱们两家就指望你了,我的好师弟。”

    萧辰无奈的笑了笑。

    自己还没说话呢,俩个人就一唱一和的定了下来。

    不过对于二人,萧辰还是相当认可的。

    就算没有这些好处,既然求到他这里,也没理由袖手旁观。

    毕竟对于柳家,萧辰本身就有些不爽。

    “我们宇文家的府邸与他们的相差不远,而且那边风景甚好,有一处东阳郡名胜,青书湖,完事之后,师弟你们二人一起来游玩。”宇文飘雪笑着说道。

    萧辰思索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

    内院的大比还有半年多的时间,一直待在学宫之内,光凭苦修,恐怕很难能够追上内院前十的境界。

    “那好,师弟,你准备准备吧,咱们明日动身。”宇文飘雪开心的说道。

    萧辰再次点头,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麻利的关好门窗,萧辰盘坐在床上,深吸一口气,快速收敛心神。

    现在,是时候再次进入九龙塔了。

    闭上双眼,萧辰的神魂回到了烟雾缭绕的九龙塔外面。

    天空之上,除了九条金龙游戈于云海,还有化为*流光的源符。

    两股截然不同的神器气息,在天空之中融汇,形成了一道蔚为壮观的景象,震撼心神。

    萧辰再走到九龙塔的下面,便看到玲珑正坐在二楼的屋檐上,抬起雪白的下巴,眼睛直直的看着天上的金龙与源符,有些出神。

    而更为奇特的是,其眼中竟然泛着淡淡的金光,似乎跟源符的一模一样。

    不会是在研究神器中所蕴含的世界本源大道吧?

    天下所有人的*,溯本求源,都是在往这个世界的本源大道上靠。

    品阶越高的*灵器,其中蕴含的本源大道也就越多。

    一个人,若是能够领悟一点,都能够算作精彩绝艳之辈了。

    而神器,是与世界同时诞生的。

    可以说,其就是本源大道的一部分,所以才会有这么强的力量。

    萧辰心头闪过这个骇人的念头,站在下面看了一会儿,也不敢打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