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事吗?”宇文飘雪察觉到了萧辰的异常,不禁正色问道。

    “我们被邪修给围住了。”萧辰以极低的声音说道。

    一旁的南宫棋见状,凑过来大声说道:“你们在说什么围住了?”

    萧辰和宇文飘雪立刻嘴角抽了抽,满脸无奈的看向南宫棋。

    随后,坐在周围的邪修们,在听到暴露之后,索性不再伪装,直接走过来,将他们团团围住。

    南宫棋这个时候,才看清周围的人竟然都是邪修,方才明白刚才自己大意了。

    人群之中,那个境界最高的邪修走了出来,是一个胡子花白的老者。

    “你们是谁?谁派你们来的?”南宫棋看着众人冷声说道。

    这个时候,萧辰转过身去看操纵巨翼鸟的人,后者竟然头也不回,继续操纵着鸟赶路。

    看来,那也是他们的人。

    这一场埋伏,是早有预谋的。

    “这并不重要,反正你只要知道,你们马上就要死了。”

    那化灵境邪修目光冷酷的看向三人,缓缓说道。

    说话间,其身上强大的威压,如同山岳一般压了过来。

    萧辰三人顿时脸色一变,立刻感受到体内灵气的运转都有一些阻碍。

    “上!”

    那化灵境老者一挥手,三个炼气境九阶立即就走上前,逼到了萧辰三人跟前一丈,瞬间摆开架势。

    另一边,南宫棋也不含糊,手中光芒一闪,一柄利剑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北斗七星斩!”

    下一刻,南宫棋怒喝一声,脚步一踏,身形宛如狂风般冲了出去,手中长剑如直线一般,悍然刺向一人。

    “玉鼎冥王印!”

    一旁的宇文飘雪也丝毫不留后手,施展出自己最强的武技。

    青葱一般的玉手飞快的在身前变化出手诀,一道道灵气在她的面前汇聚,尔后化为一道巨大的黑色符印,狠狠的砸向对手。

    嘭嘭!

    两道巨响声传来,那三个刚准备动手的九阶邪修,有两个人直接被击退了七八步,退到了这间房子最后面的墙壁上方才稳住身形。

    其他那些邪修看到这样一幕,不由得惊呆了。

    他们这些邪修所*的*往往非常强悍。

    通常情况之下,实力要超过同阶三成左右。

    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直接被同阶的对手一招打成这样!

    不愧是正阳学宫的院生,果然非同凡响。

    还剩下一个炼气境九阶。

    他的目标自然是萧辰。

    伴随着一声断喝,他的身体猛然从原地消失,化作一道残影扑向了萧辰。

    宇文飘雪和南宫棋两人瞳孔微微一缩,想要回援,尽可能帮萧辰挡一下。

    可是下一刻,他们二人却惊愕的发现,那人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就是这么一眨眼的工夫,已经冲到萧辰面前不足三尺的地方。

    想回防对萧辰施以援手,显然已经是来不及了。

    那人右拳带着缕缕摄人的邪气,狠狠砸向萧辰面部。

    “万道龙皇拳!”

    面对奔袭而至的炼气境九阶,萧辰虽然没有惧意,但也不至于轻敌。

    毕竟对方要比自己高上三阶,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萧辰拳头一挥,裹挟着强悍灵气,施展出自己最强的武技。

    下一刻,俩人的拳头狠狠撞在了一起。

    掀起来的力量乱流,竟是在一瞬间将旁边的门板震碎。

    那些碎片,直接被外面的气流卷了出去,不知所踪。

    巨翼鸟飞得极快,没了大门,外面的风声震耳欲聋。

    众人惊骇的目光注视下,对拳的两个人中,竟然是他们炼气境九阶的同伴被震得往后连退数步,差点跌倒在地。

    而众人再去看萧辰,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后者竟然正在从容的整理自己的拳套,不仅没被震退,甚至连面色都是异常的从容。

    要说南宫棋他们两个实力超群,这些邪修还能理解。

    毕竟是大家族的子弟,又是九阶的实力,底蕴自不待言。

    可眼前这小子,只不过是区区一个六阶而已。

    向来只有他们邪修越阶对付别人,哪有别人越阶来欺负他们的!

    就连那个化灵境老者眉毛也不禁微微扬起,低下头,问旁边的人道:“这小子是谁,怎么没有他的情报,是哪个大家族的子嗣?!”

    在他们的理解之中,能够拥有超越同阶力量的人,绝大部分都是拥有最好*资源的大家族子弟。

    他们真实的实力,往往不能用普通的境界去划分。

    普通人没钱没势,练的一些低阶*,能够跟同阶打起来不吃亏,就已经算不错了。

    这些豪门子弟则不同。

    往往根基很牢,同境界之中,罕有敌手。

    而且又有玄妙的*以及高阶武器护具甚至灵器之类的作为辅助,能够展现出来的实力非同凡响,越级挑战对手。

    “他是云阳城的一个小家族出身的,那家族之前最强的也不过是凝丹境巅峰。”

    “他是最近一年忽然冒出来的新秀。只知道天赋极高,一年进入学宫内院,其他就查不出什么了。”

    那邪修低声解释道。

    “也罢,既然没什么背景,就一起杀了罢了。”化灵境老者愣了一下,随后缓缓说道。

    萧辰的天赋之强,让他有了一丝惜才之心。

    倘若不是被撞见他们谋杀两大家族的嫡系子弟,他还真有将萧辰收做手下,好好栽培一番的心思。

    “一起上,不要耽误时间!”化灵境老者随后对一群手下命令道。

    话音落下,十几个邪修立刻一拥而上,紧紧的将三人围在了中间。

    萧辰对此面色淡然,只是默默的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圣龙拳套。

    刚才算是第一次实战,果然让他的拳法威力增强了不少。

    不愧是地境中品的灵器。

    “你想要什么,我们俩大家族,都可以给你。”宇文飘雪眉头微蹙,双眼直直的看着那老者,缓缓说道。

    “呵呵!我们要的,只是你们两个的命而已。”化灵境老者淡淡一笑,声音却很冷。

    “费劲巴拉的杀我们,对你没有任何直接的好处吧!说说你的条件,谁出资杀我们,我们可以给你三倍的报价。”南宫棋皱起眉头问道。

    相比较于萧辰已然准备拼命不同,这俩人似乎真有心跟敌方谈判。

    这也是大家族子弟才有的底气。

    毕竟,家族中资源有很多,对手围住他们,往往不杀才能将利益最大化。

    而且,他们若是真杀了,不仅拿不到任何好处,还将会承受东阳郡两大家族的报复。

    那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承受的。

    哪怕是化灵境!

    “我有没有好处,自然不需要你们说。你们只要知道,我今天要的就是你们的命。”

    化灵境老者话音落下,随后缓缓走向三人。

    “必须要杀我们,是仇家派来的?柳家?”知道自己没有办法逃脱,南宫棋只是平静的继续问道。

    化灵境老者没有说话,也不急着下手。

    以南宫棋三人的实力,哪怕是在地面之上,也不可能逃过化灵境的追杀。

    更何况,这里还是上千米的高空。

    能够一次杀死三个天才,让这个化灵境老者有一种莫名的*。

    反正对面三人不可能逃脱,他倒是要好好耍耍这些正派的天才们。

    “不是柳家,那是我们自己家族的人?”南宫棋见对方不理会,便继续猜了下去。

    岂料,他这句话一出口,那老者的眼皮猛然跳动了一下,随后脚步一踏,身形直接闪到南宫棋的面前。

    南宫棋甚至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死死的掐着脖子,直接被提了起来。

    “少废话,受死吧!”老者面色狰狞,随后手中力道缓缓加大。

    “你急了,那就是我猜对了!家族中的内奸,是谁……”

    南宫棋这个时候,已经被掐得呼吸极为困难。

    整张脸涨得通红,说话都断断续续的。

    但他的脸上,始终没有丝毫的惧意,这让那邪修老者感到极为的扫兴。

    嘭!

    忽然,旁边传来一声巨响。

    老者微微一怔,连忙转头一看,下一刻瞳孔一缩。

    他看到了萧辰做出一个奇怪的动作,半跪在地上,右手紧贴地面。

    “啊啊啊……”

    随后,周围忽然传来了众人的惨叫声,那些邪修们除了五个炼气境九阶的,其他都纷纷倒地哀嚎了起来。

    正是萧辰召唤出了土灵之气,直接偷袭这些人的经脉,将许多重要的地方当场绞断。

    这种疼痛不亚于挑断脚手筋。

    “小子,你干了什么?!”那化灵境老者心中莫名骇然,连忙瞪着双眼问道。

    然后,回答他的,是一团疾驰而来的火焰。

    看着这火焰,不知道为何,老者心头闪过了一丝惧意。

    他不敢有丝毫的迟疑,连忙放开了南宫棋极速往后退,终于以化灵境的高超身法,险之又险地躲了过去。

    这道火焰的速度同样极快,让邪修老者有些心惊胆战。

    即便是成功躲开之后,老者的脸上也浮现出一抹后怕之色。

    但很快就被尴尬取代。

    他可是堂堂的化灵境,比萧辰高了整整一个大境界。

    按道理,这个年轻人什么样的攻击都对他没有多大的效果,可是刚才这一下,自己偏偏躲得这么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