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念头刚刚才从邪修老者的脑海之中冒出来,下一刻脸上的表情却又变得僵硬起来。

    他忽然瞥见了那团火焰最终烧毁的地方。

    半面墙壁都直接没有了,甚至连灰尘都没有,仿佛被直接烧成了虚无。

    老者心中再次震惊,目光移向了对面的萧辰,沉声问道:“你这是什么东西?!”

    回答他的只有又一团火灵之气。

    邪修老者眼皮一跳,连忙将身法催动到极致,再次以毫厘之差避开。

    只差了那么一点点!

    邪修老者的表情彻底沉了下来,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这一次,他心中飞快思索,决定先干掉萧辰。

    这火焰实在太过诡异,连他都不敢轻视。

    随后,他脚步一踏,化为一道黑影,身形朝着萧辰暴掠而去。

    虽然不敢接触这火焰,但是以他的身法速度,萧辰是绝对跟不上的。

    毕竟境界的差距摆在那里,他有绝对的信心能够碾压眼前这个拥有诡异手段的年轻人。

    事实也的确如此。

    此刻在萧辰的视野之中,根本看不清老者的身形。

    一个大境界的差距便如同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摆在了他的面前。

    “让我来!”

    熟悉的声音响起,萧辰让出身体之后,玲珑再次料敌先机的向右侧闪开,躲在了安全距离。

    “快,把储物戒里的灵物都给我!”

    玲珑随即又对着宇文飘雪和南宫棋大喊了一声。

    她控制着萧辰的身躯快速移动,不断变化位置的同时,死死盯着对面的化灵境邪修。

    听到这话,宇文飘雪和南宫棋两人,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脱下自己的储物戒,破开禁制,直接扔了出去。

    当初在七幻秘境的时候,萧辰就确确实实的帮他们挡下了化灵境的异兽。

    现在,他们也同样只能选择相信萧辰。

    玲珑以诡异的手法,接过了两枚破空而来的储物戒,飞快的扫视一遍,加上萧辰自己的,一共能用炼灵傀打十二次。

    “十二次够了吗?”萧辰沉声问道。

    如果玲珑也没有办法,那他们今天,可就真要交代在这里了。

    “如果是平时,肯定不够……”

    玲珑缓缓开口说道,随后她忽然轻轻一笑,神秘的道:“但在这里,说不定,就够用了。”

    玲珑的话音落下,炼灵傀巨大的身形直接出现。

    玲珑将大量灵气灌入到其中,已经在它凭空出现的瞬间就指挥着它,朝着化灵境老者砸出第一拳。

    一切来的毫无征兆,老者见状,微微一惊,连忙后退,暂且躲开了这攻击。

    随后他方才看清攻击自己的究竟是什么东西,顿时就被激怒了。

    他皱着眉头说道:“炼灵傀?呵呵,我倒要看看,你是使用几次!”

    在老者看来,萧辰这样做,只不过是拖延他们的死期罢了。

    一个化灵境的*者,能出上千招才会力竭。

    而炼灵傀呢,哪怕是整个是崇元国国库里的灵物,也不敢说支撑炼灵傀打上千次吧!

    这玩意儿的能量转化率实在是太低了。

    否则也不可能被淘汰掉。

    然而,就在老者内心得意的后退之际,忽然感受到背后有一股炙热的气息,正是萧辰释放的火灵之气。

    他吓得连忙扭转身形,落在了大门边。

    邪修老者脚步还未停稳,就看到萧辰指挥着炼灵傀打来了第二拳,角度亦是极为刁钻。

    老者被追的苦不堪言,怒骂道:“这小子,怎么打法这么脏,完全不像是个雏……”

    之后,又是接连四拳。

    老者这个时候方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巨翼鸟的翅膀边缘。

    再往后退,就是相距千米的地面!

    哪怕他是化灵境,这样的高度,最后也得直接摔死。

    老者这个时候,才忽然惊觉,自己刚才似乎完全按照萧辰的节奏走,才*到了这里。

    这个想法,让老者汗毛竖立。

    他一个化灵境,竟然被一个二十多岁炼气境的毛头小子牵着鼻子走!

    老者顿时感到恼羞成怒,随即准备还手。

    然而,他的面前,却是再次出现了炼灵傀的石拳。

    同时身侧两边,则被那诡异的火焰堵住,背后几寸的地方就是千米高空。

    炼灵傀这一拳,他必然是无法硬接的。

    如果勉强接了,反震力会让他直接掉落下去。

    “老夫就不信,炼气境的手段还能伤到我不成。”

    老者一咬牙,竟是决定从火焰那边强行冲过去。

    他确实很快的冲出了包围。

    但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庆幸,便看到自己躯干有大半被那火焰缠绕。

    “啊啊啊!”

    血肉被剧烈焚烧传来剧痛,老者禁不住发出一阵惨烈的哀嚎声。

    之后他便惊骇的发现,这火焰,他竟然没有办法用灵气扑灭,只能任由其灼烧。

    就在此刻,那巨大的炼灵傀竟然再次冲到老者的面前,以极为刁钻的角度一拳砸了过来。

    这一下若是被砸中了,他必然跌下鸟背。

    邪修老者自然也看出了玲珑的想法,狠狠一咬牙,索性不去管火灵之气,任其焚烧自己的手臂,也要试着躲开这一击。

    毕竟,火焰虽然恐怖,但他有一咬牙勉强还能承受。

    若是直接被砸落下去,刺杀任务无法完成也就罢了,这么高的高度,哪怕他是化灵境,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然而,就在他准备展开身法,躲开这炼灵傀的一拳之时,脚下却是忽然被莫名的*丝线缠住,行动立刻受到了阻碍。

    正是土灵之气。

    萧辰在体内看到的这一幕,不禁有些感叹玲珑使用灵器的心思之巧妙,一环扣一环。

    就在这时,那炼灵傀的巨大石拳已然砸上了老者的胸口。

    嘭!

    一声巨响过后,那化灵境老者伴随着一阵惨叫声落了下去。

    声音由大变小,最终完全消失在呼啸的狂风之中。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看到这一幕,巨翼鸟鸟背上的众人,不论是邪修,还是南宫棋和宇文飘雪俩人,此刻都停止了战斗,神情吃惊的看向萧辰,眼睛瞪的都快要掉出来了。

    炼气境逼死了化灵境?!

    这种结局,他们甚至连做梦都不敢想象。

    “师弟,竟然真的办到了。”

    白净手掌捂着红红的小嘴,宇文飘雪脸上,此刻只剩下了震惊。

    南宫棋的震惊程度,丝毫不低于她。

    俩个人的心情都很激动。

    原以为他们今天都得交代在了这里,干脆背水一战,多拉几个垫背的。

    没想到,竟然让萧辰完成了这么艰巨的任务,一下就改写了局面。

    剩下的十多个邪修中,也就五个炼气境九阶能够对他们造成威胁。

    但是,绝对杀不死他们!

    “将剩下的这些人都解决掉吧!”

    玲珑操纵的萧辰身体,走到两人的身边,开口说道。

    方才没有办法吸收到那个化灵境邪修的灵气,让玲珑感觉亏大发了,于是将目光投到了这些人的身上。

    南宫棋和宇文飘雪微微一怔,有些惊讶于萧辰的果决。

    随后二人连忙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这些都是邪修,*邪功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

    于公于私,都应该将这些人杀掉,永绝后患。

    “你们以为,没了舵主,就能赢我们吗?”对面一个炼气境九阶大声说道。

    不过看起来,似乎有些底气不足。

    说这话的时候,甚至还在往后面倒退。

    “你们一人先杀一人,其他三个我暂且拖住。”萧辰说道。

    “好!”二人赶紧应道。

    虽然萧辰一个炼气境六阶,却主动要拦住三个九阶,实在有些滑稽。

    但经过刚才一战,南宫棋和宇文飘雪俩人现在对于萧辰已经信任到了极点。

    二人直接脚步一踏,便一往无前的飞快冲了过去,寻找合适目标,开启了新一轮的战斗。

    见此攻势,五个九阶邪修严阵以待,却忽然看见一尊巨大的石像冲了过来。

    知道是那可以硬撼化灵境的炼灵傀,立刻便吓得一哄而散。

    见状,南宫棋俩人抓住机会,合伙抓住行动最慢的邪修,直接十招之内,联手迅速将其击杀。

    玲珑这个时候,也收回了炼灵傀,免得被人看出破绽。

    方才面对那个邪修老者的时候,她一口气将所有的灵物都消耗完了,眼下已经没有能够发动的燃料了。

    刚才只不过是她在后面推动炼灵傀,吓一下对方,现在看来,还是很有效果的。

    “师弟,接着。”

    这个时候,宇文飘雪将刚杀死的邪修储物戒,直接丢了过来。

    玲珑费了一点劲,将储物戒的禁制冲破之后,神识扫视了一遍,不由得一喜。

    里面竟然有能够支撑炼灵傀一拳的灵物。

    之后的战斗,便是相当简单了。

    玲珑操纵炼灵傀直接重伤一人,随后拿着他的储物戒里的灵物,让炼灵傀去攻击另外一人。

    就这样,剩下的四个炼气境九阶,不到半刻中的时间里,便被玲珑依照此法,逐一干掉。

    这让在旁边助阵的南宫棋二人极为尴尬,同时脸上又是掩盖不住的震惊。

    二人倒吸了一口凉气,飞快的对视一眼。

    他们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出对萧辰实力的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