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个人感觉在化灵境的暗杀下,自己还能活下来,简直就像是在做梦一般。

    然而,玲珑却是极为淡定。

    她直接走过去,用萧辰的身体将这些九阶邪修的灵魂与灵气全都吸收殆尽,方才心满意足的收了手。

    在此期间,浩瀚的灵气,让其每吸收一次,都是直接突破了一次。

    如今,萧辰的境界赫然已是突破五次的程度了,底蕴变得更加稳固。

    剩下的几个人,见到实力强悍的同伴们都已经被杀,全都退到了墙角,眼神绝望,瑟瑟发抖。

    他们的境界只有炼气境七八阶,本来就是来打杂的,干些收尸的活。

    现在最强的几个都已经死了,他们自然成了待宰的羔羊,已然没有丝毫反抗的勇气。

    “这些人怎么办?”宇文飘雪皱着眉头对身边的南宫棋问道。

    “杀了吧!此事不简单,尽量不要留活口。”南宫棋淡然的说道。

    之后,他们二人同时出手,只是眨眼之间就已经将这些人处理掉了,只留下一个活口留来问话。

    “谁派你们来的?”南宫棋走到那人面前,冷冷的问道。

    被留下的是一个炼气境七阶。

    看见同伴全部横死,已经是心惊胆寒,连忙摇头道:“大爷饶命啊,我只是被叫来打杂的,我真的不知道,求求你们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南宫棋皱起眉头。

    这人境界不高,在邪修当中应该也没什么地位。

    看其模样,似乎是真不知道。

    “除了你们,还有其他人吗?”南宫棋随即又问了一句。

    那邪修拼命摇头。

    南宫棋点点头,随后一掌拍在其天灵盖上,将其杀死。

    “可惜了,问不出什么,只能我们回去之后自己查了。”

    南宫棋转过头来有些无奈的看向宇文飘雪,摇了摇头道。

    宇文飘雪淡定的点点头,没说什么。

    在东阳郡的地方上,基本就没有他们两大家族做不到的事情。

    哪怕没有活口,他们也有信心靠家族势力查出这一次的幕后主使。

    萧辰瞥了一眼,哪怕将这些人全吸收了,也没有多大的用处,也懒得去理会,干脆直接转身坐在前排打坐,吸纳灵气恢复伤势。

    “落到徂城,好好开,到了就饶你一命。”

    手上沾满鲜血,南宫棋走到前面,伸出手中的长剑,架在前面那个御兽者的脖子之上。

    待到数个时辰落地之后,几人便到达了一座城池的郊外。

    南宫棋准备按照承诺将此人放走,萧辰却是上前一步,一拳将其胸口轰塌。

    南宫棋见状,摸了摸脸,什么也没有说。

    毕竟,自己刚才只答应自己不杀他。

    现在萧辰自己动手,也不算是违背诺言。

    三个人落地之后,脚步微微有些虚浮,半晌才站稳身形。

    休息一阵后,南宫棋率先站了起来。

    远处有一中年男子迅速跑了过来,看到南宫棋后,一脸兴奋拱手道:“少主,属下来接你了。”

    “来的正好,把这头巨翼鸟,牵回家族之中,以后肯定用的上。”南宫棋说道。

    “是。”那护卫答应下来,走到鸟的旁边,上去牵住缰绳。

    “咱们就在这里分开吧!这件事,我要快点回家族查清,你们办完了事情,就过来吧!师弟,你救了我们两次,到时候会好好酬谢你的。”宇文飘雪脸上带着温和笑意,朝着萧辰抱了抱拳说道。

    “师姐,你现在一个人走,不安全吧?”萧辰迟疑了一下,有些担心的问道。

    “无妨,这里,已经是我们宇文家族的地盘了。那群邪修再嚣张,也不敢明面上动手了。”宇文飘雪说着,拍了拍手。

    “小姐。”很快,一道黑影窜了出来,来到宇文飘雪的面前,恭敬的抱拳道。

    又是一个化灵境级别的强者,正是宇文家事先安排来接她的。

    “我先回去了,你们若是弄完了,可以过来与我一同商议此事。”宇文飘雪说道。

    “你放心去吧!我和师弟参加完矿脉的争夺,就过来助你。”南宫棋挥手道。

    随后,几人便分道扬镳。

    萧辰在南宫棋的带领下,来到东阳郡的大型城池之一,靖城。

    穿过熙攘繁华的街头,二人来到了一处有些僻静的街道。

    整个一条街都是一座府邸的外墙,大门口站着数名炼气境七阶护卫,可谓是戒备森严。

    在看到南宫棋之后,几个护卫立刻毕恭毕敬的叫了一声少爷,连忙打开大门。

    萧辰跟在后面,直接走了进去,只见一条大甬路直接出大门来。

    一直往里面走过一座东西穿堂,一路上假山池水,奇花异草。

    向南步入大厅之后,正面五间大正房,两边厢房鹿顶,四通八达,轩昂壮丽。

    他们光是绕路,就花了不少的时间。

    一郡之地的顶尖家族,底蕴可见一斑!

    最终,南宫棋走到一处主房门口,推门走入,正好看见一对中年夫妇,坐在主座之上,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父亲,孩儿回来了。”

    南宫棋见状,连忙一脸兴奋的走上前鞠躬行礼。

    “棋儿你回来了,好好,快坐。”南宫家的现家主,南宫落立刻笑着说道。

    对于南宫棋这么有天赋的孩子,又是家族中的嫡子,自然让他喜爱有加。

    “棋儿,过来,让为娘看看你有没有变瘦?”旁边的那妇人满是心疼的说道。

    南宫棋走了过去,脸上带着温和笑意,说道:“娘,你放心吧!我在学宫里过的很好,吃嘛嘛香,你看,都变胖了。”

    裴氏满眼溺爱的捏了捏南宫棋的脸,没好气的说道:“胡说,你都瘦了许多,还想骗娘。”

    南宫棋尴尬的挠挠头。

    “棋儿,这位是?”与裴氏不同,南宫落则是要理性许多,看向下面的萧辰问道。

    “哦,父亲母亲,这位就是我在家书中,提到的那位萧辰师弟。”南宫棋说道。

    闻言,南宫落的眼神之中,立刻闪过了一丝异样的光彩。

    在南宫棋的家书当中,确实没少介绍这个年轻人,而且极为推崇。

    进入正阳学宫的一年之内,击败外院首席,进入内院,数次越阶作战,甚至还在七幻秘境中,拦下过化灵境的异兽。

    这些事情,能做到一件,都可以称之为难得的天才了。

    更为重要的是,萧辰还很年轻,未来的成就,几乎可以说是不可*。

    南宫落自然知道自己儿子特意说这些的原因,就是为了提醒他拉拢萧辰这个人才。

    而且,以萧辰的这个天赋,就算自己儿子不提,他但凡知道了,也会尽量搞好关系。

    以他的眼光来看,萧辰以后至少能够达到化灵境五阶以上。

    这已经是崇元国中,除了顶尖的那几个人外,最强的实力了。

    以后甚至说不定还能达到化灵境九阶巅峰,成为新一代崇元国前十,也未可知……

    一个家族,除了培养好嫡系的下一代外,拉拢外界天才,也是极为重要的事情。

    前者决定一个家族的实力,后者决定在外界的影响力。

    一个都放松不得。

    缺少了任何一样,没落只是时间的问题。

    “原来是萧辰小友,快快请坐。”南宫落连忙气的说道。

    “多有叨扰。”萧辰抱拳行了一礼,随即便大方的坐下。

    那南宫落刚欲说几句套话,却是敏锐的看到萧辰身上的灰尘,以及打斗痕迹。

    随后,他眉头一皱,朝妻子道:“你先回避一下,我有事与棋儿商讨。”

    裴氏是那种最重妇道之人,虽然有些舍不得,但丈夫发话了,还是有外人的情况之下,她绝不会违抗。

    裴氏摸了摸南宫棋的头,殷切的嘱咐道:“说完了之后,我儿尽量早些时候过来陪娘说会儿话。”

    南宫棋点头后,裴氏便退了出去。

    之后,南宫落才看向俩人,皱着眉头,开口道:“你们在路上遇袭了?”

    南宫棋知道父亲是不想让母亲担心,而他也正是这个想法,所以刚才并未提及。

    这个时候他方才正色说道:“回父亲,是邪修!在我们乘坐的飞行异兽上,有化灵境带着十几个炼气境将我们围住了。”

    “什么,化灵境?!”

    听到这里,南宫落的眼皮猛地跳了一下。

    他本身就是化灵境高阶的高手,对于这一境实力有多强,他深有体会。

    别说他们三个炼气境,哪怕是三十个,都只有引颈受戮的份。

    “你们,没受伤吧?”南宫落走过来,仔细打量了一下两人,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没事,我师弟将那化灵境打下了鸟背。说不定,已然摔死了。”南宫棋有些兴奋的说道。

    这一次,南宫落彻底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他一双眼睛,透露出灼热的精光,直勾勾的看向萧辰,脸上是掩盖不住的骇然。

    “是用了炼灵傀的。我只是负责操纵,才将那邪修击落,侥幸而已。”萧辰赶紧解释道。

    听到这话,南宫落震惊的神情方才略微恢复了一些。

    他微微点了点头,这才开口说道:“那也不是常人能够做到的。毕竟,石傀比真人动作要僵硬许多。现在看来,萧辰贤侄的天赋,当真称得上精才绝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