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父实在是谬赞了,晚辈愧不敢当。”萧辰气道。

    南宫落满意的看了萧辰一眼,转头对一旁的南宫棋皱着眉头问道:“棋儿,派出保护你的赵管家呢?”

    “被人支开了!”南宫棋也是脸色微沉,“几天前有人自称我们家下属,拿着令牌,说是有任务让赵管家留在正阳学宫。”

    南宫落的眼皮微微一跳,眉宇之间多了一丝阴郁之色:“看来,应该是有内鬼!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仔细查的。”

    南宫落说完之后,便皱着眉头微微沉思了起来。

    “父亲,还有另外一件事。”南宫棋随即又说道,“此次萧辰师弟过来,是我专程请来,参加与柳家争夺灵晶矿脉的。”

    听到这话,南宫落的脸上闪过一丝疑虑,随后说道:“此事,已经确认大长老的嫡子南宫画去了。现在临阵换人,对方恐怕不会答应。”

    这是一次极好的露脸机会,能够大大提升在家族之中的威望,大长老那边自然不会轻易让出来。

    “他的实力不够,就算是用药物强行突破到炼气境九阶,也根本赢不了柳家的柳澜。人家是实实在在的炼气境九阶,而且已经在这个阶段停留了几年,相当稳固。”南宫棋皱着眉头说道。

    柳澜是柳浩的弟弟,天赋同样强悍,也是柳家这次最有可能派出来的人。

    “这……那以你看,不如让萧辰贤侄与南宫画当众打一场,胜者便去,如何?”

    “好。”南宫棋立刻答应下,他正有这样的想法,连忙说了一句,“我去将人叫过来,你们稍等片刻。”

    他说着,便急急忙忙的冲了出去。

    南宫落一看,不禁摇了摇头。

    这小子还是有些毛躁了。

    他又忍不住看了一眼一旁的萧辰,越发的满意起来。

    不到半刻钟,南宫棋便带了一个怒气冲冲的青年走了过来。

    此人走进大厅,虽然正在气头,但还是恭敬的行了一礼,方才大声道:“大伯,为什么只有两天时间了,你就要换人?”

    闻言,南宫落看了一眼南宫棋,后者尴尬的挠挠头。

    不这么说,没办法把人骗来。

    “不是直接换,是你堂哥说,这位他的同门师弟,能够稳胜柳澜,所以才叫你过来比试一下。胜者去。”南宫落平静的解释道。

    南宫画转头看向萧辰,脸上是丝毫不加掩饰的不屑。

    “大伯,这才区区炼气境六阶,你让我跟他比?”

    南宫棋看自家堂弟说的如此嚣张,双眼一瞪,抢白道:“你打过就知道了。又不是以境界论输赢,不然大家直接比境界好了。”

    “堂哥,你就算看不惯我,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南宫画的眼底闪过一抹阴翳,声音也有些冷。

    “我是为家族着想,没有别的意思。堂弟莫非是怕了,如此胆小,可没办法和柳家的人动手。”南宫棋干脆挤兑了一句。

    他的这番话,效果很是明显。

    南宫画果然被狠狠的*到了,当即说道:“比就比!一个炼气境六阶,我还怕他不成!到时候,被打伤了,可不要怪别人。”

    “那好,就现在,到门口空地上比试。”南宫落随即宣布道,然后带头走出大厅。

    此时,外面凑了不少的南宫家小辈,其中有一部分是跟着南宫画来的跟班。

    还有一些,是听下人说少族长南宫棋回来了,特来在等在外面,准备寒暄的。

    这些人,看到南宫画怒气冲冲的出来之后,不由得议论了起来。

    南宫落见状,心中微微一喜,随即将刚才的事情当众宣布了一遍。

    有这么多人见证,之后大长老知道了,也就不好再说什么。

    众人立刻让出了一*的空地,带着好奇的目光看向萧辰。

    在发现只不过是个炼气境六阶之后,顿时大失所望。

    “棋哥,这是你同门师弟?才六阶,根本不行啊,怎么能够打得过柳家的柳澜,对方都步入炼气境九阶很长一段时间了。”旁边有跟南宫棋熟悉的同辈问道。

    “棋哥,不是我们不相信你,只不过,此事干系重大,你不能随便找一个外人上。”有跟着南宫画来的跟班,忽然阴阳怪气的说道。

    其他人虽然嘴上没说,但是也都带着怀疑的目光打量萧辰。

    实在是炼气境六阶与炼气境九劫之间的差距太大,根本就没人相信萧辰能够战胜对方。

    甚至就算是眼前的南宫画,萧辰一个炼气境六阶想要打赢都没什么可能。

    “大家放心,我这个师弟的实力绝对可靠,绝不可以以单纯的境界论之。让他来跟柳家对战,这一次的矿脉,绝对是我们南宫家的。”南宫棋拍了拍胸脯说道。

    闻言,众人也安静了下来,目光热烈的看向两人。

    南宫画见到如此多的人在一旁观战,便觉得可以大大的出一次风头,随即更加得意,脸上的笑意也越发的浓郁起来。

    他煞有介事地朝着萧辰抱了抱拳:“在下一直想领教你们正阳学宫的实力。刚好,可以借此机会与这位兄台好好的切磋一番,讨教一二。”

    南宫棋微笑不语,看向一旁的萧辰,意味深长的说道:“师弟,劳驾了。”

    “无妨。”萧辰淡定的点了点头。

    见到萧辰这副模样,南宫画的心中不知道为何,竟然闪过了一丝慌张。

    还没有开始打,在心中就已经落了下风?

    他眉头一皱,自觉有些丢脸,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丢下了刚才还算礼貌的面具,狠狠的瞪着萧辰:“你可别后悔,小子。”

    萧辰这才抬起眼眸,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不咸不淡的开口:“你堂哥让我教教你怎么打,我就以你长辈的身份,好好教导你一下吧!”

    “你!”听到这话,南宫画差点没忍住当场就动手,拳头都已经举过头顶,差点没落下去。

    但想到这样是偷袭,毕竟为人不齿,也就狠狠一咬牙,作罢了。

    “你等着被打昏死过去吧!”南宫画咬牙切齿的说完这句话,便走到了另一边,与萧辰争锋相对。

    “这小子应该是利用了灵丹妙药强行突破的炼气境九阶,灵气虚浮,根基极不稳定。小辰,你就用血煞枪跟他打吧!就当练习了。”玲珑忽然开口说道。

    闻言,萧辰微不可察的点了一下头。

    如果用源符的话,那就太没有挑战性了。

    萧辰也想试一试,自己如果不借用神器,实力能够达到哪一步。

    “比武开始!”南宫落大喊道。

    “银月霸王枪,繁星点点!”

    话音落下,萧辰手中长枪显现,直接低吼一声,血煞枪夹杂着雷霆攻势,直直的刺了过去。

    见到这一幕,南宫画微微有些心惊于其中的强悍攻势,连忙的运转身法,飞快的往后面退去。

    “断山拳!”

    退无可退的时候,南宫画方才双腿一沉,拼命打出去一拳。

    拳风猛然砸向银光,发出一道巨响,随后又被震飞了一大截。

    看着一脸轻松的萧辰,南宫棋忍不住啧啧称奇。

    “师弟还是一如既往的恐怖啊,六阶能硬撼九阶!越三阶挑战对手,这也太炫了!”

    “反应不够快,打法漏洞太多,底蕴也不足。”萧辰淡淡的说道。

    南宫画听到这些,气得飞快得冲上前去,再次提起一拳,狠狠砸向萧辰。

    尽管萧辰说的是事实,他知道这也是强行突破的后遗症,可是对方明明年纪还不如自己,偏偏以这样的口吻说出来,他如何能忍!

    嘭嘭嘭……

    萧辰丝毫不惧,干脆直接放弃了银月霸王枪,正面与其连出数十拳,打得周围风尘四起。

    周围人见状,一双双炽热的目光,牢牢的盯着萧辰,眨也不眨。

    嘴中忍不住轻声感叹,充满了震惊之情。

    最后萧辰抓住时机,略微退后了一步,便躲开了对面的凌厉一拳。

    他这一招身法,完全师承玲珑。

    后者经常在掌控他的身体时,用这一步躲开高出好几个境界的对手,屡试不爽。

    按照玲珑所说,这是他境界未跌落之前,自创的步法。

    完善一下,应该能划入地境上品身法的范畴。

    随后,萧辰又接连退了几步,每一次总是以毫厘之差避开了南宫话看似致命的一击。

    南宫画一腔怒气没有地方发泄,几乎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万道龙皇拳!”

    萧辰见状,决意不再浪费时间跟他耗下去。

    毕竟刚才已经试过手了,目的已经达到。

    双手之上拳套闪现,随后运起体内灵气,裹挟着骇人劲力,抓住南宫画的一丝破绽,直接一拳砸了过去。

    南宫画仓皇之间提手去挡,随着一声灵气炸裂的巨响,他整个人如同断线风筝一般直接倒飞出了擂台,狠狠砸落在了地面之上。

    “刚入炼气境九阶,根基不稳定,与八阶相差不多。”

    最后,萧辰眼神漠然地看着地上的南宫画,盖棺定论道。

    看见萧辰一副淡然的神情,南宫画整个人又气又痛,捂着胸口剧痛的地方,挣扎着撑起身子,目光森然的还想动手。

    南宫棋拦在了他的面前,威严道:“够了,技不如人,吸取教训,今后加倍苦练。”

    他毕竟是少族长,是除了族长之外,整个家族中地位最高的一层,与几大长老平级。

    虽然南宫画心中满腔怨气,但是这种情况之下也不敢再上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