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长老莫非是跟邪修有染……”

    南宫棋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神情。

    随后,他抬起头来看向萧辰,声音低沉的说道:

    “师弟,这件事我会跟父亲说的,你只需要专心准备矿脉争夺就好,我会给你加强护卫,你不必担心。”

    萧辰告辞之后,便转身回到了他居住的院落。

    这件事终究还是南宫家自己的事情,自己一个炼气境,也没有办法操心太多。

    回到房间之后,萧辰便盘膝坐在*之上继续*起来。

    那些下人照例送来各种天材地宝,供萧辰吸收炼化,期间从未间断过。

    对于这些药材,萧辰比之前更加慎重。

    唯恐有人会在里面动手脚。

    虽然这种担心最终证明有些多余,不过萧辰却不觉得这是多此一举。

    俗话说得好,小心驶得万年船。

    谨慎一点总归是没错的。

    对于萧辰这种态度,玲珑也是相当赞同。

    实际上,每一次有天材地宝被送过来,玲珑都会帮忙检查一番。

    同时,她会告诉萧辰,如何处理之后能够获得最大限度的好处,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萧辰一一照做,效果果然是立竿见影。

    感叹南宫家财大气粗的萧辰并不知道,并非所有人,来南宫家都有这等待遇。

    完全是身为家主的南宫落看重萧辰的天赋,希望能够获得他的好感,做足前期的投资,才特意吩咐下人尽量多送一点过来,供足萧辰的需求。

    在灵物不断的消耗之下,萧辰的实力也在稳步上升着。

    但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捅破那层窗户纸,完成第九次突破,成功停留在炼气境七阶……

    萧辰进行了一番尝试之后,也就放弃了。

    对于*而言,努力固然很重要,但很多时候往往还需要一个合适的契机。

    这种契机可遇而不可求,丝毫着急不得。

    很快,两天的时间便在不知不觉之中过去了,南宫棋亲自过来接萧辰。

    看到萧辰的时候,南宫棋的目光之中顿时闪过一抹震惊之色。

    不过随即就释然了。

    他能感觉到,萧辰虽然还是停留在炼气境六阶,但是此刻他身上展现出来的境界已经无限的接近于炼气境七阶了!

    如此迅猛的*速度,恐怕也只有自家这个小师弟了。

    短暂的感叹之后,南宫棋也没有废话,直接将萧辰带到了门外,坐上早已等候多时的马车,迅速朝着南面的矿山而去。

    赶了大约半个时辰的路,总算是来到了一座巨大的灵晶矿脉所在。

    刚到这里,萧辰就感受到了一股浓郁的灵力气息。

    毫无疑问,这些气息正是从灵晶矿脉之中飘散出来的。

    由此可见,这座矿脉蕴涵的矿藏究竟有多么丰富。

    难怪让南宫家和柳家争破了头。

    在萧辰和南宫棋俩人的后面,还跟着南宫家的二长老,以及一百多名身披重甲的护卫。

    在他们的出现之后,原本早就停在此地的几架豪华马车上,下来了一大批的人。

    为首的是一个满头银发,蓄着山羊胡的老者,以及一个锦绣华服,容貌还算俊美的年轻人。

    只是那双眼睛时而闪过一抹狠厉之色,一看就不是一个好相与的。

    “那是柳家的大长老,还有柳浩的弟弟柳澜。”南宫棋开口给身旁的萧辰指点道。

    闻言,萧辰眼神扫视了过去一眼。

    这柳澜果然境界在炼气境九阶,而且气息极为稳定,显然是在这个阶段停留了一段时间了。

    以他的年纪,这样的实力也足以称得上一句天才。

    看来,这柳家的年轻一代都实力不错。

    若是安稳发展下去,说不定往后又能扩大几分家族的势力,稳压南宫家一头。

    “南宫兄,你带这么多人来,有什么用,比完了还不是得乖乖滚回去!我看啊,完全是白费力气,又何必折腾呢?要我说干脆放弃算了,免得拳脚无眼,伤了和气。”

    柳澜看了看南宫棋这边的人,冷嘲热讽的说道。

    那充满不屑的口吻,根本就没有给南宫棋任何面子。

    两家都是势均力敌的大家族,鼎足而立。

    多年的摩擦,都杀了对方不少人,算是积怨已深,不可化解了。

    两家子弟一见面,向来都是火药味十足,谁也不会给谁面子。

    反而是一旦出了什么事情,家里就会站出来为其撑腰。

    很多子弟都以此为荣,一旦遭遇对方,便会各种挑衅。

    显然,眼前的柳澜也不例外。

    “你还是快点跟你的人说,打包行礼滚回去吧!今天过后,这里,就归我们了。”

    南宫棋嘴角掀起一丝弧度,冷笑着说道。

    他在此之前已经不止一次见识过萧辰恐怖的实力,完全相信自家这个小师弟能够帮他们南宫家赢下这一场。

    否则,他不会带来一百多护卫。

    目的也很简单,就是为了在萧辰赢得比试之后直接管灵晶矿脉。

    “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你不会要厚着脸皮准备跟我比武吧!我记得,你早就过了二十岁。当然你非要动手,小弟也奉陪到底。只是不能拿矿脉作为彩头!”

    柳澜双眼一眯,语气之中充满了挑衅意味,显然也没将南宫棋放在眼里。

    南宫棋没想到对方会如此挑衅自己,脸色一僵,张口就想说点什么。

    可就在这时,在他身边的萧辰直接走了出来,淡淡的开口:“我和你比。”

    一听这话,柳澜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困惑。

    他微微眯着眼睛,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萧辰,随后露出轻蔑的笑容。

    “可笑!真是可笑之极!南宫家真是没人了,居然还请外援。这也就罢了,竟然找了一个炼气境六阶的。哈哈哈!真是笑死个人了,笑死个人了。”

    话音落下,他背后的柳家跟班们,立刻配合的轰然大笑起来。

    正当柳澜满脸得意的将目光转过来,看到南宫棋脸上那抹高深莫测的微笑时,不禁在心中感到了一丝异样。

    随后,他又将目光落在了一脸淡然的萧辰脸上,就更加困惑了。

    莫非,这其中有诈不成……

    “行了,贫嘴无用,快点开始吧!你们也好趁着天色还早,早点收拾东西滚蛋。”

    南宫棋掏着耳朵,一点不耐烦的样子,仿佛真的很赶时间。

    “待会你们输了之后,不知道还能不能有这么大的脸说话。”柳澜被他这么一激,刚才那点疑惑也烟消云散,冷哼一声,径直走了出来。

    两家人各站在一边,让出一*空地,足以供萧辰和柳澜二人展开对决。

    南宫棋看向旁边的萧辰,沉声说道:“师弟,靠你了。”

    萧辰没有说话,只是淡然的点点头,随后走出队伍,来到了空地之上,平静的看向柳澜。

    看到萧辰这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原本心中还有那么一点点不安的南宫棋这下总算是彻底定下心来。

    他笑着转头说道:“三叔,准备叫族人接管这矿脉吧!”

    南宫家二长老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微微摇了摇头:“这都还没打,还是等着看结果吧!”

    很显然,他对于炼气境六阶对九阶,也并不怎么看好。

    不只是他,一般人都很难在两阶的差距面前,选择相信低阶者。

    更不要说,现在对战的双方竟然相差了三个阶段!

    这种境界上的差距,终究是难以依靠外力来进行弥补的。

    柳澜仔细看了看萧辰,最后眼底流露出一丝不屑。

    这人确实是炼气境六阶,哪怕表现出来的气息很稳定,但终究也只是六阶。

    就算是战斗经验再丰富,手里拥有着灵器法宝之类的东西,也不可能胜过高出三阶的他。

    他柳澜可不是那种靠大量灵物强行将境界堆积起来的富家子弟。

    他打小就跟随家族商队,在异兽山脉之中穿梭,实战经验丰富,远超同辈。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不习惯去他眼中养尊处优,按部就班的学宫,而选择按照自己的方式*。

    他要走一条独属于自己的修行之路。

    “你快点滚吧!不然,等会打起来,可没人会手下留情。”柳澜看向萧辰,充满不屑的说道。

    在他看来,对付萧辰这样的低阶武者,就算是赢了也脸上无光。

    “柳家长老,别浪费时间了,快点宣布开始吧!免得有人在那里自以为是的成口舌之利!”南宫棋也忍不住大声地催促起来。

    那柳家长老听到这话,眼神中亦是闪过一丝疑虑。

    他倒是想看看,这个只有区区炼气境六阶的小子,究竟有什么不同,竟然让南宫家如此信任,敢于挑战高了三阶的柳澜。

    他当即大喊道:“比武开始!”

    唰!

    话音落下,柳澜直接率先冲了出来。

    他身形极快,带着猛烈的破空声,直接撞向了萧辰。

    萧辰眉头一挑,脚步猛然向右侧一踏,轻松的躲过了这次攻击。

    柳澜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萧辰直接召唤出无极破魔枪,一招横扫千军呼啸而出。

    看着眼前银月状的气劲朝自己狠狠撞了过来,柳澜神情微微严肃了几分。

    他不敢有丝毫的迟疑,在一瞬间将体内的灵气全部催发,强行震散了这一道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