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月霸王枪,皓月当空!”

    萧辰冷哼一声,随后体内灵气疯狂外涌,枪尖裹着一道白光砸向对方。

    见此情形,柳澜也不敢再藏私,手掌一挥,从储物指环中取出一柄玄境中品的阔背大刀。

    “断江斩!”

    柳澜奋力举起大刀,毫无保留的释放出玄阶上品武技。

    璀璨的刀气,直接砸断了萧辰的枪劲,爆发出一阵绚烂的灵力花火。

    “玄阶枪法,确实不错!这就是你的依仗么?那么,你们今天照例得滚回南宫家了。”

    柳澜一击得手,满脸嘲弄的出言讥讽道。

    一旁的柳家长老,也在此刻摸着胡须露出欣慰的笑容。

    看来,他们柳家这一代确实碾压南宫家。

    真是天佑柳家!

    相信再有不超过二十年的时间,柳家必能够彻底压倒南宫家,后者再无挣扎的余地。

    南宫家长老看到这一幕,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忍不住对身旁的南宫棋开口道:“小棋,这……”

    南宫棋却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表情出奇的平静。

    只见他眼神笃定的说道:“你就放心吧!三叔,我这小师弟已经赢定了。”

    “你这师弟连最强的招式,都被对方破了,恐怕……”二长老满脸担忧的摇了摇头,意思不言而喻。

    倘若这一次又没有拿下,那么两家的差距会越发的拉大。

    这对南宫家来说,无疑是一个噩耗。

    “谁说那是我师弟最强的一招了?刚才不过是开胃菜而已。”南宫棋神秘的说道。

    闻言,二长老眼皮子微微一跳,赶紧看向场中,眼底又亮起一丝希望。

    对于南宫棋他还是极为信任的。

    他也很想知道萧辰的手上究竟还有怎样的底牌。

    说话之间,萧辰和柳澜两个人已然一口气对了十几招。

    不断有灵气余波飞出,狠狠的砸在地面之上,立即就是一个坑洞,惊心动魄。

    柳澜的心态从一开始的轻视,到现在,不得不重视起来。

    他发现自己必须得全神贯注才能接住萧辰的攻势。

    反观萧辰,倒是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将银月霸王枪的各种招式反复施展之后,萧辰终于确定了一件事,自己仅仅靠枪法还不能轻松赢过超三阶的对手。

    打到此刻,萧辰已经觉得练得差不多了。

    随后,在柳澜惊疑的目光之中,萧辰一招寒星点点强行将他逼退之后,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再施展出月朗星稀之类的招数。

    反倒是直接将无极破魔枪收回到了黑玉扳指之中?

    竟然把枪收了?

    他想要干什么!

    难不成还有什么后手?!

    柳澜见状,不禁皱起了眉头。

    他微微喘着粗气,双眼直直的看着萧辰。

    打到这个时候,柳澜已经在萧辰身上隐约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力。

    一个炼气境六阶,能够在他手上坚持如此之久,这是他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关键是他还发现了一件事情,此刻的萧辰根本就是气定神闲。

    那样子似乎压根就没有尽全力!

    这怎么可能?!

    对面,萧辰摩擦了一下双拳,面带微笑的看了过来。

    柳澜顿时就被*到了。

    这是在挑衅自己!

    “想对拳肉搏?成全你!”柳澜眉头一皱,也将大刀收了回去。

    他心中的震撼和迟疑瞬间就被激动取代。

    柳澜之前是在雇佣兵中混的,很容易便受到*,与人进行这种硬碰硬式的决斗。

    更何况,在柳澜看来,自己的境界更高,三阶的差距,只用拳头对砸,他当然更有优势。

    萧辰对于他的表现,并不关心,按照既定的想法毫不气的挥拳砸了过来。

    柳澜看到萧辰主动出击,眼神微微一凛,也没有多想,抬起拳头直直的砸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南宫棋不禁发出一阵轻笑。

    竟然敢和萧辰对拳!

    简直就是找死。

    一旁观战的柳家长老原本就对萧辰的表现充满了诧异。

    毕竟按照他的推算,萧辰最多能够在柳澜的手上坚持十招。

    可是现在,竟然将柳澜逼到如此程度。

    关键是萧辰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镇定了。

    镇定的让人害怕。

    此刻再见到南宫棋这不怀好意的笑意,他心中不由的咯噔一声。

    难道真的有什么问题不成?!

    不对,若是他们耍诈,我一定能看得出来……

    可若是没有耍诈,对面一个低三阶的人,怎么可能坚持这么久而丝毫不落下风?!

    “万道龙皇拳!

    在两个人即将碰上的时候,萧辰突然一声爆喝,施展出自己最强的武技。

    轰!

    如同爆炸一般的声音响起,他体内涌上来一股极为强悍的灵气,顷刻之间灌注在右拳之上,呼啸而出。

    下一刻,拳拳相撞,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如同风暴一般将地面上的灰尘都卷起一层。

    一秒钟之后,柳澜便直接从风暴的中心倒飞了出去,极为狼狈的滚落在地。

    慌忙爬起来之后,柳澜眼睛瞪大,目光直直的盯着萧辰,脸上掺杂着震惊与错愕。

    不仅仅是他,就连旁边围观的众人,尽皆当场愣住。

    当然,南宫棋是个例外。

    他脸上笑容不变。

    眼前这一切全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萧辰这一拳的威力,实在太有震撼力。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柳澜连忙站起身来,口中发出一声怒吼,壮若疯狂的再次挥拳冲了过去。

    他不相信,自己竟然会被一个低三阶的人直接一拳击飞!

    然而,当柳澜饱含怒火上去再对上数拳之后,只感觉到自己两条手臂,都快要被震碎。

    柳澜紧咬银牙忍着剧痛,又强行挥出三拳。

    可惜萧辰一拳强过一拳,终于被一拳击中腹部,柳澜如同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

    这个时候,柳澜终于相信了一个他不愿意相信的事实。

    一开始将他逼得出了全力的枪法,实际上并不是萧辰最擅长的。

    反应过来后,柳澜迅速重新抽出大刀,几乎麻木的右手微微颤抖的拽紧了刀柄。

    可几乎就在同一刻,一道身影落在了他的面前。

    柳澜惊骇的抬起头,迎面而来的是萧辰巨大的拳头。

    嘭!

    伴随着一声巨响,柳澜身形直接脱离地面,狠狠的倒飞出去,砸在了至少十丈开外的地方。

    这一次,他仿佛被抽空了力道一般,直接瘫在了地上,竟然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仿佛下一刻就要晕厥过去。

    努力的抬起眼眸望着脸上依旧挂着淡然笑容,如同磐石一般立在原地的萧辰,众人脸庞上一片震惊。

    “这次有些慢啊,师弟。”

    南宫棋走了过来,看着被击倒在地的柳澜,伸长了脖子,故意语气讥讽的喊道。

    萧辰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配合的点了点头:“今天状态不好,所以多玩了一会儿找一找状态。还好,幸不辱命!”

    听到这如同开玩笑一般轻描淡写,但是却充满嘲讽的话,柳澜脑海之中一阵眩晕。

    他想起之前自己放下的大话,顿时感觉到脸上一阵火烧似的,无地自容。

    既愤怒,又难堪。

    “柳长老,胜负已分,你们柳家的人,在今晚之前都退出去吧!”

    南宫棋转过头看了一眼随行的那位柳家长老,淡淡的说道。

    那柳家长老根本就没有理会南宫棋,只是双眼直直的看着萧辰,眼神之中充斥着对其天赋的震惊之色。

    他实在难以想象,东阳郡竟然有这么年轻的天才!

    看萧辰展现出来的天赋,绝不输于三大家族的嫡系子弟。

    甚至还有过之。

    方才那一战,眼前这个少年分明都没有用全力,完全就是在戏耍柳澜……

    六阶对九阶,还如此游刃有余,这才是最可怕的!

    “等一下,那套地境拳法……你就是正阳学宫的萧辰是吧?”

    柳澜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捂着满是鲜血的脸庞,露出来的眼神更是凶狠无比。

    他死死的盯着萧辰,咬牙切齿说道。

    萧辰抬起头,一脸平静的望着他:“是又如何?”

    “萧辰!就是你差点害死了我族少主?!”

    柳家大长老同样是眉毛倒竖,厉声喝道。

    南宫棋立刻带人挡在了萧辰的面前,冷声说道:“当初在七幻秘境,柳浩乃是被异兽所伤,关我师弟何事!你们柳家如此咄咄逼人,难道想赖账不成?!”

    说话间,南宫家的二长老同样行动起来,带领一百多名亮出刀剑的护卫,与柳家形成对峙的局面。

    柳家之人,除了想为柳浩报仇之外,确实也有想以此为突破口,想看看有没有回旋余地。

    这条矿脉,柳家已经占据了三年之久,为他们创造了数不清的财富和底蕴。

    可以说,这几年柳家之所以可以培养出如此多优秀的子弟,在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这条矿脉。

    就这么轻易的交出去,他们心中自然充满不甘。

    不过,柳家的人在看见了对面的阵势之后,暂时就没了要继续与之对抗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