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南宫棋早就料到柳家不会轻易的让出来。

    所以,除了家族长老,他还特意带了众多炼气境高手。

    真要是打起来,两边长老僵持不下,他就能指挥这些人,将此刻身负重伤,已经无力再战的柳澜给绑过来。

    到时候,柳家那边自然投鼠忌器,不敢再动手。

    “柳长老,快点将你们的人带回去吧!愿赌服输。不然,非但讨不到好处,还会让世人所耻笑柳家背信弃义。”南宫棋淡淡的说道。

    听到这番话,柳家那边蠢蠢欲动的心思立即荡然无存。

    柳家大长老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朝着柳澜摇摇头,便率先转头离去了。

    柳澜恶狠狠的看了萧辰一眼,目光之中充满了怨毒。

    兄长柳浩的惨状,当初在他心中留下了极大的印象。

    而作为柳家少主的柳浩,可以说是他们这一代柳家子弟心中的一面旗帜。

    现在遭受如此侮辱,让他们的心都在滴血。

    每一个人都在憋着一口气,想要找到罪魁祸首,为其复仇。

    现在他恨不得将萧辰碎尸万段,却因为实力不够,不敢再上前去。

    最终,伴随着柳澜无奈的离开,整个矿脉中的柳家之人,也饱含着无尽的怨念逐渐的撤离了此地。

    许多柳家的矿工,在临走的时候,还悄悄的往自己的衣袋中藏上一些辛苦挖掘出来的灵晶。

    对于这些,南宫家的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要不是大规模的转移,他们不会去在乎这一星半点。

    否则倒显得太小家子气了。

    约莫用了两个时辰,偌大的矿脉,柳家之人便已经撤离了差不多,南宫家的人也都接管了众多位置。

    整个局面,由跟过来的二长老控制。

    “师弟,不如进去看看,灵晶矿脉,可不常见!整个东阳郡,就只有两条。另外一条,被官府控制了。”南宫棋主动提议道。

    萧辰则是欣然应允。

    他也从来没见过灵晶矿脉,对此自然有些好奇。

    两人随即便朝着矿脉之中走进去。

    一路之上,有正在负责勘察的南宫家族人朝着二人热络地打着招呼。

    尤其在看到这么多*出来的灵晶矿石之后,大家发自肺腑的对萧辰充满了溢美之词。

    因为比起三年之前,此刻展露出来的矿脉更加富足。

    如果真的让柳家继续开采三年,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这矿脉之中,道路横七竖八,两边石壁之上,都是晶莹灵晶,发散着幽幽的蓝光,看起来极具美感,如同置身于美轮美奂的星空之下。

    “小辰,矿脉深处好像有东西。”玲珑语气充满倦意的说道。

    自从上次帮萧辰跟化灵境对抗之后,她就消耗不小,睡眠的时间也长了一些。

    听到这话,萧辰的眼底闪过一丝惊喜。

    这样的情况倒是有些类似于上次发现的那些万年灵髓……

    可是下一刻萧辰就有些犹豫了。

    他的目光自然而然的看向了旁边的南宫棋。

    在这人家的产地里面,他实在没有理由支开南宫棋,独自去勘察。

    “我们去那边看看吧!”萧辰仅仅犹豫了一瞬,干脆的指向一个方向。

    那里,正是玲珑所说的位置所在。

    “好。”

    南宫棋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一口答应下来。

    两人一直朝着前面走了约莫一里的路。

    越是往里边走,周围的通道便越是狭窄。

    直到最后,他们两个人不得不弯着腰前行。

    周围也没有人工开凿的痕迹,倒像是天然形成一般,很可能是之前柳家还没有探索到的地方。

    “师弟,你来这里做什么?”南宫棋满是疑惑的问道。

    这里不仅需要弯着腰前行,甚至连半点光亮都没有,必须利用灵力点亮手中的月萤石用来照明。

    萧辰没有说话,在玲珑的指导之下,在一处地方终于停了下来。

    随后,他在南宫棋惊疑的目光注视一下,从自己手上的黑玉扳指之中,抽出无极破魔枪,狠狠的刺进了前面的石壁当中。

    随着他不断的翻挑,碎石纷飞。

    南宫棋一开始看不懂萧辰是何用意,但是很快,他就惊讶的瞪大了双眼。

    随着石屑落下,竟然露出了一点碧蓝色的光芒。

    丝丝浓郁的灵气,在其中运转流动,让他不由得心跳加速。

    “这是……灵晶?”

    南宫棋深吸一口气,震惊的开口说道。

    虽说此地是矿脉,但是想找到一个产出灵晶的点,还是不容易的。

    尤其是没有任何暴露的情况之下,纯粹在岩石之中开凿就能够准确的判断出位置,更加困难。

    萧辰帮他们找到一个,今后这条矿脉的产出,必然又要多上许多。

    “师弟,你这感知能力太强了。”南宫棋忍不住夸赞的说道。

    萧辰没有说话,手中力道再次加大,最终在石壁上破出一个不小的洞口,露出里面一块完整的灵晶。

    南宫棋脸上的欣喜还没有消散,整个人便是脸色一僵,眼睛也瞪得更大。

    这是……

    “这不是下品灵晶,是中品灵晶。”

    萧辰深吸了一口气,直接证实了南宫棋此刻心底的猜测。

    南宫棋在刚才就已经怀疑,现在听到萧辰的话之后,方才敢相信。

    竟然是中品灵晶!

    这与只能产出下品灵晶的矿脉,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两者虽然只有一字之差,这其中的价值,确实天差地别。

    一枚中品灵晶,足足相当于一百枚下品灵晶!

    若是资源丰富,一座中品灵晶的矿脉,价值其实要远远超过一百座下品灵晶矿脉。

    这其中所产出的价值,别说南宫家,就是整个崇元国的经济,也能够因此上涨一大截。

    南宫棋的第一反应便是,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晓这座矿脉的秘密。

    否则,崇元国官府一旦介入其中,南宫家必然无法独自拥有如此巨大的财富。

    “师弟,你……”

    南宫棋一时之间,竟然有些说不出话来。

    他实在找不到什么形容词,能够说出萧辰所做出来的巨大贡献。

    萧辰尴尬的笑了笑。

    他倒是想自己一个人捞走来着。

    但这终究是南宫棋家的东西,他有些不好下手。

    “师弟,此事干系重大,家族知道了,恐怕会对你不利。”南宫棋突然压低了声音道。

    萧辰微微一怔。

    他自然知道此事事关重大。

    一座中品灵晶矿脉产生的价值,就算是坐拥整个崇元国的皇室也会觊觎万分。

    哪怕是萧辰率先发现此处,但不仅得不到南宫家任何的奖励,反而还会担忧他泄露出去而杀掉他。

    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只是令萧辰没有想到,南宫棋竟然毫无顾忌的将这件事给说了出来。

    看来,对方真的把自己当成了朋友,不仅没有因此就想杀自己的心思,反倒是极力的想要保护自己。

    “师弟,我给你在外面把风,你能拿多少就拿多少。之后,我去跟我父亲汇报,绝不提到你。这样,你就不会有任何的危险。”南宫棋压低声音飞快的说道。

    萧辰微微一愣,看向南宫棋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温暖。

    竟然还有人能够在这么大的利益面前顾及情谊。

    实在难能可贵!

    南宫棋这么久以来,一直热络的叫他师弟,似乎是真正有情谊在其中。

    “别发呆了,你救了我俩次命,我要是再有别的想法,岂不是跟柳家人一样恶心了。你快拿吧!我去把风去了。”

    南宫棋说着,便真的头也不回地走到外面把风去了。

    看着南宫棋迅速走远的背影,萧辰轻轻一笑,随后转头看向那一片灵晶。

    “我看了一下,这一处矿脉一共有三千多枚中品灵晶。”玲珑突然开口说道。

    闻言,饶是萧辰心里有所准备,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可就是相当于超过三十万枚的下品灵晶,价值上亿两白银。

    当然,就算是拿出上亿两白银也是买不到这些东西的。

    像中品灵晶这种东西,向来都是稀有之物,很少在市面上交易。

    偶尔出现也是在拍卖场上,因为可以被*者轻易吸收其中的力量,而且用途极为广泛,往往能够拍出天价。

    萧辰连忙从储物指环中掏出铁镐,准备着手开采。

    虽说有南宫棋在外面放风,但保不齐那二长老就会找过来,他未必拦得住。

    “我是怎么收了你这个蠢材当徒弟的,别用铁镐,用源符啊!”玲珑没好气的说道。

    萧辰猛地一拍脑袋。

    他刚才一激动,竟然忘记了这件事情。

    随后,他手掌一挥,一道*符纸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心念一动,源符之中涌现出大量的土灵之气,钻入到对面的石壁当中。

    唰唰唰!

    片刻之后,那石壁上的碎石,便不断的掉落下来,露出里面一*一*的灵晶。

    随着它们的出现,周围的灵气也因此浓郁了许多。

    若是将其中的精纯灵气进行吸收,能够让普通人的*速度快上数倍。

    也难怪这灵晶能够代替白银,并且成为*者之间的硬通货。

    只是片刻工夫,在土灵之气的搅动之下,那石壁如同稀泥一般倒下。

    萧辰也来不及细看,跟在土灵之气后面,捡取不断掉落下来的灵晶,快速收割他的战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