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早晨,萧辰才刚刚起床,立即便有下人送来丰盛的饭菜。

    吃过饭之后,他迫不及待的来到院落之中,开始*。

    反正他有源符在身,是否在正阳学宫*已经不重要。

    无论在哪里,依靠源符本身提供的力量,他的*速度都要比正常情况下快上一大截。

    萧辰盘坐在院子的石墩上面,双手平放在双腿之上,开始打坐*。

    天地之间的灵力,由于源符的关系,以超过常人几十倍的速度疯狂的往其体内涌去。

    这是玲珑特意交代他的。

    无论他吞了多少灵物,境界提升有多快,都最好在每个清晨盘坐静修一个时辰。

    长此以往,有助于巩固体内灵力,夯实根基。

    再配合玲珑传授的专门巩固修为的心法口诀,他虽然一路行来,很多时候都是依靠灵物短时间内大幅度的提升修为,但它的根基却是异常的稳固。

    完成了一个时辰的静修之后,按照以往的习性,萧辰会练习一下武技。

    但今天,他却并没有直接站起身来,而是转而内视九龙灵台,感受其中那股寒冰之力。

    经过他一个晚上的温养,这股冰寒的力量已然彻底炼化成为了他的一部分。

    萧辰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不断的用灵力对其进行喂养,使之尽快的壮大起来。

    所幸这件事情,并不需要他太上心。

    只要他不断的*提升,这寒冰之力的威力自然会水涨船高。

    萧辰走到空地之上,提起右拳,运起浑身灵力,勾起那股寒冰之力,狠狠的朝着前方砸了过去。

    嘭!

    凌厉的拳风,直接炸出了一道骇人的破空声,同时伴随着一股寒气喷薄而出,直接让萧辰面前空地上的植被挂上了一层冰霜。

    看到这一幕,萧辰虽然有所准备,但还是忍不住震惊了一下。

    这若是在实战中打出,对方没有防备的情况之下,必然会吃大亏。

    “好好练!寒月女妖最重要的寒冰之力,威力不只是如此,待其壮大之后,甚至能够冻结对手体内的灵力。”玲珑说道。

    听到这话,萧辰微微咂舌。

    在他心里对于这寒冰之力的重视程度,立即又加深了许多。

    “萧辰少爷,萧辰少爷!”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疾呼声。

    随后,一个婢女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额头上都沁出了汗水。

    萧辰收敛体内灵力,转过头一看,不由得愣了一瞬。

    此人是宇文飘雪的婢女之一。

    他不禁皱了皱眉头,沉声问道:“什么事,这么慌张?”

    “老爷突然病倒了,小姐请您过去商量事情。”婢女大喘着气,连忙说道。

    闻言,萧辰眉头皱得更紧,示意婢女在前方带路,俩人迅速穿过了重重回廊,来到了这宇文家家主的房间。

    敲门之后,萧辰才在婢女的引领之下走了进去。

    “师弟,你来了。”

    见到萧辰,坐到桌子边愁眉不展的宇文飘雪连忙起身说道。

    “怎么回事?”萧辰走到床边,沉声问道。

    此刻,宇文飘雪的父亲,宇文家的家主宇文昌正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双目紧闭,浑身颤抖不已。

    “不知道!”宇文飘雪摇了摇头,声音低沉的说道,“请大夫看过,不似患病,似乎是被人下了毒。”

    “下毒……你有头绪吗?”萧辰赶紧问道。

    在他看来,也不可能是疾病导致的。

    但凡能够*到化灵境,灵力早已经将身体净化,在寿元耗尽之前,没有特殊缘故都不会有疾病。

    “不清楚。”宇文飘雪还是摇头,“父亲每日的饮食,基本都是跟大家一样,都由后厨每日统一配送。”

    “咳咳!”就在此刻,那宇文昌猛烈的咳嗽了起来,鲜血直接从口里喷涌而出。

    宇文飘雪脸色一变,连忙过去帮其擦拭嘴角的鲜血。

    但面对此情此景,她也是无可奈何。

    以她炼气境的实力,根本就没有办法查清她父亲体内的情况。

    萧辰仔细看了看,确实是中毒已深的迹象。

    而且感受到他身上越来越微弱的气息,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身亡。

    “是噬魂砂!”玲珑忽然说道。

    “这是什么,有办法解吗?”萧辰连忙问道。

    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东西。

    “能解,但是需要化灵境的实力才能够解得掉。不过得快!看这个人的样子,撑不了多久了。”玲珑飞快的说道。

    闻言,萧辰赶紧转头对一旁的宇文飘雪说道:“要不还是找几个化灵境来看看吧!兴许能够看出异常。”

    “不行,父亲重伤这件事,不能让世人知道。”宇文飘雪果断的摇了摇头,表情极为严肃。

    “为何?”萧辰有些无法理解。

    宇文飘雪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宇文家族树大招风,其余两家若是知道家父卧病在床,必然会趁机吞并他们与宇文家族相邻的地盘。”

    萧辰微微点了点头,顿时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虽然宇文飘雪和南宫棋两个人私交不错,但是家族之间的事情代表着整个家族上百人的利益,一旦找到机会,必然会有所动作。

    搞不好直接就得撕破脸。

    宇文飘雪随即又补充道:“而且,副家主,也就是我大伯,他一直对家父是次子接管家族心有怨恨,只怕会趁机发展自己的势力,割裂家族。”

    “所以,只能劳烦师弟你回去请李祭酒过来一趟了。让他来帮忙看一下,家父一定会重重酬谢你们二位的。”

    萧辰随即点点头,起身说道:“你放心,我速去速回。”

    “劳烦师弟了。”宇文飘雪再次感激道。

    救人如救火,萧辰不敢有任何的耽搁,直接便出了宇文家的府邸,朝着城池之外而去。

    三大家族中,就属宇文家离正阳学宫最近。

    以萧辰如今的脚力,配合武王翼,只需要不到半天的时间就能够到达正阳学宫。

    不过,显然有人不愿意萧辰跑回学宫去搬救兵。

    当他窜出城门不过三里的时候,直接被一群人给迅速围了上来。

    一共三个人,全是炼气境九阶。

    萧辰皱起眉头看了一眼,并没有在这些人身上发现有邪修的气味。

    他随即问道:“你们是何人?”

    “死人,是不需要知道这么多的。”为首一人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

    萧辰微微眯了眯眼睛。

    这群人在这个时候突然冒出来,那意思不言而喻。

    有人想置宇文昌于死地……

    随后,三个人便迅速围了上来,手中全都拿着弯刀,朝着萧辰劈砍过去。

    萧辰脚步轻轻一踏,身形一个横移,轻松躲开了三人的刀锋。

    随即身形一晃,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然来到了其中一人的背后,一拳悍然砸了出去。

    这一拳,是施展的万道龙皇拳。

    但与之前不同,还掺杂了一丝寒冰之力。

    萧辰的铁拳重重砸在那人的后背之上,立刻爆发出一声巨响。

    那人闷哼一声,直接倒飞了出去。

    巨大的惯性让他在地上滚了两圈,方才稳住身形。

    他口吐鲜血,狼狈的站起身来,挥舞着手中的弯刀准备再次朝萧辰扑上去,下一刻却硬生生的停住了。

    他忽然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席卷了他的神经。

    面容震惊的低头一看,骇然发现自己两条手臂之上,竟然凝结了一层寒霜!

    更让他感觉不可思议的是,他感觉自己体内的灵力运转,都受到这股寒意的影响!

    运转速度明显下降了几分,让他无法第一时间反击。

    萧辰看到对方准备还手又忽然停滞,便知道是寒冰之力起了作用,不由得心中一喜。

    看来,在今后的对战当中,他也能够凭此,减弱对方的实力。

    其余两人见状,心中都是一阵震惊。

    哪怕他们不知道萧辰这一拳蕴含的奥妙,可是这个年轻人能够一拳击退他们的同伴,就已经足够惊人了。

    他们可都是炼气境九阶,而萧辰的实力,还要比他们低一阶。

    以三对一还是这样的结果,实在匪夷所思。

    就在此刻,一道黑影冲了出来,朝着那俩人每人一掌,他们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直接暴毙。

    下一刻,萧辰还没来得及阻止,此人又将最后一人当场击毙。

    萧辰叹了一口气,随后抬头看向出手之人。

    那是一个并不认识的中年男子。

    正当萧辰困惑之际,侧面走过来了一个身着青衫,手持折扇的贵气少年走了出来。

    正是季风。

    他走到萧辰身边,淡然开口:“萧同门,你没事吧?”

    看到萧辰有些疑惑的眼神,季风又指着那中年男子解释道:“那是我的护卫,你不用担心。”

    萧辰嘴角抽了抽,摇头说道:“下手太急了,应该留个活口问话的。”

    “哦?我还以为只是普通的贼人,发生什么事情了?”季风困惑道。

    萧辰抬起头,刚欲解释,忽然抬起头看到了那个化灵境的护卫男子,不由得眼前一亮。

    没想到,季风竟然也有化灵境级别的高手作为贴身护卫。

    按理说,能这样的贴身护卫,必然都是大家族出身。

    可整个东阳郡,似乎没有姓季的大氏族。

    除非……这季风就不是东阳郡的人!

    说起来,宇文昌坚持不了多久了。

    这一去一来指不定还会出现什么意外,不如直接就请季风的这名护卫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