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道龙皇拳!”

    片刻之后,萧辰最后一拳送出,强悍的能量如同洪水一般,悍然砸向季风。

    看着这道攻击,季风竟然感受到了一股致命的威胁,目光一凛,连忙使出浑身的灵气,在自己的身前形成一道灵气屏障。

    但在这股恐怖的力量之下,他仍然被砸的往后连退五六步才堪堪稳住了身形。

    更让他吃惊的是,竟然还有一股寒气冲进他的体内,让他的灵气运转速度下降了至少两成!

    “萧兄天赋果然当世罕见,在下佩服佩服。”季风微微喘了一口气,抱拳说道。

    虽说胜负还没有真正的分出,但是对方才不得已使出了全力。

    这有悖于他一开始所说的只使用七分力。

    以他的骄傲,自然不会再死皮赖脸的比下去。

    “承让。”

    萧辰亦是一抱拳,点到为止。

    以刚才的情况来看,自己这拳法,能够逼得内院第五的季风使出全力,萧辰已然非常满足。

    他估计自己再*几个月,冲进内院前十,应该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刚才的寒冰真气效果你也看见了,多加练习,绝对是一件利器。虽然你有九龙灵台,但也不要小看其他上古异兽的看家本领。”玲珑的声音也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萧辰微微点了点头。

    他哪敢看不起这寒冰真气!

    想必那寒月女妖生前,只怕一口气就能冻死几千个炼气境。

    “哈哈哈!我眼光果然没错,萧辰兄弟今后必然能超越那柳浩。”

    比试输了的季风,虽然心中有些不快,但胸襟还算广阔,仍然走过来,拍了拍后者的肩膀大笑道。

    “能不能赢,还是要比了才知道。”萧辰淡然一笑。

    “必然的!”季风摆了摆手,信心十足,“那柳浩,撑死了也只不过一方的强者,我看萧兄今后很有可能,成为崇元国的顶尖高手。”

    “嘁!我教的徒弟,崇元国算什么,一群井底之蛙。”

    脑海之中,传来了玲珑不屑的声音。

    萧辰听见之后,也只能尴尬一笑。

    “萧兄,今后咱们每日切磋一番,如何?”季风突然说道。

    萧辰欣然应允了下来。

    能有一个底蕴深厚的炼气境九阶作为陪练,这也算是一件好事。

    之后的几日内,萧辰每天便是在房之中*,然后培养那寒冰真气。

    寒冰真气在他的悉心栽培之下,已然壮大了许多,威力也比之前强了好几倍。

    到了真正动手的时候,萧辰能够借此将对手的灵气运转速度减缓三成左右。

    除此之外,便是每日与季风切磋,风雨无阻。

    季风毕竟是前五的高手,在与其过招的半个月之内,萧辰的实战经验亦是增长了许多。

    只不过,季风却是越打越郁闷。

    仅仅只是第二次切磋开始,他就不得不用全力与萧辰比试。

    这让之前一直享受着天才待遇的他,心中很是郁闷。

    半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

    这日有下人前来相请,正在切磋的萧辰和季风俩人,随即跟着来到了宇文昌的房间。

    刚一踏进房门,便看到宇文飘雪正忙着给父亲喂汤药,俩人随即走了过去。

    宇文昌咳嗽数声,抬起头扫视了一遍周围,微微蹙起眉头,慎重的问道:“雪儿,你没有跟其他人暴露此事吧?”

    宇文飘雪点了点头,之后又在耳边低声说了一阵。

    “这就是救了您的我师弟萧辰,还有我的同生季风。”宇文飘雪随即又给宇文昌介绍道。

    宇文昌抬头看向一旁的萧辰,缓缓开口道:“萧辰小友,此事多谢你们了,待我病好之后,一定重谢于你。”

    “无妨。”萧辰淡然一笑,似乎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也并不居功。

    随后,宇文昌转头看向旁边的季风,竟然露出一丝敬重,挣扎着想要起身。

    季风淡笑着摇摇头道:“宇文家主,还是休息着吧!不必气。”

    宇文昌思索了一下道:“多谢季小友帮忙,宇文家铭记在心。”

    见此情形,萧辰与宇文飘雪都是对视了一眼,随后都是从对方眼神中寻出一丝错愕的神情。

    以宇文昌的地位,对一个晚辈,哪怕是李凤瑶来了,也不至于这么恭敬。

    “雪儿,我恢复一事,亦不要传出去,我想借此揪出内鬼是谁。”宇文昌脸色苍白的说道,表情却是极为严肃。

    “怎么做?”宇文飘雪问道。

    宇文昌低声吩咐了许多。

    宇文飘雪点了点头,面容凝重。

    之后,在宇文飘雪的刻意安排下,家主病危的假消息,从其身旁的婢女“不慎”泄露传出。

    不到一个时辰,便传遍了整个家族。

    家族中那些蛰伏许久的人,便开始按捺不住,蠢蠢欲动起来。

    宇文昌面沉如水,声音低沉的说道:“等消息传开之后,幕后主使就会自己浮出水面了。”

    几人随即点了点头。

    一处隐蔽的房间之中,得到消息的宇文家副家主,双手死死捏拳,指甲陷入到皮肉当中。

    “三个月了,终于毒发了么……不亏是二弟,没想到你的体魄竟然能撑到现在!不过,现在就是你的死期了。”

    此人低声喃喃了一阵,随后一咬牙,毅然走出门。

    其余接到消息的各大长老也随即行动了起来。

    ……

    不到半天的时间,宇文昌所在的院落之中,站满了许多的族人。

    如果不是宇文飘雪和萧辰几人拦在门口,他们早已经冲了进去。

    “飘雪侄女,家主如何了,该让我们看看吧?”有人说道。

    宇文飘雪看向此人,淡淡的说道:“三长老,你不该来此的。”

    三长老亦是明白话里的意思,顿时闭上了嘴。

    “雪侄女,你这话,未必就过分了吧!家主的伤势如何,我们不应该关心一下么?”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声音,随后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一个锦锈华服的青年走了进来。

    他一进来,众人随即恭敬的让开了道路。

    宇文飘雪看着他,皱起眉头说道:“这样看来,此事大伯是主谋了?”

    此人正是宇文家的副家主,宇文山。

    而他的旁边,便是他的儿子,宇文长风。

    “呵呵!侄女说什么,大伯可是一句话都听不懂。”宇文山眼中狡黠的说道。

    不等宇文飘雪有所回应,另外一个声音直接响了起来。

    “飘雪堂姐,少族长之位,岂能容于女人!按照规矩,每个月的月底,只要是嫡系之人,都能够挑战少族长,成为新的少族长。”

    宇文长风走上前来说道,此刻的他,一脸的倨傲。

    宇文飘雪静静的看着他们,目光之中闪耀着冷厉之色。

    按照父亲宇文昌的说法,传出假消息之后,急着前来夺她少族长的位置的人,就是主谋。

    毕竟,需要在宇文昌死之前,夺下少族长的位置,就能理所当然的接管宇文家。

    如此看来,主谋便是眼前这对父子无疑了。

    虽然之前宇文飘雪就有所怀疑,但此刻,仍然是忍不住的满腔怒火。

    怒火攻心,宇文飘雪忽然感受喉咙一甜,一股鲜血喷出。

    她连忙内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惊愕的发现,自己竟然也中了毒!

    “大伯,你堂堂副家主,竟然给我下毒?!”宇文飘雪银牙轻咬,愤愤的看向宇文山。

    宇文山眼神淡漠的看着她,并没有说什么。

    就连旁观的其他旁系族人也都沉默起来。

    看样子他们应该是被这人收买了。

    “堂姐,你这借口,也未必太可笑了。偏偏在我挑战你的时候,就莫名其妙的中了毒,不要再装了。”宇文长风淡淡的说道。

    “就是,少族长,不要再装了。”旁边宇文长风的跟班大声说道。

    他是三长老的儿子,这个时候,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表忠心了,与面色有些犯难的其他人尽皆不同。

    “呵呵!三长老看来是迫不及待的想升官了。”宇文飘雪眼神冰冷的扫视了一遍站在后面冷眼旁观的三长老。

    除了他之外,宇文家五位长老来了三位,也就跟宇文昌私交极好的二长老不愿意前来。

    这些人也说不上什么对副家主宇文山有什么好感,只不过是暗中打探到当今家主快要不行了,所以才会跟过来。

    不过是唯恐宇文家换天之后,自己的地位会有所危及,不得不如此。

    “今日你若不想打,可以,将少族长的戒指交给我,就放过你。”宇文长风声音冰冷的说道,双眸之中折射出戏谑之色。

    “有我在,你们休想!”在宇文飘雪的背后,一个蒙面黑衣人走了出来,正是宇文飘雪的死士甲。

    “滚开,一个下人,也敢多嘴。”宇文山怒声道。

    随后,一掌拍出,死士甲的身子便如同断线的风筝倒飞了出去,躺在地上鲜血狂喷。

    宇文飘雪连忙跑了过去,给他喂了疗伤丹。

    “少族长的威严,岂是你能随意挑衅的?”

    忽然,萧辰站出来朗声说道。

    宇文山望了一眼,顿时皱起眉头。

    他扫视了一遍萧辰,发觉并不认识此人。

    宇文山声音冰冷的说道:“你小子是什么货色,宇文家的事情,容你一个外人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