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少族长的门,你若是想挑战她,先胜过我。”萧辰微微眯了眯眼睛,淡然开口。

    “笑话,与你何干?”宇文山道。

    “少族长日理万机,哪有时间与你这些人纠缠,少族长的实力远胜于我,你若是连我都打不过,自然没资格去打扰少族长。”萧辰朗声说道。

    日理万机什么的自然是废话。

    不过萧辰倒也说得自然,反正是对方先行胡说一通的,来而不往非礼也。

    宇文长风听到这话,眉头微皱,转头看向自己的副家主父亲。

    “飘雪侄儿,此话可作数?”宇文山眼中阴晴不定的说道。

    “可以,只要他能够赢下萧辰,我就答应与宇文山比试。”宇文飘雪扶着额头,忍着眩晕,大声说道。

    事到如今,她也只能依靠萧辰了。

    否则,就算自己不松口,对方只怕会强行与她动手。

    “很好,那风儿,你就和这位少族长的门练练吧……”

    点了点头,宇文山缓缓说道。

    他此次为夺家主之位,已经是做好了撕破脸皮的打算。

    但现在,既然有机会名正言顺的拿到少族长的位置,倒也不错。

    传出去,要好听得多。

    这自然也是他所乐意见到的。

    宇文长风打量了一下萧辰,感应出萧辰的实力之后,不禁露出一丝不屑的神情。

    “既然,有人想要找死,那就来吧!”

    话音落下,众人默契的让出中间地带,只留下宇文长风一个人。

    他朝着萧辰勾了勾手,脸上的笑容极尽挑衅之意。

    当萧辰走了出来之后,宇文长风笑着说道:“区区一个炼气境八阶,也敢当出头鸟!现在滚,不然就等着被打成废人吧!”

    这里全是宇文山的人,倘若萧辰被打死,估计也无人会帮忙。

    萧辰倒是丝毫不惧,脸色淡定如常,体内灵气缓缓上涌。

    宇文山见状,亦是摆开了架势,随后挥了挥手道:“来吧!我不用灵器与你打。”

    当宇文长风话音落下之际,萧辰脚步轻轻朝前一踏,一道沉闷声音响起。

    而其身形,在同一瞬间化为一阵狂风,闪电般掠出。

    见状,宇文长风脸色一变,双手挥舞,磅礴灵气自体内暴涌而出,身形暴退,企图拉开距离。

    就在此时,一道低沉的破空声,突兀的在宇文长风身后响起。

    他脸色微寒,转身便是一拳轰出。

    磅礴劲气荡漾在拳头之上,令周围的空气都不断震颤。

    宇文长风拳头刚刚挥出,身前便是一道劲拳。

    其上缭绕着阵阵寒气,与其狠狠地碰撞在了一起。

    双拳对轰,一股强悍劲风涟漪顿时暴涌而出,将周围旁观的众人震得略微后退了数步。

    噗嗤!

    双拳一接触,宇文长风脸色便是瞬间大变,旋即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连连后退七八步之远,方才勉强稳住身形,摇摇晃晃的停了下来。

    望着那仅仅只是对了一拳,便*溃败的宇文长风,整个空地上,除了宇文飘雪和季风嘴角之中闪过一丝嘲笑之外,都是一脸的骇然。

    尤其是宇文山,脸上的表情尤甚。

    对于自己的儿子,他可谓倾尽全力培养。

    不论是武技还是*,在整个崇元国都是上乘之选。

    他本人更是经常给宇文长风喂招,竭尽所能的为其夯实基础。

    然而现在,竟然连萧辰一拳都挡不住!

    其余跟着宇文山来的族人,看到这样的情形,顿时面面相觑,对这对父子的实力产生了怀疑。

    萧辰揉了揉手腕,目光淡然的瞥了面前的宇文长风一眼,嘴角牵起一丝嘲弄的弧度。

    “刚刚踏入炼气境九阶,根基不稳,灵气虚浮,看似九阶,其实还不如八阶。”

    萧辰语气淡然,可每一个字都仿佛一记重拳,狠狠的砸在宇文长风心上。

    面对如此嘲讽,宇文长风额头之上浮现出一粒粒豆大的汗珠,体内的灵气更是疯狂乱窜。

    更为骇人的是,他现在感觉到体内有一股彻骨的寒意,连灵气运转都停滞了许多,想要压制体内躁动的灵力都做不到了。

    他抬起头,看向萧辰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惊骇。

    方才与萧辰对拳,让他彷佛是对上了一条震怒的飞龙。

    实际上,他也知道自己的实力有些水分。

    至少,是打不过宇文飘雪这种东阳郡一流天才的。

    哪怕是如今达到炼气境九阶,也只是最近为了夺取家主之位,而刻意用天材地宝强行提上来的,比炼气境八阶巅峰强不到哪里去。

    所以,他也知道自己实战是打不过宇文飘雪的,因此才在暗地里设计给她下毒,确保万无一失。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有人出来搅局。

    倘若是一些护卫也就罢了,完全可以让宇文山出面清理掉。

    现在只能靠自己了。

    权衡一番之后,宇文长风眼底闪过疯狂之色,双眼猛然变得猩红起来。

    随后,他右手的手环上出现了奇怪的纹路,一股霸道的力量涌入他的体内。

    在众目睽睽之下,宇文长风浑身的气势暴涨,瞬间达到了炼气境九阶巅峰,无限逼近半步化灵境,比之前强了数倍不止。

    “能逼得我使用秘法,你的天赋确实不错!不过,接下来就是你的死期了。”

    宇文长风怒气滔天的威胁道。

    秘法往往伴随着对身体造成极大的负荷,副作用无可避免。

    这般高强度的提升,宇文长风之后至少有两三个月的时间都没有办法下床。

    稍有不慎,甚至有境界跌落的危险。

    到时候再想要寻求突破,就会变得千难万难。

    甚至有可能终身止步于此。

    “老子不介意让断魂刀下,多一条亡魂。把你的灵器亮出来吧!”宇文长风抽出一把长刀,赫然是一件玄境上品灵器。

    萧辰摩擦了一下双拳,淡淡一笑。

    这从九龙塔带出的圣龙拳套,乃是地境中品灵器,能够完美的贴在其手上,宛如一层薄翼一般,外人完全看不出来。

    但对于他拳力的增幅,却是实打实存在的。

    见状,那宇文长风以为萧辰蔑视于他,不屑使用灵气,心中更加震怒不已。

    宇文长风也懒得再废话,当即挥舞着长刀,朝着萧辰的脑门如同发泄一般,狠狠的劈砍了过来。

    “断魂斩!”

    随着宇文长风一声怒吼,手中长刀狠劈了下来。

    眼见着刀锋就要从头顶之上劈落,萧辰只是不慌不忙的抬起拳头,与之对抗。

    长刀砸在萧辰的拳套之上,带出一连串的火花,极为惊人。

    然而,令众人惊叹的是,萧辰竟然毫发无损。

    随即,萧辰抬起拳头,便是直直的砸了过去。

    “风儿,小心,他手上有拳套。”宇文山看出异常之后,双眼一瞪,大声喊道。

    嘭嘭嘭……

    电光火石之间,已经被秘法而冲昏了头脑的宇文长风,手中大刀如狂风暴雨一般,不断朝着萧辰砸了下来。

    萧辰一面举起拳头不断格挡,一面缓缓朝着对方靠近。

    一开始,宇文长风还在不断出招的畅快之中,但很快,已然接近了萧辰,再次一拳砸向他的腹部。

    宇文长风躲闪不及,腹部中拳,但秘法提升实力之后,他的体内强大灵气,直接化解了这股拳力。

    然而下一刻,萧辰拳中的后劲,以寒冰真气为主,直接贯穿了他的全身。

    宇文长风整个人的身形一滞,萧辰趁机数拳砸出,攻势连绵不断。

    随着萧辰最后猛力一拳砸出,宇文长风的身形直接倒飞了出去,巨大的力量拖着他的身子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沟壑。

    片刻之后,挣扎着站起身的宇文长风力气泄去,身体猛然一晃,重重倒在地上陷入昏迷之中。

    在场众人,尽皆屏气凝神,只剩下了砰砰的心跳,整个场面静的出奇。

    随后,不知道是谁先出了一口气,紧接着,整个场中都此起彼伏的传来一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宇文长风好歹也是他们家族年轻一辈中前三的存在,虽然比不上宇文飘雪,但也绝对称得上有天赋。

    再加上宇文家各种高阶武技身法的培养,可以说是同辈中的佼佼者。

    如今,竟然被一个野路子出身的人,还以低一阶的实力轻松打败!

    作为父亲的宇文山更是眼皮子猛地跳了跳,眼神狠厉的看向萧辰,声音低沉压抑。

    “好小子,敢伤我的儿子,你的靠山是谁?!”

    宇文山作为家族的二号人物,又处心积虑要谋夺家主之位,因此在家族之中遍布眼线,对于家族之中的事情,基本了如指掌。

    这少族长有没有这么一个亲信,他自然很是清楚。

    “他是正阳学宫李祭酒的徒弟。怎么,你有什么事找他老人家?”一旁的季风轻摇折扇,缓缓说道。

    听到这话,在场的众人眼神之中,尽皆涌上了一抹惊愕。

    正阳学宫祭酒李不为是何人,他们可是清楚的很。

    整个崇元国前十的存在,再加上恐怖的人脉,任何家族看到都要气对待。

    尤其是宇文山,原本恼羞成怒,有杀了萧辰的心思,但是听到这一层身份之后,顿时不敢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