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仅只是忌惮于李不为的实力。

    五大学宫的祭酒,其人脉网亦是十分惊人的。

    难怪他能够越阶击败宇文长风!

    萧辰看见这样的情形,不禁摸了摸鼻子,露出一丝笑意。

    这个身份,无形中给自己省了极多的麻烦。

    也幸好李不为深居简出,懒得向世人提起,他只是收了一个记名弟子。

    毕竟,这类弟子的分量很低,就算被杀,*一般也不会报仇。

    只不过旁人都不知道,都因此对萧辰多了几分敬畏。

    眼下的宇文山就是很典型的例子。

    季风看见这场比试,眼中异彩连连,对于萧辰越发欣赏起来。

    转过头和自己的护卫对视了一眼,后者微微点头,表明了他对萧辰的认可。

    “副家主,刚才你们说的话,在下可是在旁边看着的,你不会是想要反悔吧?”季风忽然站出来说道。

    听到这话,宇文山的眼底闪过一丝杀意。

    怎么今日,有这么多人出来阻挠他。

    当他看到季风的模样之后,宇文山不由得愣了一下。

    他并不认得季风,但是有相关情报,说此人的背景极大,要气对待。

    “这件事,与阁下没有关系吧!希望你能想清楚,我们宇文家今后也会以礼相待。”宇文山皱起眉头说道。

    “呵呵,在下只是看不惯出尔反尔之辈罢了。”季风淡淡的说道。

    实际上,季风并非喜好多管闲事之人。

    只是,方才萧辰的表现实在过于惊艳,让他产生了拉拢的心思,于是才站了出来。

    与其说他是在帮宇文飘雪,其实只是帮萧辰罢了。

    见到对方大有保定萧辰的心思,宇文山的目光迅速看了一眼其背后的护卫。

    化灵境六阶!

    能够请到如此高阶做护卫,其背景果然厉害。

    只不过,他宇文山走到这一步,已经做好了破釜沉舟的准备,嘴角露出一丝疯狂笑容,朝着房间,猛地踏出去一步。

    他下定决心要强行动手。

    如今他已经暴露,断没有退路了。

    “乖侄女,把东西交出来吧!以你一介女流,是没办法带领我们宇文家的。”宇文山声音冰冷的说道,目光疯狂而狰狞。

    见到对方露出狰狞面容,宇文飘雪皱起眉头说道:“你不怕我父亲将你家法处置了么?”

    “呵呵!大哥他,被噬魂砂毒缠身,不出今晚必然暴毙!”宇文山狞笑道。

    宇文飘雪挑了挑眉头,平静的说道:“我记得,我跟下人说的,是我父亲病重吧!你是如何得知的?

    “还是说,你承认你宇文山残害家人,给你的兄弟,当今家主下毒?!”

    宇文飘雪说到最后,声音之中已经充满了愤怒。

    盛怒之下一时失语,偏又被宇文飘雪抓住了破绽,让宇文山不由得微微一愣,但旋即恼羞成怒地大吼道:

    “呵呵!不管怎么说,当今家主重病,已经没有能力执掌宇文家,还是乖乖让开吧!”

    哐当——

    随着一道开门声,一个微微佝偻,但是威严仪态尚在的男子走了出来。

    这道身影一出现,原本尚还在纷扰的在场众人,纷纷在这一刻闭上了嘴巴。

    不少人的眼中,都是闪过一丝慌乱。

    正是宇文昌。

    “你……你怎么没死?”

    宇文山如同见了鬼一般,颤声说道。

    对于自己这个弟弟,他有着很深的阴影。

    自己的*天赋不如他,在接管家族事业的时候同样也不如他。

    以至于家人们,并不喜欢这个长子,而更看重这次子。

    最后,就连他想了一辈子的家主之位,也被临终前的老爷子,以能力为由,传给了次子宇文昌。

    “让你失望了,兄长。”宇文昌缓缓的说道。

    毕竟大病初愈,他的声音尚还有些中气不足。

    冷静下来之后的宇文山,皱起眉头道:“你,不可能,这毒……”

    话说到一半,他便感觉到语塞。

    “这事,还得多谢萧辰小友,要不是他,我可能真就着了你的道。”宇文昌冷冷的笑道。

    听到这话,宇文山的脸上立刻露出狰狞的面容,转头看向萧辰,怒声道:“是你,你竟然两次坏我的事!”

    萧辰揉揉自己的脖子,淡淡的看着面前这个盛怒的东阳郡一流高手,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

    盛怒之下的宇文山,直接脚步一踏,身形猛地消失在了原地。

    随后,萧辰便感觉到了一股铺天盖地的恐怖气息直接将自己笼罩起来。

    下一刻,宇文昌立刻冲了过去,一拳震开了想要伤害萧辰的宇文山。

    宇文山闷哼一声,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砸在墙上。

    巨大的力道之下,一整面的墙都轰然倒塌。

    咕嘟——

    在场之人,看到这样的情形之后,都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

    尤其是跟随着宇文山来的那一群人,更是吓得双腿颤抖,不敢多说一句话。

    他们原本想着来做从龙之臣,但宇文昌的安然无恙,顿时浇灭了他们心中的期盼,反倒一个个紧张无比。

    因为一旦宇文昌翻盘,他们这些人搞不好就会被秋后算账。

    萧辰看到这一幕,神情亦是凝重异常。

    方才仅仅只是被化灵境锁定了一下,就让他身体完全不受控制。

    这其中的差距,让他感到窒息。

    而就是这么强的人,在化灵境九阶的宇文昌面前,竟然不是一击之敌。

    那么,带走小月的邪修周泰,据情报说实力接近于崇元国十大高手,又该有多强?!

    “好好*吧!就算我能够帮你,但对上那这些人,就算我再能躲,预判,光是他们的余波,就能将你的身体震碎。”玲珑感受到了萧辰心中所想,淡淡的提醒道。

    萧辰点点头。

    此刻在他心中对于实力的渴望,更加强烈了一些。

    “宇文山,毒害族人,利益熏心,按照家规,理应处死!但念与我兄弟情义,今日只废弃全身修为,尔等谁有异议?!”

    宇文昌目光缓缓扫视众人,声音通过磅礴灵气,送入在场的每一个人耳中,震人心魄。

    “家主英明!”

    下方一群族人连忙拱手,齐声说道。

    宇文昌淡淡的瞥了一眼众人,目光之中有几分凌厉之色。

    这些人说不上多坏,只不过是一些墙头草罢了。

    况且,人数太多,如果全部处置,只会动摇家族根本。

    “三长老,还有宇文青木,你们父子是宇文山的左右手,各自关禁闭三个月,三年不能使用家族资源*,暂停长老之位三年,以观后效。”

    宇文昌看向人群中脸色最为紧张的俩人,朗声说道。

    听到这话,那三长老浑身一颤,整张脸如丧考妣。

    他对职位看得极重,此次前来,就是不甘心当了十几年的老三,想要借此一举成为大长老。

    但现在非但没有成功,反而直接被革职了。

    三年的时间,长老位置必然被人夺走。

    多年来的苦心经营一下子全部白费,三长老直接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带到禁闭室去。”

    宇文昌话音落下,很快就有人将那两人带了下去。

    随后,宇文昌走到宇文山的面前,双手之上,灵气化为实质,变为利刃,直接刺进了后者丹田之中。

    伴随着一声痛苦的嘶吼,鲜血四溅之间,其浑身重要的经脉尽数损坏,几十年的灵气付之东流。

    甚至周围天地间的灵气,都因此浓郁了一些。

    只不过是转瞬之间,这一位化灵境的高手在凄惨的哀嚎之后,就彻底成为了废人,整个人都像是在一瞬间长老了二十岁。

    虽然说,损失一名如此强的高手,对宇文家来说无疑是一项巨大的打击,但是,宇文昌也不得不如此做。

    见到如此骇人一幕,下方众人顿时噤声,只剩下一阵砰砰的心跳。

    “正阳学宫萧辰先生,从此之后,为我宇文家的卿长老。”宇文昌淡淡的说道。

    听到这里,台下众人再次面面相觑。

    宇文家又不是什么小家族,怎么能找一个炼气境当卿长老?

    至少也得是化灵境五阶啊!

    然而,宇文昌并没有理会众人,直接转头回房休息。

    ……

    关门之后,宇文昌看向自己女儿说道:“雪儿,去找二长老,让他处理接下来的事宜,我实在没有力气了。”

    刚才击倒宇文山那一下,基本已经用尽了他刚刚恢复的一丝力量。

    宇文飘雪点点头,随即走了下去。

    萧辰看着宇文昌缓缓躺回床上,一脸困惑。

    “萧辰小友,想必很困惑吧!让你为卿长老,不只是为了感谢你。”

    “说实话,小友帮了我这么大的忙,一般的酬谢分量是不够的。”

    “若你为卿长老,我就能按照家规,将储存库中的一株地境灵物,赠予小友。”

    宇文昌满脸诚恳的说道。

    萧辰微微一怔,他没有想到宇文昌竟然是出于这样的想法。

    看到萧辰的表情,宇文昌立即又说道:“小友不必有心理负担,以阁下的天赋,以后踏入化灵境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哪怕是成为我崇元帝国前十的高手,也未必没有这个可能。”

    “你这种注定要飞黄腾达的人,我宇文家能以一株地境灵草交好,也是一件好事,勉强能不算是徇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