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飘雪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

    “我去再试一下。”萧辰站起身来说道。

    “你别冲动,明日再试不迟!他是从小就进去*,练了十几年才能够撑那么久。”宇文飘雪皱眉说道。

    事实上,萧辰并非是因为宇文金虎的话被*。

    他在一开始出来之后,就加紧时间修复伤势,预备再次试一下。

    刚才的失败,已经让他有了很多的教训。

    这个时候,也确实已经休息好了。

    萧辰摇了摇头,随即再次走入人阵当中。

    随着萧辰的身影消失,宇文飘雪愣了一下,随后也没有再说什么,静静的在外面等着。

    萧辰每一次做出的事情,总能让众人大吃一惊。

    或许,这一次也不例外。

    一旁的宇文金虎同样是双手抱胸,站在旁边,嘴角流露出一丝嘲弄的笑容,也并不急着进去*。

    在他看来,萧辰只不过一时气盛罢了。

    他已经忍不住想要看看,萧辰再度被打出来的狼狈模样。

    也算是出一口恶气了。

    当萧辰再度进入空间之后,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便再度走了出来。

    旧伤上面又添新伤,依旧是满身的伤痕。

    见状,宇文金虎当即忍不住一声冷哼,随即说道:“呵呵,看起来,咱们家这位炼气境的卿长老,又被打了出来。”

    宇文金虎的一阵嘲讽让宇文飘雪感到厌恶,随即皱起眉头说道:“你如果不会说话,最好把你的嘴给我闭上。”

    宇文金虎转过头来,道:“堂姐,怎么,你这还没有嫁人,胳膊肘就开始往外拐了?难道眼前这个小白脸是你的姘头不成?!”

    听到这恶毒的话,宇文飘雪一股怒火涌上心头。

    她刚欲反驳,却忽然察觉到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她眼神落在萧辰身上,发现后者的眉心之处,赫然有着一个浅浅的桃花印记。

    这竟然是人阵通过的印记!

    “师弟,你打败了人影?”宇文飘雪小手捂着红唇,瞪大双眼,语气震惊的问道。

    随后,在其震惊的目光注视下,萧辰缓缓点了点头。

    见萧辰承认,宇文飘雪脸上的神情更加凝重。

    宇文金虎满脸的不屑,嘲讽道:“嘁!堂姐,你就算是想给你师弟面子,也不是这样吧?咱们这阵法最好的记录,就是太爷的一个月通关,怎么可能半天能过?!”

    “你自己不会看么,过阵标记你还不认识吗?”宇文飘雪用看*的眼神看向他。

    闻言,宇文金虎将目光再次投向萧辰。

    随后,他眼睛猛地瞪大,喃喃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如宇文飘雪所说,他虽然没有通过人阵,但是这个通过印记,他还是认识的。

    但宇文金虎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萧辰竟然真的通过了这人阵!

    他不是昨日才有资格进入这个地方的么?

    然而,并没有人回答他的困惑,萧辰再出来之后,与宇文飘雪交流了一阵,便一起走出这地方。

    “师弟,你这是怎么做到的?”

    走出门之后,宇文飘雪换下了之前在宇文金虎面前假装的淡定面孔,迫不及待的问道。

    此时,萧辰正感受着自己体内的能量。

    他在通过人阵之后,体内又进行了一次突破,离九阶的距离越来越近。

    听到询问,萧辰微微一笑说道:“很简单,这人影复制出来的能力,只是跟你刚进去的时候相仿,你只要是在进去之后,再重新学一项新的武技或者*,就能够有极大的胜算了。

    看着萧辰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宇文飘雪嘴角都不禁抽了抽。

    随后,她直接无奈的说道:“算了,我真是疯了!你这种妖孽一般的人物,果然不是能够用常理推断的。”

    进去之后,再重新学一个?

    说得轻巧。

    一项好的武技,一般而言,少说得勤学一两个月才能使用出来。

    要想熟练,就得成年累月的练习。

    像萧辰这样,在战斗的时间之内迅速熟练一项新的武技,那就不是一般人的考虑范畴。

    “邪修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萧辰忽然问道。

    听他提起这个,宇文飘雪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在宇文山失败之后,隐藏在我们家中的邪修,就提前尽数撤离了,足足有二三十人!”

    “这些家伙隐藏在家族中,若不是你因此扯出了他们的幕后,我们宇文家,只怕会在他们出手时接受一次重创。”

    宇文飘雪说道最后的时候,满脸都是感激。

    “没事,都是举手之劳而已。”萧辰摇摇头,一脸轻松的说道。

    宇文飘雪的表情却是极为严肃:“总之,我会想办法再让我父亲,给你一些酬谢的。”

    突然,她的表情又从严肃化为了凝重。

    “对了,听线报说,柳浩已然恢复了许多。不出意外的话,到了内院大比的时候,基本就能够完全恢复了。”

    “而且听说,这一次的重伤,让他因祸得福,境界方面反倒是有所精进。”

    萧辰挑了挑眉头,有些惊讶的问道:“不会进入到化灵境了吧?”

    如果是化灵境的话,那他还真的要慎重考虑一下是否能够去参加。

    化灵境与半步化灵境,看似只有一步之隔,实际上其中的差距,却是天差地别。

    两个半步化灵境加起来,也不是真正化灵境一阶的对手。

    “那倒不至于,只不过加上秘法,可能会比一般的半步化灵境强上三四倍左右,充其量也只能对抗化灵境一阶而已。”

    “虽然我不喜欢柳家之人,但是柳浩的天赋,至少能够排进东阳郡三十年内的前十。”

    宇文飘雪解释道。

    闻言,萧辰微微点了点头,只是说道:“我自有分寸。”

    “你就先在此*吧!等到了日子,我再叫你一齐去。”宇文飘雪说道。

    萧辰点了点头,随后他便跟着宇文飘雪,受到邀请来到了宇文家的主厅,一齐入席吃饭。

    今日的宴席,宇文家的大部分嫡系族人都已经前来,坐了好几桌。

    远处还有乐师奏乐。

    目的就是为了庆祝萧辰成为宇文家卿长老。

    卿长老的加入,算是一个家族的盛事,向来极为隆重。

    宇文家到目前为止,加上萧辰,也不过只有三位卿长老而已。

    在主位上,宇文昌挥手示意,萧辰随即走了过去,再三谦让之后,入了席首位。

    他看了看宇文昌,脸色已经好了许多。

    原本,宇文家的族人们对于萧辰一个炼气境来当做他们宇文家的卿长老,颇有微词。

    后来,在了解到萧辰的天赋与背景之后,都自觉的闭上了嘴巴。

    以萧辰的年纪和骇人战绩,可以称得上是年轻有为,前途不可*。

    因此在这期间,其他席位上,有不少的年轻女性族人都不时瞥过目光,偷偷看了过来。

    尤其是一些外系的女子,想要攀上萧辰这颗大树,目光更为热切。

    一旦能够成功上位,就能让一直看不起她们的宇文家嫡系女子们刮目相看,也能改变父母和整个家庭的命运。

    然而,这些女子的媚眼很显然都是白废了。

    萧辰根本没有看过来。

    “萧小友,不知你可有婚配?”宇文昌突然开口问道。

    听到这熟悉的询问声,萧辰无奈的笑了笑。

    “行了,父亲,不要老是问这些,师弟他现在只想专心*,不会顾及这些儿女私情。”宇文飘雪连忙打圆场道。

    “此言差矣!”宇文昌挑了挑眉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宇文飘雪,随即侃侃而谈道,“大丈夫成家立业,成家也不影响他*,还能有个女人做饭洗衣,说起来,二长老的女儿兰心就不错……”

    虽然说他已经邀请萧辰成为宇文家卿长老,但总觉得,若是能亲上加亲,自然最好。

    以萧辰的天赋,如此巴结,并不夸张。

    若是让别的势力知道,萧辰是学宫祭酒的弟子,又有如此天赋,招婿的人会踏破门槛。

    “家主,父亲特请我来敬酒。”

    正当萧辰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之际,忽然有一身材高挑,面容可人的女孩,端了一杯酒前来,甜甜的说道。

    宇文昌一见,旋即一笑道:“兰心,我就不用敬了。来,给萧辰长老敬一杯吧!”

    “是。”被唤作兰心的女子立即点头道。

    “小辰啊,这就是我跟你说的二长老的千金,宇文兰心。怎么样,伯父没有骗你吧?兰心可是远近闻名的美人。”宇文昌笑着说道。

    “二伯……”宇文兰心脸颊泛红,嗔怪道。

    “好好好,我也不多嘴了,你们年轻人一起喝杯酒吧!”宇文昌笑呵呵的说道。

    萧辰略显尴尬的站起身来,与这叫宇文兰心的少女互相敬酒,然后将杯中的美酒一饮而尽,这才再次抱拳,坐回身去。

    “兰心,你也别回去,就坐在伯父这里一起吃吧!”宇文昌有心撮合二人,便特意嘱咐了一句。

    宇文兰心则就近坐下,与萧辰相邻,只不过方才在互相敬酒之后,两人便没有了交流。

    萧辰只是自顾自的吃着饭菜。

    “萧辰长老,后山的梅花开了,不知明日可愿与小女一起赏花?”

    宇文兰心仿佛鼓起了极大的勇气,朝着萧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