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就在二人说话间,他们的身后传来一阵猛烈的气流声。

    宇文飘雪眉头微微一皱,萧辰也是目光一凛。

    因为二人都感受到了这股与众不同的气息。

    随后,她和萧辰两人牵过马头,回头一望。

    只见他们的身后冲过来了一个黑衣人。

    与此同时,还有两个宇文家随行的护卫从侧面冲出,将其拦住。

    那黑衣人赫然是化灵境的邪修。

    “这些邪修,真是贼心不死,还想杀我们。”

    宇文飘雪看着前方的战斗,语气凝重的说道。

    若非她提前与父亲商量了一下,派出两个人暗中保护,只怕他们自己拦不住这邪修。

    “当初邪修在南宫家,亦是如此。”萧辰沉声说道。

    “邪修渗透正道家族,以此寄生。虽然以往也有动作,但最近却猛烈了许多。恐怕,邪修那边会有什么大动作。”宇文飘雪喃喃自语一般的说道。

    萧辰微微一愣。

    他并不了解此事,也就不再说话。

    不知为何,他在心中,隐隐觉得此事,恐怕跟月儿有关……

    在短暂的看了一眼战斗之后,萧辰与宇文飘雪两人,便掉转马头,继续朝着学宫的方向而去。

    只要踏入正阳学宫的地界,有李不为坐镇,境内便没有邪修敢造次。

    二人刚踏出数公里的位置,脚下忽然出现了一道法阵。

    随着一声细微声响,地面上的*纹路,旋即亮起,形成了一个牢笼,将二人困在其中。

    宇文飘雪目光一凛,旋即一声娇叱,狠狠一拳砸在这阵法的边界之上。

    只听得一声巨响,宇文飘雪眉头一拧,吃痛将拳头收回来。

    阵法却只是微微一颤,并没有破损。

    “不好,这是对方的圈套。”

    看着这些繁复的符咒纹路,宇文飘雪面色阴沉到了极点,转头对萧辰说道。

    莫非,竟然还有邪修在这后面埋伏……

    那样,她倒还真的没辙了。

    萧辰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头看向外面,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萧辰,还我爷爷命来!”

    一道怒吼声响起,对面这男子化为一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暴掠而来。

    萧辰双眼微眯,全身灵力顷刻间上涌,对着前方一拳砸出。

    下一刻,他的身前果然出现了一道铁拳,与之轰然砸在了一起。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双拳悍然相撞,一圈圈恐怖的灵气涟漪扩散开来。

    一旁的宇文飘雪脸色震惊,在两个人已然交手的时候,方才反应过来。

    然后,她便瞪大了眼睛。

    宇文飘雪赫然发现,对面之人,便是上一次追杀萧辰之人。

    再接连对了三拳之后,两人分别后退了一大截,气喘吁吁,谁也没有占到半点便宜。

    “萧宏飞,你爷爷死之前,还念叨着让你报仇。怎么,你就这点力气?”

    看着萧宏飞腹部,萧辰似乎看到了自己之前的青龙灵台,脸上涌上一股怒气,冷声嘲讽道。

    听到这话,萧宏飞果然眉眼倒竖,闪电般的冲了过来。

    “万道龙皇拳!”

    萧辰一声断喝,右手微微下沉,一拳猛的砸出。

    萧宏飞与其对拳之后,只感觉自己的双臂都快要被震碎,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萧宏飞抬起头,一脸震惊的看向萧辰。

    当初萧辰明明境界比他还低上许多,现在竟然能够和他硬撼!

    萧辰分明被挖去了灵台,这是他亲眼所见,而且青龙灵台也到了他的身体之中。

    现在的萧辰,让他又仿佛回到了年幼之时。

    那个时候,他眼睁睁看着拥有青龙灵台的萧辰,从一开始实力比他低,到后面,相差将近十岁,却能够与他直接硬撼,赢得了家族众人的崇拜目光。

    “当初叫你滚出东阳郡,你是耳聋了是吗?”宇文飘雪迅速冲了出来,与萧辰立在了一起。

    “玉鼎印!”宇文飘雪双手不断捏出法诀,随后一道咒印便随即飞了出去,悍然砸在萧宏飞的双臂之上。

    萧宏飞顿时一声闷哼,在这股巨大的力量之下,倒飞出去数十米。

    “你竟然也突破到了半步化灵境?!”萧宏飞皱起眉头说道。

    对于这个上一次在正阳学宫前面拦住自己的女子,他也有着极大的印象。

    “是又如何,难道只允许你一人是半步化灵境不成?”宇文飘雪冷笑着说道。

    “呵呵!东阳郡三大家族,穷乡僻壤里的家族子弟,有本事就来皇城之中。”萧宏飞冷哼一声说道。

    他所在的崇元学宫,便是靠近崇元国的皇城,萧宏飞也因此结识了不少皇城中的大族子弟。

    “呵呵,你现在还是快滚吧!”宇文飘雪不屑道。

    “你以为,你们两个人,就能占到什么便宜不成?”萧宏飞忽然冷声说道。

    随后,便双手飞快转动,众人脚下的阵法,竟然在此变换。

    一股股能量从地底冒出,又钻入到萧宏飞的体内。

    随后,其实力又猛地上涨了一大截。

    萧辰亦是没有料到其脚下的阵法,竟然还有能够增强灵气的功效。

    看来,萧宏飞这一次为了杀掉自己,可谓是处心积虑,着实费了一番心血。

    在催动阵法之后,萧宏飞身形直接撞向了宇文飘雪。

    在他看来,只是炼气境九阶的萧辰,还算不上威胁。

    只要将半步化灵境的宇文飘雪击败,就能随意处置萧辰。

    嘭的一声,宇文飘雪感觉自己仿佛被一座大山狠狠撞击,整个身形直接倒飞出去。

    又是一声闷响,她的后背重重的撞在阵法边界,缓缓落在地面之上。

    宇文飘雪微微一惊。

    这人的实力本来就极强,又借助了阵法,至少增强了三四成的实力。

    以她刚刚踏入半步化灵境的实力,确实打不过。

    “萧辰,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萧宏飞转过头,面目狰狞的撂下一句狠话。

    可话音还没落下,他却不由得一怔。

    只见萧辰手中捏着一张*符纸,微微一摇,大量的*灵气从中飞出,然后冲进阵法之中。

    顷刻之间,阵法之上赫然出现一道裂纹。

    随即,这一道裂纹迅速延展,一点点的直接崩坏。

    萧宏飞见状,脸上一阵错愕。

    这可是他*传授给他的秘术,怎么会如此不堪一击!

    仅仅只是一个呼吸之间,整个阵法都已经被破坏掉了。

    萧宏飞浑身灵气爆发,脸上涌上怒意,气急败坏的吼了一声:“没有阵法,老子照样能杀你!”

    说话间,他直接举起拳头砸向萧辰。

    萧辰也不废话,心念一动,巨大的炼灵傀黑云压顶一般显形。

    于此同时,一拳悍然砸向萧宏飞。

    这一蓄满了化灵境的力道,使得周遭的灵气都形成了漩涡,声势骇人。

    萧宏飞见状,惊得浑身一颤。

    几乎在同一时刻,体内忽然涌上了一抹青色能量,整个人的实力直接猛涨了三四倍。

    脚步重重的一点地面,身形借助强大的反震之力,直接朝着远方遁去。

    以他的速度,萧辰惊愕的发现,自己竟然追不上去。

    “竟然还能让他跑掉,看来你这个天生的青龙灵台,还是有点作用的。”玲珑淡淡一笑说道。

    萧辰却是看着萧宏飞逃走的背影,神情凝重,一言未发。

    方才,萧宏飞的实力忽然猛涨,似乎是因为青龙灵台的缘故。

    至少萧辰自认,现在是没有办法在炼灵傀的攻击下,安然逃走的。

    萧宏飞年纪比他大,多*了几年,后来还夺走了他的青龙灵台,再加上崇元学宫祭酒的大力栽培,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需要高度重视的对手,绝不能有半点掉以轻心。

    这时候,宇文飘雪也追了上来,扫视了一遍周围,看向萧辰,皱着眉头问道:“那人呢?”

    “跑掉了。”萧辰微微摇了摇头。

    “这小子挺能跑啊!应该杀了他的。不然,指不定什么时候又来阴你。”宇文飘雪有些惋惜的说道。

    “不必理会他,我们继续赶路就是了。”萧辰收拾了一下,随即说道。

    宇文飘雪也只是点了点头,便又重新牵过马匹,两人再度在官道上快速的驰骋。

    不一会儿,二人便在路边遇上了一个茶摊,宇文飘雪招呼萧辰下马。

    “下来歇会儿,喝口茶。”宇文飘雪说道。

    “还有半天就能回到正阳学宫了,何必在这里耽误?”萧辰有些不解。

    “这你就不懂了。”宇文飘雪笑着解释道,“这地方是方圆五十里消息最灵通的地方,喝口茶再走也不迟。”

    说着,两人便走进了这茶摊。

    宇文飘雪朝着店家要了一壶茶,一碟牛肉,一碟五香蚕豆,最后还特意叫了一壶黄酒,然后便找到空闲位置坐下。

    萧辰看着宇文飘雪拿起酒,伸长脖子倒灌的模样,不禁无奈的笑了笑。

    这哪里是喝茶,分明是喝酒来的。

    不过宇文飘雪这种极为率真的性格,萧辰倒是挺喜欢。

    萧辰正欲拿起茶壶倒茶,却被背后那几桌的人交谈声所吸引。

    “兄弟,你这消息可是当真?”

    “绝对错不了,我可是亲眼看见,就在前面。”

    说话那人,一脸愕然,似乎是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兄弟,你给细说说。”旁边的人殷勤的递上酒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