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刚才,李凤瑶一直都是侧面出手,没有出全力。

    看样子,她也是对眼下的情况有些警惕。

    萧辰默默将这些记在心中,多留个心眼,注意着旁边的李凤瑶。

    两个人又顺着羊肠小道,走了大概三四里的时候,忽然来到了一处陵墓的面前。

    在他们的面前,立着有四块墓碑。

    李凤瑶上去看了一下,欣喜的说道:“这里,竟然是四大祖师的坟墓!”

    萧辰亦是走上前去看了看,果真如此。

    接着,他又转头看向四周,都是崇山峻岭,并没有什么异常。

    “试炼是什么?”李凤瑶困惑的问道。

    既然他们还在这里,证明试炼还没有结束。

    可这附近,除了四个棺椁,便无别物。

    萧辰不禁皱了皱眉头,满腔的狐疑。

    “看看那四个棺材。”玲珑忽然说道。

    萧辰点点头,便走到其中一个棺椁面前。

    “你发现什么了吗?”李凤瑶连忙过来问道。

    然后,她便看见萧辰将手放在棺椁上,神情古怪的问道:“你该不会是要打扰四位先祖吧!你也是正阳院生,这可是欺师灭祖。”

    闻言,萧辰笑了笑,于是收回了手道:“也是,那就先看看周围吧!”

    轰!

    忽然,随着一声巨响,棺椁的盖子忽然打开,里面是一大团黑气!

    萧辰和李凤瑶一脸惊诧,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便被那团黑气直接包裹,随后强行将他们拖进了棺椁之中。

    随着一声响,棺椁再次盖住。

    下一刻,感受到手中的柔软,萧辰身子一僵,不敢有丝毫的挪动。

    李凤瑶更是小脸羞得通红,都快要了烧了起来。

    他们两个人被关在逼仄狭小的棺椁中,身形不可避免的贴在了一起。

    她从小到大,还没有跟一个男人有如此亲密的接触,她的脸都要发烫了。

    李凤瑶在学宫中被称为冰山美人,模样自然是极为漂亮。

    萧辰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对他而言,简直就是极大的磨练。

    “得罪了。”萧辰忽然说道。

    听到这话,李凤瑶更是害羞不已。

    莫非他是要动手脚不成!

    那自己出去之后,一定要让父亲杀了这个登徒子。

    不过,萧辰的脸蛋似乎挺英俊的,天赋又是极强,自己与他……

    嘭嘭!

    就在这个时候,两声踹棺材板的声音传了过来,李凤瑶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萧辰竟然是在想办法破坏棺材板。

    因为要用力的关系,不得不碰到她的身体,方才提前道歉。

    看来,是她自己想多了。

    萧辰用力踹了两下之后,非但这棺材板没有丝毫的破损,他的腿倒是被震得剧痛。

    萧辰皱起眉头说道:“这棺材板太硬了,不像是一般的材质。”

    李凤瑶提醒道:“我父亲曾经说过,这四大先祖的棺椁,都是用黑金木制成的,一般很难被破坏掉。”

    也幸好两个人现在是在相拥着,脸都在对方的脑袋后面,萧辰也就看不见她通红的脸蛋,否则,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听到这个消息,萧辰皱着眉头思索起来。

    这黑金木确实是一种极为坚固的材料。

    更何况,他现在被挤在这小小的棺椁里,很难用力,自然难以打开。

    “这些老祖,废了那么大的劲力,不会只是为了把几百年后的我,关在这里吧?”萧辰微微蹙起了眉头,疑惑的喃喃自语。

    “或许……这里面会有什么机关也说不定。”李凤瑶愣了一下说道。

    按照正常的情况,应该只会有一个人掉入到这棺椁之中,必然能够勉强翻身查看四周。

    但此刻,他们两个掉进来,自然就卡死了。

    “那你看看你的视野里面,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

    听到李凤瑶的提醒,萧辰随即瞪大了眼睛,在周围的木壁之上查看。

    李凤瑶亦是开始仔细的寻找。

    两个人挪动脑袋,耳鬓厮磨,甚至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以及略微沉重的心跳。

    萧辰怀中抱着一团温软,又闻到了其身上的幽香气息,顿时心神打乱,连忙念了一遍清心决,压制住内心的邪念。

    “我找到了,这里有一行字。”

    忽然,李凤瑶开口说道,极为兴奋。

    “是吗,在哪儿呢?”

    闻言,萧辰亦是一喜,刚想看看,却发现自己的头根本就转不过来。

    “算了。你别乱动。我给你念。”李凤瑶满脸通红的说道。

    “好。”萧辰随即安静了下来。

    李凤瑶平复了一下心情,随后便开始对着上面的文字,缓缓念道:“大道独行。”

    等了许久的萧辰问道:“没了?”

    “嗯,没了。”李凤瑶肯定道。

    萧辰皱起眉头,思索着其中的道理。

    忽然,他的脚尖似乎踢到了一块凸起,旋即用力踢了一下,

    随后,棺椁的底部掉落,萧辰两个人顿时失去重心,顺着地下的滑道滚了下去。

    当萧辰再次站稳身形之后,却发现李凤瑶不见了,

    “不必找她,往左边走,那边灵气最为浓郁。”玲珑突然开口说道。

    萧辰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身处泥土地下,周围有几个通道仿佛地下巢穴一般。

    萧辰转向左边走了进去,又绕了几个弯,方才来到了一扇石门面前。

    伸出手小心推了推,萧辰发现根本无法撼动分毫。

    “万道龙皇拳!”

    萧辰眼眸微微一凛,双腿下沉,一股力量从其腰间猛烈的爆发出来,直接砸在了那道石门上,随后碎石纷飞。

    萧辰稍微看了一下,便踏步走了进去。

    竟然又是一间石室!

    还有熟悉的阵眼。

    萧辰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走上前去,用灵力催动了阵法。

    随着灵力催动,四个人影从其中缓缓出现。

    其中有三个人,都是萧辰之前遇见的。

    最后是一个老妪,应该是正仪门的先祖。

    “能够看到这段,我可以毫不气的说,你是从我们四个逝世之后,正阳学宫中最有天赋之人。”

    四道人影之中,正气门的先祖率先开口说道。

    这四个人,以实力强弱划分,正气门的正一气诀,练到高深处,远超过其他三门。

    这也是为什么四个正阳学宫先祖之中,以正气门先祖为首的原因了。

    只不过,悟性这种东西属于天赋,并非后天的努力就能超越。

    才会让正气门逐渐式微。

    萧辰看着四人,心中泛起一阵波澜。

    自己虽然从未见过四人的面,但毕竟是自己最困难的时候,正阳学宫收留了自己,于他有恩。

    萧辰随即朝着四人的虚影,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我们四人为你准备了一份大礼。不过,在此之前,要对你进行最后一次心性考验。”

    正气门先祖说话的同时,伸出一只手轻轻一挥。

    萧辰还没来得及反应,便突然到了一处陌生的空间之中。

    他的视野之中,是无边无际的白色。

    就在萧辰困惑不解的时候,他的面前凭空出现了一道人影。

    在见到这个人影的模样之后,萧辰顿时心神俱震,整个人都是往后倒退了一步,眼中全是杀意,如同一只被激怒的猛虎。

    这人,竟然是之前被他所杀的萧天罡!

    当初被夺灵台的画面,几乎是已经刻进了萧辰的脑袋当中,让他不由的怒从心生。

    “过多的情感只会降低你的智慧,你要记住,大道独行!”

    忽然,萧辰的脑海之中,传来了玲珑的声音。

    萧辰先是一愣,旋即点了点头,目光坚定地应了一声:“是!”

    在经过玲珑的提醒之后,萧辰立在原地,没有丝毫的移动。

    当初,萧天罡已经被他捏碎脖子,死的不能再死了。

    面前这个,应该只不过是虚影罢了。

    很快,那萧天罡的身影便徐徐消散。

    看来,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心性试炼,要让自己学会控制情绪。

    恐怕自己刚才没忍住走上前去动手,便已经失败了。

    萧辰还未来得及心中欢喜,又是一道身影出现,让他的心绪再度波动了一下。

    对面的正是萧宏飞。

    “假的,不必生气!”

    萧辰一咬舌尖,暗暗告诫了自己一句,方才清醒了一些。

    这秘境不仅仅只是幻化出人影而已,还暗中影响了他的精神,让他产生一种做梦无法分辨事实的感觉。

    若非玲珑之前的提醒,他恐怕已然中计了。

    十息过后,萧辰没有丝毫的动作,那幻化出来的萧宏飞,脸上闪过了一丝不甘,徐徐散去。

    这一次,萧辰没有心思欢喜,淡淡的看着前方。

    原本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看到新出来的人影之后,他还是忍不住心中一凛。

    这次,出现的是两个人,还是一大一小,竟然是秋月牵着小月,俏生生的站在了他的面前。

    萧辰紧抿嘴唇,他对眼前的秋月心中有愧,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当初秋月救了他,他却连她的女儿小月都没有保护好。

    “萧辰少爷,月儿还在你的身边吗?”

    那道幻化出来的人影,缓缓开口说道。

    轻飘飘的一句话,让萧辰心神俱震。

    哪怕他知道,秋月作为一个普通人,被*者杀死之后,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但他依旧感受到了极大的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