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

    萧辰一时之间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下一刻,秋月的眼神死死盯着萧辰,牵着乖巧的小月,一步步朝他靠近。

    九龙塔之中的玲珑,看见这一幕,站起身来,脸上平静如水,眼底深处却有一丝担忧。

    但这一次她没有再提醒,而是安静的做一个旁观者。

    这是萧辰心魔的一部分,过多的提醒,会让他未来在高境界突破的时候,再次被心魔困扰,而导致境界大跌。

    甚至还可能会有生命之虞。

    萧辰的心魔,只能靠他自己解除。

    “秋月姐,对……对不起,我一定会把小月带回来的。”

    萧辰神情窘迫的说道,但目光之中却无比的坚毅。

    这不仅是对秋月的承诺,也是他给自己的誓言。

    无论如何,他都要把小月给安全带回来!

    秋月微微一愣,随后叹了一口气,在萧辰面前站定,缓缓伸出手,作势要去拥抱萧辰,

    “萧辰少爷,全都拜托你了。”

    然而,就在秋月即将拥抱的一瞬间,萧辰狠狠一咬舌尖,身形往后退了一步,躲开了去。

    秋月一怔,困惑道:“萧辰少爷,为何要这般见外?”

    萧辰抬起头,表情变得极为严肃:“秋月姐,我一定会将小月带回来的,你放心吧!一定!”

    哪怕明知道面前这个是假的,萧辰也是说出了这承诺,就权当是给秋月的在天之灵许下的诺言!

    似乎是知道了萧辰不会再动心,这阵法幻化出来的秋月淡淡一笑,随后便与小月消失在了面前。

    萧辰长舒了一口气。

    倘若再迟疑片刻,他恐怕就没有办法做到心境平复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总算是熬过来了。

    这阵法的强度,似乎越来越大。

    随后又是两道人影,让萧辰瞪大了眼睛。

    “父亲,母亲?”

    眼前这两道身影,正是萧辰的父亲萧凌,母亲苏青。

    自从萧辰十岁时,他们便出门寻找自己的爷爷,萧辰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了。

    “辰儿,过来,让母亲看看你有没有长高。”

    苏青的模样极为美丽,当初在云阳城,被称为第一美人。

    现在淡淡一笑,极为有亲和力。

    将近十年没有见到母亲的萧辰,心神一晃,便欲上去拥抱。

    玲珑见状,微微叹了一口气。

    萧辰大抵是过不了这一关了。

    亲情算是世人中,普遍难以通过的大关。

    然而,就在即将接触到的一瞬间,萧辰的黑玉扳指之中,忽然涌出一股莫名的力量,将他硬生生的往后面拉了一下。

    萧辰猛然回过神来,趁势后退一步,原本有些迷茫的双眸闪过一抹清明之色。

    同时,他神识扫过了黑玉扳指,忽然察觉到,发出异常的,竟然是当初他从萧天罡手中拿回来的,父母给他留下的那块外表普通的玉佩!

    而此刻,它正散发着极为耀眼的光芒。

    萧辰顿时眼前一亮。

    他就知道,父母留下来的东西,必然会有深意。

    萧辰连忙将玉佩拿了出来,随后一股灵气从其中飞出,直接投入面前那两道身影当中。

    下一刻,萧辰赫然发现,苏青的眼神似乎变化了一些。

    少了一分冷漠,多了几分柔情。

    “辰儿。”

    苏青突然喊了一声。

    听到这熟悉的语气,萧辰立刻眼中露出一丝喜意,轻声问道:“母亲?”

    “是我,辰儿,你现在过得怎么样?”苏青笑着说道。

    “真的是母亲!”萧辰一惊,双眼直直的看着苏青。

    作为母子,他可以确认眼前这个人已经不是虚影,而是自己真正的母亲。

    “娘,你怎么会在这里?”萧辰忍不住问道。

    “是我和你父亲给你留下的通灵玉佩,它可以作为我们联系的媒介。”苏青解释道。

    萧辰旋即反应过来。

    刚才他拿出玉佩的时候,那玉佩中,突然飞出了一股奇异的能量。

    看来,这就是自己母亲通过媒介,与他来当面谈话。

    “这不是我的实体,大概相当于投影一类的东西。我能与你说话的时间不长。”苏青飞快的说道。

    “那母亲,你们现在在哪里,我要去哪里才能够找到你们?”萧辰赶紧说道。

    苏晴摇了摇头,表情变得极为严肃:“不,辰儿,你千万不要来找我们!你在萧家好好的生活。”

    “如果你的父亲能够回来接你最好,但如果他没有来,你就一辈子也不要来找我们。”

    听到这话,萧辰整个人如鲠在喉。

    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缘故,竟然让自己母亲说出一辈子不相见的话。

    “辰儿,你现在是何境界了?”苏青大抵是觉得,这个话题太沉重,方才转移了话题问道。

    “刚刚突破到炼气境九阶了。”萧辰如实说道。

    “炼气境九阶?!”苏青一怔,困惑的重复道。

    “没错,母亲,你看。”萧辰说着,右手伸出,掌心当中,便释放出了一股强悍灵气。

    苏青见状,顿时心中一惊,愕然的瞪大了双眼看着萧辰,简直不敢相信。

    崇元国是何等灵气贫瘠的地方,她是心知肚明的。

    萧辰竟然能在这个年纪,在崇元国*到这个地步,绝对称得上是天才。

    当然,萧辰与她现在所处地方的年轻人,还是有些差距的。

    毕竟,她现在所处的地方,灵气极为浓郁。

    这里的人,一生下来就是凝丹境。

    “辰儿,你这个天赋,或许今后能够来帮母亲的忙。”苏青有些激动的说道。

    “我该怎么帮你。”萧辰则是迫切的问道。

    “你先好好*便是了,现在你还差得很远,倘若真到那个时候再说吧!你要记住,哪怕做不到也没有关系。母亲最大的愿望,就是想让你无忧无忧的过完一辈子。”苏青说道。

    萧辰听得一头雾水。

    但他想要再问的时候,苏青忽然露出了一丝惊慌的神情,连忙说道:

    “辰儿,母亲没有办法跟你再说了,你要记得,父亲和母亲虽然无法陪同你,但我们都是爱你的。”

    说罢,苏青的人影直接一个颤抖,面色重新恢复了漠然神情。

    萧辰一看便知道,苏青已经走了,留下来的只是阵法幻化出来的假人。

    “你母亲不在这里了。”玲珑提醒道。

    萧辰点点头,这一点他自然清楚。

    只不过,他此刻陷入了沉思当中。

    看样子,父母亲似乎没有在一起。

    而且,母亲的自由,也受到了限制。

    想到这里,萧辰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寒意。

    不管是谁,倘若伤害到他的父母亲,他一定会想方设法报仇。

    随后,那两道人影亦是徐徐消散。

    在萧辰的面前,场景回到布置简陋的试炼房间之中。

    四大门先祖的身影再次出现,正气门的先祖,点了点头说道:

    “能够通过隐藏试炼,外加心性试炼,足以证明,你是一个天赋与心性俱佳的人才。”

    “方才答应的事情会很快落下,希望你今后将正阳学宫发扬光大。”

    说罢,几个人的身影便原地消失,紧接着半空中凭空出现了一道炙热的气流,飞快的冲进了萧辰的体内。

    这股强大的灵气一入体,萧辰便感觉到体内涌现出一股前所未有的能量,迅速改造着他的全身。

    萧辰随即坐了下来,仔细的控制着自己身体内的变化,以免发生意外。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萧辰缓缓睁开眼睛,眼中冒出一道骇人的精光。

    萧辰仔细的观察了一番体内,力气增长了三成左右,脚步速度快了两成,以及眼力与反应速度,都有着极大的提升。

    之后的内院大比,他将更有把握。

    萧辰满意的走出了大门,外面正站着一脸愕然的张恺之和李凤瑶。

    “怎么这副表情?”萧辰走出来,有些疑惑道问道。

    “你怎么从正仪门的房间出来的?”李凤瑶双眼直直的看着萧辰,开口问道。

    闻言,萧辰转过头一看,果然上面写着正仪门三个大字。

    想必是方才在试炼之中,进入到最后的正仪门当中去了。

    看来这先祖庙的阵法,时间太久已经逐渐不稳定了。

    只怕他离开之后,用不了多久,这几百年的先祖庙阵法,就会坏掉。

    萧辰随口搪塞了一下,也就糊弄过去了。

    “怎么样,过了吗?”张恺之也懒得细想,随即问道。

    “嗯!”萧辰点了点头。

    见状,张恺之忍不住微微咂舌,迫不及待的问道:“打过了几个试炼人影。”

    “他杀了四个!”

    萧辰还没有开口,一旁的李凤瑶抢过话头说道。

    听到这话,张恺之瞪大了眼睛,看向萧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反正萧辰一直以来做的事情,都会出人意料,他都已经有些麻木了。

    “怎么样,这次大比有足够的把握了吗?”张恺之问道。

    “十成把握。”萧辰十分自信的说道。

    之前,他便对于自己进入前十,有着绝对的把握。

    毕竟,他如今的境界已经达到了炼气境九阶。

    他在面对除了柳浩和宇文飘雪的半步化灵境之外的人,就至少不会在境界上吃亏。

    再加上九龙灵台和地阶武技,他要是再打不过,干脆找个地方抹脖子算了。

    “哈哈!好小子,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张恺之兴奋的拍了拍萧辰的肩膀,满脸笑容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