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赢了上一届的前十,接下来,就不必再进行其余的比赛,可以直接进入最后前十的比试。

    “师兄承让了。”萧辰亦是抱拳说道。

    下了场,张恺之先是严厉批评了一阵南宫棋,随后走到萧辰面前,满脸赞叹道说道:“好小子,打得好啊!今天晚上咱们庆功宴。”

    南宫棋拍了拍萧辰的肩膀,没有再说什么。

    听到庆功宴,让本来就不注重这些的南宫棋,很快将输给师弟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此刻,站在另外一边不远处的柳浩,看着这边场上的萧辰一言不发,下意识的拽紧了双拳。

    许久之后,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如同实质一般的杀意。

    而在他的擂台下面,是满身伤痕的宇文飘雪。

    宇文飘雪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没有想到,面对同样是半步化灵境的柳浩,她竟然只能勉强撑过五十招,便直接落败。

    这柳浩的真实实力,比一般的半步化灵境,要强上数倍不止,至少是她这种的五倍以上。

    柳浩能够占据内院首席数年,并非浪得虚名。

    ……

    夜晚,正气门。

    萧辰与张恺之还有南宫棋,宇文飘雪四人一起,围坐在了桌子旁,上面摆满了热气腾腾的山珍海味。

    “师弟,我敬你一杯,帮咱们正气门多拿到一成资源。”南宫棋率先站起来说道。

    与此同时,宇文飘雪还有张恺之都站了起来。

    “确实,还得多感谢小辰,不止是内院,就连外院的院生们,也跟着小辰沾光了。”张恺之脸色微微胀红,满脸的激动。

    多少年了,正气门都从来没有领到过这么多的资源。

    全靠萧辰的惊人天赋,将几个反对的声音,力压了下去。

    “诸位别气,全都是我应该做的。”萧辰站起来,朝着众人抱了抱拳,气的说道。

    “今日,咱们都不要用灵气化解酒力,好好喝一顿才是,喝个酩酊大醉才好。”南宫棋提议道。

    正气门的几个人,就没有不喜欢喝酒的。

    尤其是宇文飘雪,尽管是系出名门的大家闺秀,更是嗜酒如命。

    萧辰亦是跟着他们喝了一个大醉,几人忘了师徒之别,各自勾肩搭背,欢闹到了半夜。

    之后,喝醉了的萧辰摇摇晃晃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

    刚一踏入房门,萧辰便朝着自己的床上扑出。

    他眼睛随即一闭,刚准备睡去,却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强悍的灵气充斥了整个房间。

    甚至还有一缕缕的凉气,充盈了周围的空气,令萧辰整个人都是感到一股冰凉的感觉。

    萧辰随即睁开了眼睛,猛地跳下床,浑身灵气汇聚起来。

    这两股的气息实在太强,远远要超过他,让萧辰的醉意,瞬间清醒了一大半。

    “是谁在此?!”

    抬起头发现,月光入户,照在了两个身影上。

    一个老者坐在他的椅子上,一个少女站在一旁,看起来极为木讷,如同提线木偶一般。

    “小月?!”

    见到少女的模样之后,萧辰的酒瞬间全部醒了,惊诧的说道。

    只不过,他的话说出口之后,小月并没有丝毫的反应,置若罔闻。

    “不用叫了,她现在已经全然为我圣教所用。”那老者缓缓开口说道。

    转过头,萧辰的目光瞬间凝重了起来。

    邪教的邪修们,会尊称他们的教派为圣教,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而这老者也不是陌生人,正是上一次他所遇见的邪修周泰。

    根据情报,此人的实力极强,几乎与李不为持平。

    咕嘟——

    萧辰喉结滑动一下,轻轻的咽了口唾沫,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

    这种级别的高手,可以在一瞬间杀了他。

    “你要带我妹妹做什么?”萧辰冷声问道。

    “呵呵!死到临头,还有空关心别人,你小子可真是有趣。”周泰冷哼一声,眼神中充满了不屑。

    萧辰不敢有丝毫的藏拙,浑身灵气在这一刻爆发出来,随时准备冲出去。

    只要能够惊动外面的人,正阳学宫的高手们,就会在第一时间赶过来。

    见到萧辰身上所展现出来的灵气,周泰整个人都是愣了一下,随即说道:

    “炼气境九阶?!好小子,这个*速度,确实惊人。”

    “这还不够!我说过,我会杀了你,带回小月的。”萧辰冷声说道,目光异常坚决。

    “呵呵!你的天赋确实不错,不过今日老夫就来亲自了结你,你觉得,你还能逃出去不成?”周泰冷笑着说道。

    经过短暂的吃惊之后,他便下定决心,要杀了萧辰。

    他没有料到,此子的天赋,竟然强到了这个地步。

    此次,是有人特意出了极高的代价请他来暗杀掉一个正阳学宫的天才。

    没有想到,目标竟然恰好是萧辰。

    若不是如此,恐怕还真就放任了一个大敌成长起来了。

    “谁派你来的?”萧辰开口问道。

    如果不是有特别的原因,这么强的邪修,怎么会冒险前来正阳学宫!

    毕竟,这里可是崇元国前十高手李不为坐镇的地方。

    一般邪修,是绝对不敢踏足此地的。

    “与你何干!”听到这个问题,周泰眉毛一竖。

    见其模样,萧辰便知道这老魔头来此的目的必然不简单。

    忽然,萧辰脚步一踏,身形闪到了大门口,直接一拳砸向那道不甚坚固的木门,随后便是一声巨响。

    但木门没事,反而是萧辰的身形倒退了好几步,差点一*跌倒。

    再看手上,已然遍是伤痕。

    这周围,果然已经被那邪修布下结界。

    而且还是化灵境巅峰所布下的,根本不是如今的萧辰能够打破的。

    “不用徒劳了,老夫进你们这学宫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发觉。这隔绝结界,也不是一个炼气境能够打破的。”周泰面带戏谑的说道。

    “*。”萧辰没有说话,只是在心中大声喊道。

    “别急,我在想办法呢!”玲珑无奈的说道。

    炼气境九阶,对上化灵境巅峰,整整一个大境界的差距,几乎必然是一招就被杀。

    这其中的操作空间,本来就不多。

    “你放心吧!你还有一时半刻活着的时间,让我的新孙女,见识一下正阳学宫的天才吧!”周泰突然开口说道。

    萧辰闻言,抬起头不明所以。

    “小月,上,跟你的哥哥比一场。”周泰冷冷的说道。

    “是!”

    小月立刻木讷的点点头,走了出去,同时伸出双手,对准了萧辰,一股寒气从掌心之中爆发出来。

    萧辰见状,不由得眉毛一扬,心中更是震惊不已。

    这股寒冰的强悍程度,甚至能够跟他从上古异兽体内,嫁接过来的寒冰真气一般强。

    “这小妮子的阴煞灵台,算是世间至阴的体质,比你之前的青龙灵台还要强。”玲珑解释道。

    萧辰微微咂舌。

    他是知道小月的天赋很强的,但是没有料到,竟然会这么强,甚至能媲美上古异兽。

    这样的体质,就不该诞生于崇元国这种穷乡僻壤之中,难怪这邪修要不惜一切代价,培养小月。

    “正好拿你试试,你妹妹被培养的如何了。听说你赢了内院前十,倘若我的新孙女能够赢过你,那就是两年时间,从俗人成长为五大学宫之一的内院前十。这份成就,可以说是崇元国史无前例了。”

    周泰脸上全是兴奋之色。

    当初在山脉之中,遇到昏迷重伤的小月,他只是看后者似乎体质有些阴煞,是绝佳的*养料,想着带回挖心掏肝,给吸收了。

    到后面才发现小月的天赋,十分适合*邪功,方才动了培养其成为亲信的念头。

    没想到,之后小月所展现的强大天赋,远远超出他的预期。

    周泰自觉捡了一个大宝贝,便费尽心思培养起来,还扶持她为此地邪教的圣女,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将其培养成踏虚境也未可知。

    到时候,小月早已经被他彻底*,成为一个绝佳的杀人机器。

    小月脚步一踏,身形化为一道黑影,闪电般的掠向萧辰。

    同时,他手掌中猛地喷出一股寒气,狠狠的砸向了萧辰。

    萧辰随即挥动右手,释放出一股寒冰真气,迎接了上去。

    他这一招不敢太过用力,以免伤害到了小月。

    两股性质不同的寒气悍然碰撞在了一起,扩散开来的灵气涟漪,让整个房间都有些寒冷起来。

    萧辰见状,心中一凛。

    他没有料到,小月的实力竟然也达到了炼气境九阶!

    想当初,他与小月分别的时候,后者甚至都还没有开始*。

    如此速度,比他从炼体境五阶开始*,还要恐怖。

    “怎么舍不得下手?你不是要杀老夫,可别先被你妹妹杀死了。”周泰见状,皱起眉头说道。

    他倒想看看自己培养了这么久的阴煞灵台,到底划不划算。

    小月在经过短暂的迟疑之后,随即再度冲向萧辰。

    同时,周围都环绕着极为恐怖的寒气,仿佛人一触碰,便会化为冰块一般,

    “雷霆六合!”

    萧辰心中叫苦不迭,只敢以玄境武技应对,唯恐伤到小月。

    虽说这拳法只是玄境而已,但萧辰如今的天赋,已经是今非昔比。

    施展出来,直接将同阶的小月震退了七八步。

    只不过,小月所使用的阴煞之气,虽然被击退了,但却没有被打散,足见其坚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