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几个,不准扎堆,进去之后,也不能互相帮忙,不能赠予,南宫棋你给我现在进去。”

    李不为看到这边的情况之后,挥手交代了一句。

    南宫棋只能是苦笑的看了萧辰一眼,随即走了过去,拿了玉牌之后,便跨进了石门。

    之后,李不为又将宇文飘雪叫了进去。

    倒不是李不为故意针对三人,只是他作为学宫祭酒,必须确保比试的公平。

    这是一个学宫的底线,坚决不能触碰。

    这个时候,外面便只有三个人了。

    伴随着又一人的进入,剩下来的柳浩与萧辰二人飞快的对视了一眼。

    萧辰则是淡然的挪回了目光,准备上去拿玉牌,进入禁地。

    柳浩却是趁这时走到了他的面前,语气讥讽道:“听说你赢了南宫棋?”

    “怎么,害怕?找了个邪修来杀我?”萧辰微微一挑眉头,淡淡的开口。

    听到这话,柳浩眼神之中明显闪过一丝慌乱,但是很快便冷静了下来,恢复镇定。

    柳浩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你进去之后,可不要让我再看见你。否则……呵呵!准备叫人给你收尸吧!”

    “柳浩,你小子磨蹭什么,快点给老子进去。”李不为当然能够听到二人的交谈,双眼一瞪,大声喊道。

    闻言,柳浩猛然一愣,脸庞之上闪过了尴尬的神情,随即乖乖的转身去拿玉牌,直接走过了那石门。

    之后,萧辰便也径直走到了李不为旁边。

    李不为递给了他一块玉牌,面色平静的提醒道:“不要受柳浩的影响,如果有人要谋害你,可以凭借玉牌叫我。”

    事实上,李不为虽然不收弟子,也不怎么认萧辰这记名弟子,但无奈萧辰天赋太过优秀,性子也算温良,让他也不禁起了一些偏袒的心思。

    “是。”萧辰点点头,接过了令牌。

    随后,萧辰便将令牌收好放在怀中,朝着石门之中走去。

    身体刚刚跨过石门,萧辰只觉得面前的视野忽然开阔了一些,心中微微一凛。

    放眼望去,前面的几座山峰之间,一座巨大的建筑依山而建,巍巍壮观。

    应该就是那传说中的孔雀山庄。

    三十年之前,还是正阳学宫的大地方,容纳上千的院生们*居住。

    此刻在萧辰的面前有一个极大的沟壑,上面有座石桥,经过之后,就能前往孔雀山庄大门前的空地。

    萧辰随即走上石桥。

    刚走到一半之时,忽然一道极为强悍的灵气冲了过来。

    嘭!

    萧辰连忙侧身一躲,这恐怖的灵气便擦身而过,悍然砸在了石桥之上。

    顿时碎石纷飞,几乎一半的栏杆都应声破碎。

    萧辰见状,顿时瞪大了眼睛。

    抬起头看向对面,只见柳浩正一脸阴沉的看着这边。

    同时,他的手中,有一股灵气盘绕。

    很显然,方才正是他悍然出手,想要偷袭萧辰。

    “呵呵!小子,没想到你还真敢进来,当初你差点害死我的事情,你不会不记得吧?”柳浩冷声说道。

    “那是你自己反应慢,与我何干!难道,我有义务救你不成?!”萧辰语气淡然的说道。

    柳浩所说的,自然就是当初在七幻秘境当中,自己与南宫棋等人联手逃出去,致使柳浩单独面对化灵境异兽,被锤成重伤一事。

    那一次,柳浩几乎差点丢了性命。

    修养了这大半年,方才恢复。

    如此遭遇,自然让他对萧辰恨之入骨。

    不过,在*一途中,大危机往往伴随着大机遇。

    柳浩在生死之间,对于境界的领悟更上一层楼,离化灵境也更近了一些。

    如果,现在柳浩再对上内院第二第三,是可以轻松碾压的。

    “随你怎么说,今天,你是死定了!”

    柳浩怒吼一声,再次在掌心凝聚出一团灵气,狠狠的砸向萧辰。

    萧辰立刻运起全身灵气,双拳狠狠的砸了出去,在自己的身前不足一尺的地方硬生生拦下了这一团灵气。

    但炸裂开来的灵气,将他震退了三四步,额头上也随之渗出了汗珠。

    萧辰被周泰打成重伤,到如今能够参加比试,已是勉强。

    更遑论对上境界更强上一层楼的柳浩。

    “这就被众人吹捧的天赋?还赢了南宫棋?我看,也不过如此。”

    柳浩皱起眉头,嘴角挤出一丝残酷的冷笑。

    这几个月来,柳浩没少听见萧辰天赋强的传言。

    在萧辰出现之前,人们讨论最多的,自然是他。

    萧辰的出现,让他的名声下降了许多,抢走了本该对他的赞誉。

    这同样让他如鲠在喉。

    见萧辰躲开之后,柳浩再次挥动手掌,接连放出了四五团灵气,如同箭矢一般飞快的砸了出去。

    萧辰全都借助九霄雷云步的身法,轻轻松松的躲了过去。

    这些灵气,都狠狠的砸在了石桥之上。

    随着几声巨响,这石桥直接拦腰折断,尽数垮掉,掉进下面的百丈深坑之中。

    “愚不可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过来。”

    柳浩本就是借着进攻的表象,实则破坏这石桥,让萧辰无法过来。

    若是萧辰胆敢强行施展身法跨越,他便能直接将其打下深坑。

    计划得逞之后,柳浩嘴角挂起一丝冷冽的弧度,却在抬头间,旋即脸色一僵。

    只见萧辰的背后,猛然间由灵气化出了一双翅膀,以极快的速度,狂风般的冲了过来。

    “飞行武技!”

    见状,柳浩的眼皮不由得猛地跳了一下,惊呼出声。

    这飞行武技极是罕见,哪怕他是东阳郡三大家族的嫡系子弟,也没有一本。

    他怎么也没想到,萧辰这样一个来自小地方的泥腿子竟然会有!

    不过,柳浩很快就回过神来,手掌一翻,他的那柄玄阶的灵气扇子便出现了手中。

    呼!

    猛地一挥,一股悍然的灵气呼啸而出,狠狠刺向萧辰。

    哪怕萧辰有飞行武技,毕竟不像是踏虚境那样本身拥有的飞行能力,在天上其实力估计要比在地面弱上三四分。

    “地灭寒刺杀!”

    柳浩一声断喝,手中的折扇,便紧跟着发出至寒的锐利攻击,刺向空中的萧辰。

    这是他的看家武技,玄阶上品。

    一出手就是最强的招式,便是为了能够直接杀死萧辰,不留任何余地。

    两道攻击一上一下,让萧辰无法躲避,虽然一招未必能杀掉炼气境九阶的萧辰,但是也足以影响到他的飞行,甚至还能够重伤他。

    之后,再等到萧辰一落地,便能够趁着优势,直接将其斩杀。

    面对着强大的攻势,萧辰的脸色亦是凝重了几分。

    他在半空之中的身体,迅速凝聚了一大团的灵气,拳头已然准备朝着对面的柳浩狠砸出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刻,一道巨大的印记,从柳浩的背后飞了出来,直接悍然砸向那地灭寒刺杀的一击。

    面前的两道攻击,强悍的被挡走,萧辰直接挥拳挡下了另外一击,毫发未损。

    见到自己的攻势被打断,柳浩立刻气得牙关一咬。

    在认清楚那熟悉的攻击后,他猛地转过身,却愕然地发现,一柄利刃已然刺到了他的身前。

    柳浩大骇,连忙往旁边一躲,之后方才站定身子,看着眼前熟悉的两人,冷声说道:“南宫棋,宇文飘雪……”

    “柳浩,你们柳家人还真是改不了偷袭的卑鄙习惯,叫你们小人家族,真是没有冤枉你们。”宇文飘雪俏生生的站在路边,脸上挂着冷笑,毫不气的出言讥讽道。

    而南宫棋,则是一剑未中,也懒得去追,只是站在悬崖边,护着萧辰安全落了下来。

    “怎么,还不走,是等着我们三个联手杀了你?”南宫棋声音冰冷的问道。

    柳浩眯起了眼睛,丝毫没有掩饰其中的怒气,仔细打量了一下三个人。

    实际上,他确实有着想要当场击杀三个人的想法。

    在半步化灵境多年的他,自认有把握击败两个刚踏入这境界的南宫棋和宇文飘雪。

    哪怕是在他们联手的情况之下,他同样有着相当的信心。

    至于萧辰,区区一个炼气境九阶,他就更没有放在了心上了。

    刚才如果不是南宫棋两人出手,他自信已经将萧辰给杀死了。

    只不过,他现在跟三个人拼了命,收益的是其他六个人。

    杀了萧辰出一口恶气,对他来说固然很重要。

    但是,稳住前三的位置,参加之后的学宫大比,那就更重要了。

    学宫大比,那可是在整个崇元国的大势力大能们面前,抛头露脸的机会。

    倘若能够得到哪一方大势力的青睐,他们柳家也就能够水涨船高,趁机拿下其他两大家族。

    “小不忍则乱大谋。”柳浩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低声劝解了自己一句。

    随后,他眼神带着威胁瞥向萧辰,有些不甘心的冷哼一声,转身便朝着孔雀山庄的大门快步而去。

    “师弟,你没事吧?”南宫棋等柳浩走远之后,这才走上前对萧辰问道。

    他知道萧辰刚刚重伤初愈,能够应对柳浩一击,已经实属不易。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内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