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道龙皇拳!”

    萧辰猛地暴掠而去,口中发出一声怒吼,狠狠一拳,几乎毫无保留的悍然砸在了木桩之上。

    然而,强大的反震力推了过来,让萧辰整个人的身形脱离地面,重重的倒飞了出去。

    他在空中借助腰腹的力量,奋力扭转身形,方才平稳的落在了地面之上。

    就在萧辰双腿刚刚接触地面的瞬间,脚踏的位置又猛地升起木桩。

    萧辰脚掌在地面上连点了几下,方才将这些都险之又险地躲了过去。

    之后,萧辰抬起头看向那圈木桩,不禁露出一抹愕然之色。

    他竭尽全力的一拳,竟然只是打出了一个坑洞,却没有损坏到任何一根。

    他使出的地境拳法,配合九龙的威力,至少都是半步化灵境的强度。

    现在倒好,竟然连这木桩都打不破!

    看样子,这保护阵眼的木桩,远比那一般的木桩硬度要强上许多。

    萧辰的眼神照例淡然如水,只是挥了挥右手,源符围绕着他的手掌,旋即释放出一团极为强大的火焰,悍然砸了过去。

    轰!

    又是一道声响,源符的火灵之气砸中那木桩之后,猛然间便将保护阵眼的木桩烧出了一个大洞。

    还是火灵之气好用!

    萧辰暗自赞叹之余,通过强行破开的窟窿,果然看见了里面悬浮在半空的淡绿色晶体。

    那便是这阵法的阵眼核心!

    萧辰脚步一点,身形猛然间暴掠进去,随后一探手,一把将这绿色晶体给硬生生的扯了出来。

    之后,轰隆一声巨响传来,整个阵法戛然而止,再无半点动静儿。

    这道巨响立即就吸收了周围其余人的目光。

    尤其是季风,他正疲于对付阵法,别说取得阵眼,就连阵眼的位置都没有找到。

    这才不到半刻钟,萧辰竟然就破阵了!

    这个速度,不可谓不快。

    就在破阵的一瞬间,萧辰的背后,再也按耐不住的张记猛然间冲了过来。

    萧辰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轻笑,旋即转过身,右拳悍然砸了出去,狠狠的对上了那迎面而来的一拳。

    二人的拳头相撞,大量灵气猛烈的碰撞在一起,在二人当中,爆发出惊人巨响。

    随后,张记整个身子便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般,直接倒飞了出去。

    后背狠狠的砸在地面之后,一口鲜血旋即喷了出来。

    张记抬起头,一脸惊恐的看向面前随意而立的萧辰。

    他怎么也没料到,接连入了两个三阶阵法的萧辰,竟然还有这么强的实力。

    他作为内院第七,竟然一拳都接不住。

    “你觉得,我破了阵法,消耗点灵气,你就能赢我吧!”萧辰淡然说道。

    张记一时语塞,看向萧辰的眼神中,充斥着慌张。

    然而,萧辰只是干脆的转身离开,并未出手。

    看到萧辰迅速走远的背影,张记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绷紧的身躯也放松下来。

    一拳击退张记之后,萧辰并没有追击的意思。

    毕竟对方身上也没有阵法的核心,打他纯粹是白费力气。

    想要收拾这样的小角色,以后有的是机会。

    “季兄,我先行告辞了。”

    萧辰朝着另外一边的阵法,遥遥呼喊道。

    季风正被不停飞出冰锥的阵法,弄得苦不堪言,露出一脸羡慕的神情,随即喊道:“萧兄请便。”

    萧辰又瞥了一眼旁边正仪门的女弟子,她也是正被阵法所困,忙得焦头烂额。

    她看见萧辰的目光投过来之后,立刻紧张了许多,连忙暗中积蓄灵气,准备动手。

    萧辰对她亦是没有丝毫的兴趣,阵法多得是,完全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和精力与他人争抢。

    萧辰身形迅速穿过了练武场,朝着前方望去。

    在其前面,是整个山庄几个最气派的建筑之一。

    当萧辰来到其下方的时候,抬起头,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讶然。

    只见上面极为遒劲的写着藏经阁三个大字,金光璀璨。

    藏经阁是收藏武技身法的地方,也算是一个地方的重地之一,说不定能捞到什么好处也说不定。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萧辰几乎毫不迟疑地推开破旧的大门,踏了进去。

    两侧都是巨大的书架,有两侧楼高,足见当时的盛况。

    只不过,如今上面布满了蛛网,书也只有寥寥几本。

    看这些书籍的材质,都已经泛黄破旧。

    看样子,应该都是一些黄阶的武技,并不甚珍贵。

    然而,萧辰手中的源符却在这时飞了出来,指向房间中的西北角。

    “有东西么?”

    见状,萧辰双眼微微一亮,随即迈开步子,朝着里面走了过去。

    源符并非一般的宝物,就连它都这般反应,看来这里还留存着什么好宝贝。

    没想到,破旧成这样,也能够让他捡到漏。

    不过,在想到此地是正阳学宫之前的重地,萧辰也就释然了。

    在这种地方有宝贝也是理所应当的。

    毕竟,当初正阳学宫鼎盛时期,几乎能与崇元学宫分庭抗礼。

    也就是崇元学宫是崇元皇室的扶持对象,才能一直稳坐在第一学宫的位置,不然早就被正阳学宫拉下马来。

    唰!

    就在萧辰走进去数步时,忽然一道凌厉的大刀从旁边阴影处砍了过来。

    萧辰心中一惊,连连后退。

    他抬起头一看,竟然是一个穿着盔甲的骷髅,在手持砍刀冲杀而来,实力与炼气境九阶相当。

    “这是炼灵傀?”萧辰见状惊疑不定。

    萧辰随手一挥,从黑玉扳指中摸出一物。

    手持无极破魔枪,萧辰一枪便挑开了骷髅的砍刀,随后一枪悍然刺进骷髅头。

    哐当一声,这炼气境九阶的骷髅头便随即翻挑在了地上,整个骷髅便散落成一堆白骨。

    张记倘若此刻在旁观看,必然会无比庆幸萧辰没有与他为敌。

    否则他必败无疑,很可能直接就得饮恨当场。

    嗖嗖嗖!

    就在萧辰抬起头的一瞬间,又是三头骷髅兵冲杀了过来。

    他旋即脚步一点,身形往后倒退了数步。

    这次他才总算是看清楚了,这些骷髅兵是从墙壁上那奇怪的猩红符文中突兀的跳出来的。

    看来,应该应是阵法所制造出来的,并非是他之前所猜测的炼灵傀。

    面对来势汹汹的三只骷髅兵,萧辰右手紧握枪尾,左手猛地一击枪身,随后长枪便在萧辰的面前带出一道银色的半圆。

    哐当一声,长枪随即击碎了骷髅兵的三把砍刀。

    萧辰还未来得及松口气,周围墙壁之上的符文,立刻泛起阵阵灵气涟漪,又是大量的骷髅兵冲了过来。

    萧辰暂且后退了几步,躲开骷髅兵的追击,召唤出源符,轻轻舞动起来。

    随后,源符便追寻空气中的灵气流动,确认了整个房间中,灵气最为浓烈的地方在房间的正南面。

    那里,必然就是阵法的阵眼所在。

    这个时候,应该是阵法运转起来了。

    整个藏经阁大殿之中,已然是到处站满了骷髅兵,足足有二三十个。

    这等程度,无异于是二三十个炼气境九阶的围攻。

    这阵法哪怕在三阶阵法中,也算是上等了。

    “土灵之气!”

    萧辰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挥舞手中的源符,灵气扩散开来,顿时有大量的土灵之气从地底冒了出来,缠绕住那些骷髅兵的脚步。

    萧辰则是趁机前往方才勘测的地方。

    冲到地方时,他不由得愣了一下。

    只见这源符所指的地方,竟然是一个不大的供台。

    上面摆放着古鼎。

    按照习惯,这应该是祭祖用的。

    学宫重地都会设置。

    当萧辰试着一枪挑开地面的泥土,随后不由得愣了一下。

    意料之中的阵眼,明明在地底运转。

    但是旁边,却有着一团毛茸茸的东西。

    “这是什么?”

    见状,萧辰试探着用无极破魔枪轻轻戳了戳这东西,结果竟然挪动了一下。

    还是活的?!

    萧辰警惕的看了过去,那团生物只有拳头大小,浑身都是金*的毛发。

    在被萧辰戳醒之后,冒出了一个脑袋。

    模样似一只狗,就连双眸,都是金黄的发亮。

    正当萧辰困惑之际,这苏醒的异兽忽然张开嘴巴,一口咬向了旁边的阵眼晶体。

    咔擦!

    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这阵眼,便被咬出了一个破洞,灵气瞬间外泄。

    那小异兽咀嚼了两下,便囫囵吞下。

    末了,它还别过头,啃了一口地上的砖石,就好似再加佐料一般,吃的更加津津有味了。

    似乎是尝到了甜头,这异兽风卷残云一般的将剩下的阵眼晶体给全部吃完。

    仅仅只是几秒种的时间,它便将与自己一般大的晶体给囫囵吞咽了。

    等到最后一颗晶体被它吃掉,小异兽才惬意的翻过身,舒展了一下身体。

    下一刻它就顿住了动作,双眼直勾勾的看向一直在盯着它看的萧辰。

    足足愣了三秒钟,它不由得吓得立刻站稳了身子,竖起毛发,警惕的看向萧辰,摆出攻击的态势。

    由于这异兽将阵眼吃掉,后面的骷髅兵都失去了灵气支撑,原地消散了。

    见状,萧辰满脸好奇的蹲下身子,仔细的打量起这只小异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