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这些之后,萧辰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将柳浩的尸体丢进了阵法之中,面无表情的看着灵气乱流将其尸体轰杀了个粉碎。

    柳浩尸体被四阶阵法的乱流杀死,连灰都不剩,就算有人来查,也看不出什么破绽。

    咕嘟!

    李凤瑶再次咽了口唾沫,有些震惊的看着萧辰。

    她全然没有想到,萧辰竟然还有如此冷酷决绝的一面。

    柳浩好歹也是三大家族的嫡系,未来很有可能是掌管家族的人。

    萧辰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将人给杀了?

    而且连尸骨都没有给对方留下。

    这样的行事作风,实在果断到可怕。

    “你不怕柳家报复吗?”李凤瑶愕然的瞪大了双眼,正经的问道。

    萧辰咧了咧嘴:“此事你也有干系,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说这话的时候,他以无极破魔枪*地面,强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子,缓缓走到阵法边界。

    看到萧辰略带寒意的眼神,李凤瑶苦笑了一下说道:“你胆子还真是大!不过你放心吧,就算我没掺和,你之前救过我的命,我也会替你保密的。”

    随后,萧辰点了点头,再也坚持不住,直接倒在了地上。

    李凤瑶愣了半晌,方才苦笑一下,将萧辰拖到了阵法外面,给他服下疗伤丹,又运气为其疗伤。

    当李凤瑶将萧辰拖出孔雀山庄,回到石门外的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许多人。

    前十当中的人,已经有七个都出来了。

    他们还对了对这次冒险最后取得的成绩,竟然是内院第五的季风拿了五颗阵法核心,暂时排在第一位。

    之后,便是南宫棋与宇文飘雪各自有四颗,并列第二。

    “这小子,怎么又受伤了?”

    见到萧辰被李凤瑶拖出来,李不为眼皮子微微一抖,径直走上前去,伸出手为其疗伤。

    好在萧辰虽然伤势重,但大多都是外伤,并没有伤及本源,很快就能够恢复。

    “对了,你们有多少颗阵法核心。”简单处理完伤势之后,李不为问道。

    “七颗,萧辰身上有七颗核心。”李凤瑶开口说道。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都微微一怔,一双双眼睛看向重伤昏迷的萧辰,露出惊诧的神情。

    没想到,竟然真是这么个新人,最后持有的阵法核心最多。

    “等一下,柳浩师兄还没有出来。”一旁的张记忽然开口说道。

    听他这么一说,不少人都点了点头。

    柳浩作为实力最强的人,而且到现在还没有出来,最有可能是众人拿到阵法核心最多的人。

    听到有人提起柳浩,李凤瑶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随后识趣的没有说话,只是蹲在旁边,帮着治疗萧辰。

    李不为见到自己女儿不自然的表现,又抬起眼皮看了一下萧辰,眼神微微一沉,心中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但李不为多年的阅历让他暂且不动声色,只是暗中感应了一番柳浩所持有的那块玉牌。

    半晌之后,他微微一怔,竟然发现其纹丝未动。

    这小子,不会真的把柳家那小子杀了吧……

    李不为看向昏迷的萧辰,阴沉的目光能够滴出水来。

    听说之前两人就有些不对付,可是柳浩不管怎么说,也是柳家的少族长,其他人不敢动手,但这绝对是萧辰能够做出来的事。

    那可是柳家最看重的后人,你小子啊,真是给老夫出了个大难题呀!

    念及此处,李不为负手看向孔雀山庄,眼底隐藏着一缕愁容。

    过了片刻,旁边的教谕上前说道:“祭酒大人,比试的时间已经到了。”

    李不为点了点头,开口说道:“你们几位,随我一同进去找找柳浩。”

    这时,他心中已经估计到柳浩恐怕出了意外,想着若是能多带几个人作为见证,到时候说起来也方便一些。

    随后,李不为便带着几个教谕冲进了孔雀山庄之内,不到半个时刻,便又迅速退了出来。

    李不为手中捏着几块碎布,几个教谕的脸上,都是带着不同程度的震惊。

    出来之后,李不为便叹了一口气说道:“通知柳家人吧!”

    他随后便宣布道:“本次内院大比,萧辰第一,季风第二,至于第三名,将由南宫棋和宇文飘雪决斗选出。”

    回去的路上,李凤瑶一直默默的跟在李不为身边。

    “放心吧,我打扫了一下。”李不为突然轻声道。

    李凤瑶一直都在担心父亲看出了端倪,等的就是这句话,顿时欣喜的点了点头,随后便跟着南宫棋他们一起带着萧辰前往正气门。

    “他怎么回事?”南宫棋也觉得有些不太对劲,皱着眉头问道。

    “萧辰他闯四阶阵法受伤了。”李凤瑶开口说道。

    南宫棋与李凤瑶对视了一眼,也没有交谈,只是将萧辰放在床上,输气为其疗伤。

    萧辰在一开始,就受到了李不为的救治,再加上伤势本就不甚严重,如今只需要时间多休息,便可以逐渐恢复。

    之后,约莫过了数天的时间,萧辰方才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在他的旁边桌子边,坐着百无聊奈的李凤瑶。

    “你醒了?”见到萧辰醒来,李凤瑶走上前兴奋的问道。

    “嗯,有水吗?”萧辰勉强点了点头,口干舌燥的说道。

    直到现在,他还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还有许多地方在隐隐作痛,仿佛是留下了什么后遗症一般。

    不得不说,那柳浩最后施展出来的秘法威力,实在惊人。

    倘若不是他关键时候突破到半步化灵境,就算最后能赢,也未必能够这么快醒过来。

    按照萧辰自己的估计,至少也得昏迷个数月。

    李凤瑶端来一杯茶水,萧辰一口气灌下之后,道了一声谢,然后才又问道:“那件事,怎么样了?”

    萧辰口中所指的,自然就是他们杀了柳浩的事情。

    毕竟是柳家这一代,最给予厚望的嫡系,而且还是未来的柳家家主,在其身上不止灌注了多少心血。

    这样的角色死掉,柳家必然会是震怒。

    如果这件事情一旦暴露,那么他很难面对柳家的盛怒,搞不好就得夭折。

    李凤瑶略带愁容的说道:“你昏迷了五天,柳江当天下午就赶来兴师问罪了,把我们的大厅砸了一个稀巴烂。”

    “但毕竟我们把柳浩丢进阵法里轰了个稀烂,所以柳家也没有证据,现在还在学宫里,说是要查明*。”

    听到这话,萧辰的脸上带着一些歉意。

    他知道,自己在孔雀山庄动手杀人,李不为大抵是清楚的,只不过为了李凤瑶又或者记名弟子的身份帮他扛了下来。

    “总之,你这几天不要露面,柳家毕竟是大家族,说不定有什么手段能够查到一些什么。”李凤瑶表情极为严肃的提醒道,眼中有一丝难以掩饰的关切之色。

    萧辰微微点了点头。

    反正他现在也是需要疗伤,如果没有特殊事情,也不会出门。

    嘎吱一声,大门被推开。

    两个人一阵紧张,转身看到是李不为之后,方才放下心来。

    李不为随手一挥,为这房间布下一道结界,隔绝外界声音,方才走了过来。

    他看了一眼萧辰之后,淡淡的开口:“你小子竟然这么快醒了?”

    “李祭酒。”萧辰气的喊了一声。

    眼前这个便宜*帮自己揽下这么大祸患,确实让他有些感动。

    “少废话!你们啊你们,我都不知道该说你们什么才好了。干脆这样,你们出去历练一段时间,最好是出东阳郡,等到快要学宫大比的时候,再回来见我。”李不为皱着眉头,有些无奈的说道。

    “怎么了父亲?”李凤瑶有些紧张的率先开口问道。

    李不为微微叹了一口气:“柳家的人正在布置祭坛。你们留在这里,只怕会被验证出是柳浩死亡前交手之人的气息,留下来太危险,出去躲一阵方是上策。”

    听到这话,萧辰的脸上露出一丝尴尬。

    果然,想要在崇元国前十的眼皮子底下杀人而不被发觉,对于现在他来说终究还是有些困难的。

    “父亲,学宫大比可是一年后啊……”李凤瑶抬起眼睛,有些悲伤的说道。

    “乖孩子,你带着这玉佩,有困难就联系父亲,父亲随时都会来找你的。”李不为说着,便递给了李凤瑶一块玉佩。

    李凤瑶眼眶有些泛红的接了过来,她母亲早亡,她一直留在父亲身边,从来没有出去历练过这么久的时间。

    “父亲,柳浩他*了邪功,就算让他查出来,我们也是为民除害啊!”李凤瑶有些不甘的说道。

    李不为没有看向女儿,反倒将目光落在了萧辰身上。

    萧辰亦是严肃的点了点头,轻轻的吐出几个字:“千真万确。”

    摸了摸胡须,李不为摇摇头说道:“此事干系重大,我会仔细查验的。如果属实可以早日接你们回来。但是为了安全起见,在此之前,你们还是先躲为妙。”

    李不为说完之后伸手拍了拍自己女儿的肩膀,随后将一个包裹递给了萧辰说道:

    “这里面,是内院大比第一的奖励,地境下品灵草,还有,就是我个人送给你的护脉丹,是用十种玄境上品的治疗灵草配置而成的,治疗效果,不输地境的疗伤灵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