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看着被强行塞到自己怀中的包裹,看向李不为,一时语塞,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什么话来。

    “行了,你这小子,多的话就不要再说了。这次出去,帮我照顾好凤瑶就是了。倘若凤瑶少了一根头发,我就拿你是问。”李不为没好气的说道。

    “多谢祭酒。”萧辰点点头,略带感动的说道。

    他知道李不为虽然语气有些强硬,但终归还是向着他这个记名弟子一些的。

    否则,当初完全可以将柳浩的死推给他,也不至于现在一直被柳家人相逼。

    “去吧,去哪里都好,只要能出东阳郡,那阵法就感受不到了。”

    李不为说着,又看向萧辰说道:“老夫保你,说到底还是记名弟子的身份,亡妻曾经是我的弟子,老夫这辈子答应了亡妻,不再收弟子,但当时还是破了戒,从此以后也不会再收了。”

    “你就算是我今后唯一的弟子,好好*,争取回来之后参加学宫大比时,给我和学宫好好的挣一次脸。”

    萧辰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眼神坚定,重重的点了点头。

    原来这李不为不收徒,还有这一层原因。

    在武道修行者中,师徒关系,有时候甚至高于父子关系。

    毕竟*武道修行者寿命极长,家人会老死,不如师徒之间几百年寿命的情谊。

    李不为虽然说只当他是记名弟子,但今后不会再收,这记名弟子也就与关门弟子没什么区别了。

    当然,这期间还是萧辰惊人的天赋,震惊到了李不为,方才逐渐接纳这个年轻人。

    “父亲,我去哪儿?”李凤瑶有些迟疑的说道。

    明明要急着逃出去,却又没有明确的目标,让她很是迷茫。

    李不为拍了拍额头,忽然说道:“这样吧,你们去南面的南风学宫,那里的祭酒是我的老友,你们可以去那边住一阵,顺便与其他学宫的天才切磋一番,也有助于萧辰今后参加学宫大比,积攒一些经验。”

    听到这话,李凤瑶虽然还是有些不舍,但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南风学宫,是崇元国五大学宫之一,也是南面的最大学宫,地位与正阳学宫相近,甚至还要更高,号称崇元国第二学宫。

    “萧辰,你去那边好好切磋,学习他人长处,不懂的地方,今后回来时可以请教我。”李不为随即又对萧辰嘱咐道。

    “是。”萧辰拱手道。

    李不为也点了点头:“好了,你们快点从后山的西北那条小道出去吧!柳家为了抓凶手,在学宫周围严格监视出去的弟子,那里我安排了人,暂时是安全的。”

    虽然说他的实力是崇元国前十,但是无奈那柳家在这东阳郡是地头蛇,自己又不可能将柳家的人全都打一顿赶出去。

    再说,这事自己女儿也有参与,确实理亏,就暂且让他们闹。

    到时候,等他们找不出什么的时候,自然就会退去。

    说话间,李凤瑶便上前扶起萧辰,一起朝着外面走去。

    萧辰刚苏醒,身体各处都还没有恢复,但面对眼下的局面,也只能暂时出去避避风头。

    李不为看着自己女儿和萧辰的背影,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也只能是在心中勉强安慰自己,女儿大了,终究是要独自出去历练的。

    不过,看到自己的女儿和一个同年的少年萧辰出门,还是搀扶着,多少让他这个老父亲的心情复杂。

    看着两人的身影彻底走远,李不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随即眼神坚定的转身朝着大殿走去。

    柳家毕竟是大家族,在柳浩身上放置的保命手段必然不少,就算自己女儿和萧辰已经出去了,他还是不能掉以轻心,要防止柳家找出*。

    否则,真让柳家查出来了,他们要杀萧辰,自己也没有理由拦下。

    ……

    萧辰与李凤瑶两人早已经换上了与路人相同的正衡门服饰,一路避开许多隐藏在人群之中的柳家眼线,朝着后山小道而去。

    到了快要出学宫的后山小道时,周围的人反而变少了。

    而且也没有柳家的眼线,看来李不为确实安排好了这边。

    随后,李凤瑶便搀扶着萧辰,迅速走后山小道出了正阳学宫。

    二人沿着山路,翻过了山,方才从杂草丛生的灌木丛中下了山。

    看着逐渐出现在眼前的官道,两个人又迅速换上了一般的常服,还贴了人皮面具在脸上,一路奔出二十里路。

    两个人都是松了一口气,好在没有被柳家人发现。

    李凤瑶叉手伸过头顶,露出玲珑的身体曲线,笑着说道:“柳家人也不过如此嘛!”

    “应该是祭酒大人都安排好了,我们才没有被发觉。”萧辰淡淡一笑说道。

    随后,他便从黑玉扳指之中,拿出了李不为临走时交给他的包裹。

    打开包裹,只见一颗碧蓝色的丹药静静躺在其中,旁边还有一根青色的藤条。

    地境下品灵物,玄天青藤。

    服用之后,虽然不能直接提升境界,却能够极大增强人经脉的强度,让武道修行者在*吸收的时候,能够接纳更多灵气。

    作战的时候,也能够承受住更强的灵气运转。

    算是一种效果极强的灵草。

    这是内院大比第一的奖励。

    萧辰先是将李不为赠送的护脉丹给拿了出来,随后直接抛进嘴中,轻轻咬碎,芬芳的汁液流进嘴里。

    顿时,大量的灵气充斥了萧辰的全身,十株珍稀的玄阶上品灵草混合而成的治愈能力,飞快的修补着其体内所有的伤势。

    仅仅只是半个时辰之后,萧辰便已经能够自己行走。

    李凤瑶见状,略微惊讶了一下。

    不得不说,萧辰的体质还真是恐怖。

    护脉丹一多半的灵气,都被萧辰的九龙灵台迅速吸收炼化了,剩下来的一小部分,都散落在体内的各处,只能等其自行被身体吸收。

    做完这些,萧辰从怀中掏出那张与宇文飘雪在山洞之中所找到的藏宝图。

    当初玲珑跟他提起过,一定要去这上面所记载的地方。

    他如今出来历练,要一年之后的学宫大比时才回去,正好可以去看看。

    至于南风学宫,什么时候去,都是可以的。

    萧辰思索了一下,还是决定不瞒李凤瑶,告诉了她这件事情。

    李凤瑶摸了摸雪白的下巴,随即笑着说道:“反正去南风学宫也不急,这样吧,我陪你一起去。”

    “假使真的有宝藏,你拿大头,我随便拣点小东西就行了。”

    听到李凤瑶这话,萧辰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温和笑意。

    旁人若是说这话,萧辰未必会信。

    但当时在孔雀山庄的泉眼处,他都重伤昏迷了,李凤瑶还是遵守约定,只拿一株地境灵草。

    在那么大*面前,李凤瑶都能遵守,萧辰并不觉得这张从一群强盗手中拿来的藏宝图,还能找出比地境灵物更好的宝贝。

    约定之后,随后两个人便就藏宝图之上的位置,探讨了起来。

    “这地方我认识,是南面的一处山脉,叫做鬼哭山。”李凤瑶眼前一亮,随后说道。

    “这你都认识?”萧辰惊讶的说道。

    这张地图上记载的图画极为奇怪,又是只记载了局部,他一直都没有认出来。

    李凤瑶笑着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一抹得意之色:“嗯,我以前随父亲去过,那处山脉极为奇特,每月初一的深夜,就会传来奇怪的哭声。”

    “父亲是为了带我去见识,所以我才有印象的。而且,这地方与南风学宫是相同的方向,正好顺路。”

    “太好了,那就麻烦你前面带路了。”萧辰惊喜的说道。

    李凤瑶微笑着点点头,走在了前面。

    两个人便前往最近的大型城市,坐上飞行异兽一路前往南面。

    虽然说萧辰有飞行武技,但也不如飞禽类异兽,天生下来就能飞的方便。

    再者,他们坐在上面,也轻松一些。

    这次,李凤瑶展示她的财大气粗,直接坐上最豪华的飞禽异兽。

    异兽背负的一栋木房子,里面只分了六个包间,一次便只载六个人。

    费用更是达到了惊人的两百灵晶。

    萧辰原本觉得没必要这么奢侈,李凤瑶则是还在他还没开口时就丢给了小厮四百灵晶。

    那模样,简直就像丢几钱银子般轻描淡写。

    不愧是崇元国十大高手的独生女儿,二代中的二代。

    走上异兽后背上的房子,两个人都暂且各自回到房间。

    萧辰来到单独的包间,这里面比他想象的要大,有一张床,还有桌椅,以及一扇窗户。

    最令萧辰满意的是,能够关紧门,顺便趁着赶路的这段时间吸收灵物。

    萧辰坐在椅子上,第一时间拿出了清心三叶莲,这是修补神魂力量的大补之物。

    他迫不及待的吞下去之后,便用自己体内的灵气将其析出的温和能量尽数包裹,送入到了体内的九龙塔之中。

    随后,萧辰自己的心神便也沉入到九龙塔之中,看到了巍峨的九龙塔,以及前方那一团淡*的神魂力量。

    见到这样的情形,萧辰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愧疚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