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友……不不!大哥,你是大长老的人吗?我也是圣教的人!不要杀我啊!千万不要杀我!”

    那个邪修直接被吓破了胆,跪在地上苦苦哀嚎起来。

    萧辰眉头微皱,没想到小月当初赠予他的这块令牌,竟然是邪修的。

    约莫是想着他若是遇到实力强悍的邪修,可以靠着这块令牌活命。

    至于这人口中的大长老,应该就是那绑走小月的周泰了。

    “瞪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的灵气里可没有一点邪气。”萧辰走上前,伸出一只手露出自身的本源灵气。

    毕竟有李凤瑶在场,还是说清楚比较好。

    否则一不小心造成了误会,回头就不太好解释了。

    “我问你,周泰,也就是你们那个大长老,他现在人呢?”萧辰声音冰冷的问道。

    “我说了,可以放我一命吗?”那人吓得浑身颤抖不已,但还是鼓起勇气讨价还价。

    “快说。”萧辰冷声催促道。

    “我……我不知道!”那人摇了摇头,连忙回答说,“像我们这种身份的人,根本不知道长老他们几位老人家在哪儿。”

    萧辰看他被吓破了胆的样子,想来说的也是实话。

    不过,料想那人需要利用小月的天赋,至少暂时不会有生命之忧。

    “鬼哭山是在这边吧?”萧辰又问道。

    “对,对,就在那边两百里。”那人赶紧伸出手指了指鬼哭山的方向。

    萧辰微微点点头,然后上前,伸出手盖在此人头颅上。

    那人惊声尖叫了一声,然后便没了声音。

    萧辰飞快的吸收完灵气修补伤势,便一脚踏碎其胸膛。

    原本就萎靡不振的邪修,发出一声闷哼,转眼间便没了气息。

    “你不是答应不杀他的吗?”李凤瑶小手放在嘴上,微微惊讶道。

    “那是他说的,我可没说。”萧辰微微咧了咧嘴,淡淡的说道。

    他一边说着,便在两个人身上搜刮了一阵,拿到了储物戒指以及两块令牌。

    那令牌与小月给的制式很像,但是小月的那块上面有三颗星辰,这两人的令牌只有一颗。

    “把这个令牌拿上吧!如果遇到化灵境邪修,说不定能装一下逃跑。”萧辰对李凤瑶说道。

    “可是这是邪修的东西。”李凤瑶微微蹙了蹙眉头,没有伸手去接的意思。

    她从小听见的,便是邪修如何十恶不赦。

    让她来装邪修,实在有些困难。

    “只要能保命,这些都无妨的。”

    说着,萧辰直接将其中的一块令牌塞给了李凤瑶:

    “此地不宜久留,进城吧!”

    萧辰没有理会李凤瑶纠结的表情,直接从其中一枚储物戒指之中掏出大部分武道修行者都会随身携带的化尸水将两人尸体处理之后,将其中一枚储物戒指也塞给了李凤瑶。

    李凤瑶直到此刻才回过神来,再次双眼直直的看了一眼手上的足戒指和令牌,随后连忙跟上了萧辰的脚步。

    在路上,李凤瑶破开了储物戒的禁制,发现里面有不少能用的灵物。

    想来,萧辰的那个应该也差不多。

    同时她也惊叹于萧辰的手段。

    虽然这两枚储物戒指算不上多高明,可是就在刚才,萧辰轻描淡写的就破开了禁制,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之后两人顺利的通过关卡检查进了木义城。

    正阳学宫内院院生的身份,倒是给了他们极大的方便。

    二人一同前往集市购买了一些淡水干粮的物资,以及进山所需要的帐篷之类的工具。

    这些东西他们储物指环之中原本储备了不少,不过接下来的行程有着不小的凶险,眼下有机会正好补充一些,有备无患。

    “我们去前面的那个成衣铺子看看吧!”买完需要准备的物资后,李凤瑶突然指向前方说道。

    萧辰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抬头看了一眼,虽然有些无奈,但还是点了点头。

    李凤瑶在店铺中选衣服时,萧辰上前朝老板问起关于鬼哭山的事情。

    “那地方很诡异的,老是有人失踪,一旦失踪了就从来没有再出现过。”

    “过几天就是初一了,你们要去么,最好还是别去了。听说是很强大的异兽。”

    老板很是热心的劝说道。

    “多谢提醒。”萧辰朝对方抱了抱拳,也没有再说什么。

    见萧辰犹不死心,老板于是好心的说道:“如果你们真的好奇,我建议你们,最好去跟着这里镖局的护卫队一起去。”

    “鬼哭山中地势复杂,而且异兽极为凶悍,外人很容易迷路,以你们的境界,还是很危险的。”

    听到这话,萧辰抬起头看向里面的李凤瑶,一脸困惑。

    李凤瑶从衣服堆里冒出头来,思索一下道:“确实,当初我父亲也说,没有他陪同,不要去鬼哭山。”

    萧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没有让萧辰等太久,李凤瑶便抱了一大堆的新衣服出来,付完钱两人便走出了门去。

    看着两个年轻人的背影,店铺老板不禁叹了一口气,感叹又是不知死活的两个年轻人。

    萧辰在路上思索了一阵,还是走到了木义城中的镖局门口。

    大门口的石墩上插有镖旗,写着长风镖局几个大字。

    他们随即走了进去,便找人询问了一番,说明来意。

    “就你这细胳膊细腿的,还想去鬼哭山?快走吧!”那镖师听见之后,立刻摆了摆手说道。

    “就是,你们两个,只怕毛都没长齐吧!”旁边有一壮汉调侃道。

    这番话,让众多在院子里休息的众多镖师发出大笑声。

    李凤瑶被气得脸色青一阵白一阵,说道:“笑什么笑,就里面几个歪瓜裂枣,还敢看不起我们。”

    “呦,口气不小,你们两个小年轻,能有多高的境界。”那壮汉立刻大声道。

    他们镖师靠实力吃饭,最怕忌讳被别人看不起。

    李凤瑶刚才的话自然是深深的*到了他们。

    萧辰这个时候,很配合的释放出自己体内的灵气,席卷向了四周。

    顿时,周围的目光都投了过来。

    在看到萧辰半步化灵境的境界之后,纷纷露出错愕的神情。

    “怎么,怕了?敢不敢比一场?”看到其他人的目光,李凤瑶得意的扬起下巴,大声的讥讽道。

    “来就来,不过二十岁的毛头小子,我还怕你不成,老子可也是半步化灵境!”那汉子大声说道。

    “先说好,如果我们赢了,就让我们进队伍。”李凤瑶笑眯眯的说道。

    对于萧辰,李凤瑶有着相当的信心。

    同等境界之下,萧辰肯定能够轻松取胜。

    听到这话,那壮汉顿时露出为难的神情。

    他只是镖师,还没有资格答应这件事情。

    “怕了是吧!果然是一群怂货。”一旁的李凤瑶,继续拱火道。

    旁边的一众镖师,顿时气得脸色铁青,可偏偏无话可说。

    “好,我替他答应下来!”

    这个时候,后院忽然走出来一个中年男子。

    其他镖师见状,连忙露出欣喜的神情。

    “你说话可算数?”李凤瑶凤眉一挑,连忙问道。

    “自然,我是这里的镖头,镖师都归我管。”中年男子微微点了点头。

    他丝毫不觉得,自己手下的镖师,会输给一个二十岁左右的毛头小子。

    就算境界相同,凭借着丰富的经验,肯定也能够战胜萧辰。

    “好,镖头既然替我答应了,那我就痛痛快快的跟你打一场!”那壮汉爽朗的大声道。

    唰!

    萧辰没有说话,直接脚步一踏,身形化为一阵狂风疾冲了过去,一拳砸向那壮汉的面部。

    感受到萧辰强悍的气息,刚才还轻视萧辰的那人立刻吓得面色惨白,仓皇间抬起手想要去挡。

    轰地一声巨响,两人的拳头刚一接触,那人旋即便如同断线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

    壮汉躺在地上,捂着胸口哀嚎不已。

    虽然还有能力站起身来,但是萧辰那一拳,已经彻底击碎了他的战斗意志。

    看到这一幕,这镖局中的众多镖师,顿时全都愣住,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这壮汉虽然实力不算顶尖,但也强过这里大部分镖师了。

    可就是这样的身手,竟然被眼前这个年轻人一招击退了?!

    “怎么样,现在能让我们加入了吧?”李凤瑶略带傲然的说道。

    众人纷纷咽了咽口水,然后将目光投向了镖头。

    镖头走过来,迟疑了一下说道:“镖局不像雇佣兵,用的人都是知根知底的自己人,你们就算能够赢下来,我们也不能让你们去押货。”

    李凤瑶眉头一皱,不满的说道:“你这人这般不讲信用!不是之前说好的么,打赢你们的人就行了。实在不行,就让我们随你们的队伍,走一趟鬼哭山就行。”

    那镖头此刻也是眉头紧锁,再次打量了一眼两人。

    看到李凤瑶精致的衣服之后,眼底忽然闪过一丝狡黠的光,点了点头道:

    “好,正好我们明日有一单,是要穿过鬼哭山。你们可以一起去,薪资是五十块灵晶,去之前给十块,送到之后给剩下的。”

    闻言,李凤瑶立刻满嘴答应了下来。

    她此次就只是为了借助队伍进山,对于灵晶什么的,完全不在乎。

    其他镖师眼底闪过一丝困惑,但都被镖头凶恶的眼神瞪得闭上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