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一阵,二人终于出了山洞,李凤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听说南风学宫最近出了一个天才,两年前就突破到了半步化灵境。而且还是内院首席,最近似乎在尝试突破化灵境。”李凤瑶忽然说道。

    “这么厉害?”萧辰微微一怔,随后问道。

    原本他以为自己如今半步化灵境的实力,再加上九龙灵台,在之后的学宫大比之中,必然能够名列前茅。

    但假使真的有人突破到化灵境了,那可就麻烦了。

    半步化灵境与化灵境,虽然听起来境界相近,但这其中的差距却是天差地别。

    萧辰如果是在野外决生死的话,或许能够凭借源符还能一战。

    但是在擂台上比武,他自然不能轻易暴露神器。

    到时候,胜负可就难说了。

    “你别灰心,那是如今崇元国皇室的二皇子,所以从小受到的资源培养都是最好的。”

    “你出身不高,暂且比不过也是正常的,以后一定能超越他的。”李凤瑶连忙打气似的说道。

    对此,萧辰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就在他们即将走出山洞之时,忽然一道极为凶猛的声音传了过来,几乎要将整个夜幕都撕破一般。

    萧辰与李凤瑶立刻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震惊。

    “听声音,好像是那头异兽啊!”李凤瑶俏脸微寒,皱着眉头说道。

    在这鬼哭山当中,所说的异兽,自然就是那头发出哀嚎声,拥有寒灵妖狐血脉的异兽。

    “快走吧!不知道这妖狐又要发什么疯了。”萧辰点点头说道。

    萧辰看了一眼头顶上的地面裂缝出口,随即施展开武王翼,抱起李凤瑶,朝着头顶的出口而去。

    扑鼻的香气传来,萧辰感受到双手处的柔软,连忙稳定了一下心神。

    李凤瑶被抱着更是感觉到有些难堪,脸色涨红,心如鹿撞。

    不过,为了早点避开那强大的异兽,她也知道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

    就在萧辰飞到一半之际,忽然一道强大的灵气攻击横扫了过来。

    萧辰眼神一凛,连忙避开,但是仍然被这迅捷的攻击擦伤了手臂,顿时鲜血大量流了出来。

    更为诡异的是,萧辰伤口处立刻结上了一层寒霜,整个经脉的灵气都快要被凝固。

    萧辰脸上浮现出一抹震惊之色,连忙控制源符释放出火灵之气的气息,将自己体内的寒意驱逐出去。

    “你没事吧?”李凤瑶见状,满是担忧的问了一句。

    她躺在萧辰的怀中,连忙拿出一大瓶的疗伤药涂抹在伤口处。

    但在这强大的疗伤药面前,萧辰的伤口,竟然丝毫没有愈合的迹象。

    “不用白费力气了,这攻击是那里传来的,还好是余波,不然我可能就死了。”萧辰脸色惨白的说道。

    李凤瑶循声看了过去,顿时脸色剧变。

    只见地缝的出口处,有一只巨大的银狐。

    长有三条尾巴,身形足有数丈长,极为神俊,正与两头巨大的虎状异兽战斗。

    双方打得极为激烈,而且境界强大,几乎每一次攻击都能使地面发生猛烈的震动,如同地震一般。

    “那是刚才发出哀嚎的那只狐狸?”李凤瑶微微瞪大眼睛,迟疑的说道。

    “没错,就是它。”萧辰笃定的点了点头。

    他完全能够确认这异兽的身份。

    因为方才那道攻击的余波所蕴含的寒气,远超一般的异兽。

    那种纯粹的寒意,萧辰只在之前他所嫁接的寒冰真气中,遇见过。

    “那怎么办,我们现在上去,只会被卷进去吧!”李凤瑶惊愕的说道。

    萧辰停下了身形,背后灵气幻化出的双翼,缓慢的扑动。

    他们的身形悬浮在半空之中,抬起头神情凝重的看向上面。

    通过巨大的地缝可以看见,那白色银狐张开血盆大口,然后喷薄出一团惊人的寒气,疯狂的砸向对手。

    每一次施展出寒气,都能够使得周围的环境温度下降几分。

    而且寒气过处,就连地面都结上了一层厚实的寒霜。

    难怪就连李不为都不愿意与这银狐交手。

    这银狐化灵境巅峰的境界,再加上那传承自天榜异兽的寒气,崇元国前十大高手,都未必能够降伏。

    下一刻,那三只化灵境巅峰的异兽,激烈战斗中,竟是逐渐朝着这地缝下面而来。

    强大的力道,让周围碎石都纷纷滚落。

    “怎么办?”李凤瑶有些慌乱的说道。

    若是这三只异兽真打到这谷底下来,空间狭窄,光是余波就能够*。

    萧辰亦是神情凝重。

    他没有想到,就连谷底也不能躲了。

    “你抱紧我,在它们往这地缝下而来的一瞬间,我们趁机冲出去,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避免损伤。”萧辰飞快的对李凤瑶说道。

    按照眼下的情况,无论他们是躲在谷底,还是先冲出去,都会与那几头异兽在同一处空间待上数息,才能脱离。

    那样,还不如在一瞬间和它们擦身而过,然后远远遁去。

    “嗯!”李凤瑶赶紧抱紧了萧辰。

    萧辰现在已经顾不上享受什么温香软玉,先是操纵火灵之气包裹全身,然后眼神死死盯着上面。

    很快,一道猛烈的攻击,那几头异兽便来到了这石缝下面。

    嗖!

    萧辰抱着李凤瑶,将武王翼催动到了极致,宛如火焰箭矢一般,带着一股劲风冲了出去。

    就在萧辰还没来得及庆幸之时,背后忽然传来一道骇人的冰霜之气。

    冰霜之气与火灵之气立刻彼此消融,相互抵消掉了大部分。

    但还是有部分砸中了萧辰的后背。

    噗!

    萧辰一口鲜血喷出,身形宛如一道流星般倒飞了出去,落在了森林之中。

    没想到,他已经非常小心翼翼了,最终还是被余波击中。

    森林中,有一少年突然走了过来,看到昏迷的萧辰两人,立刻朝着身后之人喊道:“师哥,这里有两个人昏迷了。”

    “死了吧!在这鬼哭山脉之中,死两个人不算什么,快点回学宫吧!”

    那少年口中的师兄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眼色平静的看了一眼,淡淡说道。

    “师哥,咱们还是救一下吧!他们还有气。”少年微微皱了皱眉头,坚持道。

    “罢了罢了,你储物指环里有板车吧!把他们两个拖上吧!”青年摆摆手说道。

    见自己师哥答应下来,那少年立刻兴奋的点了点头,随后便将昏迷的萧辰两人带上了板车,一齐拖走了。

    ……

    当萧辰再度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了一张干净的床上。

    想要挣扎着起身,但是浑身都充斥着剧痛,还有寒灵银狐攻击的那股彻骨寒意,都让他无法动弹。

    过了一会儿,房间的大门被推开,有一个少年故意放轻脚步走了进来,还端着一碗汤药,冒着热气,坐到了萧辰的旁边。

    正当他准备给萧辰喂药时,看到睁着眼睛的萧辰,吓得手一抖,差点将汤药撒了出去。

    “是你救了我吗?这是哪儿?”萧辰缓缓开口说道。

    “是我和我师哥一起救了你们。这里是南风学宫,我叫韩阳。”少年笑着说道。

    随后,他将汤药喂到萧辰的嘴边,然后才笑着补了一句:“这是我请药堂的*给你们煎的疗伤药。”

    萧辰不动声色闻了一下,确认无毒之后,便张开嘴喝了一些。

    他眼神飞快的扫视了一遍少年,果然是南风学宫的服饰。

    没想到竟然这么巧,正好被南风学宫的人救了过来!

    不过鬼哭山与南风学宫只有百里的距离,倒还算在情理之中。

    “我同伴呢?”萧辰问道。

    “我拜托学宫里的师姐们帮忙照顾了,她的伤比你轻多了,你不用担心。”韩阳赶紧解释道。

    萧辰点了点头,说了一声谢谢,然后便仔细感受了一番这汤药。

    治疗效果微乎其微,应该都是黄境的灵草。

    “不好意思啊,都是些低级灵草,我为了突破炼气境,都已经把家底掏空了。”韩阳显然也知道自己手中熬制的汤药有些拿不出手,不免尴尬的说道。

    萧辰摇摇头刚欲说话,大门却是猛地被人给踢开,有三四个人大剌剌的冲进房间来。

    “韩阳,听说你和你师哥刚从鬼哭山回来啊!怎么样,拿到什么好宝贝了,拿出来看看。”走进来的为首之人,是一个身穿锦绣华服的胖子。

    说话间,威胁意味不言而喻。

    “曹元,我都说了我没有多余的灵草,你以后不要再来了。”

    见状,韩阳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虽然有些害怕,但他还是站起身来,梗着脖子说道。

    下一刻,那叫曹元的胖子突然冲过来,一巴掌扇在其身上。

    韩阳直接倒退了几步,身形不受控制的倒下。

    那曹元是炼气境五阶,对付刚入炼气境的韩阳,自然是异常简单。

    韩阳被打了一巴掌,捂着泛红的脸颊,抬起头,眼神倔强的看向韩阳,但没有上去还手。

    他知道,自己如今的境界是不可能打赢曹元的,还手只会招来更多平白无故的暴打。

    “呦!还充英雄带伤者回来呢!看来,你还有余下的钱财啊!”

    曹元忽然看到了里面躺着的萧辰,随即满是嘲讽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