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动伤者!”见到曹元靠近萧辰,韩阳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站起身来,一脸倔强的挡在了中间。

    “老子不管!再给你一天时间,明天必须给老子上供一株玄境下品的灵草。不然,你就继续等着挨打吧!”

    曹元也懒得上前去看,只是冷冷的我也写了一句,随后,便转身出去了。

    韩阳摸了摸自己脸上的痛处,微微叹了一口气,又重新端起汤药,送到萧辰的面前,嘱咐道:“快喝吧!等会儿药就凉了。”

    “你为什么要救我?”萧辰喝了一口药之后,忽然问道。

    “救人还需要什么理由?”韩阳诧异的看了萧辰一眼,苦笑着说道,“我当初也是差点被异兽咬死,后来被师哥救了回来,又才入了南风学宫。我师哥就教我,今后要多多行善。”

    约莫是觉得自己现在狼狈的模样,实在算不上什么救人的英雄,韩阳随即又自嘲的叹了一口气。

    “我储物戒中有疗伤灵草,麻烦帮我熬制一番。”萧辰动不了,只能请韩阳代劳。

    韩阳立刻点了点头,然后从萧辰的手中,接过两株玄境上品的疗伤灵草。

    等他发现疗伤灵草的等级,不由得愣了一下。

    韩阳显然没想到,这人竟然能够随手拿出两株玄境阶上品灵草!

    这完全称得上是财大气粗。

    “对了,还有这株聚元花,送给你吸收*。”萧辰忽然又从储物戒之中,拿出了一颗主要用作提升实力的玄境上品灵草。

    韩阳见状微微一惊,赶紧摆了摆双手推辞道:“不行不行,这太贵重了!”

    “你收下吧!对于我的命来说,这点谢礼不算什么。再说了,你也要快点提升实力,免得以后被欺负。”萧辰躺在床上,淡淡的说道。

    上一次,在正阳学宫之中的孔雀山庄,他收了将近百来株玄境灵物,这点对于他来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这没什么,那曹元在学宫里蛮狠惯了,他有很强的背景,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不过,等明天我再去山中找找灵草,给他便是了。”韩阳摇了摇头说道。

    萧辰没说什么,只是再三劝韩阳收下,这少年勉强接下之后,立刻朝着萧辰不停道谢。

    那样子倒仿佛是他被萧辰救了一般。

    随后,他兴奋的跑出去煎药了。

    萧辰抬起眼皮,淡淡的瞥了一眼那曹元离开的方向,双眼微眯,随后便收回视线,闭目养神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这少年救了自己一命,得好好帮他一次。

    不久之后,韩阳再次进屋,端了一大碗的药汤走了过来。

    这一次,汇聚了两株玄境上品的灵物,药汤所蕴含的灵气极为惊人。

    萧辰渐渐喝了下去。

    有了治疗灵物,再加上九龙灵台不断在恢复,他的伤势也在快速好转。

    令萧辰没有料到的是,这碗汤药放的料很足,完全是那两株灵草全部的料。

    看来这个少年心性极好,倒是非常难得。

    “有什么问题吗?”韩阳看到萧辰脸上的异色,不由得问了一句。

    “不,没什么。”萧辰微微摇摇头道。

    遇见这种拥有赤诚之心的人,在武者世界之中,是极为不易的。

    萧辰更加坚定了要帮一帮他的想法。

    之后,韩阳便在萧辰的提醒之下*起来,还打了一遍所学的拳法。

    看得出来,虽然功力不深,但是一板一眼,显得极为用功。

    躺在床上的萧辰,已经勉强能够挪动脖子,看了看韩阳打拳,随后开口指点了一番。

    韩阳将信将疑的试了一下,发现萧辰所说,真的竟然解决了许多问题。

    惊喜之余,他不禁对于萧辰更加感激了,还趁此机会,虚心的请教了许多问题。

    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萧辰的境界可能比他想象的要强得多。

    ……

    到了第二日一大早,韩阳照例起来给萧辰喂了汤药,然后便转身准备出去采摘灵草。

    萧辰提出他送给韩阳一颗玄境下品灵草,先蒙混过关就好。

    韩阳摇摇头说道:“你已经送了我一株玄境上品的灵草,这份大恩大德,我会一直记在心里的,怎么还能让你破费。”

    说着,他已经背好竹篓打开房门准备出去了。

    但很快,他被一群人给堵了回来。

    “东西呢?”一道声音传来,正是昨日那个叫曹元的胖子。

    “我正准备出去找。”韩阳见状,额头渗出冷汗,连忙解释道。

    “现在才去找?昨天怎么不去,问别人借难道也不会了吗?”曹元瞪着双眼怒斥道。

    “我要照顾……”韩阳刚准备解释,但是想到恐怕会牵连萧辰,也就立刻闭上了嘴。

    但是显然已经晚了。

    曹元的目光,落在了旁边床上的萧辰,随即走了过去,看了一眼满脸苍白的萧辰,冷笑一声说道:“你不是南风学宫的吧!罢了,身上有没有灵草,赶紧拿出来,省得老子动手。”

    闻言,萧辰微微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一抹冷笑。

    竟然连个躺在床上的伤者都不放过,这家伙还真是可恶。

    “有,不过你等我起来找一下。”萧辰平静的说道。

    听到这话,曹元脸上闪过一丝困惑,但看到萧辰手上的黑玉扳指之后,眼神中顿时露出贪婪的神色。

    能够拥有储物戒的人,多少都算有点家底。

    “萧大哥,你别……”韩阳连忙过来说道。

    他知道萧辰的家底很厚,如果这样被曹元洗劫,就连他都会替萧辰心疼。

    “少废话!”曹元见到韩阳敢挡他财路,顿时气愤的想要挥手去打。

    “你若是打了他,就别想要东西了。”萧辰忽然飞快的来了一句。

    这曹元的手顿时停在了半空,眼神冰冷的扫视了一遍萧辰。

    他要等着拿到东西之后,再找借口将两个人收拾一顿。

    现在这个家伙竟然敢让他住手!

    真是不知死活。

    “小韩兄弟,你扶我起来。”萧辰说道。

    韩阳脸色有些犯难,走过来将萧辰扶了起来,低声说道:“萧大哥,别把灵物给他。”

    萧辰没有回答,只是让其将自己扶到曹元面前几十寸的地方,几乎快要贴近了。

    曹元皱起眉头略微后退了一下,问道:“东西呢?”

    萧辰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抬起自己的右拳,竟是直接朝着曹元的面门砸了过去。

    “万道龙皇拳!”

    随着萧辰的一声轻喝,体内刚刚恢复不多的灵气,尽数灌注到了拳头之上,夹杂着强烈的劲风,砸了过去。

    曹元见状,先是一惊,但想到萧辰如今只不过是个连站起来都要人扶的伤者,于是也挥出拳头砸了过去。

    轰!

    两拳相撞,立刻发出一声惊人巨响,强大的灵气炸裂开来,拳风余波更是掀起了地面上灰尘。

    随后,在韩阳以及曹元的几个跟班惊骇的目光中,曹元臃肿的身躯竟然倒飞了出去,在门槛上狠狠的撞了一下,发出轰隆一声闷响,整个人便如同肉球一般滚出了门外。

    见到这一幕,在场众人都震惊地瞪大了双眼,一个个倒吸凉气的声音,此起彼伏。

    一个连站起身来都困难的年轻人,看起来年纪比曹元还要小,竟然一拳就把在学宫内院中飞扬跋扈,实力也算可圈可点的曹元打成这样。

    “萧大哥,你这拳?”

    最震惊的,还是一旁的韩阳。

    他距离萧辰拳头不过几寸的距离,擦身而过之后,还对那骤然之间释放出来的拳力心有余悸。

    门外,曹元疼得哀嚎几声,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眼神既惶恐又害怕的看向房间之中的萧辰,却不敢再上前一步。

    “你知道我大哥是谁吗?你竟然敢打我,你小子死定了!”曹元捂着胸口,在门外大声喊道。

    “你说什么?不如走过来,在我边上再说一遍。”萧辰冷眼看着曹元,语气淡然的说道。

    听到这话,曹元脸色气得青一阵白一阵,但也随之语塞。

    萧辰还真说对了。

    他现在根本不敢上前。

    刚才萧辰那一拳的强大威压已经在他心底留下了深刻的阴影,他再也不想承受第二次了。

    “还不快滚出去?”萧辰瞥了一眼房间之中愣在原地的曹元几个小弟,突然呵斥了一声。

    几个人直到此刻方才如梦初醒,连忙连滚带爬的跑出去。

    他们连曹元都打不过,更别说萧辰了。

    “小子,你等着,我这就去找我哥来,你死定了。”曹元丢下一句狠话,便带着跟班,灰溜溜的逃跑了。

    见到曹元被赶走,韩阳心中有些担忧,随即转过身来对萧辰劝说道:“萧大哥,你先出去躲躲吧!曹元大哥是内院第七,炼气境九阶,我们惹不起的。”

    然后,韩阳抬起头却发现,萧辰正一脸苦闷的看着自己的拳头,叹气道:“这次伤势还挺重,竟然只能出四成力,还没把人打*。”

    萧辰这番话完全出自真心,是真的有些肝颤。

    当初他炼气境三阶的时候,都有把握将这五阶的曹元打*。

    更何况,他现在还是半步化灵境,实力早已跟以前不可同日而语。